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人鱼族的真面目
月亮婆婆2020-02-11 12:545,454

  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悬着碧色的海波里,将左右两处珊瑚间,幽静小别院照的通亮。

  红菱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道:“若雪殿下,左边这处是青森殿下的寝殿,右边的一处,才是若雪殿下的寝殿”月儿有些疑惑,不知道青森是个谁,当然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因为听应龙说,若雪,也就是自己,从小被父亲关在结界中,几乎没有走出过结界,就连想吃什么好吃的,都是可爱的姐姐偷偷送来的,想必是没什么机会和母亲一起,回水族看看。月儿,想着无奈的笑了一下,自己真是命苦,摊上个这么无情的父亲,真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了?再加上自己又失去了记忆,所以她心安理得的,对这里的人和事不熟悉。听到红菱的介绍,她像在自言自语的重复了一遍,“青森殿下?”

  “若雪殿下,你出生以来,都未曾回过水族,方才又听若雪殿下说,失了记忆,还未寻回,自然也是不晓得。其实青森殿下是您母亲,青露殿下的,亲弟弟。您该唤声舅舅”从红菱的嘴里,她第一次听到阿娘的名字,青露!第一次有了一个舅舅,看到所谓的舅舅,在夜明珠下,翻阅书籍。她感觉自己真的是回了家。莫名其妙,期待能快点见到阿娘。

  她抬眼看看这处寝殿,抿嘴微笑。这岩洞呈现暗灰色,自然形成的岩洞,是寝殿的入口,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洞,不过都用美丽水草装饰着。门口俩端,堆砌一层层的彩色珊瑚,上面长着绿色的海藻,洞里空间很大,被一颗小的夜明珠照的通亮。地面上铺满了各种颜色鹅卵石,色彩斑斓的样子,着实舒心,右侧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俩把椅子,上面放着一株粉色的海草。她叫不上它的名字,只觉的十分好看。粉色的床铺被几乎透明的薄纱围着,隐约看到床上,是粉色的被褥,整整齐齐叠着。一看便知这是女孩子的房间,只是在左侧的墙面上,觉的空空如也,她感觉那里,像是用了挂个壁画之类的。

  看到若雪良久的端量,她的寝殿。一旁的红菱,还没等月儿问起,她便笑盈盈的开口了,“殿下有所不知,这寝殿很久前,族长就为您布置了,当时大家都以为,……”红菱怯怯的没敢说出下面的话,停顿了一下又说:“所以这寝殿一直空着”

  “好,我知道了,有劳了红菱”若雪回过头笑盈盈的说着。看这样子,早把刚才遇到大怪物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了。她走到床前,轻轻的拨开了薄纱,满意的坐在床上。这床的颜色,和月儿衣服的颜色很搭,她轻轻落坐,本来就很美丽的她,褪去哪满脸,战斗的冷漠,柔弱的样子,倒是也但得起,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殿下之称。红菱生为女子看的竟有一时的忘神。也难怪仙尊,在让她离开时,会伤心欲绝。

  “若雪 殿下早些休息,红菱告退”红菱正要退出寝殿。

  “且慢,红菱,我的容貌,你可记下了?”

  “若雪殿下倾世容颜,看上一眼,便能记上一生,更何况,红菱看了若雪殿下,不止一眼。”红菱好甜的小嘴,把月儿听的,乐滋滋的。

  “那便好,去做一幅我的画,挂在这面墙上”说着指了指,左边的一面墙。红菱表示疑惑看看若雪殿下,又看看墙面。机灵的回了一句:“是”

  随后红菱把所有的经过,如实禀报给族长,族长表示疑惑,“真是如此?想必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会,又说:“照她说的去办。”

  而此时的月儿,正躺在她的小床上,沉思。离开仙尊后,不是在战斗,就是在战斗的路上。很久了,都没有这般安心的感觉。像做梦一样。突然间她有了阿娘,有了舅舅,有了外公,还有这般美丽的家。她一时间,好想把这一切告诉仙尊,告诉他自己有家了,还有亲人了,她不在是势单力薄的一个人了。

