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太华山上采妖丹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54,802

  从应龙告诉月儿,她是南荒公主若雪,虽然和她忆起的,不太相符,但她还是应下了这个身份。毕竟她了解自己的过去,大多都是应龙讲给她的,比起那些零零碎碎的画面太美,她更愿意相信应龙讲给她的过去真实一些。

  在她心里,只要知道了自己是谁便好,细节就懒得再琢磨太多。

  闲来无事,她在浮灵山上转悠,突然就想到落月,落月让她觉得费解。初次在仙山见到她,那顷刻间的吃惊,她是看在眼中的。现在想起来,当时她定是认出了自己,可为什么不与自己相认?听应龙说,这位姐姐曾经如此那般的护着自己,为何见她还活着,反而没那么友善了?甚至要置她于死地。

  有些想不通,若有机会见了,许是要问个明白了。问问她为何非要致自己于死地?想着,她又觉的可笑。心里感叹到,真是造化弄人,当初落月唯唯诺诺的唤自己一声姐姐,她没应,还说自己的兄弟姐妹死绝了。现在想想落月当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境?她一定是知道自己失忆的事,否则怎么会是那般表现。如今倒好,她成了自己的姐姐。做神仙就是这样,成人之后,年龄这东西,多说或少说个百年千年的都没人在乎。更何况她们只相差五百岁。

  转悠累了,就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不过这石头到是奇怪,长的凹凸有形,猛地的一看,到像是,什么庞大的动物,在此处静卧。月儿选择在它的脊背上歇息,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仰望天空,她虽然不喜饮酒,但是此时此刻,少了仙尊的珍藏,还真是少了些闲情雅致。许是想起了,仙山上哪位神仙,面露微笑。

  这时,她身下的石头蠕动了一下,她以为自己跑神,产生了错觉,紧接着又蠕动了一下,接着动作大起来。她飞身而下,惊奇的看着这块大石头,活了。仰天长撕一声,将它的外壳分崩离散。显露碧蓝通体,满身发着冷光的鳞片,且有触角,等它彻底站起来后,身体高达数丈。月儿一边躲闪这大怪物身上落下的飞石,一边观察这家伙。看着外形,麒麟像,通体碧蓝,她隐约记得仙尊和她描述过,水麒麟的模样,四足,身体上有龙鳞,头大,嘴大。她当时想象中觉的水麒麟长的太丑。想必它就是传说中,落月收服的水麒麟!看起来也没那么丑。可为什么会在此处,栖息成一块大石头?

  等它身上的 碎片落尽,却缩小身体,摇摇摆摆的走到月儿身边,在月儿身上蹭啊蹭的。没有那么庞大的水麒麟,到像一只懵懂可爱的小宠物。月儿觉的新鲜了,落月的神兽怎么会和她如此亲密,她摸着它碧蓝的身体,觉的格外亲切。

  突然,水麒麟四肢瘫软,又卧了下去。妖力强大的水麒麟,怎么会如此虚弱,月儿觉的不妥。

  起身双手交叉,在胸前,做了一套颇有章法的动作,灵气在她的手指间,融会贯通。接着她的掌心轻轻落在水麒麟的头上。她惊奇的发现,水麒麟没有了内丹。如此妖力强大的神兽,怎么会丢了自己的内丹。而落月怎么会,任由自己的神兽丢了内丹,而不闻不问?月儿觉的,这事,实在伤脑筋。

  可耽误之急,是帮水麒麟寻回内丹才是,这茫茫大千世界,岂是说寻就能寻到。到不如,去太华山上猎几头,恶行昭昭,残害忠良的妖兽,取了它们的内丹,暂且让给水麒麟用着,不然,让心怀不轨的人知道,强大的妖兽水麒麟丢了内丹,又没了主人的呵护,定会有人想着来降服。到那时水麒麟,毫无反击之力,想着都觉的惨烈。

  月儿施法将水麒麟,护在浮烟洞里,加固了结界。想着亲自去趟太华山。

  可是问题又来了。

  她琢磨着该如何,才能不让紫儿跟了去。这紫儿平日里只会粘着自己,尤其来到南荒他越发粘人。碍于他修行尚浅,去了太华山,难免会遇到厉害的妖兽,他定会誓死保护自己,到时候,自己若是分了心,取不回妖丹是小事,搭上紫儿的性命,可就悔恨莫急了。

