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心若离 冷剑 断情思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24,370

  一旁的凌天急得跺脚,“这孩子,傻了傻了,换了旁人,求饶还来不及呢,她可到好,让悯苍战神出招……哎!”

  婉佞,倒是淡定些,只是看着他们,不说什么。紫儿见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高手,吓的脸色发青。不过他还算仗义,“姑娘你我萍水相逢,知道姑娘仗义,可实在不必为我犯险,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走吧” 

  紫儿想与月儿撇清关系,兴许能保她一命。若不是,自己擅自作主,想替月儿出口恶气,也不会连累她被误会,今天就算自己被天宫扒皮抽筋,剁了炖汤,他也认了,只是不想害了月儿。

  月儿抿一下嘴一笑,自然知道他的用意,看都没看他,只回了俩个字,“闭嘴!” 月儿这是铁了心里,要么同生要么同死。

  接着向前一步,对着悯苍说:“悯苍上仙,得罪了”说着,她腾空而起,落月殿的长廊里有一株,孤零零的桃花树,生的却十分繁茂,被月儿腾空而起的仙泽,煽动的花枝乱颤,翻飞的桃花,跟月儿旋转的身体翻飞。接着在她的手中,铸成一把利剑,话说刚才的那把雨水幻化的冷剑呢?话说月儿原来还可以用桃花,幻化利剑呐?话说她还会用什么幻化利剑?凌天,灵蛇紫儿,婉佞一脸懵像。

  月儿还有多少是他们不知道的呢?不是月儿故意隐瞒,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会多少,在流波山被仙尊护的安详,没有机会大显身手,可这些都是她下意识做出来的事。

  她出剑飞快,刚才看到她幻化成桃花剑,眨眼就落到了悯苍的脑门上,悯苍那可是战神,堂堂神尊,什么样的丈没打过,怎样强的对手也遇见过,他波澜不惊的躲。悯苍想,后生晚辈,先让你几让。

  月儿见悯苍只是躲避,无还手之意,她自然知道悯苍的用意,可是那一刻她不想因为感激悯苍,而搭上紫儿的和自己的性命。再说了即便悯苍让着她,她也不一定是悯苍的对手,只有全力一搏,兴许还有几分活头。

  后来迟迟赶来的萧玉和长风,拿着拂尘瞪大眼的太上老君,还有灵蛇紫儿,都是表情凝重,屏住呼吸。

  婉佞开口了:“月儿被仙尊,护在桃林三百年,从来不知道她竟有如此身手”

  “想必那仙尊也不知道吧?”萧玉看着婉佞,表示自己也很吃惊。

  “他什么事都站在月儿的前面,自然是没有这机会见” 婉佞看看月儿舞剑的身影,虽然雷厉风行,势不可挡,可还是觉的有些心酸,她像一只失去家人,没有依靠的野兽,在催死战斗。说来奇怪,那一刻的婉佞并不担心悯苍会伤到月儿,只是看着月儿战斗的身影有些心酸。

  月儿不卑不亢的进攻,悯苍宝剑出鞘,显然,不在保留。婉佞这才明白,方才夫君,拦住她定是怕她不是那月儿的对手,现在看来,单是这剑术,定不是月儿的对手,能让悯苍堂堂战神无保留的出剑,月儿绝非等闲之辈。

  悯苍突然停手,“月儿姑娘,力不从心,想必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再这么打下去,你会耗尽体力”

  月儿握着桃花剑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可在外人看来,她哪里像受伤的样子,分明是个女战神,没有任何的不妥。

  月儿没有说话,因为昨日,除了她自己,鬼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只是微微挑眉,看了看一旁目瞪口呆的紫儿,又看向悯苍,悯苍的身后还有不断赶来的天兵。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与悯苍打下去了,否则她和紫儿的小命会交代在这天宫。

  她手持长剑,飞身而起,一声呐喊!冲向悯苍。不过这次不同了,月儿快要刺到悯苍的剑,突然收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悯苍凝聚仙力,一掌下去,桃花剑随着这强大的一掌,也变回了桃花,四处飞散。

  悯苍的这一掌,落在了月儿的胸口,众人都瞠目结舌。

  凌天瞪着眼,耷拉个脸颤抖的说道:“这下完了,彻底完了,月儿好好一个姑娘,就这么没了”

  月儿在半空中浮着,没有任何的声音,哪怕是一声惨叫都没有。只有那四处乱飘的长发,还有翻飞的桃花。

  众人都认为月儿不行了,灵蛇紫儿也后悔莫及,就这么害死了月儿姑姑?噗通双膝跪地,蛇泪纵横。就在这时,浮着的月儿突然,旋转,拎起紫儿就像远处飞去,等众神反应过来,他们已消失在了云端。

  “咦!跑了?”