  想到仙尊,便想到。当初,她离开仙山时,那痛彻心扉的感觉,若是仙尊看到她那般痛苦的样子,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霸道的说,不许她离开仙山,不许她离开自己。

  可是仙尊没有出现。长风说哪晚他坐在清香阁整整发了一夜的呆,月儿不知道他发呆在想什么。他是和自己一样明明放不下,还假装说,“过去之事,已经放下了”

  她想起自己的剑,伤了仙尊,想起自己差点刺进他的心脏。她的心又开始疼了,真是多亏了萧玉来的及时。

  她又转念一想,现在不一样了,她有家了,知道自己是谁了,她要再去找他一次,靠在他的怀里哭上一阵子,求他原谅自己的冲动。虽然人鱼族和天族一向兵刃相见,而仙尊和天族也有关系,但是仙尊他,淡泊名利,宅心仁厚,看自己哭的可怜或许就原谅了。更何况,她基本确定,仙尊对她是有情意的,要不然,他怎么会把自己关起来,而他也呆呆的坐了一晚上。

  虽然他和落月的事,不止一次的把自己伤的不轻,他也没有一句,像样的解释。她握了握胸口,突然觉的心里有些难受。等见过了阿娘,她一定要再去找他一次,就算不成,再看他一眼也好。她始终还是爱他的,有了人鱼族,做靠山,她和哪落月殿下也能拼上一拼。

  原本来到人鱼族,只是,想查查,自己是不是若雪殿下。若是,定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用来证明。可现在,她却不知不觉把自己当成了若雪,她下意识的,想找到些什么来证明自己就是若雪,用了说服自己和那些不相信自己是若雪的人。

  可怜的月儿许是失忆太久了,也在外漂泊了太久,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那么渴望,在这九州大地之上,有那么一处,哪怕是很小的一处,是自己的家园,而且家园里有她的亲人和朋友,就如现在这般。在那一刻,她那么想毫无顾忌的成为若雪。然后再以南荒小殿下的身份,镇守南荒。

  未来被她编制的太美,上苍依然没有放过她。

  不知不觉她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做了个噩梦,她梦到,那个长着满脸大包,看不到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张嘴,在一张一合的丑八怪,在挥动鞭子,抽向自己,当感觉她的鞭子落向自己时,自己却动弹不得,自己被绑的结结实实,眼看鞭子就要落下来,千钧一发之时,她突然醒来了,气喘呼呼满头大汗。双手捂着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脏。

  她抹去额头上的汗松了口气:“原来是个梦。”刚要松一口气,这时她又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鞭子声。

  啪!啪!的声音,震耳欲聋。她缓缓神,下了床,准备去瞧瞧。

  可出了门,才发现,到处都是彩色的珊瑚,根本找不到,昨日与红菱一起,来的路。她只好顺着声音,慢慢寻去。这一寻不要紧,可把她吃惊坏了。原来人鱼族的祥和与美丽全都只是表相,背地里它们竟然如此狰狞可怕。

  初见时,美丽的人鱼们,此时的鱼尾变的血肉模糊,鳞片不断的脱落,她们互相追赶着,撕扯着。脱了的鱼鳞,在被它们搅动的海水里,片片翻飞。

  被追赶的人鱼,精疲力尽,便任由同伴一点一点的吞噬自己的身体,也不过眨眼的间,便只剩,一具残骸。而得到满足的其它人鱼,开始长出新的鳞片,变的和初见时一样,优美动人。然后发出咯咯的声音游走了,它们如此肆无忌惮,侵害同胞。这样的事情显然不是初犯。吞噬同伴,何等丧心病狂。而她外公,怎会坐视不理?任由他们胡闹。月儿满脸愤怒,觉的这人鱼族,竟然能沦落到如此地步,正要去寻她的外公说上一说。

