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世态炎凉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54,690

  当年天族与彝族联手打败魔族,经过万年沉淀的魔族迅速崛起,勾结同样视天族为宿敌的人鱼族,趁南荒之地无人看守,企图再战天族,近一段时间这俩族更是动荡不安。

  而这位,顶着女战神名号的落月殿下,却因为找不到一颗红色的珠子而在丛林里大怒。不巧撞见,从南荒之地,返回的少昊仙尊,而大惊失措。

  “天色快晚了,殿下何以在此?”仙尊不解的问,由于此处离那封印内丹的山洞,有些距离,她庆幸自己,为找那珠子,跑到了丛林深处,才没引起仙尊的怀疑。

  她只好撒谎说:“因为自己失了双亲,想念他们时,心情总是难以平复。又因为多次被追杀,也算是侥幸,从死人堆里活了下来,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惦念他们时,想起这些可怕之事时,只有这般哭喊,方能解一时之痛。而如今魔族与那人鱼族动荡不安,预起兵天族。我定会披甲上阵,与魔族大战到底。”

  仙尊一听,落月柔弱的女子竟有如此决心,心中不经有些心疼。这个小小年纪,就被称为女战神的落月,在她的心里,为了父母,也要担起这样的责任。实在令人钦佩。

  天族之事,他也不便过多过问。

  为安抚落月,将她暂时带回流波山,“落月殿下,我隐约记的你还有个妹妹?”

  落月端着茶杯的手僵了一下,反应极快的说:“是呀!仙尊还记得她?”

  “隐约记得,当年你为了给她取到冰山雪莲,与四条千年雪蛟大战三日,险些丧命”仙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他的目光忽然呆滞,想到了当年那个虽然年幼,却也令人钦佩的南荒公主小落月。

  “我记得当年,你是在冰山脚下被找到的,你父亲,火急火燎的来仙山找我救你,我便随他去了南荒。当时你全身都冻僵,血迹斑斑,满身伤痕,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把你父亲和阿娘都急坏了。而你,怀里却,护着一朵完好的雪莲。我动用了仙山上的苏瑶草,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你救下,你可还记得?”仙尊悠悠的说道,抬手撩一下发。抬眼看向落月,期待她会如何回答。

  “仙尊的大恩大德,落月怎敢忘记,娘亲都同我讲过,想必此生倾尽所有,都无以为报”落月低眉浅谈,有无数的过往,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她很开心,仙尊竟然记得她,可是,记得她完全是因为姐姐,他抱着她,他温暖的怀抱,宽厚的臂膀,让她第一次感受到无比温暖,踏实。

  她思量片刻,听到仙尊说,“无需回报,救你是希望你好好活着,就像当年,你拼死采摘冰山雪莲,不也是希望你妹妹好好活着吗?”仙尊说完,关注着落月脸上每一个表情。

  此时的落月却有些惶恐不安,她定是想到了什么,被记忆触动到了吧!接着她起身说道:“仙尊,近日魔界动荡不安,我又思念父母,心力交瘁的很,过去之事,暂且不想提起”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仙尊,也乏了,早点歇着吧!”说完她退出青香阁,转眼便不见了。

  仙尊端个茶杯,坐在轻风袅袅青香阁前,若有所思。

  仙尊觉的曾经她那般呵护妹妹,如今,不可能连她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吧?再加上落月是南荒的女君。就算没住在南荒,南荒的风吹草动,理应在她的掌控之中。可落月没有提到南荒也不想提到妹妹,仙尊觉的疑惑。

  落月回到天宫后,性情突变,飞快的步伐显得有些凌乱,刚才在仙尊面前的温柔可人,知书达理全然不见,脸色变的狰狞可怕。

  啪!重重的关上了寝殿的门。 藏在柱子后面的小玉,怯怯的不敢出去。

  她气到颤抖,一把扯下了披着的斗篷,甩出老远,洁白的石玉桌上,摆着,水果,和茶盏,被她扑腾了满了地。泪水侵湿了她狰狞的脸。想到当初,姐姐为给她带回雪莲花,伤到体无完肤,几乎奄奄一息。为拿到雪莲花,姐姐差点搭上了她自己的性命,当时她太小了,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让她把冰山雪莲的功效告诉姐姐,害的姐姐差点丢了性命。若不是仙尊救下姐姐,唯一疼爱她的姐姐就从此消失了。当时她也懊恼和埋怨母亲。

  可是父亲却不听她解释,把她和母亲,吊起来鞭打,打到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丝毫不念骨肉之情。

  小小的她忍受着专心刺骨的疼痛,任由眼泪流出,自己却不敢哭出声,父亲还在不停的打。后来是匆匆赶到的仙尊拦下父亲,她才得救,恍惚间她听到仙尊对父亲说:“殿下小小年纪,为了她们,不畏雪蛟取回雪莲,定也希望她们能好好活着,若殿下醒来,知道因为自己取回雪莲,而害死了妹妹,她当如何接受?日后她该何等自责?”

