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心若离 牵念 已凋零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25,546

  次日晨起,月儿醒来时,她已经在自己的小木屋里了,但是窗棂紧闭,没有微风和桃花飞进来,她的第一反应是,仙尊呢?为什么他没在自己的身边,每次她受伤,或者醉酒后,睁开第一眼都可以看到仙尊,可现在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在。难道是,去给新长的花苗浇水了吗?还是在怨她昨日在众仙面前,伤了落月殿下吗?无论是怎样睁开眼,没看到仙尊,她觉的心里好难受。

  她突然有些狂燥不安,“仙尊呢?仙尊呢?他去哪里了?”

  安静小木屋,安静的青香阁庭院,没有回声。昨日之事还没和他解释。他去了哪里?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月儿觉的自己格外想念仙尊。可他分明是不在,她只想马上见到他。不管不顾的,散乱的头发无心扎起,顺手拿了件斗篷,不顾自己重伤的身体,踉踉跄跄的就出了门。

  她在庭院前后里,呐喊!“仙尊……仙尊……你在哪里?……仙尊”

  任她喊破喉咙,庭院安安静静无人回应。她执着在青香阁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又一圈,也没找到仙尊。她有些失落了,疲惫的扶着桃树,慢慢的瘫软下去。看到这一幕的俩个弟子,见月儿狂躁不安的样子,胆怯的不敢上前,慌慌张张的去找大师兄。

  “月儿,月儿,你跑哪里去了,哎呦,没事吧你?”大师兄长风匆匆寻了上来,“若不是听见你的喊声,我还找不到你呢。”

  月儿昨天与她被封印的记忆,经历的那场生死般较量后,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一样,毫无力气。没有仙尊为用仙草为她治疗,她一点精神都没有。

  在旁人的眼里,都以为月儿,在闹脾气,毕竟月儿那么爱仙尊。好不容易得了仙尊的心,却又杀出个落月。

  其实不然,只有月儿自己知道,她经历的那种痛苦。此时此刻的她,无法向他解释,昨天发生的一切。心里焦急万分。她想告诉仙尊,落月手里有一颗红色的珠子,可能和她的记忆有关,她想告诉仙尊,她没有容不下落月,她也没想要伤了落月。她想把这些统统告诉仙尊,可她看不到他,她又是焦急又是疲惫。回过头,看了看了长风,眼皮都有些抬不起来。

  长风把他拉在怀里说:“前日喜宴上还活蹦乱跳的月儿,一下子就成这样了,仙尊他……他,等仙尊从天宫回来一定要问问他”月儿爬在长风的肩上,没有出声。

  她听长风话语,是说仙尊他不在流波山,他没回来,他一直在天宫。她差点就死了,仙尊竟然都没回来。她的心一阵疼痛,默默安慰自己,若是仙尊在,一定会发现她受了伤。可是他竟然没回来,在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落月,不然也不会时常把落月挂在嘴边,想着想着,流下俩行热泪。

  长风拍拍月儿的肩说:“没事的,放心,仙尊很快就回来,我去给你拿些吃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月儿岂是那种,为了情情爱爱就要死去活来的人,就算她爱着仙尊,仙尊若是不爱她,她也会放手成全,绝不勉强了仙尊。可是她现在被人误会,却解释不清,也不知道该向谁解释,她的心里觉的一阵阵的委屈。听了大师兄关切的话,她只有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长风师兄刚走。月儿也起身了,向着天宫而去。

  此时在天宫的仙尊,本来给落月殿下医好了伤,准备离去,可这落月,死缠烂打找各种理由,不让仙尊走,说自己这儿疼了,那儿疼了,仙尊无奈,只好给她医治,谁让月儿在众人面前伤了她。

  几次下来,落月看留不住仙尊了,就动之以情,流着眼泪说:“仙尊,你若执意离开,我也不留你了,可否听我说几句话?”落月见仙尊,不语,就赶紧说了句:“说完,日后绝不再纠缠仙尊”