  正当她回头时,却看到红菱,端着个大贝壳,大贝壳里盛着的,像是鲜红的血液,匆匆忙忙神色慌张。

  月儿尾随其后,看到红菱进了一间很大的宫殿,宫殿里,明亮的光线洒落在墙上,显得宫殿门口没有光的地方,有些暗淡。那定是人鱼族首领的寝殿,不怕死的月儿直接站在了宫殿门口。不出她所料,她所谓的外公和他美丽的夫人,变的异常苍老,端着倒满鲜血的杯盏,颤颤巍巍一口饮下。瞬间他们变的如初见时,精神抖擞,容颜焕发。

  这时他们发现,站在宫殿门口的月儿。起初有些慌张。不过只是一瞬间的诧异,很快恢复了镇定。

  外公嘴角露出邪魅的微笑,冷冷的说道:“本来还想再陪你,多演几天戏,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竟然都发现了,那么你,就别想活着走出人鱼族”

  初见时一脸和善的外公此时此刻,变的蛮狠无情。话音刚落,就向月儿出剑,人鱼族最高的首领,岂是泛泛之辈。迎面砍下来的一剑,月儿险些没躲过。

  本来这次,她穿上了红菱为她准备的人鱼族服饰。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同样纤细的腰,美美的端详了老半天。可她外公的这一剑,却将她脖子上精心挑选的珍珠项链,砍了个稀碎。月儿竟然不卑不亢,就地取材,几个漂亮旋转之后,珍珠已经被她幻化成长剑,与这位初见时,还是她外公的人,厮打在一起。几个回合下来,也难分胜负。一旁的夫人和红菱,也按捺不住了,各自换出自己的武器,上前攻击。月儿,开始认真起来,三个人凌乱的剑锋砍下来,砍到的是,零碎的珍珠。可是等月儿出剑时,又变成了锋利的长剑,月儿灵活的躲避他们的剑锋,不停的变化自己出招的方式,既快又稳,褶褶生辉的珍珠剑,在她手里,不停的转换,一会儿是,零散的珍珠,一会儿是,锋利的长剑。

  很快红菱和王后就败下阵来。只留下人鱼族的首领,还在战斗。他瞅准月儿的剑在变成珍珠,还没来得及,铸成长剑之时,他飞快的连出俩剑,一剑砍向零碎的珍珠,一剑抹向月儿的脖子,等他的剑停在半空时,月儿的珍珠剑已经指在了他的腰间,他若敢乱动,随时都可以刺穿他的五脏六腑。方才他卯足劲的出手,却别月儿,轻易的一个侧身便躲过了,还轻而易举的被制服了他。

  月儿轻叹,说道:“虽然不知道人鱼族,遭遇了什么,会沦落到,吞噬同伴,以饮血为生的地步,但是人鱼族,首领的修为,绝不仅限于此。我月儿 ,虽是一介女子,但不会乘人之危,我来人鱼族,也无恶意,想必你们是误会我了。”月儿说完,便收起了她的珍珠长剑,人鱼族的首领瘫软着向后退了俩步,红菱和王后上前扶着。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使个眼神,突然翻滚出了宫殿。接着,宫殿的门,被放着金光的网,封了起来。月儿被关在宫殿里,他们三人在宫殿外,“哼,死到临头了,也不怕告诉你,现在天宫的落月殿下,才是我的外孙女,若雪”

  月儿编制好的世界观瞬间崩塌了,落月是若雪?那我是谁?向前几步,靠近了些,放着金光的网门,说道:“继续说,我将死之人,让我死个明白也好”