  她她边想边来到南荒的清幽阁,刚想到个注意,一回头便看到应龙那张漂亮的脸,站在清幽阁门口,朝着她笑盈盈的走来。她脑子一转,上前直接说到:“应龙,我既然知道了自己是这南荒的小帝姬,至此我便不能让南荒一日无主,可是你也知道,我需要办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她说自己需要办的事情好多,可多在那儿?她又不是落月,没有那么多的仇家,而且天族的事,她也不想管,父亲不疼她,那么他仇有落月去报,若是没有人把她当成仇家来寻,她也就只能做个,闲散的南荒小帝姬了。可是当下她如何在应龙面前圆了这谎。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比方,去趟人鱼族,认认亲什么的,说不定,还能把天宫和人鱼族的隔阂化解了,再有,再有……”

  撒谎这事,她委实不拿手,苦苦思量半天,也没能思量出个好的理由,圆了这话。看到这样的月儿,应龙倒是觉得可爱之极,他一把搂着月儿的腰,月儿没有防备,被他的举动惊了一下,这应龙另一只手将她的一缕发,拢到耳后,眯着他好看的丹凤眼,低沉的说道:“再有什么?继续编,无论多荒谬,我都信你,若是编不下去了,就罢了,我替你镇守南荒便是”真是要了老命,应龙本来就是个迷人的家伙,现在他这般主动,月儿一时间竟然忘了推开他。

  他的话音刚落,淡淡的微红的唇就要盖在月儿的嘴上,月儿一个激灵,推开他,“嗯,好!多,多谢,我去去就回”说完如释重负的匆匆走掉。

  她突然想起紫儿还没交代呢!转身,却看到应龙,还站在哪里,见她转身,便微笑着说,“放心吧,紫儿我会照顾好”

  这应龙倒是了解月儿,她编不下去的时候,知道她想让自己镇守南荒,她,匆匆离去又留足,他知道她是担心那个没脑子的紫儿。可见应龙的心事,不能说全部,大多都在月儿身上。不然怎会,想她所想,顿她所顿。只是可惜了,虽然仙尊不止一次的伤了月儿,可她的心里依然满满的都是仙尊,就算他们如今,看似没什么牵扯,可是要等月儿忘记,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能不能空个地儿给应龙,月儿自己,想必也不知道。

  月儿嘴角上扬说到:“嗯嗯,如此甚好,甚好。”然后大步流星的走掉,她竟然不敢直视应龙的眼睛。

  心里不停嘀咕,现在的晚辈,真是无法无天,刚才差点就被亲到了。真是的!应龙目送月儿,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才转身回去。看都紫儿正鼓捣他的紫灵剑,幽幽的道:“你姑姑出门办事,不日便归,让你好生听话”

  “你什么?月儿姑姑出门了?去哪里了?……”

  “怎么都没有和我说一声?……”

  “她是不是又回仙山了?……按理说不可能”

  “去天族找落月了?……不可能,月儿姑姑才没那么闲呢!”

  “她去哪里了?去哪里了?你快告诉我……”紫儿一股脑说了提出一大堆问题,应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我不知道,她没说去哪儿”应龙不耐烦的说。

  “她自己,是不是又去冒什么险了?不行,我要去找她”

  嗖~应龙,伸手,从后背将他打晕,“真是吵死了”

  仙尊在南荒清幽阁外转悠,想着如何找个俩全的法子,让月儿原谅了自己,可是琢磨来琢磨去,也没什么好法子,毕竟是他伤了月儿心,如今又要厚颜无耻的,来求月儿原谅他。实在有失仙资,可是让他就这般放弃月儿,他也舍不得。

  他安慰自己说,“月儿小孩子么,爱闹脾气,我这等资深的神仙,怎么能和她一般见识,日后她要怎样就怎样,随她便是了。再说了不就是个仙资,失就失了,旁人向来都说他为老不尊,也不差这一回”

  这虽然算不上个俩全的法子,但是仙尊脸都不要,他还怕什么呀!

  他来到清幽阁,却不见月儿,只有灵蛇,横跨在椅子上,搭拉条腿,睡的迷糊。这应龙倒是靠谱些,坐在偏厅,翻阅南荒曾经君上留下的藏书。

  看到仙尊,他连忙起身,参拜,“见过仙尊”

  “月儿呢?”仙尊的目光,在屋里扫视一番。

  “月儿她,方才出门了。”应龙回答到。

  “出门?去哪里了?”

  “月儿,没说去哪里了,只是交代应龙,好生镇守南荒,还说从此以后南荒不得一日无主,应龙不敢怠慢”应龙如实相告。

  仙尊回头看了看紫儿。应龙机灵的发现,仙尊许是想问这紫儿是怎么回事,他又道:“月儿,出门前交代 ,不许紫儿跟着,可这家伙,非要寻了去,我没办法,只好将他打晕”

  仙尊听着嘴角上扬,觉得这应龙倒是听月儿的话,可是他,左一声月儿,右一声月儿叫的,他听的不舒服,正准备离开,又停住了脚步,悠悠的道,“千年应龙,月儿她少说,也长你三万多岁,你不像灵蛇那般喊声姑姑也就罢了,总该叫声姑娘或者前辈,这样才不失礼数,你说是与不是?”

