第七章:许你生生世世 不离不弃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24,096

  众仙为悯苍和七公主的婚事齐聚青丘,一向清净的狐狸洞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狐郁跑前跑后,里里外外打点妥当,忙的他不亦乐乎。

  七公主婉佞着一身火红的嫁衣,坐在中间,金灿灿的凤冠霞带,简单却大方,几缕流苏,轻轻的催下,额间的红色的朱砂显得极为艳丽,七公主精致美丽的脸庞,那一刻更加迷人。爹娘,和其它的六姐妹,围着她旁边看着,实在满意。母亲心中不忍,自己拉扯大的闺女就这么便宜了悯苍,七公主她娘,在悄悄的抹眼泪,她爹上前安慰道:“悯苍,乃天神的儿子,住在晴阳殿里,又是战神,又是天族神尊,论辈分比天帝还要高。也不算委屈了七儿“

  “我自然知道这个理儿,只是这嫁女的心情呀,只有当娘的才知道”七公主的阿娘边说边抹去脸上的泪痕,往七儿他爹的肩膀上靠了靠。

  没过一会,就听见悯苍的迎亲对到了洞口。悯苍今日与以往一样依然那么好看,不同的是,一身洁白的长衫,换一件红衣长衫,天族后裔,个个生的俊美,无论是红衣裳还是白衣裳,穿在他的身上,就像一道优美的风景,怎么欣赏都是美的,怪不得他那表妹,死气呗咧的非他不嫁呢。

  今天的这个日子,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悲,除了知雨和如夏俩位公主,不知还有多少,少女都心灰意冷的哭鼻子呢!不过实在没办法,感情这种事情,从来都没人可以强求。

  七公主拜过父母,就上了花轿。正式嫁人天宫晴阳殿。诸位神仙,仙尊,萧玉,长风加入浩浩荡荡的送亲的队伍里,来到天宫。

  九重天上,氤氲缭绕,若隐若现的晴阳宫,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好了酒席,虽然座椅繁多,但却错落有致,不愧是战神悯苍,如此混乱的局面,安排的妥妥当当,有条有理。办这个喜宴,看得出,悯苍对他的这位娘子真是用心。仙娥谁都不敢马虎,认认真真忙的不可开交。大家断断续续落座。仙尊被请上高位,月儿和萧玉,坐在众仙当中,距离仙尊不远,彼此间还可以交谈。

  迎面走来的是天帝和他的儿子凌天,还有落月殿下,落月见到仙尊,看的出难以掩饰的开心,其中这凌天,笑的最为灿烂。月儿给天帝和他的儿子凌天殿下行礼,天帝和仙尊寒暄了几句,落座最高处。想必也是不想让晚辈们太过拘谨。

  这时凌天双手一抬说道:“见过少昊仙尊”天帝的儿子,三万六千岁,和月儿年纪相仿,虽然地位很好,但是论资排辈,仙尊应该和他的天帝父亲是一辈的。而且仙尊又年长他几万岁,在仙尊面前他还是个顽劣的大孩童,他理当行理。

  “凌天殿下,同时来吃喜酒,就不必多礼了吧!”仙尊收和善,不冷不热的回了他一句,拉着月儿的手就往前走去。仙尊自来对天帝一家没什么好感,唯一的交情就是他曾经与天帝的女婿,战神吕真,私交不错。

  凌天紧走几步问:“月儿,几日没见,你过的好吗?”

  月儿客气的回了一句:“有凌天殿下照拂,月儿真敢过的不好?”凌天这下有些尴尬了,心想我什么时候照拂你了,这分明就是针对上次的事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月儿看他的表情就咯咯的笑起来:“没想到,堂堂天宫的凌天殿下,会有这么可爱的时候,怪不得有那么多女子,对你念念不忘,呵呵”

  凌天:“此,此话怎讲?”

  月儿,接着说:“三殿下是为上次的事情过意不去吧?就算我和落月殿下有什么过节,也与殿下无关,殿下真是个心底善良之人,还惦记着怕月儿受了委屈,再有三殿下一向维护月儿,月儿喜爱三殿下还恐来不及,怎么忍心责备三殿下?”

