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初到人鱼族
月亮婆婆2020-02-11 12:545,197

  明月皎皎,夜风舒爽,一位身着桃花色长衫的女子,踏浪而来。她乌黑亮丽的长发,一半被桃花发簪挽起,一半散落香肩,海风,掀动她的衣袂,在冷冷的月色下飘出美丽的弧线。她面无表情,做沉思状,向着深海人鱼族,踏浪而去。

  与凌天见面后她几经思量。本来若水之滨一战,借着天帝把落月软禁,她想去趟天牢,救出紫儿。虽然紫儿和应龙被凌天护下,可难保落月被放出来后,不找他们的麻烦。

  在踏入九重天的天门时,正巧被迎面而来的凌天拦下,为了不被发现,凌天把月儿拉到一处假山后说话,“我说月儿,咱们可是有些时日没见了,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说着把她的胳膊拉起来在眼前晃晃,接着说,“我可不想刚看见你,你就身首异处”月儿空洞的目光,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凌天看看她又接着说,“月儿,应龙的毒解了,但是暂时还很虚弱”

  她才有了反应,可这月儿就是不开口。又一次,准备闯入天门。凌天哎呦一声,把她拉了回来,“好了,我告诉你,虽然很虚弱,可是现在很安全。落月殿下被天君禁足在落月殿,没人找他们的麻烦,他们暂时住在我的府邸,你呀放心好了。可比跟着你舒服多了,每天东躲西藏,提防被杀。”凌天说着扭过身,拉开了他手中的折扇慢慢忽悠。

  听了凌天的话,月儿突然觉的好内疚,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在保护他们,事实上每次死里逃生,都是他们在护着自己。

  凌天看月儿不语又接着说:“再说了,你以为你是谁呀?就算你是南荒的小帝姬,毕竟不是吕真在世吧?你确定,能毫发无损的闯天牢救人?”

  天宫之上,人才济济,单是那悯苍战神的威名,镇射四方,再有就是凌天,看起来年纪轻轻,曾经魔族攻打天族他也是战功赫赫之人。她自然是没有把握。可是她,就算没有把握,也不能坐视不理。

  凌天又接着说:“哦对了,你的记忆,还没恢复吧?那个南荒小帝姬的身份,也是听来的吧?你就信以为真?那万一不是呢?你看看你,拼死拼活的,连自己是谁都还稀里糊涂的。救不出他们,还得把你的小命也搭上了。到时候给你立碑,都不知道碑上写什么。我看你,就是被仙尊这三百年惯坏了,任性!”说着用扇子在她脑袋上轻轻的敲了敲。

  她抽动着身体,无奈的笑了俩声,终于开口说道:“东躲西藏!提防被杀!任性!三殿下,未免说的太过轻巧,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只会围着仙尊转的小丫头吗?离开仙尊后,我试图找回记忆,我们所经历的种种,试问那一次不是死里逃生?同伴被抓,我不来救,难道我去游历四方吗?你以为我没有思量过吗?可我又能怎样?天宫不能来,仙山回不得,我除了拼死一战,又能如何?你说我不是南荒小帝姬,那你告诉我,我是谁?”

  月儿看向凌天,坚定的目光里,闪着无奈的泪花。可月儿硬生生的把眼泪含了回去。凌天像是产生了错觉,从月儿的身上看到了历尽沧桑后,那份令人心疼的坚强。他心想,这还是我认识的天真快乐的月儿吗?她的笑容去了哪儿?被她的坚韧和执着吞噬了吗?

  月儿缓缓神说道:“三殿下,不曾经历,你永远都无法想象,被人封印了记忆,想要强行恢复,那种如千刀万剐,万箭穿心的痛楚。不曾经历,你永远都不知道,心灰意冷的无奈”

  凌天听了月儿的描述,千刀万剐,万箭穿心,那该是还什么滋味,别说月儿,我 一个大男人,又能受了几分?他的脸色突然不太好了,他不知道的太多了,“月儿,对不起,方才的话我不是有意说的”

  月儿轻叹一口气,“我不是在怪你,我知道三殿下,为人善良,尤其对月儿的好,月儿都铭记在心。只是,我是不是南荒的小帝姬,我也不确定,暂且认下这个身份,只是想让自己,歇一歇。”凌天的手搭在月儿的肩上,轻轻的拍了几下,表示很心疼。

  “三殿下,如今不论真是假,我必须去趟人鱼族,或许在人鱼族会查到些线索。如若我真是那人鱼族的帝姬所生,我定要留在母亲身边,人鱼族与天族,一向兵刃相见,怕是我们做不了朋友了”月儿说着看向凌天。

  他一脸的凝重,“月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喊了声月儿,便卡住了。

  月儿却噗通跪下了,“三殿下,在我还没有查清自己是谁之前,拜托三殿下,护紫儿和应龙周全。不过,这份情,我有可能永远都还不上”

