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南荒之战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55,392

  暮春三月,南荒之草疯一般的狂长,杂花盛开,蝶舞莺飞,风和日丽的午后,煮一壶清茶,三人在清幽阁的凉亭中歇息小坐。

  紫儿轻叹一声,心疼的说道:“月儿姑姑,你在仙山的时候,从来都没受过伤,而且日子过的,何等逍遥自在,天神们想看你舞剑,都没机会。现在可到好,与你相干或不相干的人,你都要替人家拼上一拼,受了伤也不当会事,这万一有个闪失,你让我如何是好?”

  月儿,为水麒麟采集妖丹时,不小心划破了手臂,都是些皮外伤,她自己也没当回事。可让紫儿看到了,非要不依不饶的给她包扎一下,还说姑娘家的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月儿拗不过他,只好把胳膊给她。今日换药时紫儿又叨叨上了。

  他说他的,月儿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紫儿接着说:“月儿姑姑,天宫已经不再追究咱们了,我看你不如,就回仙山吧!有仙尊护着你,总是好的”

  紫儿这话的像是月儿,没人要了,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了,非得赖上仙尊。但是看他那满脸认真的劲,想必是诚心为月儿着想。

  坐在对面的应龙,本来手里捏着书,认真的翻阅,听到紫儿的一席话,他微微抬眼,看了看月儿。月儿她摸着水麒麟,目光呆滞了好一会。

  应龙轻叹一声,合上了书,“我说紫儿,你到底行不行?你姑姑这胳膊会不会留下疤痕呐?”说着这应龙的手就摸向月儿的胳膊。

  啪!被紫儿打了回去,“留不留疤都和你没关系,一边去”紫儿白了应龙一眼。接着又说,“月儿姑姑,上次你晕倒在后院,人家仙尊还看你来着”

  紫儿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管应龙和他挤眉弄眼的提醒他,仙尊不许说。这时月儿悠悠回了一句:“我知道呀!”

  “你晕倒了怎么可能知道?”紫儿和应龙都疑惑的看着月儿。

  她接着说,“没有晕倒啊,本姑娘只是乏了,在闭目养生。当时,我以为是你们俩个当中的一个呢,后来他开始说话了,我才知道是仙尊。哦对了,还有俩个人,在我门前,喝了一晚上酒,酒坛子碰的叮呤咣啷的,吵的我都没睡好”

  月儿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他俩。这俩人瞠目结舌,本来感叹月儿原来是这样的人,又突然被这最后一句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月儿看他俩相互看了看,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又接着说,“紫儿,我初次在外家山上见到你,你好像是女儿身来着?那天怎么没听你和应龙提过?”

  应龙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珠子看向紫儿。

  紫儿赶紧反驳,“没有,没有,我不是女儿身,我只是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不知道男人该怎么穿,女人该怎么穿,就看见女仙们的衣服好看,就学着穿了”应龙一时没忍住,噗嗤就笑了。

  月儿接着落井下石,“那你当时,还画成那样呢!嘴巴那么红,红到像刚喝了血”说着她像想到什么可怕的事,还不自觉的抖一抖。

  一旁的应龙一脸坏笑的调侃,“若是谁知道了,你还有这么一出,谁还敢娶你呀?哦不,谁还敢嫁给你?哈哈哈”紫儿的脸,从脑门直线红到脖子。

  紫儿没有生气,看到月儿姑姑笑到这么没心没肺,他也开心,开心到想哭。他也不知道自己曾几何时,变的如此感性。

  而应龙也暗自琢磨,事情终于向他所期许的方向发展了,月儿灿烂的笑声,和当下这般的惬意,都是他所期许的美好。

  可天意从不如人愿。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凉风习习,在高耸入云的悬崖顶上,站着一男一女。这女人是天宫的落月殿下,而这男人却是应龙。

  应龙开口道:“如今月儿,她相信自己是若雪,她在南荒过的很好,你既然已经取代她的女君之位,莫要辜负了这女君的称号”

  “哼,让她相信自己是若雪,应龙你是功不可没,我日后一定亏待不了你,”

  说着,她的手就落在应龙的肩膀上,含情脉脉的看着应龙。这应龙仗着自己,生的一副好面容,处处撩闲,挑逗美人,被人看做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其实他还算有情有义。此时此刻,他虽然同情眼前这个女人所有的遭遇和不幸,可是却不屑多看她一眼。

  “你既然已经和月儿的心上人,定了婚,就请你好好珍惜,莫要辜负了自己和这得来不易的幸福”应龙转过身,避开了落月的搭在肩上的手,接着说,“日后别再找月儿的麻烦,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吆,你还是应龙吗?我记得当年,你是爱我的,你还说要娶了我,带我离开南荒,那个伤心之地呢,我记得你还,为了我魔化了一次,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落月冷冷的反问道。

  “当年我本来是去找月儿,可是没找到她,却找到后院结界中的你,隔着结界,你和我讲你所有的遭遇和不幸,我是出于同情,才想救你离开南荒。还有南荒之巅灵气纯净,作为镇守南荒的君主,吕真的灵气也绝不会有魔性,当年的结界,是你动了手脚!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现在只希望你不要再来烦月儿。”

  应龙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之事,不想再说下去。

  可这落月却不依不饶的补充道:“当年你为了救我,受结界的干扰,魔性大发,到处施虐,把我南荒的清幽阁,可折腾残了,后来你却被刚刚出关的月儿,制服,镇压在晴川河六百年,你不恨她吗?”