  若不是仙尊这番话,估计她和母亲早被打死了。

  就算如此,父亲仍然没有放过她们。把她和母亲丢到了清风谷,听起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她从姐姐的口里听说过,当时姐姐没有多说,她现象着哪里一定是清风和煦,阳光暖暖的地方,愚蠢的她竟然还向往去到哪里看看。

  可哪里偏偏是一个极其阴暗,山势险峻之地。因为九曲锁妖笼的缘故,哪里常年遭受天雷相击,若避之不及,就会被天雷劈中。

  那时候,母亲苦苦哀求父亲,“求求你了我们的女儿,她太小了,什么都不懂,是我教她的。求求你放过她吧!”父亲回过头看看躲在角落里怯怯的她,却冷冷的说了一句,“若殿下有什么闪失,就把你丢到锁妖笼里,就等着灰飞烟灭吧!”说完他狠狠的走了,一道天雷劈下来,落在她旁边,近在咫尺,她却没有躲闪,母亲惊慌失措赶紧过来抱着她。

  她曾经那么奢望,父亲能像对姐姐那般,对她也笑一笑,也能把她举在肩头,教她练剑。她想若是父亲也肯教她练剑,她一定要比姐姐还认真,她希望父君能抱抱她,她也会欢喜的唤一声爹爹。可是父亲从来没和她笑过,她每次看见父亲他都是冷冷的,比她住着的小屋还要阴冷。那一刻她所有的希望都相继破灭了。幼小的她,心里燃起了仇恨的火焰。

  她冷静的问母亲“阿娘,你为什么让我告诉姐姐雪莲可驱寒气?”

  阿娘也冷静且坚定的说:“因为我希望她死”眼睛流露出的可怕的憎恨。

  她竟然冷静的回答:“我也是”

  其实阿娘从来都没有得到吕真的爱,再加上,人鱼族向来对天族虎视眈眈,吕真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人鱼族派来的奸细,她当然不是。她只是太过痴恋吕真。吕真连她的名字都不曾过问,和旁人更是不会提起她是谁,来自那里。阿娘 却一厢情愿的觉的吕真在保护自己,她觉的阿娘简直就是个疯子。可她和阿娘却想到了一块,就是希望她们死。

  她恨,一出生就吃尽苦头的娘,恨无情无义的爹,她恨也嫉妒姐姐,年幼时已经得到了仙尊的守护。她唯一不恨的人是仙尊。她擦去满脸的泪痕,恶狠狠的目光里燃起凶神恶煞的火焰。

  天帝与众臣商议对付魔族一事。大儿凌云说:“当年,天族和彝族联手才灭了魔族,如今他们竟然迅速崛起,实力不容小觑”

  凌逍二殿下,一向是个浪荡不羁的公子哥,但是在他父亲面前,他还是收敛不少,规规矩矩的说:“当年妖族和那魔族,陷害南荒,使得,华裳和吕真夫妻二人双双丢了性命,期间人鱼族也没少掺和。虽被凌天君剿灭,却一直对天族心怀敌意,这次又被魔族煽动,企图再战天族,这又是一场硬战”

  “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大家听到声音后,统统回头望去,只见落月殿下,向着大殿款款走来,她梳起发髻,穿着银色战袍,眉宇间的阴冷,让人感觉不寒而栗,这便是战神该有的模样吗?一幅迫不及待要上战场的架势。

  她走到大厅中央,跪下一拜“孙儿见过天帝”,起身再拜,“见过三位舅父”起身再拜“见过各位仙者”

  众人唏嘘这礼行的足呐。不经感叹,落月被天帝封为女战神,现在看起来,眼神,神情确实和吕真有那么点像。

  她这次跪下没有起来,不紧不慢,颇有章法的说:“天帝当年,落月贪玩,3万岁初成大人模样之时,就离开南荒,四处游玩。在我南荒遭受他族攻打之时,落月虽然赶了回来,可还是没能救下爹娘,之后一阵子悔恨,自责。这才想起加紧练剑,想得有朝一日,替父母报仇”