  月儿的心里,凌天虽然有时候玩心太重,但是关键时刻他总是做的很好,况且眼下的情景,唯有凌天殿下愿意帮她。

  凌天赶忙去扶月儿,可她犟的很,就是不起来。凌天只好说:“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你快给我起来”月儿这才起身。

  方才含在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但是她却固执的转过身去,不让凌天看到她的眼泪,不想他知道,她的内心有多彷徨,多无奈,多害怕。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消失 在一阵迷雾 中。

  “月儿,万事小心,早些回来”凌天对着月儿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声。月儿嘴角上扬,感觉心里暖暖的。

  月儿虽然被封印了记忆,可是零零星星的记忆里,还是会出现一些画面。而这些画面和应龙讲给她的过去,确实难以吻合。当初她选择相信应龙,不单单是因为他长的好看。她也是经过一番试探的,倘若,应龙当初真有心害她,她给应龙的机会是足够多的。辟如上次,她带他们去看了麒麟兽,应龙虽然有些不自在,却没做任何,想要伤害麒麟的举动。辟如在南荒,与天兵打斗时,她背对着应龙,应龙没出手,而且在落月偷袭她时,他还想着去施救。所以应龙就算有所隐瞒,也绝无心害她,因此她选择相信了应龙。

  再有,她也想,若自己是南荒的小帝姬,也算有了个家,不至于四处流浪,可以在南荒过上安稳的日子。也可以在仙尊的面前,告诉他,我是南荒的帝姬。想必仙尊也不会无聊到,刨根问底打探她的记忆。

  可是现在,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她倘若再不知道自己是谁,想必是要搭上紫儿和应龙的性命了。月儿思量这趟人鱼族她必须来一趟。

  她踏浪来到深海处的人鱼族。随着一位美丽的人鱼,去通报,“族长,门外有位女子,自称是若雪殿下”

  “哦,真是若雪殿下回来了吗?太好了,走我们去看看”人鱼族最高的统领者,唤他身边的夫人,前去迎接月儿。

  而此时的月儿,正坐在珊瑚桌旁,摆弄一盏,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泡的茶,杯子倒是好看,只是这茶略带腥味,她喝不惯,只是闻了闻就放下了杯盏。她环视这人鱼族的大殿,海底的陈设是别有一番风味。深海世界没有暖暖阳光 ,却璀璨无比,奇妙的小鱼漫游在绚丽的珊瑚丛中,奇异可爱的贝类、海星、水母以及各种颜色的海草,在宁静的深海下翩翩起舞。月儿抿嘴微笑,喜欢了这美丽的海底世界。

  这时突然有人唤了声,“若雪,是若雪吗?真是若雪回来了吗?”从应龙告诉自己是若雪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把自己叫做若雪,那一刻,她觉得这个名字倒也好听。

  她闻声回头,看到一男一女俩人。男士,浓眉大眼,样貌还算俊朗,但是脸上也有了些沧桑的痕迹,看起来年岁以高。他身着洁白长衫,倒是精神抖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端详着她月儿良久。他旁边跟着一位,肤白唇红,裸着雪白且纤细的腰,黑发间搭着一串洁白的珍珠,腰间也一样,只是珍珠稍微大了些,下身的裙子,裹着腿一直垂下去,直到脚踝像花一样的散开。到时像极了美人鱼的鱼尾。走起路来一扭一扭,那叫一个好看,这女子年轻貌美极为艳丽。这俩位便是人鱼族最高的统治者,族长和他的夫人秋怡。

  月儿上前,恭恭敬敬的说“若雪见过族长,见过夫人”她跪下给二位行了个大大见面礼,她心想无论她是不是若雪,这亲能不能认成,这心一定要诚。

  “孩子,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呀!你母亲她天天念叨你。我们都以为你,以为你,当年遭遇不测了”

  “若雪不孝,让娘担心了,其实是三百年前,若雪被封印了记忆,至今还未寻回,后来遇到一位故人,是他告诉若雪,当年的一切,才知道自己是谁,若雪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孩子快起来吧!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若雪快起来吧!回来就好,今天你先休息一下,明日带你去看你母亲。”那个极为艳丽的女人,满脸和善,伸过修长的手,扶起月儿。

  “是,谢谢,族长,谢谢夫人”几人寒暄一阵,这位人鱼族的君王端详着月儿好一阵子,看的月儿不自在。

  族长突然老泪纵横,一旁的王后,赶快拿出手帕,娇滴滴的为他擦眼泪。“族长,若雪,回来了,高兴才是,您怎么还哭上了?”