  悯苍,慢慢回头没什么表情,淡淡说道:“许是老了,该归隐了,区区晚辈,都打不过,还让她跑了” 说着转过身,看看婉佞,婉佞也不傻,萧玉也不傻,分明是悯苍一掌把月儿送走的。

  凌天刚才就是想拦着天兵天将的,只没拦住就随着来了,这下月儿跑了,他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而此时的仙尊,已经为落月殿下医好了紫蛇留下伤口,他见落月的婢女端着茶杯进来,就问了一句:“方才天雷滚滚,雷雨交加,可是在抓那蛇妖?”

  “回仙尊正是” 小玉恭恭敬敬的回答。

  “天雷已退,那是抓住了?”仙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小玉目光迅速的看了一眼落月,又怕被发现,就畏畏缩缩的如实回答“没,还没抓住”

  “区区蛇妖,这么难对付吗?”仙尊问到。

  小玉如实相告:“蛇妖不难对付,只是,只是,那月儿姑娘她,她誓死保护蛇妖,现在正和战神悯苍交手呢!”

  “月儿,没走吗?她和悯苍交手?”仙尊突然慌了神。想到月儿和这紫蛇,也算有些交情,若是没走,以她的性子,就算与整个天族为敌,也会拼死护灵蛇周全。仙尊匆匆忙忙来到落月殿外的长廊,正好看到月儿,拎着紫儿逃离,月儿看到匆忙赶来的仙尊,回头看了一眼,流下了眼泪,她带着紫儿果断的离开天宫。

  此一别,相见无期!天族一定不会放过紫儿,而她刚才的行为,已经做实了她与紫儿的关系,没有人会相信,紫儿不是她带上天天宫的。就算有机会见了,想必也解释不清了。可让她就此放弃仙尊她又如何舍得?

  天宫的人纷纷褪去,天兵天将们觉的奇怪,刚才腿上的伤,竟然都不见了,凌天趁热打铁的说,“敢和战神较量一二的晚辈,会是等闲之辈吗?要你们的命,都是易如反掌。人姑娘就没想伤你们,人要懂得感恩,嗯,知道不!”

  “三殿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仙尊有点茫然,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准备再回去落月店,可是又一想,为什么要回去呢?还是回流波山吧!说不定月儿回去了。

  他转身准备去,却看到地上落着一块白玉,他捡起玉看到了上面刻着的‘昊’,是月儿和悯苍打斗时,落下的吧!

  这时悯苍走过来说:“月儿很聪明,她领会到了我那一掌的用意,她能逃离天宫,想必是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悯苍犹豫了一下才说“只是她受了很重的内伤”仙尊皱了皱眉,他才愕然醒悟,月儿受了内伤,怪不得她脸色不好。她什么时候受的伤?他竟然都不知道,只在这里忙着照顾别人。那一刻,他觉的自己真是个混蛋了。可现在他能做什么?仙尊心里琢磨着,打下一堆问号,却没问出一个问题,在旁人看来,着实冷漠。萧玉和长风睹了这一切,他平身第一次那么想冲上去,揍仙尊。

  他们回到流波山,萧玉把昨日,月儿从天宫回来后,在青香阁的桃树下晕倒的事,告诉了仙尊,他基本断定,月儿就是在天宫受的伤,而她单独接触过的人唯有落月,可落月却伤的不轻,月儿是如何受伤的?他的心好乱,月儿带着伤,又要躲避天族的追捕,不知会去了哪里。

  仙尊和天族之人四处寻找,却始终未果。

  月儿走后的日子里,没有去外家山,紫蛇的修行之处,因为天帝布下天罗地网,等她回去。为躲避追捕,她和紫儿,收起仙气,来到凡间。住在山上的竹林里,那里很少有人走动。

  逃出天宫后,月儿的身体一直不好,紫儿便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她。紫儿还用竹子,建起了俩间屋子,供他和月儿居住,屋里,被褥,餐具,应有尽有,都是紫儿从集市上捣鼓来的。他还围起了篱笆,搭起一个凉亭,做了精致的竹桌和竹椅,供月儿休息。月儿目光呆滞坐着,看着忙碌的紫儿满头大汗。“你虽然修行尚浅,但是用法术,幻化个桌椅,还是没问题吧?怎么非要亲自动手?”

