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爱到心碎也无法停止
月亮婆婆2020-02-11 12:544,326

  夜色娇娇,照在连绵起伏的河岸上,河水潺潺前流,倒影一轮洁白的月。夜色朦胧,氤氲缭绕。这是一座距离天族不远的山脉。

  月儿离开若水之滨后,便来到此处,她想去天牢救出紫儿。却不巧被凌天撞见。凌天带她去见到了紫儿,还见到重伤不醒的应龙。

  落月被天帝禁足后,凌天将紫儿和应龙,救出了天牢,紫儿身上的伤,日渐好转。可是应龙,却越来越重,凌天基本断定他是中毒了。碍于他二人是天牢重犯,不可张扬。凌天准备悄悄给他找个大夫解毒。刚刚经过这座山脉时,撞见准备闯天牢的月儿,便把她带来见应龙和紫儿。

  “应龙他怎么了?”月儿看着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嘴唇发紫的应龙问道。

  “月儿姑姑,凌天殿下说,应龙是被那个恶毒的落月,下毒了,月儿姑姑,想想办法吧!救救应龙”许久不见月儿,紫儿觉得满腹委屈,他哭的祈求月儿。

  月儿自然也不希望应龙死。尽管他背着自己和落月有来往,可她对他却没有恨意。

  “凌天殿下,应龙中了什么毒?”月儿眼泪闪着泪光问道。

  “我也不确定,先前听仙尊提到过,流波山上有一种草,名为裂焚,此草本无毒,食之可提神醒脑。只是,若食此草者,心中有思念之人,或执着之事那此草便是难解的慢性毒药,若是没有解药应龙许是熬不过今晚”凌天一字一句的回答。

  “我知道了,流波山上有一味忘忧草,可解此毒,你们照顾好他,我去去就回”说着月儿,便消散这一阵青烟中。

  在月儿心里觉不允许应龙有事。他心中惦念之事,大抵就是在南荒的他与落月欺骗自己的事。月儿本来不想怨他。可此刻却没有机会吐露心声。

  她再一次驾云来到仙山,依然是那样的风景,云雾缭绕,香气淡淡,她喜欢的模样,仙尊把他们照顾的很好!借着朦胧的夜色她来到一处幽静的小木屋里。

  那是仙尊搭建,专门为那些经不起风雨的,小花苗而建,她记的在离开仙山之前她将一颗忘忧的小花苗,和其它的花苗一起,种在了小木屋内,算算日子,现在应该查差不多成型了。她琢磨着,突然发觉奇怪,往日照看花草的师兄师弟们,不分昼夜都会在这里忙碌,可现在这里却出奇的安静。不过想想有仙尊的神威,护着仙山,没人敢打主意,偶尔偷个懒,有情可原。她顾不了那么多,悄悄潜入了小木屋。

  如她所愿,她曾经移种到木屋的奇花异草,现在都仙气泽泽,长的着实旺盛,只是在朦胧的夜晚,光线不够强,在种多的奇花异草当中,寻找一株忘忧,实在有些空难。

  她冥思苦想,怎么做才能找到忘忧,又不会被师兄弟们发现。仙尊倒是不用担心,因为此时的仙尊在青香阁里,呼呼大睡。而且这些事,平日里,也是由月儿和师兄弟来做,不出什么状况他一般不会来这里。

  她灵机一动,想起她曾经,为照顾一株小花苗,在角落里放了一个烛台,她摸索着来到墙角。庆幸那小烛台还在。

  接着她从身上拿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放在烛台上,将木屋照亮,又顺手捏了一个法咒,罩住木屋,这样,外面的人就看不到屋里有光,就不会轻易被发现。一切准备就绪,她开始寻找忘忧。

  左看看,右瞅瞅,生怕弄伤了其它繁茂的花草,她格外小心。

  可是突然余光发现,一个人影。

  “谁?”