  “哼,没想到吧?我识得你是谁,因为当年,妖族和魔族攻打南荒之时,我去南荒,救回青露殿下。正巧看到你是如何,护下你父母的仙体,又是如何,在浩浩荡荡的妖兵和魔兵手里,护下南荒。也难怪,若雪一向说你,是个魔鬼。我自然知道你的厉害,所以在听说,你和魔君大战后重伤,我和若雪还有若雪的母亲,本来是去杀死你,出口恶气。却不料,水麒麟吐出内丹誓死守护你。我们三人合力,眼看就要打破水麒麟内丹得到结界,杀你只有一步之遥。可却被寻仇的魔族给搅了。情急之下,我们只好,将水麒麟的妖力,封印了你的记忆,并且带走了水麒麟的内丹,你的神兽水麒麟没有内丹,百年之后便会灰飞烟灭,到时候你永远都没别想知道,自己是谁”人鱼族的首领觉的,恶狠狠的说了一席话,定会让月儿觉的心里委屈,然后大哭大闹,加快她中毒的程度。

  可是月儿,只是一瞬间的诧异,她诧异,自己本来是若雪,现在又才了落月,她本来用若雪的身份编制了很多美好的未来,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坍塌了。这对她而言,不过是有一次的从新接受,所以她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原来如此!看来我是错吧敌人当成家人了”

  她听着人鱼族族长的话,像是在听他讲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人鱼族族长由于若雪和她娘的遭遇,所以格外恨吕真一家人,他说的一席话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又狠狠的甩下一句:“七日后看你是如何,看着自己慢慢死去的。哼!”

  月儿倒也淡定,不卑不亢的说:“当年之事,我知晓甚少,倘若我真是你口中的落月,那么按正常的推理,我就想问问,您的女儿青路殿下,是为何才会被如此冷落,她竟然不得父亲的心,又是如何,会生下若雪?有了若雪,为何还要选择生活在结界中,而不是离开?若不是有利可图,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你们一再的恨别人,却不曾反省,自己做了那些见不到人的勾当?”月儿的一席话,这人鱼族首领的脸色,青一下白一下。被他的夫人拉着匆匆离去。

  月儿也觉的奇怪,听到这样的消息,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开心或者失落。

  当初刚刚离开仙尊,她那么执着的想要知道自己是谁,哪怕经历那种万箭穿心的痛苦,也要拼命忆起。她知道自己的心,那是为了仙尊。她若知道自己是谁,也好有个家族支持她和落月争上一争。可是之后,她却被仙尊和落月伤了心,仙尊也并没有解释什么。其实仙尊并不是那么讨厌落月,他在她面前还一再的夸赞她。她竟然也能慢慢的接受了。

  后来,她想记起自己谁,是因为,漂泊太久了,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太久了,渴望能有一处,安生落脚的地方歇歇,她不忍心让紫儿和应龙与她一起颠沛流离,事实上她还是没记起自己是谁。应龙说她是若雪,她就认下了。

  现在她依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人鱼族说她其实才是落月,她竟然没有一点的开心或者失落。

  其实,那一刻,她发现自己,不在执着自己是谁,她曾经希望自己是一个可以配得上仙尊的人,有强大的家族,和不容小觑的实力。可是那一刻,她把自己的记忆和仙尊的画上了界限。她想,仙尊就是仙尊,无论自己谁,都可以爱他,惦念他。而无论自己是是谁?仙尊都可以拒绝她。

  到今日,她信誓旦旦的和凌天说,来人鱼族查查和自己有关的消息,不就是还想图个真相吗?可现在,人鱼族首领讲的,就是真相,直觉告诉她那就真相,可知道真相的她,却平静的连自己都觉得的意外。因为在她心里,忽然就想通了,无论自己是谁,都无法阻止,自己想做什么,想去爱谁。

  月儿发现自己变了,变的冷静,变的理性,她觉的自己好像不在执着任何的事情。被关在人鱼族的宫殿里,只有七日的活头,也是不慌不忙,不卑不亢。她想或许自己死了,会更好,紫儿和应龙,会被凌天护下。仙尊也可以无所顾忌的欣赏落月殿下的好。

  她的心很痛,也很累,不愿意为活下去,做任何一点点的努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