  紫儿见月儿姑姑终于开口说话,觉的开心,一边忙一边搭话:“月儿姑姑,你有所不知,凡人娶媳妇都是要建自己的婚房。而且凡人女子,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脚踏实地,勤劳能干,我就想呀 ,一定要让月儿姑姑觉的踏实,所以我想,亲手做好这些,这样才显的踏实,才有诚意。月儿姑姑,往后还有好多踏实和诚意呢,你就等着吧”说完,好像干的更起劲了。

  月儿,噗呲一笑,懒得琢磨他这一堆,叽里咕噜的话,只是觉的称自己为姑姑,实在好奇:“你,为何称我为姑姑?”

  紫儿,捣鼓着竹子转了转眼珠子,回答:“嘿嘿,上次吧,在甘蔗林,听见月儿姑姑说,喜欢人家喊你姑姑,我就也想这么叫。” 月儿一听,噗呲又笑了,心想真不错的解释,干脆利索,又那么天真,好,随你吧。

  接着紫儿放下手里的竹子,跳到月儿身边,憨笑着说:“月儿姑姑,若是不喜欢这个称呼,我可以改别的,要不叫,娘子,或者夫人?月儿姑姑你觉的怎么样,我见,凡人都这么称呼女子的。唉,别走啊,月儿,姑姑”月儿没等他说完,月儿起身进了竹屋。然后从屋里传来个声音:“还是叫姑姑吧”

  “好的月儿姑姑,我也觉这么叫好听”这条初入凡尘的傻蛇,扯着嗓子对着竹屋喊到。

  这么想,这条灵蛇,确实没什么脑子,不然,他也不会蠢到,着了那落月道,把月儿推向风口浪尖,害她百口莫辩。可月儿姑姑,在天宫时,却誓死护他周全,没有一点埋怨他的意思。想着想着,他的心里不是滋味了,觉的太对不起月儿姑姑了,就扯着 嗓子喊:“月儿姑姑,我对不起你,天宫的事,我一想到,心里就不是滋味,月儿姑姑,要不你打我几下,或者骂几句,再不然……”

  “我饿了”屋里传来月儿姑姑的声音,他赶紧脸上绽放了笑颜,觉的能为月儿姑姑做些什么,还是很开心的:“那,那,月儿姑姑想吃什么?要不,要不,我去趟集市,买些,酱猪蹄回来,月儿姑姑,那个酱猪蹄可好吃呢,我和你说啊,那个酱……”

  嗖!说着从屋里飞来一个软枕。

  “还不快去?”他抱着刚为月儿准备好的软枕,轻轻放在竹子上,向集市出发了。

  门外安静了,月儿便知道紫儿是走了。她呆呆的坐在窗前,想起了很多,这些日子,为了躲避,天帝布下天罗地网,她为紫儿藏起灵气,自己也藏起了仙气,此时的他们与凡人没什么区别,也无需担心紫儿,会闯什么货事。

  不过这话说回来,这些日子,如果不是紫儿,不离不弃的照顾,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一颗念着仙尊的心,该如何才能做到,片刻的歇息。想着,她顺手摸了一下腰间,哪里曾经挂着,仙尊送她的玉石,可如今空空如也,像她的心一样。她没想到那么美好的流波山,竟然会想回而回不去,那么爱她的仙尊,有一天会不相信她。想着,她又落下了俩行热泪。这几日每每想到仙尊,她都情不自禁的落泪,不知道仙尊现在做什么?是在和萧玉下棋,还是在为仙草浇水,再或者是在天宫。毕竟他不厌烦落月殿下,而落月殿下又是那么喜欢他。

  她想到,仙尊抱着落月时的样子,她噗呲就笑了,或许自己才是那个不该出现的人,仙尊和落月才更佳般配。她虽然相信萧玉说的仙尊不会移情别恋,可是,这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或许再过些时日,仙尊就想不起她的样貌了,毕竟在神仙漫长的岁月里,区区三百年,不过沧海一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