  其实,若不是落月死缠烂打,仙尊并非那种冷酷无情之人。他会想起,那个年幼时让青龙剑出鞘可爱的她,也会想起,那个嘟着嘴,不懂男欢女爱是什么,就说要嫁给自己天真的她,也定会想起,那个遭受打击却选择了独自承担,坚强的她……还会想起她种种的好。只是如今因为,落月殿下的种种表现,一点一点打破了仙尊对她的所有情怀和耐心。突然听到她这么祈求自己,折颜心软了,他想再给她一次机会说道:“你说吧”

  得到允许,落月脸上露出了微笑,她不紧不慢娓娓道来:“仙尊,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吗?仙尊和萧玉殿下,去南荒,年幼的我,突然见到俩个好看的神仙,开心坏了。那个时候萧玉,身着深蓝色长衫,看的好严肃,我都不敢和她说话。可我喜欢粉色,你便穿着粉色的长衫,你看到我后笑了,笑的那么暖,那么好看,我没想到这世间,除了父亲外,还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神仙。我喜欢挨着仙尊坐,那个时候就喜欢与你亲近。我听大人们说,若是遇到喜欢的人,恰恰他也喜欢你,那么一定要结为夫妻,日夜相守,不可错过。后来,我去找父亲和他们说,等我长大后要嫁给仙尊,他们听后,一边笑一边说,那仙尊真是有福气,被我南荒的公主看上了,那日后,他便要称我为岳父大人了,哈哈哈……父母是在开玩笑,但能听的出他们对落月的宠溺。”落月泪里含笑讲,讲的那么动情,“没想到父母不在了,我变得无依无靠了,今日再见,仙尊已心有所属”落月哭的梨花带雨。

  仙尊也开始断断续续的想起落月小时候的一些事。那时的月儿确实很可爱。说长大后要嫁给自己,他隐约也记得,为了哄她开心,还送了她一块白色的玉石。这时落月把这块玉石拿到了仙尊的面前,她捧在手心里,视如珍宝。

  “殿下,当时我们彼此都是以最纯洁的态度,想着等殿下长大成人想起此事,只会觉得自己童年天真烂漫,绝无非分之意”仙尊看看玉石便收回了目光,他觉的过去了就过去了,不必再提。

  “仙尊,夫亲和母亲被害后,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知道妖族和魔族都在追杀我,天族也在找我,可我就是不想出现,我不想看着他们儿女绕膝,享受天伦,而我的父母却要躺在冷冷的冰棺里,所以我独自躲在山洞里舔舐伤口,整整三百年。世人都知道我活的不易,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不易。”落月说的泪流满面,可是她突然话锋一转又说:“这些年唯一支撑我的,就是对仙尊上神这份纯洁的情感。”

  好生可怜,她没有瞎说,这些事都真的发生过,不过都发生在落月殿下的身上,可不是发生在她身上,因为她不是真真的落月,她说初见仙尊的样子,那是她从门缝里偷看来的,她说的落月所有的经历,都是她看到的,而不是经历的。她说的对仙尊的爱慕,那也是她一厢情愿。

  仙尊觉的连回忆都说的一点不错,有什么可怀疑的,更何况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她的真假。听了这么多,仙尊心软了,他想,落月确实不容易,就算他现在有了月儿,也不必对她冷言冷语,仙尊微顿一会说道:”殿下着实不易,我们每个人都只是略知一二,殿下独自承受了太多,殿下该找个全心全意待殿下的人才是,殿下却执着错了人。”

  说着,这落月盯着仙尊不依不饶的问:“若是,没有月儿呢?仙尊你会不会接受我?”

