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杀月儿失手
月亮婆婆2020-02-11 12:505,902

  天庭之上众神齐聚,天帝,凌天,仙尊,与众仙,都矮坐大厅俩侧。狼狈不堪的落月,没抓住自己的妹妹就算了,不可思议的是,妹妹还被自己的神兽水麒麟救走,这就有点说不通了,“天帝,是落月失职,甘愿领罪”

  “落月殿下,胜负乃兵家常事,何谈失职,起来吧”天帝对她万般呵护,也是因为当年,痛失了疼爱的女儿女婿,如今他怎会舍得,让他们唯一的女儿受了委屈。

  “天帝,落月对不住您,因那,因那月儿,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我实在下不去手”说着还哽咽了一下。

  接着又喋喋不休的说,“我不忍心对她下手,她却……若不是少昊仙尊赶到,恐怕我就没命了”众神唏嘘,凌天悄悄的瞄了一眼仙尊,仙尊虽然面不改色,但那绝不是开心的表情。天帝自然也知道少昊仙尊,对落月这孩子,更多的只是包容,而无男女之意。

  仙尊,漫不经心,倒了一杯酒,酒落入杯中时,他微微抬眼,看了看落月,他觉得落月这孩子,越来越让他失望了。不是说她屡次败给月儿,让人失望。而是她用在自己身上的心事,让他委实恼火。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提醒她,他们之间 不可能,可这落月就是视而不见。

  上次还祈求天君为他们做媒,订了这门亲事。可是天帝地位再高,也是天族之君,少昊仙尊的婚事,他着实无权过问。

  这让仙尊,自己点头才行。

  看天帝有所为难,落月她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是为逼妖女月儿现身,做个样子罢了。

  可在旁人看来,她这分明是趁着仙尊和月儿之间有了误会,她想和仙尊的关系再近一程。只碍于,无法言表。

  天帝默默感叹,落月对仙尊的心意,委实执着了些,可他又爱莫能助。既然是做个样子,便答应她同仙尊商议。

  当初仙尊听说是,为了逼月儿现身,做做样子,便答应了。毕竟他也希望能见到月儿。

  这才有了后来月儿逃亡时,仙尊不断的传了和落月的喜事。月儿始终没有出现。心情复杂的仙尊,为此不知是该失落,还是该高兴。

  可是其实那次订婚宴,天帝说身体不适,没去。太上老君说,向来喜欢清净,怕吵,没去。悯苍说,婉佞闹脾气,不许他出门,也没去。至于是不是真的,反正婉佞这黑锅是背下了。

  总之该来的都没来,也就只有凌天,嬉皮笑脸的去了一去。还尴尬的帮落月向众仙解释。

  最重要的是仙尊也没去,没去就没去吧,连个理由都懒得找。落月的订婚宴冷冷清清,没几个仙人,自己还恬不知耻的说,仙尊有事,命她全全操办。几个好事的仙者,悄悄交头接耳。

  仙尊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落月她还做着无畏的努力。而如今她又当着仙尊的面,说她不忍心对月儿下手,真是不知廉耻。

  仙尊微微的摇头,表示失望。

  “好了,落月殿下,你也累了,暂且回去休息吧!有那蛇妖在我们天族,还怕妖女月儿不回来吗?”

  天帝也只好找个机会打断她的话。众神,纷纷迎合,一仙翁说:“是呀,殿下,先回去休息吧!区区一妖女……”

  话到嘴边,正好迎上了少昊仙尊的目光,虽然很柔和,但那人,却怯怯的收回了后半句话。大家都知道,落月殿下口中的妖女月儿,就是当初仙尊,宠起来无底线的月儿。所以他还是乖乖闭上嘴。

  本来落月,还想再说些仙尊的好。却被大家这么一劝,只好闭嘴,看仙尊的时候,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她不想离开大殿,因为仙尊在。她还想再夸夸仙尊,她想让仙尊知道,即便他伤了自己,她也不会在乎的。

  可是她忘了,仙尊是谁呀!天地初开时,仙尊的父亲与天帝的父亲是生死之交,各在一方称帝,后来,老天帝退位,现任天帝继位。虽然仙尊没有天帝年长。论辈分,他和天帝是一辈人。天帝的儿子们,都要恭恭敬敬的叫声少昊仙尊,他何时需要她人,替他说好话了?