  凌天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突闻‘喜爱’一词这时,凌天下意识的看向仙尊,仙尊一个眼神,回过来,那意思就是说,‘你敢和我抢人?凌天眼睛眨巴眨巴,又看向月儿。

  落月殿下终于按捺不住了,笑盈盈的走来,月儿早想到了,这么大的场合怎么能少了她。只是 这次见与上次不同,穿装也素了些,显得极为和善,已改上次盛气凌人的架势,月儿看着她,给仙尊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仙尊也和善的回理。

  “几日不见转变不小呐!”就月儿的性子,绝不是不是畏畏缩缩,怕东怕西的主,就算没有仙尊的庇护,也不会把落月这样的人放在眼里。

  “月儿姐姐,上次之事,落月向你道歉,是我不好,错把天帝,和几位舅父的宠爱当成了保护伞,这才不知道天高地厚,冒犯了月儿姐姐,希望月儿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妹妹”

  此言一出,月儿差点笑出声,这姐姐妹妹的称呼的真是亲切,态度也够诚恳,可以称的上是知书达理,温婉可人,唯独配不上,战功赫赫的南荒女君之称,月儿转念一想,就算配不上与我何干?月儿看看凌天,有所期待的目光,定是想让我原谅了她,并且肯定了她的进步。只要没伤到月儿仙尊此时是不会发声的。人家竟然态度这么诚恳,月儿想,不可小气,失了度量,轻咳一声淡淡的说:“落月殿下突然的转变让我吃惊,但是不论你经历了什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便是好的,只不过,你堂堂落月殿下,天宫的帝姬,天帝的掌上明珠,如此低声下气,终归不够妥,只礼数,识大体,更要懂分寸”月儿的意思是,认错有很多种方法,她作为堂堂天宫帝姬,竟然选择着了最唯唯诺诺的一种,实在不妥。

  被月儿一席话教训的落月,那脸色红一下白一下,心里素子真好,竟然没生气,还稳稳的说了一句:“月儿姐姐教训的是,落月记下了,定会好生禅悟”

  月儿嘴角上扬不瘟不火的说:“当初,许是父母没给我生个一兄半妹的,我失去记忆也有三百年之久了,也没见有那个兄弟姐妹发个告示寻上一寻,如若不然就是死绝了,所以姐妹之称,就免了吧。”凌天听到这个死绝了,够毒舌,一口茶水差点没咽下去,呛的他咳了半天。落月被训斥的脸色及其不好看,可还是,假装赔笑。

  酒席过半天,离席,一向酒量尚浅的悯苍,被仙娥扶着,离席。这时落月邀请月儿,去她的落月殿看看。仙尊被凌天邀去檀香林下棋,同行的还有萧玉。

  看仙尊心不在焉的样子,凌天一边下着一边说:“论武功,落月不及月儿,论计谋,落月不及月儿,论毒舌落月不及月儿,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还没等仙尊开口,落月身边的仙娥,小玉就匆匆的跑来,喘着大气说:“不好了,不好了,落月殿下与月儿姑娘打起来了!”仙尊和萧玉赶紧起身,去看个究竟,一脸懵的凌天,捏着棋子,后知后觉的跟上去。

  在云雾缭绕的落月殿旁,落月拿出一块通体洁白的玉,挑衅的说:“知道吗,少昊仙尊,认识我在先,年幼时他还答应娶我,这是他送我的定亲物”月儿看着白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绝不多留恋,淡淡的说 :“年幼时的话,也可当真?仙尊哄哄你罢了”

  落月突然收起白玉冷冷的说:“真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一 个连记忆都找不回来的人,怎么配的上仙尊,你给他只能带来更多的麻烦,如果不是你,仙尊他会娶了我。”说完后又咬牙切齿的说:“告诉你仙尊迟早是我的囊中之物”