  众人听的,颇为心疼这个女孩,其实当时的情景,她已经做的很好了,若换做旁人,不过是多的一具尸体而已,她哽咽了一下继续说:“后来,觉的自己有了些把握,便孤身一人持剑,进了魔族,与魔君大战数日,精疲力尽时,才砍下了同样疲惫不堪的魔君的头颅。后来我栖息在南荒灵山的浮烟洞中疗伤。听到天帝发兵,剿灭人鱼族,我虽然身负重伤,却不想错过这个报仇的机会,大败后的妖族,东躲西藏,惶恐不安。我这才有机会,砍下了新妖王的头颅”

  这一套谦虚又严谨的话,听的大家对她除了佩服就是怜悯。落月这戏演得足,她一会哽咽,一会愤怒,殊不知她却在哽咽自己之苦,愤怒自己之怒。

  当初姐姐苦苦祈求父亲,才将她救出清风谷。把她救出后姐姐借着出外历练之名,离开了南荒。可是没多久,南荒便遭受他族联手侵害。当时她躲在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她看到,华裳殿下,洁白的素衣上,渗出道道血痕,同样重伤的父亲跪在地上抱着华裳殿下。

  有无数把利剑,瞬间就要落在他们身上,这时他们的宝贝女儿落月殿下赶到了。褶褶生辉的青龙剑在手,挑开无数把利剑,左挡右堵,剑气强大,不小心胳膊被划了一道口子,她就像没有察觉,丝毫不影响出剑的速度,她舞成一道屏障。杀的魔兵根本无法靠近她的父母,可是源源不断的魔军和妖兵,犹如潮水般涌来。

  常言道双全难敌四手,更何况落月只有一人面对,浩浩荡荡的十万大军。

  如此这般的情景,她却沉着冷静,毫不畏惧,单是那犀利的眼神就让敌人,胆怯了几分。她跃身而起,将院里散落的兵器,血滴,还有莲池中的池水,统统卷入她的身体周围,跟着她的身体翻飞,她撕吼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那些东西幻化成大大小小的小利剑,嗖!嗖!瞬间哪些如潮水般,涌来的士兵,一片一片的倒下,东倒西歪,惨叫声响彻云霄。昨日还美好的南荒,一时间血流成河。

  “月儿,我的月儿”华裳唤她的女儿,父亲抱着阿娘,试图保护她。

  “娘,娘,爹……”落月殿下哭喊着向他们跑过去。当时父君看向,躲在角落里的她,眼神冷冷的,绝望至极,嘴角却是上扬的,父亲从来都不想承认她是自己的孩子,而她始终还是比不上父亲心上的落月殿下,而她确实也比不上。

  她低眉浅思,忆起的所有,都让她心疼不已,眼角挂着一滴冰凉的泪。不知内情的天帝,走到她身边,充满疼爱的把她扶起:“起来把孩子,苦了你了”她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一旁的凌天听的有些意外,落月怎么没提,她曾经救过自己的事,难道是在给自己留面子?可是这没什么可丢人的吧?凌天侧过身,瞄了瞄落月,没什么反应。

  “天帝孙儿不觉的苦,至此出征,月儿定不会放过这些,对天宫虎视眈眈的人”天帝,拍拍她的肩膀连连点头。

  事后凌天紧锁眉语,苦苦琢磨,他觉的哪里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他手拿折扇埋头苦想,却不知道红玉早站在了他的身旁。他故作吃惊状,“红玉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吓我一跳。”

  “是有些人太专注了,想什么呢?”红玉问道。

  “我想,我想……”凌天停顿了一下,他莫名其妙的想到月儿。“我想月儿,你说这丫头,天宫已经不再追究了,你说还有什么过不去的,不能来天宫看看我吗?”凌天浪荡公子,年纪不大,但是辈分很高,说起话来一副长辈的表情。

  他很少对谁上心,唯一让她上心过的,就是曾经的红玉,还有月儿,他莫名其妙觉得和月儿没有生疏之感,甚至觉的似曾相识。

  “哼!月儿连流波山都没回,会来看你?想的美”红玉白了他一眼。其实红玉有时也想起月儿,毕竟大家三百年的朋友了,月儿走后,好一阵都觉的无处谈心。想着,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时穿着战袍的落月像他二人款款走来,威严神武的模样令红玉唏嘘。

  她很快移开了目光,“三殿下告辞”红玉知道仙尊不止一次的伤了月儿的心,和这落月殿下有撇不清的关系,所以她看的落月殿下越是好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她走出一段路后,回头看了看他们,凌天正笑盈盈的和落月交谈着什么,哎!她感叹到“世态炎凉,人情淡薄,薄呐,太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