  “从来都没恨过,反而很感激,借着月儿纯净的灵力,修行,何乐而不为,况且,还助我躲过了天雷劫,你说何来恨意?”应龙眯着他的丹凤眼,嘴角上扬,坚定的看向落月。

  “她说封印你三百年,却言而无信,封印了你足足六百年”这落月,步步紧逼,他就想让应龙和她一样恨月儿,毕竟月儿身边,若要是多了一个恨她的人,动起手来要得力的多。

  “在月儿的结界里,我修行六百年,便褪尽魔性,而且月儿,当时听了我的解释,她答应封印我三百年,在这期间,若有人动了结界,她就会有感应,来救我,目的只是助我度了天雷劫,褪去魔性,对我而言,三百年和六百年有什么区别呢”

  “你忘了吗?在晴川河,我动了你的结界,她没有出现来救你”落月恶狠狠的说。

  “那是因为她失忆了,我告诉你若雪,你若是再不知收敛,我就把真相告诉少昊仙尊,到时候,你会失去所有”话音刚落,应龙,便消散不见了。

  “哼,就凭你这条几千年的应龙?我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落月的离间计,没有成功,她有些愤怒。

  “不要找她的麻烦,哼,休想,我一定要让她死”夜色很冷,凉风习习,可这落月的眼神更冷,冷到没有一点人性。

  回到天族,天神们刚刚褪去,大殿内只剩下,天帝,悯苍和凌天。她匆忙的跑进去:“见过天帝,见过三舅父,天帝孙儿有事想和您说”

  “孩子,起来说话”

  “谢天帝”落月起身站好,顿了顿,满脸愁容的说,

  “当年,大人们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只知道自己在年幼时,还有个妹妹,她不得父亲疼惜,被困在结界里生活,久而久之便酿下满腹仇怨。这些年若非我阻拦,也不知道的会酿下多少祸事。当初刚见到她时,她在少昊仙尊的流波山,许是失了记忆,过的还算消停,如今她又回到南荒,许是找回了记忆,和那满腹的仇怨。前些日子还去了人鱼族,大战在即,我实在是担心……我若不回南荒阻止她,想必父亲的基业,就要葬送在她的手上了”

  好一段侃侃而谈的无奈,谁人听了不会心急。天帝轻叹一声,“既如此,落月殿下,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孙儿领命”计谋得逞的落月,暗自偷笑。

  悯苍起身出了大殿,不知为何,悯苍对这个落月,没什么好映像,南荒女君的称呼太过严禁,他总觉的眼前这个落月,身上,少了些什么不该少,而多了些不该多的。

  凌天听见她说要对付那个流波山,仙尊曾经呵护备至的小丫头,出了大殿,拐了个弯,去了趟流波山,“仙尊,听说落月殿下,有个妹妹,就是你仙山上曾经的那个小丫头,月儿”

  “或许是呢”仙尊微笑着回答

  “月儿,最近又摊上事了,大战在即,她竟然去了趟人鱼族,天帝知道后,派落月殿下前去南荒捉拿,想必是……”

  仙尊还没听完,一阵轻烟便不见了踪影。凌天张着嘴,咽下了后面的半句话,他知道仙尊会着急,可没想到会这么急。他回头看看仙尊,茶桌上的放在几个竹筒,竹筒里是刚刚采摘的仙草,想必是用来喝茶的。他顺手拿了一筒,他转身时,觉得一筒有点少,就顺手又拿了一筒。才满意的离开了流波山。

  而此刻的南荒,月儿,紫儿,应龙,三人,和落月带了的天兵天将在清幽阁前准备开战。

  “哼,天帝已经放过你一次了,可你竟然不思悔改,勾结人鱼族,企图对天族不利,今天我就要为父亲清理门户”在应龙嘴里对自己呵护备至的姐姐落月,此刻对月儿横剑冷对,看不出半点疼惜之情。

  “月儿她什么时候勾结人鱼族,天帝失察了吧?”应龙拿着他的赤龙剑,怒对落月等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紫儿,拿着他的紫灵剑,狠狠的看着这帮不明事理的家伙。

  “哼!对了应龙,不必演戏了,今日天帝让我抓了她,日后你不必再留在她的身边了”落月这离间计,不厌其烦的用。

  “落月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在演什么了?”应龙,生怕落月拆穿他骗了月儿的事,急忙打断她的话。

  “这一次能查到她和人鱼族勾结,你是功不可没 。前几日在断崖山,不是你告诉我说,月儿去 了人鱼族吗?”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些,当时夜黑风高的是你听错了吧?”应龙有点着急了,做了亏心事的人,自带三分不安,光想着堵住落月的嘴,却后知后觉的发现,此言一出却是中了落月的计谋,承认了自己和落月暗中有来往。他无奈的看向月儿,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月儿疑惑的看向应龙,“应龙,前几日我说去趟人鱼族,你是当真了吗?”