  她的话音刚落,‘’啪!‘’就被月儿一巴掌赏了过来。然后说:“天帝和帝俊都不敢口出如此狂言,囊中之物?你也配。今天我就替天帝好好教教你,怎么说话”说着又举起手。

  这次手还没落下去,落月的嘴角邪魅一笑,见月儿一步一步上当,便拿出一个红色的珠子,双手交叉对着珠子施法。月儿感到了一股熟悉的妖力,接着落月对着珠子施法,月儿胸口开始剧烈的疼痛,比上次在晴川河,云端疼感还要强烈,无数个画面飞快的闪过,她的脑子开始变混乱,之后看见了一张狰狞的脸,举着血淋淋的剑向她走来,而这张狰狞的脸正是落月,她强忍着痛苦,伸手将莲池中的水,瞬间凝聚成一把利剑,对着这张狰狞的脸,开始挥剑,直到血肉模糊,这张狰狞的脸疼的歇斯底里的呐喊,她又举起剑向着她的胸口刺去。就在这时她突然清晰了,是落月停止了对珠子做法,月儿看见遍体鳞伤,血淋淋的落月倒在她的面前,她举着自己幻化出的水剑,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听见仙尊喊了一声:“月儿,住手~”接着仙尊衣袖挥动,月儿踉跄着倒退了几步,仙尊将挥动的手稳稳收回,月儿也稳稳的站在那里,看着仙娥小玉,慌里慌张的跑到落月身边扶她,仙尊和凌天也急忙跟了上去,说是也奇怪,酒过三巡便找理由离开的天帝,不胜酒力的悯苍,还有太上老君,还一众多仙者消息够灵通,一下子全来了。

  众神一看月儿手持宝剑,稳稳的站着,落月殿下浑身血淋淋的脸上也有剑痕,大家都明白了,定是小三想插足被正牌女友给教训了,只是只是这教训的有点过火了。

  天帝大怒,指着月儿骂妖女。这时仙尊走到月儿面前,虽然温柔,但听的出,仙尊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月儿,不要担心,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算落月殿下出手在先,我也回不计前嫌把她医好,不留一点伤痕,你先回青香阁等我”说完便匆匆忙忙和凌天把落月抱回了寝殿。

  仙尊这短护的,不佩服都不行,这言外之意就是,我已经告诉你了,落月我会医好,月儿你们敢动一下试试?仙尊的父亲,是西方帝王,与上一任天帝地位平起平坐,所以仙尊虽然镇守了仙山,但他的地位身份极高。天宫没几个人敢惹他。再说了众神知道落月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谁先动手还不一定呢。

  天帝过来看着月儿说:“今日落月殿下有什么闪失,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心急的天帝见仙尊,救助落月,无心计较其它。焦急的等着大殿外,众人都没敢走开,一起等待仙尊救人的结果。

  月儿一个人,默默的转身,刚才经历记忆撞击封印的痛苦,使她感到疲惫不堪,她幻化的剑在她转身的瞬间,默默的一寸一寸,化回水珠,四散开来。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在落月殿冰冷的长廊里,她觉的自己愚不可及,竟然被一个她看不上眼的落月算计了。她拿着的红色的珠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被一个颗珠子,扰乱了心智?她想不出了所以然,只是懊恼自己太笨。

  欣慰的是仙尊那么爱她,无论她闯了多大的祸,无时无刻都在维护她。可她刚才分明听到有人说仙尊太护短,都把人伤的那么重,连说都不让人说一下。月儿埋怨自己,愚不可及,把仙尊推向了风口浪尖。

  月儿回到流波山后,靠着桃树下瘫坐,她把头靠在树,仰望着一树一树桃花,许是过了花期,一阵微风拂过,桃树上的花瓣,一茬接一茬的飞起,那么美好看着让人迷醉。月儿看着满天翻飞的桃花,嘴角上扬,她想起她心爱的仙尊说:“以日月为媒,流波仙山为娉,许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月儿很爱仙尊,很爱青香阁,所以她格外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天,她索性躺下,摸着这片洒满桃花的土地,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