  “仙尊教导的是,应龙记下了。”仙尊一向被说成为不拘小节的神仙,虽然伤了月儿不止一次,但明明还关心月儿,却总要叮嘱一声,‘别告诉她我来过’而此刻他分明是打翻了醋坛子。应龙感叹,神仙的心事,他实在悟不懂。

  “哦,对,等月儿回来,告诉她今后无论她作何选着,他都支持,再有仙山永远都是她的家”仙尊突然严肃的,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月儿,月儿姑娘回来,应龙定原话相告,只是,只是,月儿姑娘曾经说过,她再也不回流波山了,再也,再也不想见到仙尊您”应龙虽然怯怯的说,但他确定自己,没有说丢任何一个字。

  无论他对月儿的情分有多少,或是月儿对他的情分有多少,在他的心里,他很想成全了天宫的落月。

  仙尊,轻叹道,“也罢,只要她好好的便是。”停顿一会说道,“别说我来过”

  说完就消失在一阵轻烟中。应龙看着这样的仙尊,莫名的有些心酸,她身居高位,身上的担子也不轻,他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敢承认自己爱了月儿。可是现在,应龙也不知道对于月儿和仙尊他该是成全还是执着。

  此刻的月儿,正在太华山上追赶一条蛟龙,蛟龙嘴里叼着个孩子,浑身上下翻着黑气,拼了命的逃跑,月儿扯住它的龙须,不依不饶的追赶,她纵身一跃,骑在了蛟龙的脖子上,这蛟龙,看自己逃是逃不掉了,嘴里叼着孩子,身上还骑着月儿,一心想着往太华山的山顶撞去,来个同归于尽。月儿摊开手掌,方才扯下的龙须,在她的手里变成了一把短剑,千钧一发时,将短剑,刺入了蛟龙的要害,痛的它,仰天长啸,一个神龙摆尾,将月儿和孩子甩向空中,月儿在空中旋转,调整好了姿势,接住小孩,孩子在月儿的怀里吓的瑟瑟发抖,月儿却感到庆幸,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吓到了而已。蛟龙重重的落地,动弹不得,惹的尘土飞扬。稍时从身体里飞出一个内丹,月儿伸手接住,端量一番,水麒麟妖力强大,区区一粒蛟龙的内丹,是不够的。她把孩子送回凡间,自己又去了,太华山。

  月儿在太华山上,寻找合适的猎物,她还不想惹那些妖力强大的家伙,她觉得多猎几只妖力平平的家伙便是了。若是惹了那些大家伙,不小心搭上自己的性命,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不小心惊动了,妖力强大的家伙,她就蹑手蹑脚绕开。此举真是英明之举,她在心里暗自,夸赞自己。

  但是能在太华山上栖息的妖兽,妖力平平那也是相对而言,绝不是好对付的家伙。月儿机关算尽,才得来,三粒内丹,不过她很知足了。在那头庞大的树妖,向她发起攻击之时,她逃离了太华山,气的那树妖,枝蔓乱颤。

  回到南荒,已经是三日之后了,因为取到内丹,她满脸洋溢着灿烂的笑。

  “月儿姑姑,你可算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来到这南荒之后,紫儿是越发的不像话了,整天就知道缠着月儿,搞得就像月儿生了他似的。

  “如此开心,看来是办成了自己要办的事”应龙微笑着说。

  “走带你们去见位新朋友”

  三人来到灵山,看到被月儿护在保护在浮烟洞里的水麒麟。紫儿差点把下巴惊掉了,“这不是,水麒麟吗?”

  月儿,开始做法,将三粒妖兽内丹,送到了水麒麟的身体里,顿时这家伙,开始活蹦乱跳,把浮烟洞的壁石,撞的哗哗滚落,

  “虽然这三粒内丹和它本身的内丹相比,还有些差距,但是足以支撑它的身体,不受侵害。”月儿说着,水麒麟就变成了乖巧的小模样。在月儿的身上蹭来蹭去,月儿也温柔的摸着它。

  “咦?月儿姑姑,这落月的神兽,怎么和你如此亲密?”紫儿看着这家伙,疑惑的问。

  “我也不知道,许是当年它与我,也相识吧!”说完月儿不自己觉的抬头看了看应龙。应龙许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有些呆滞,感觉月儿看向了他时,他后知后觉的回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凉风嗖嗖,在一处高耸入云的悬崖边,站着一男一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