  看落月殿下的样子,到像是,她喜欢了仙尊,唯恐天下人不知。本来这次小聚,商议南荒一战。可是落月关于自己战败之事,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自己不忍心对妹妹下手。关于自己的神兽,为什么会救走月儿,她却只字未提。

  难怪大家都听不下去了。南荒女君之称,她实在有些担不起。等大家出了大殿,都不由自主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起,当年她怎么被封为南荒女君。

  好事的一位仙翁说 ,“当初吕真夫妇战死之后,她的女儿落月与魔妖俩族,拼死一战,才护下南荒,小小年纪经历了生死,说来着实不易。后来听说也受了重伤,在南荒灵山上的什么洞?”

  “浮岩洞”一旁有人搭话。

  “哦,对南荒有个浮岩洞,就在哪里疗伤。许久后,又听说,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单枪匹马杀进魔族,取了魔王的头颅,还杀了妖王,止于是怎么做到的,就不得而知了。一时间关于这落月殿下,九州大地传了个遍。有想打南荒注意的人,都闻风丧胆再不敢去南荒,再后来,她被天帝封为南荒女君”

  另一个胡须花白的老仙翁说道:“照理说,天帝封她为南荒女君,也不无道理,可是她始终没有出现过,也没见前来领命,接任南荒。这到让大家觉的这孩子,痛失双亲,却还有着锃锃傲骨,值得钦佩,可如今她这……”老仙翁,将他手中的拂尘一甩,有些无奈。

  出了大殿后的仙尊,随着人流听了听,可大家看仙尊来了,都纷纷闭嘴,不再多言。

  仙尊只好往仙山走去。可是没走多远,听着身后有,轻微的脚步,此处离落月殿不远,想必又是那个死缠烂打的落月在此等他,他没有理会继续前行。

  落月却柔柔的喊了一声:“仙尊,留步”说着低眉浅笑,款款走上来。仙尊虽然留步,却没有回头。

  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落月殿下,挑起南荒之战的气势去哪里了?你不是说,是因为你拦着,你的妹妹才不至于闯下祸事,如今看来,你拦的住她吗?再有你的神兽为什么会在你的剑下,救别人?落月殿下若是就此事多做斟酌,才会做好这个落月女君”悯苍的一席话,走到他们面前时正好说完。

  方才在大殿之上,没有问起这些,想必是给她留面子,但是他此番回九重天之时,却又绕道落月殿,想必是专程来说这些话的。

  落月若听了悯苍的提点,就战术之上多做思量,想必日后也是前途无量。可这落月的心思却不在战术之上。

  听到悯苍的一番提点,仙尊微笑着从容转身。悯苍作停留,便回了九重天。

  “悯苍的提点,你可记下了?”仙尊问。

  “落月记下了,仙尊有些日没来落月殿了,不如进去歇息片刻吧”

  她是真的记下了?仙尊表示怀疑。他看了看落月,实在是无奈,话太重怕伤了她,毕竟女君的称号得来不易,小小年纪,不知经历了多少死里逃生,才有如今的成绩。

  但是他三番五次的提点,竟然一点都不奏效,他上前一步,已改往日的柔和,冷冷的开口说道:“我亲眼所见,落月殿下三番五次的偷袭月儿,作为一个南荒子民所敬仰的女君,有失仙德不说。还大言不惭的说,不忍心对月儿下手?你以为我是瞎了吗?”