  月儿被这三根半夜,突然出现的人影吓的够呛,她猛的回头,借夜明珠的光亮,她一回头,结结实实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仙尊。这种情况下见到心心念念的仙尊,她有些不知所措。而他依然是那样,仙姿不凡,好看俊美的面庞,微微上扬的薄唇,注视着她。她一时间慌了神。

  她吞吞吐吐问道:“仙,仙尊?这,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上前一步嘴角微扬,冷静的说道:“这话,是我该问你吧?深夜到仙山做什么?是想我吗?若是想我了,你该回青香阁才是!来这小木屋作甚?”他边说边往前走,步步为营的霸气,逼的她,不得不怯怯的后退。

  “躲什么?太久了没见,都变生疏了吗?还是……”她一步一步的后退,扑通!碰到了木屋的墙壁,再无退路,他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接着说:“还是,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他不管不顾,紧紧的贴上来,她挣扎着试图推开他。

  他强有力的双手,控制住她的手。在她的耳边,继续说道:“说,来仙山做什么?”

  月儿没有他的力气大,推不动他,也只好暂时停止挣扎,老老实实回答,“应,应龙他,中了一种名为裂焚的毒,裂焚是仙山的草,我听仙尊说过,忘忧之草,可解此毒,所以我……”

  “裂焚它不是毒草,提神醒脑的药草,除非食此草者,心中有惦念之人,和执着之事,哼!看来你们的情路,也不是很顺利”他紧紧的贴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接着说:“你可知道,落月殿下,在仙山安排了多少天兵天将?你这样冒然回来,等同送死”

  “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应龙他性命堪忧,容不得我多想”

  仙尊的手扣着她的手,紧紧的贴着她,她听到仙尊微微喘息。她感觉到他有一阵子在沉思,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柔声祈求道:“仙尊,求你,救救应龙吧!”

  “我为什么要救他?你求我,我就要应你了吗?”仙尊的语气突然严肃了。他松开手,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应龙是谁?是你的新欢吗?”

  仙尊知道应龙是谁,而且他在不久前还见过他,他知道应龙有着一副俊美迷人的脸。他也知道应龙对月儿有几分爱慕之情。他之所以这么问,就想知道这个应龙在月儿心里到底是个位子。

  月儿扶着胸膛,微微喘息,听仙尊的问话,她有些不敢直视仙尊的眼,她不想触及哪些新欢,旧爱的词眼。她知道仙尊和落月已经订婚,她也知道自己心里依然爱着仙尊,可是落月和仙尊才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而自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她不得不将这份喜爱,藏于心底。

  她思量片刻,说道:“是,他是我所爱之人,所以我必须就他”

  不曾想一句话,再她看来是善意的谎言,竟然惹怒了仙尊。他疯了一般,吻上来,不由分说的吻上月儿的唇,不让月儿再多说一个字。他疯狂的吻着她。

  她拼命的挣扎,撕扯他的衣襟,可是完全推不开他。他像疯了一样,从未曾见过这样的他,月儿的心里竟然感觉到一丝害怕,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听着他急促的喘息,她感到彷徨无助,泪水不争气的滑落。好一会,仙尊终于肯放过她了。

  他喘息着离开她的身体,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今天那都不许去”说完头也不会的向木屋外走去。

  “仙尊,仙尊,你不能这样,应龙他会死的……仙尊”她依然坚持着心底的那份敬爱,祈求着唤他一声仙尊。可是仙尊却要合上木屋的门,月儿一时心急,顺手用仙草的仙泽,幻化了一柄长剑,等仙尊把门合上之时,她横剑刺了上去。

  谁知倔强的仙尊,不但没躲开,还不慌不忙抓住她的剑,用力的刺进自己的心脏。他穿着深色的衣服,看不到血迹,可是鲜血顺着剑刃留下。

  月儿见状极快的摊开手掌,脱离剑柄,再顺着剑柄一拍,冷剑才化成轻烟消散。虽然月儿及时停手,可仙尊已经弄伤了自己。除了胸口的那一剑,他白皙修长的手指间,躺出鲜红的血迹。

  “仙尊,你……”月儿不知所措,声音颤抖。

  仙尊却若无其事的关上了门。双手合十,捏一道法咒,将月儿结结实实困在小木屋内。

  月儿敲打着木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仙尊,仙尊……放我出去,求你了,放我出去……”

