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已无容身之处
月亮婆婆2020-02-11 12:543,746

  若水把萧玉支走后,自己回到别院,却看到,她救下的女子,冷静站在别院的中心。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她与另一个女子,横眉冷对片刻,便厮打在一起。

  她没有出手,她轻盈转身,灵活的躲过了三次,迎面而来的冷剑。

  看到若水,匆匆回来,月儿抬头看看她,若水也看着月儿,是有话想问她,可这个时候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刻。

  若水思量片刻,看向落月,冷静的说道:“若水之滨,今天真是热闹了,来了这么多不速之客,不把我这一向清净的若水之滨,搅个天翻地覆,你们是不肯罢休呐!”

  “若水之滨的守护神吧!我乃天族落月,今日追赶妖女,才不得已,扰了这若水之滨的清净。若水,她便是妖女月儿,你我都是天族之人,今日理当出手,抓了她才是”落月说着抬剑指向月儿。

  若水听完这落月的话,便嘴角上扬,一副不屑的表情,“落月殿下,我虽然受命于天族,但是自己也不是,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你方才说理当,倘若天庭抓错了人,就没有什么理可当了,你倒是说说,她犯了什么事? ”

  这落月眉头一皱,有些不悦,不过还是说了,“当初在天宫指示灵蛇伤我,大战在急她勾结人鱼族,哼!单这俩条,无论是那一条,都够她死上十回八回的”

  若水停顿一下接着说, “她是谁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前几日……”若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月儿打断,

  月儿硬声道:“你们一起吧!一个一个,太麻烦”说着,伸手,幽幽若水之滨,清澈的水流,飞起一束,打着旋,落入月儿之手,缓缓的,铸冰剑一把。

  若水看着这把,明光闪闪的水剑,虽然这剑是用水幻化而成,剑的锋利程度,随幻化者的意志。幻化者的心智越是坚定,那么剑的锋利程度,就越强。而且此剑在,幻化者的手中,可以随时化成水的原状,也可瞬间铸成长剑。都是随着幻化者的心意而定。

  若水,乃是守护神,她自然能看出些端倪,若水看着灼灼生辉的剑,锋利无比,便知道这月儿,绝非泛泛之辈。月儿突然打断若水,是不想让若水提起,前几日她救了自己的事吧。

  因为月儿知道落月此人,虽贵为南荒女君,却阴险狡诈,最拿手,落井下石,颠倒黑白,还是少给她留些把柄的好。当初,知道她是自己姐姐时,月儿还想着,问问她为什么在仙山时,不与自己相认。可到后来,她发现完全没这个必要,自己的姐姐认出了自己,还一心想着让自己去死,这该是有多恨她?月儿曾经猜想是因为她,太爱仙尊了,才容不下自己?想必是的,在爱情面前,人人都会变的自私,就像当初她不希望仙尊,总是提到落月一样。于是月儿就这样把自己说服了,她把落月殿下对她的恨,归于她太爱仙尊,而不是落月太过无情。

  她曾经想过,离开仙山,离开仙尊,或许这姐姐对她的恨意能少些。再不然,她回南荒,从此做个,悠闲自在的小帝姬。用百年,千年,万年,甚至更久,来忘记或者说惦念仙尊,就此了却一生。

  可是这个所谓的姐姐,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恨意,就像现在这般,每一剑砍下来,都恨不得把她劈成俩半。月儿每一招都有惊无险的躲过,一边的若水,看的是心惊肉跳,一把水铸的冰剑,在她的手里,张弛有度。落月嗖的劈下去,月儿手中的剑瞬间变成了水,落月的剑劈了空,水线瞬间有在月儿的手中,铸成长剑,带着风,从落月殿下的脸颊处,划过。

  嗖,几缕长发,跟着剑气打个旋,飘飘悠悠落下。本来,为月儿捏一把又一把的冷汗。毕竟月儿她伤势,还没有痊愈,但是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多虑了。

  “若水还不动手?”落月有些气喘呼呼,她不是,南荒的女君吗?不是被九州大地,赋予女战神之称吗?她竟然对付不了受伤的月儿。若水听到落月的喊声,开始双手合拢在胸前,她开始做法。她以腰间缠着的丝带为武器,翩翩飞舞,混入打斗之中。丝带,在出手时,向利剑般,带了力度。

  只是没打几下,就被月儿的剑气逼的节节后退。最后月儿跃空而起,将利剑幻化成几柄短剑,向他们袭来,若水与落月躲避短剑之时,月儿已经离开了若水之滨。

  月儿飞快的消失在天际。若水,这才发现自己肩膀上,有一道浅浅的剑伤。薄衣上渗出浅浅的血迹。落月疯狂的追出去,见未果,便横剑,冷对若水。

  她看到了若水身上的剑痕,却视而不见,“你根本没有尽力,信不信我杀了你?”说着便举起剑,劈过来。当然若水有没有尽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时被去而复返的萧玉,一脚踢飞。萧玉把若水揽在怀里,看到了若水身上的剑痕,以为是落月,留下的,正准备出手,却被若水拉住,她微微的摇头,便假装瘫在了萧玉的怀里。

  这伤口不大却足以让若水,在天帝的面前,保下自己一命。

  若水随着落月到天庭大殿之上,天帝坐在高位,诸位仙家,左右俩侧站立,其中有萧玉。

  落月气急败坏的说道:“天帝这个若水,勾结妖女月儿,今天若不是她,那月儿,怎么可能逃掉?”