  如果没有月儿,我大概也不会喜欢你吧。仙尊心里嘀咕却不忍心说出口,这让我怎么回答,你都这么可怜了,我怎好再伤你。

  见仙尊不语,她就知道了,仙尊的心意。她大概觉的自己问的有点可笑,噗呲笑了一下,然后说:“仙尊,抱抱我,可以吗?这么多年了,就算成全了我的一片痴情,既有缘无分,日后,便不在纠缠”

  说着她就往仙尊的怀里靠了上去,仙尊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没有推开她,他挺拔威严的站立,任落月靠进他的怀里,把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后背上。想着安慰一下就此了结,也算不耽误落月殿下。

  仙尊完美精致的面容,宽厚结实的臂膀,对落月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得寸进尺,想在仙尊脸上亲一口。可就在这时,站在院中的月儿,把他们的一举一动,一一看到眼里,落月投进仙尊的怀里,仙尊毫无推开之意,仙尊的心里始终是爱落月,这也不难理解他经常会说起她。月儿的心碎了一地,眼泪不知不觉,哗哗的往外趟,这时她觉的自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好狼狈。她后悔来天宫找仙尊,后悔看到这一切,若是她没来,或许,仙尊还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好,而自己也可以若无其事的接受,可现在……她转身默默离去。

  这时仙尊看到了正在转身的月儿,楞了一下,然后追了出去:“月儿,月儿,月儿等一下!”月儿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仙尊并不知道她昨天,她经历的全部,他只看到月儿伤了落月,却不知,月儿又经历了那种被自己记忆吞噬,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一把抓住月儿,扯到了坏里,这时才注意月儿几乎苍白的无血色的脸,他瞬间断定月儿受了重伤,他不知道月儿经历了什么,可他断定月儿一定,很难受。他急切的说:“月儿,你怎么了,告诉我哪里不舒服,月儿”他把月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心疼至极。

  瑟瑟发抖的月儿什么也说不上来,只是吱呜着说道:“我,我,我……我没有……没有”仙尊不知道月儿想说什么。

  急切的问:“月儿,没有什么?不要害怕,我在,我在”

  月儿语无伦次的说:“红色的,珠子,我不想的,我看到了她的脸,我,仙尊我没想伤她”他终于知道月儿想说什么了。

  他赶紧说:“月儿不要怕,就算你伤了她,我定与你,刀山火海一起赴。”

  仙尊又解释道:“月儿方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慢慢和你解释,月儿信我好吗?”他擦去月儿满脸的泪痕。月儿缓缓了神,心想定是自己误会了仙尊,她张开的嘴,还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一个字。

  落月的仙娥小玉,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叫道:“仙尊,仙尊不好了”说着噗通就跪下了:“仙尊,殿下,殿下她被,被月儿姑娘带上天宫的一条紫色灵蛇咬伤了,仙尊你快去看看吧!”

  紫色灵蛇,仙尊知道那条蛇,是月儿放生的一条灵蛇,他有些吃惊月儿的做法,他缓缓放开了抱着月儿的手,有失望,冷冷的问道:“月儿,你来天宫,不是来找我的,是来置落月于死地的。你不知道,她此生有多么坎坷,有多不易,你怎么就不等我讲给你听?怎么就不肯放过她?”说着仙尊放开了月儿,接着说了一句:“我说了,即便是刀山火海我都与你一起赴,月儿,放心吧,我不会让落月有事,回青香阁等我吧”说完,他转身向落月殿匆匆忙忙的去了。

  刀山火海一起赴,这分明是不信我,才这么说吧。月儿,停在半空的手僵住了,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仙尊会听她解释吗?想必是不会了。今天还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能解释的清吗?解释不清了吧。仙尊从来没有和月儿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从来没有。在她需要他的时候抛下她,而去担心另一个人,她的脑子一片混乱,他不再相信她,也不再怜惜她了,月儿隐约感觉到她和仙尊之间的关系一下子陌生了,该怎么办?仙尊让她回青香阁等他,她没有回去,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回去,她站在原地没了方向,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除了,青香阁,再无去处。