  木门纹丝不动,她知道仙尊施了法,她根本无能为力,她无奈的对着门外呐喊:“少昊,我知道你能听见,若应龙有什么闪失,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这些年,月儿这时第一次唤出仙尊的名字,竟然是在这般绝望的情景之下,喊的那般绝望。

  仙尊听着月儿的呐喊声,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手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他也是第一次听见月儿喊他少昊,竟然把他的心,喊的支离破碎。

  月儿恼火仙尊,这个时候不顾他人死活,把她困起来。她蹲着木屋的角落里,绝望的哭了一晚。

  而他,在青香阁的大殿里,捂着血淋淋的伤口,呆呆的坐了一晚。

  少昊没想到有一天月儿会爱上别人。他想起问月儿的话,“应龙是谁?你的新欢吗?”

  她说:“是”这是多么令他心碎的回答,月儿的心里竟然有了别人。他回想自己做过的种种,自己是如何把月儿,一点一点的推开,又是如何一点一点的伤了她心。他后悔他懊恼,伤心的眼泪夺眶而出。

  次日一道曙光,落在月儿挂面泪痕的脸上,疲惫的她,从沉睡苏醒,看到木屋上的法咒已经解除。她突然想起,昨晚凌天说若是找不到解药,应龙怕是熬不过今晚。

  “这时已经,日上三干,想必应龙已经……”她越想越懊恼,想起少昊把她困起来,她满眼怒火。

  风风火火来到,青香阁,看到少昊坐在大殿中央,满脸焦容。他看到月儿后。微微抬眼,艰难的微笑。

  月儿却将他杯盏中的茶,幻化了一柄长剑,迎面劈来。他显然没有躲避之意,他知道月儿剑术好,可是从来都没有亲眼所见,此刻他倒是仔细到了月儿出剑时的神态,加上那盛气凌人杀气,就算满脸的愤怒,也着实好看。冷剑向他逼近,他缓缓闭上眼。

  身后突然有人唤, “月儿!”冷剑逼近仙尊的心脏时,月儿闻声停住了颤抖的手。

  “月儿,快住手,是仙尊救了应龙,应龙现在已经没事了,他们担心你做傻事,所以拜托我,专程跑一趟,看来,我来的真是及时”萧玉气喘呼呼的,跑进青香阁,“我若晚了半步,仙尊就要冤死在你的剑下了”

  月儿握着剑的手,微微的颤抖,她知道若不是萧玉喊的及时,她这一剑就会刺穿仙尊的心脏,想着也后怕。

  不过听到应龙没事,她绝望的脸上,还是露出来微笑。

  原来昨日仙尊让长风送去了解药,及时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应龙。萧玉,本来是来仙山找仙尊的,结果看到了匆匆忙忙送解药的长风,就和长风一起去了天族。应龙醒来后,听了长风的描述,担心月儿误会了仙尊,而气头上的仙尊又不做解释,酿成大错。自己又刚刚恢复,精力不足,这才拜托萧玉,跑了这一趟。

  咳咳咳!仙尊强力控制自己不要咳出来,可还是,咳出了声。长风赶紧上前说道:“仙尊,您没事吧?坐了一个晚上了,还是去休息一会吧!”

  月儿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起身。

  掩饰着满腹难言的痛楚,悠悠说道:“昨日本尊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不曾想,险些因为个玩笑,丢了性命,你对应龙的真心,让本尊好生感动”说着还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现在好了,人也没事了,误会也解除了,本尊的命也保住了”他轻叹一声,说道:“你走吧!”

  说完他就走出了,青香阁,依然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走出青香阁的大门后。他扶着墙,咳了好一阵子。他伤心的很,没想到月儿会因为别人而杀了自己。他伤心欲绝。

  月儿看着他走出大门,强忍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瘫软的坐在地上。

  萧玉上前扶她,“哎,怎么会变成这样,本来都好好的,怎么就不能好好的?”

  此时的月儿失声痛哭,看着仙尊憔悴的样子她的心也好痛,她淡淡的带着哭腔说道:“三殿下,谢谢你,倘若那一剑落下去了,我也不想独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