  若水跪在大殿之上,恭恭敬敬的说:“回天帝,落月殿下所言不假,是我救了那妖女月儿,只是这当中有所误会。前几日,落月殿下的神兽,水麒麟,驮着血迹斑斑的女子,来到若水之滨,我误以为那是落月殿下,便进行了施救,谁知,谁知,那女子,却是天庭要抓之人,今日与落月殿下联手却也,不及那受伤的月儿,最后伤了我们,让她逃了。”

  若水,性子慢,说起话也慢些,在说的过程中,足以让大家,思量,那落月的神兽,水麒麟,驮着血迹斑斑的女子,委实蹊跷。还有被封为南荒女君的落月,与旁人联手都对付不了,受伤的妖女月儿,委实蹊跷。一旁的萧玉,看着若水,嘴角上扬,对若水的表术,着实满意。

  大战在即,近日天帝与众神商议战事。根本无暇顾及其他。而这落月,做为南荒的女君,不商议战事也就罢了,成天想着杀了月儿,还屡次战败。

  一向包容她的天帝,看起来有些不悦。内心估计早想骂街了,要不然他听了落月的告状,显得没什么兴趣,只是微微的抬眼看看若水,看到她肩上那道血痕,不瘟不火的问了句,“若水仙子受伤了?”

  “天帝,若水的伤不算什么,都是若水学艺不精,没抓住妖女月儿,也没保护好落月殿下,还使得落月殿下受伤。若水甘愿领罚”若水说话间,深深扣头。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受伤了,若不是你碍手碍脚,她会跑掉吗?”落月咆哮着。

  天帝看着她脖子上那道鲜红的血痕,闭上眼睛微微摇头。许是在伤心,我华裳公主,聪慧可人,且心底善良,吕真女婿,也一代战神英明神武,怎会生出这样愚昧无知 的女儿?为了一个仙尊四处追杀月儿,几乎丧失心智。就算她有朝一日杀了月儿,仙尊又怎会喜欢这样的她。

  天帝只好无奈的道:“好了,落月殿下,今日起,你在落月殿,闭门思过吧。”天帝本来还得意,想让落月披甲上阵,与三子凌天一起上阵杀敌。与她父君和阿娘那般,威名震四方。但是如今看来,她难担此大任,先将她禁足,等她自己想明白。

  若水本来把月儿,当成落月殿下相救,却被落月殿下不分青红皂白,横剑冷对。而这落月殿下一桩桩的败事加起来,也只是在落月殿罚了个禁足。萧玉准备上前为若水讨个说法,却迎上了若水的目光,与他轻轻摇头。萧玉只好,收回刚迈出的脚。

  在送若水,回到若水之滨时,萧玉还不停的抱怨,为什么不让他说话,本来他就看不惯,天帝端架子目中无人的做派。若水笑盈盈的说:“月儿在我肩上和落月的脖子上,留下伤痕,是有意助我脱困,若是说的太多,天帝看维护自己亲人不成,怕是要彻底追查月儿,月儿有无容身之处且不说,水麒麟还在若水之滨,若是落月不维护水麒麟,又当如何?”

  “水麒麟还在若水之滨?”

  “是的,不过它看起来,不大有精神。”

  若水带着萧玉来到湖底,水麒麟栖息在 一个岩洞里,萧玉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水麒麟,庞大的发这蓝光的家伙。它发现有人靠近,下意识的抬头,警觉的看看来人,看来人对它没恶意,倒头继续睡觉。

  若水揉声道:“水麒麟,本体的内丹不见了,体内有三颗,其它妖兽的内丹支撑,想必这内丹是月儿帮它寻来的,如若不然,水麒麟和月儿,如此亲密,实在说不通。”

  若水若有所思,慢条斯理的讲,萧玉认真的听,当然也不单单是认真的听,他没想到,若水遇到事情会如此冷静,他目不转睛的认真的看若水,看着若水沉着冷静的模样,他突然想到了月儿,在仙山时,与他下棋,时常耍赖,自己不甚酒力,时常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可世事难料,那么开心的月儿如今却被追杀,连个安稳的容身之处都没有。

  月儿离开后,仙尊把她喜欢的奇花种满了仙山。他希望月儿回到仙山会开心。

  就算天下人与月儿为敌,他也绝不会弃她而不顾,可这偏偏不是月儿所期望的。想着萧玉有些伤身。若水不经意看到萧玉的表情,那般好看,像当初第一眼见到他那般,温文儒雅,暖暖如流。若水一时晃了神。突然迎到萧玉,忧郁的目光看向自己,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对了,若水给我介绍的女仙在那里?”

  萧玉去而复返才得知若水让她离开的真相,也知道若水说的女仙自然不存在,他用低沉的声音挑逗的问道:“你当时那么说,搞得我好一阵子伤心,可现在看来,你说的哪位女仙可是你自己?”

  若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突然想到萧玉在门外喊的那句话,‘若水,我只要你……’

  若水红着脸,柔声道:“是”

  萧玉一时高兴过了头,早把月儿和仙尊,抛在了脑后。一把搂着若水,吻上她柔软的红唇。若水慢慢闭上了眼睛,仍他吻着自己,慢慢的回应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