  稍时,长廊的尽头黑压压的走来好多人,接着,天雷滚滚,雷鸣电闪,豆子大的雨点扎下来,雷雨交加中月儿隐约听到有人喊:“月儿姑姑快跑,快跑。”原来是她放生过的那条灵蛇紫儿,他的还顶着那颗紫色的内胆,圆滚滚的从落月殿爬出来,身后雷电追击,月儿突然觉的好笑,噗嗤就笑了,只是这笑与以往相比,多了几份无奈。

  月儿抬手,顿时白光涌现,月儿将灵蛇---紫儿的内胆送回到体内,紫儿翻滚了一下变成了人形及时躲过一个雷击。真是难为他了,这么混乱的局面还不忘给月儿道个谢。这次他变成人形,正常了许多,样貌还是那个样貌,只穿着,变回了男儿身,披一件紫色长衫,还算好看。

  冰凉的雨水浇打着月儿的身体,她突然感觉清晰了,身体好像灵活了,不像刚才那么不听使唤了。她慢慢转身,看看身后。

  凌天带头,身后是黑压压的天兵天将。将她和灵蛇逼在一处,没有退路。她伸出手,就地取材,把冰冷的雨水幻化出了一把冰剑。等天兵天将,在她不远处就位时,她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凌天一看这是要开战呐,赶紧就说:“抓住……”他正好指向月儿,然后缩回手,又指向灵蛇说:“捉住那个蛇妖”

  “我看谁敢动他?”冰剑一挥,犀利的眼神,几乎瞬间杀伤了对方的锐气,任你,人多势众,任你,天雷滚滚。月儿毫不畏惧。

  凌天弱弱的喊了一句:“月儿呐,我们来抓蛇妖,你让开点,别一会伤到你了,阿”月儿明白的很,这架势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小仙娥竟然误会她说,灵蛇是她带上天宫的,她就没打算能撇清关系。此时此刻她更加解释不清了,凌天雨里喊话,月儿嘴角上扬,不予理会。

  我说凌天殿下,要开战了,是要出人命的,你是来搞笑的吗?紫儿上前喊话:“好,抓我,我迎战,伤了这姑娘就不好了,先让她走”说着他转过身对月儿说:“月儿姑姑,对不起,我本来是想替你出口气,没想到,连累了你,一会我去迎战,你要快点离开,我怕我坚持不了多久,事后,不要说认识我。”说着,底下了头。

  月儿沉稳的说:“就算没有你,事情也不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今日谢谢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说完,月儿腾空而起,双手交叉,又缓缓拉开,与此同时豆大的雨滴,幻化成无数把锋利的小刀,随着月儿一声令下,嗖嗖的飞了出去,顿时躺了满地的天兵天将声声哀嚎。这时月儿和紫儿都看到天兵天将身后,出现的悯苍,和他的娘子。这天宫传播消息的速度,真是令人折服。

  紫儿一看胆都吓破了,这下天宫是要来真的了:“死定了吧,月儿姑姑?”  

  月儿到是镇定的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这时雷公电母看高手来了,自己就不要瞎忙活了,纷纷腿了去,婉佞见状,准备出手,她想着,她出手一来,可以给天宫个交代,二来可护月儿周全。毕竟她了解月儿是个什么人。那落月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是非黑白还没查清呢,不能让月儿出事。可是却被悯苍拦住,看这架势,悯苍他要亲自上阵,那月儿还能有活路吗?

  婉佞赶紧说:“我觉的月儿她,是心底善良之人,否则这些天兵天将……”婉佞是想提醒,否则这些天兵天将就不只是哀嚎了,应该是统统毙命了。

  “为夫自有分寸”说话间,这悯苍就飞到了月儿前面:“月儿姑娘,被逼上绝境,也不忍痛下杀手,真可算是宅心仁厚。可为何偏偏就容不下一个落月呢?”月儿一听,好呀!天宫消息传的快也就算了,这锅给她背的,也太冤了,想必是跳入那若水之滨也洗不清了吧?

  她也懒的解释了,就说:“战神悯苍,要给落月讨个公道,就请出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