  听了仙尊的一席话,落月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噗通就跪下了,她连忙说,“仙尊,对不起,我,我,我会改的,仙尊求你别生我的气”

  她以为,不提仙尊打伤自己和天兵天将的事,仙尊会多少对她有些感激。她没想到仙尊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她伤了月儿。

  她看向仙尊,虽然还是一脸和善,但是说话的语气,重了些。

  “落月殿下,日后请收起你对我纠缠,不要逼我把话说的太重,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消失在一阵轻烟中。

  在天宫的轻桥上,应龙目睹了这一切。跪在地上落月,哭喊着,“仙尊,听我说,仙尊……”仙尊头都不回的走掉。

  挂着满脸泪痕的她,紧握拳头 ,“都是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她哭红的双眼,流露着,对月儿的憎恨。

  应龙自然知道她想杀的是谁。

  看着她疯狂的样子,颤抖的说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好好做你的落月殿下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这时她突然回头,狰狞的面孔有些吓人,她看到轻桥上的应龙,嘴角露出邪恶的微笑。

  应龙看到这样的落月,他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可是落月不依不饶的紧追不舍,“你给我站着,我不杀你,我不杀你,我只要把你抓了,抓了你,就不怕她不来,哈哈哈……”

  其实应龙跟着落月来到天宫后,落月根本没和天帝提到应龙。她把应龙关在落月殿,等自己处理完手上的事,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因为在她看来,应龙知道的太多了,必须杀了让他永远闭嘴。

  这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知道她是谁了,“本想多留你几日,看来你是等不及了,那我就送你一程”说着,飞身而起,拿着青龙剑砍向应龙。应龙也唤出赤龙剑,迎战。可是他想,如若与这落月纠缠不休,定会被天兵天将发现,到那时便是插翅难飞了,想着他转身就跑。

  落月不依不饶紧追不舍,二人在云霄间,纠缠不休。这时应龙穿过云霄,看到一片郁郁葱葱仙山,烟烟霞霞氤氲缠绕,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之色,一座仙府,在氤氲间若隐若现。

  他瞬间断定,那就是月儿描述过的流波仙山,在东海之东肃然升起。落月见应龙,有所分心,她一剑劈下去,应龙从九重天,重重的摔下去。

  应龙被抓后,阴险的落月把应龙推进天牢,噗通!随着她一推,应龙,倒地蜷缩着,可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被关在紫儿对面,“怎么样,你们互相做个伴,隔着牢门多看几眼,等你们的月儿来了,就送你们上西天”落月恶狠狠的说冷笑着,一副志在必得的狰狞面孔。

  “你简直就疯了,月儿姑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紫儿满眼怒火,朝着她呐喊。

  可她完全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大笑,然后又自顾自的说,“我了解她,她一定回来的,就算知道,这里布下天罗地网,等着她,她也会来送死的,哈哈哈……”说完,边笑边离开了,站在天牢外天兵,相互看了一眼,没敢出声,想必也是觉的这落月殿下,像是疯了一样。

  “真是个疯子。”紫儿狠狠的说。

  “呵,怎么样紫儿,这下,我也受伤了,比你伤的重。你对,我的恨意,会减少些吧?”应龙,呼吸急促,强撑着坐起来,血淋淋伤口足有一尺长,还不断的涌出鲜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血迹斑斑,橘色红色的,绣着龙纹的长衫,一大半都被鲜血侵湿,但看起来只是更红了些。他却如释重负般的笑着。

  紫儿死死的抓着铁门,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头扭过,擦擦眼泪,“满脸都是血,丑死了,都懒得恨你”

  紫儿看着这样的应龙,他大概明白,应龙可能有事瞒着他和月儿姑姑,可他说没想过要伤他和月儿姑姑,此时此刻他愿意信他。

  “都快死了,还在乎别人是不是恨你,背叛朋友,可见你这几日,受着耐心的煎熬,也不好过吧?”紫儿看着奄奄一息的应龙,觉得无比心痛。

  可他听到紫儿说懒得恨他,却露着雪白的牙齿,抽动着身体,挂着俩行薄泪,笑的没心没肺。

  月儿被水麒麟救走,逃到了若水之滨,若水之滨的守护神,若水不识得月儿。

  看到她时,她满身血迹斑斑,被水麒麟拖在背上,不省人事,容不得她多想,救下了月儿。

  这一天,萧玉来到若水之滨,一处幽静的小别院找若水,若水看到他后,也笑盈盈的迎上去,“玉郎,你来了?”