  “孩子,没事,只是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见到我的外孙女,高兴,高兴呐”

  “外公,若雪已经回来了,今后若雪,一定常伴您膝下,尽孝,把这些年我们错过的岁月,全部都补不回来。”月儿说的恭恭敬敬,诚诚恳恳。她心里还在想,这外公倒也和善,不像传说中那般,不近人情,易怒,且性情古怪,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本来她还有些担心,可是现在却觉的像是真的回了家一样,心里莫名的有些欢喜。

  美丽的人鱼名叫红菱,上前和若雪殿下介绍自己,“殿下,我叫红凌,日后殿下有什么需要,经管吩咐”她的眉宇间间被她描出一朵桃花,倒也好看。方才没注意到,现在离的近了些才看清楚,原来那是没有褪尽的鱼鳞。月儿心里一紧,这看起来有些不舒适。稍微凝视了一下,就把目光移开了。

  “今日,若雪殿下风尘仆仆的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等明日,陪你去见你的母亲”

  “若雪殿下,好生休息,需要什么就和红菱去说,回家了,可别委屈了自己”

  “谢,外公。谢夫人”

  红菱笑盈盈的走上前,“若雪殿下,请随我来吧!”

  “有劳”

  红菱在前带路,月儿在后一路跟随。

  这平静的海底,小鱼,贝类,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月儿感叹原来海底竟是如此安详的一种生活。她想起上次,见到这样华丽的海底世界,还是跟着仙尊,去东海。参加东龙王大儿子的婚宴。当时因为月儿喜欢这些美丽的珊瑚,喜欢的不得了,连喜宴都不愿意去参加了,仙尊就把她放在一处珊瑚岛上,尽情观赏。不许她乱跑,必须乖乖等他从喜宴上回来。因为海底道路,四通八达,基本都差不多,说不好就迷路了,只许她在一堆珊瑚间看看,尽管如此她也很知足。

  可是还没看够,婚宴就已经散了,仙尊拉她回仙山。极不情愿的回到仙山后,她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仙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彩色珊瑚,周围还环绕这东海的水气,可爱又漂亮。当时可把她欢喜坏了,她拿着小珊瑚,放在了青香阁的碧池间,有东海的水气环绕在小珊瑚的周围,就算把它安置青香阁的浅水处,也定是相安无事。不得不承认,仙尊很会哄她开心。想起美好的过往,月儿嘴角上扬。

  在她还沉静在哪些美好的回忆当中时,突然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庞大的东西,瞬间出现在了月儿的面前,张着血盆大口,足足能放进去,五六颗人头那么大的血盆大口,月儿显然是被这突然出现的怪物吓到了。不过经历了那么多的死里逃生,月儿的心里再如何慌乱,也不能在敌人面前表现出来。

  她只是闭上眼睛,皱皱眉,没躲开,也没有退后。接着一阵铁链,相互牵扯着发出哗啦的响声,大怪物被铁链节节拉走。

  它游在半空中,被扯回去像是生气了,一个劲的翻腾。这才看清,这庞大的怪物,长着鱼身,脑袋与身子相比大上好多,扁形,长有锋利的牙齿。身上有鱼鳞,还有一对翅膀,向着俩侧,使劲的伸展,像是有使不完的劲儿。尾巴处,被用一条粗大铁链拴住。它不停的摇晃试图挣脱。一条在空中宛如蛇形的鞭子缓缓舒展,啪!落在大怪物的身上,瞬间一尺长的口子,渗出血迹,从鱼鳞的间隙处,歪歪扭扭滴落在地面上的贝壳容器里。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又一道血痕,庞大的怪物,强烈的摇晃着身体,张着血盆大口,嘶吼。

  啪!啪!皮鞭声响彻海底,“让你不老实,让你不老实”再看看这拿鞭子的人,他坐在俩三丈开外的地方,也就是说她的鞭子足有三丈长。使鞭之人像长残的海龟,奇丑无比,个头不高,用一条黑色麻布,把她扭曲的身体遮挡起来。整体看去,就像一桩,枯死的树墩。满脸长着拳头大小的包,根本找不到它的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张嘴,一张一合的念念有词。

  再看大怪物时,它身上刚才留下的血痕已经完全恢复。碧色的鱼鳞也完好无损,只是那丑八怪,手一伸,如雷电般的鞭子,再次落在大怪物的身上,再留下血痕,然后渐渐恢复。像是没有终止的不断重复。月儿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刚才的一幕还不至于让月儿手足无措,但是却让她觉得好奇,不过转念一想,只是一个丑八怪在惩治另一个大怪物,有什么可好奇的?

  她轻吸一口气。刚才红菱走在前面,等这个大怪物向月儿袭来时,她已经离月儿,有一大段的路程。她突然意识到,那个笑盈盈的红菱,可能早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只是期待经过的人,会有什么表现。

  她冷静的看着月儿,却迎来月儿若无其事的目光。她有些恍惚,赶快上前回来,“若雪殿下,您没事吧?方才……”

  “罢了,我累了!”月儿才不想听她敷衍了事的解释一通,别说自己没事,就算有事,就她方才的表现,还指望她能出手相救?还是算了吧!她能在自己被怪物吞掉时,去喊个人就算好的了。

  那红菱看到这个若雪殿下,方才镇定自若的表现,确实有些意外,转转眼珠子,只好弱弱的回一声“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