  “我没有月儿,别听她胡说,月儿,月儿”应龙解释着。可是无法掩饰她和落月暗中有来往。他的解释显得苍白。

  显然因为自己的背叛,月儿受到了打击,她看着应龙的目光,那么痛心,她有些颤抖的问:“应龙,我那么相信你,我连我自己都不信,全心全意的信了你,你却骗了我?”

  “月儿,对不起”应龙流着泪,无奈的说。

  “对不起?你当真是骗了我,为什么,就因为她是落月殿下,而我是若雪吗?”月儿很痛心,痛心应龙的背叛。

  可她到现在,还相信应龙给她讲的过去。她还认为自己是若雪。应龙听着,真是痛心疾首,他地下头。当时的紫儿也傻了眼,看着应龙,说不出的难受。

  可就在这是,落月横剑刺了过来,瘫软的月儿,等冰凉的冷剑刺入身体,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她满脸泪痕,使出全身力气,一声咆哮,把落月连通剑一起,震出好远。她周身仙泽涌现,不知道是什么幻化的利剑,在月儿的手里,渐渐铸长,她跃身而起,朝着,落月他们冲去。紫儿也跟上来,和天兵天将打成一团,看着天兵天将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落月她准备偷袭月儿,奸诈的的小人,想到的永远都是偷鸡摸狗的办法,她拿着月儿的青龙剑,直奔月儿的心脏。

  一道白光闪过,紫儿被闪了眼,他回头时却看到落月,偷袭月儿姑姑,“月儿姑姑小心……”

  紫儿由于分了心,被天兵,从后背上砍了一刀,一声惨叫,应龙这才想起来,去为月儿挡这一招,可是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不,月儿……”他一边冲上来,一边无奈的嘶吼。

  少昊仙尊,霎那间出现,袖子一挥,天兵天将,统统倒下,落月的剑离月儿的背心近在咫尺,却被重重的滚出老远。 

  紫儿倒地,月儿,向他跑去,仙尊也急忙跟了过来。

  还没等仙尊开口,月儿却提剑冷对,狠狠的说道:“勾结人鱼族,企图对天族不利,如此重罪,月儿担不起 ,但是你们既然说了,姑奶奶我应下了,看你们能奈我何?”说着,她举起长剑,向仙尊砍去。

  看起来恶狠狠的,她准备等剑落下时,轻轻的在他胳膊上划一下,以报答他的一袖之恩。

  仙尊看着月儿,满脸的怒气和无奈,揣摩到她心里受到的伤害。无论她如何冷漠的怒怼自己,她依然是他心里独一无二的月儿,无论何时都让他爱不释手的月儿。他呆呆的站在不动等待月儿冰冷的剑落到他身上。

  可这落月看要对仙尊不利,马上就冲了上来。等月儿拿捏好分寸,冷剑落到仙尊的手臂上时,想必是躲不过落月这一剑了,可是她不敢分心,她怕不小心,砍的太重。就在她拿捏好分寸,落剑时,她闭上了眼睛。落月这一剑,无论落在哪里她都受下了。

  就在这时,水麒麟,长嘶着,腾空而来,叼走了月儿,而将落在月儿身上的剑,也莫名其妙的被打偏。

  月儿,被水麒麟救走了,被落月的神兽水麒麟救走了,瞬间就消失在了云端。留下了受伤的紫儿,面露微笑,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他只高兴月儿姑姑脱险了。

  不知所措的应龙也松了口气,留下天兵天将横七竖八的痛苦哀嚎,南荒清幽阁,一片狼藉。

  仙尊看看天兵天将的伤,虽然都在痛苦哀嚎,可没有一处伤到要害。他轻叹,月儿她就算被逼上了绝境,依然守着心底的那份善良。无论如何月儿都是他今生要守护的人。

  随后他们把紫儿和应龙都带上天宫,只是应龙的和紫儿的待遇不同,紫儿被关在天牢,由于受了伤,他的脸色和嘴唇显的苍白,他无力的瘫坐在天牢的一角。可应龙却没有比紫儿好受到哪里去。他来到关押紫儿的地方,靠着牢固的铁门坐下,紫儿坐在里面,他坐在外面。

  “此时此刻,你不该是宴席上接受嘉奖和赐封吗?跑到天牢做什么?”紫儿有气无力说。

  “紫儿,伤口还疼吗?”应龙仰起头,靠在铁门上,目光空洞,同样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切,别再假惺惺了,你若是想,再给我一刀,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更不会眨一下眼睛”紫儿坚定的说。

  “我只是觉的你的名字不好听罢了,没想过要伤你,从来都没有”说完,努力的挤出个微笑。

  “放心紫儿,我一定还月儿一个公道”说完,他艰难的起身离开,紫儿觉的应龙话里有话,可是实在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他迷迷糊糊的看见有人在对他施法,他感觉痛感在慢慢消除,便无所顾忌的睡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