  “怎么?若水仙子是在等我吗?你是不是就想天天粘着我啊?”说话间,萧玉还有意无意的,往前弯了弯腰,把脸靠近若水的脸。若水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萧玉东海的三皇子,天生一副好面容,他不用什么迷魂术,也能把人迷的神魂颠倒。再加上和那九州大地,受人敬仰的情商和智慧都极高的仙尊,学点说话的技巧。简直完美。

  若水一向是个内敛的女子,芊芊淑女。她说话很小心翼翼,生怕说了什么不妥的话,让萧玉误会她,是个耐不了寂寞的性子,每天就知道惦念人家萧玉。但是听萧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才到了自己的心事,有些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其实这萧玉的真实想法,巴不得若水每天缠着他呢!

  “好了,不要贫嘴了,我给你介绍一个……”

  若水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萧玉身后来了好多人,好像是天兵天将,她不太确定,又踮起脚尖,往后看了看。果然是天兵天将,“玉郎,他们是随你来的吗?”

  萧玉这不着调的家伙,听见若水唤自己玉郎,不亦乐乎,没听到,若水后面说了什么,“你,你说什么?”

  “我说这些人是不是随你一起来的吗?”

  萧玉这才顺着若水的目光看去,晃晃悠悠,走来一群,天兵天将。后知后觉的回了一句,“不是”

  一个带头的天兵,向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见过若水仙子,见过萧玉殿下”

  “你们这是……?”若水有些疑惑,天兵天将,何以光顾我若水之滨,自己一向,恪守天规,没犯什么事,难不成,是因为与玉郎走的太近了?可是天规没说,神仙不许谈恋爱呀!“你们这是……我好像没犯什么事吧?”

  “仙子说笑了,我等是奉命,寻找妖女月儿,她打伤落月殿下后,有人见她,逃入若水之滨,我等怕此妖女,扰了若水之滨的清净,所以前来查看”

  他们所寻之人,想必就是她前些天救下的女子吧。若水看了看这些天兵,镇定自若的拐个弯说,这帮家伙,当年若水之滨一战,也没见他们有多积极。现在为了找一个女子倒是气势汹汹的很。也难怪,当年若水之战,他们若是积极了,只不过多的几具尸体罢了,也懒得和这群人计较。而他们口中的妖女月儿,十有八九是自己救下的这位姑娘。

  也或许就是萧玉郎口中,哪位少昊仙尊的心上人。没弄明白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我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人,去别处寻吧!”

  “若水仙子,这恐怕不行”

  若水芊芊淑女一向温柔,可此言一出,却多了几分坚定与决绝。

  萧玉微微抬眼看看若水,虽然她极力掩饰,但还是察觉到她的不自在的目光,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了,他看这不依不饶的天兵,不把这若水之滨查上一查,势必不会罢休,他上前一步,“若水之滨,有若水仙子镇守,几万年,都相安无事,何时轮到你们,说查就查?你若是觉得,若水仙子做的不够好了,这若水之滨,你们镇守好了”

  这天兵听后吓的脸色都变了。‘若水之滨你来镇守好了。’说的轻巧,别说镇守了,你动一下试试,萧玉这架势,非把他们活吞,连渣渣都不剩。

  “殿下严重了,若不是落月殿下,下了死令,我等怎么敢扰了若水仙子的清净,既然没有妖女,那,那我等,去别处寻”

  这些天兵天将,匆匆忙忙转身离开。

  萧玉看向若水,若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若她救回的姑娘,就是他们口中的妖女月儿,这月儿又恰巧是少昊仙尊的挚爱,让萧玉,如何是好?

  若水思量一会,转身连推带拉,把萧玉关在了门外。萧玉,觉的莫名其妙,“喂!若水发生什么事了,若水你开门,若水,你刚才不是说,给我介绍什么?”

  “介绍一位样貌俊美的女仙,给殿下做夫人”

  “若,若水你说什么?我以为,我们,已经是,彼此心里的人了”萧玉一时间不知道若水为什么这么说。

  听到萧玉的话,若水抿嘴微笑。可是必须先骗他走,哪怕日后再做解释,也不能让他陷入俩难。

  “今日若水有些不舒服,不如改日,把女仙送到殿下的府邸!别再来打扰我”

  “若水,说什么呢,你别走呀。若水,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