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死亡瞬间的出现便是死亡
安九凌2020-01-25 11:474,756

  “什么?你说什么?”手机那头的符舟惊呼出声,显然是想不到墨砚的结局竟然是这个。

  闻言,符舟拍了拍额头,从床上爬起来,来回焦急地踱步,自言自语道:“不是,应该不是这样的,我明明……”

  “你明明什么?符舟,你告诉我,《你在我的世界里》这本书的每个人结局你都是怎么解决的?为什么我一进来这本书中的故事发展都发生了变化?”邱音鹿瘪着嘴巴,哭诉道。

  “我、我也不知道……”这时,符舟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嘟嘟嘟外加一阵吱吱吱的声音再次响起,符舟的声音一下子就没了。

  “喂?喂?!”邱音鹿呼喊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打电话好好的,怎么就给断线了呢?

  符舟正说到至关重要的点,结果就断线了!她还有好多好多疑问问符舟呢,现在断线了,骤然让邱音鹿心里没了安全感。

  邱音鹿喂了好久对方都没回应,把手机拿下来,挂断再打过去,结果还是一阵吱吱吱的忙音,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被接听。

  手机里响出的声音很像是因为没有信号而被切换掉的老式黑白电视剧,上面显示出一片的蓝屏。

  邱音鹿反反复复打了很久,还是没有被接听,她才最终接受,手机真的打不出去了。

  一直坐在她身后的何亦燃不知道何时已经拿出电脑,打开电脑,在触感键盘上滑动着,像是在追寻着什么。

  他在寻找邱音鹿打电话的对象到底是哪里人。在把手机拿回去给邱音鹿之前,何亦燃早已在她的手机里安装了追踪器,不管她去哪里,给谁打电话,都能循着电话的足迹追寻到对方的详细地址。

  但是,很奇怪,非常奇怪……

  不管他怎么追求,手指在键盘上怎么如飞地敲打着,他总是追寻不到对方的相信地址是在哪儿。

  这枚追踪器是当代最厉害、追踪速度和准确率最快最高的,不管你是在哪里的,即便是在外国,总会在第一时间查到详细地址信息。

  可何亦燃查找了很久,他还是找不到。

  这让他很惊愕,他确定不是里面追踪器坏了,也不是因为国界原因而出现的阻碍,在排除种种的可能后,何亦燃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彼时,他抬起头,重新打量起邱音鹿来。

  邱音鹿双肩垮了下去,确定手机已经打不不出去后,整个人都崩溃了。

  这时,她忽地抬头看向窗外。窗外蓝天白云,艳阳高照,燥热得很。

  在现实中,邱音鹿和符舟在确定试试,能不能穿越进来这本书中时,选择的时间确实是在中秋节当晚12点正中央进行布置进来这本书中的通道。

  符舟刚才说,原本她进去后,再不久时,她就能借助好时间出来,而出来的时间正好是月圆之时。

  一个月内,月圆之时也就十五的前后几天。那这个意思是,符舟觉得她进来所待着的时间,对于现实中来说,只有一两天,但在书中时的时间,竟然是一两个月。

  那这么推算的话,现在书中的时间是夏季,而现实中的时间是秋季,那这么说,其实书中的时间比现实中的时间慢一两个月。

  再这么推算下来,现实中的一天就是等于书中的一个月!

  邱音鹿第一次佩服自己在身处险境,竟然还能这么镇定地分析出这一丢丢的信息。

  可她还有很多疑问要问符舟,比如:她明明说好《你在我的世界里》这本书中正常的都市言情文,结果现在为什么会变成了悬疑刑侦?

  再比如:墨砚的结局在书中到底是什么结局的?在书中世界变成真实性的世界时,里面所有角色的人物性格和故事发展是否会按照书中的故事情节发展来发展?

  再比如:段玺和何亦燃这两个最主要的男主人设性格,她到底是怎么设置的?为什么她一进来,面对的这两个人,却跟书中的形象和性格完全不一样,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呢?

  再再比如:她穿越了进来,手机和她都不属于这书中世界的人。她能在这个书中的世界真实地表现出自己,让自己像个真人一样自由地活动。而手机也没有因此被损坏什么,可为什么在何亦燃用她手机在她电话薄里随便找一个人打电话过去时,有信号,但却打不通,而显示异样?

  再再比如:为什么何亦燃用她的手机打电话打不出去,可让她打的时候,却能给她打电话?能打电话了,现在却又被切掉了线?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现实中和书中的这两个世界相斥又相吸?

  ……

  她有太多问题想要问符舟这个作者亲妈了,可手机却偏偏断了线,怎么也打不通。

  这该怎么办?她现在暂时出不去,墨砚的死又没有一点头绪,难道她就真得要就这么把牢底坐穿吗?

  这也太可怕了。

  “邱音鹿……”忽然,身后的何亦燃出声。

  邱音鹿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慢悠悠地转头,嬉皮笑脸地问道:“呵呵呵,何队长,请问您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打电话打了这么久,你们明明说的都是中文,为什么我却听得一头雾水。你麻烦给我解释一下,你们话中说到‘书中‘‘墨砚的死’‘迭香‘‘中秋节’等等重要词句,是什么意思?”何亦燃依旧笑意不达眼底,那黝黑如墨水的瞳孔里,是她心惊胆战的笑里藏刀。

  “嘿嘿嘿,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字还未吐出口,何亦燃便倏然站起,一巴掌拍拍向桌面,“砰”的一声,在这安静的审问室里,显得很是突兀。

  邱音鹿随着他暴躁的动作身体抖了抖,显然是被吓到了,惊魂未定地瞪他。

  “邱音鹿!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跟我说实话,就别怪我……”

  彼时,门突然被敲响。

  外面的警员声音很急切,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何队,何队?你在里面吗?不好了,出大事儿了!”来报告的警员似乎是新来的,一遇到大事情就很急躁。

  何亦燃跑去打开门,外面的警员神色慌张地道:“何队,S市芙蓉街的一名清洁工阿姨阿姨遇害了!”

  何亦燃身体猛地一顿,瞳孔急剧紧缩:“是什么手段?”

  警员神色凝重:“枪、枪杀……”

  “砰”一声,何亦燃一拳打在了墙壁上,“该死!”

  “紧急召集A组全部警员,现在、立即随我前往芙蓉街!”何亦燃跑了出去,看守的警员随便把门给锁上了。

  邱音鹿追上前,结果吃了闭门羹。

  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芙蓉街的清洁工阿姨被枪杀了。芙蓉街……她陡然感觉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邱音鹿细细想了一番,忽然发现,芙蓉街不就是段氏珠宝集团附近的街道吗?!

  难道这次的枪杀案件跟段玺相关联?

  “快,我要出去!快放我出去!”邱音鹿猛地拍拍门,“谁在外面?快开门啊!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何亦燃说,快,快给我开门!”

  门外的人一个暴躁,怒道:“是不是皮痒了?要是再制造噪音,信不信把你丢出去被打一顿才安分?”

  门外警员的声音非常大,怒声滔天,邱音鹿被吓得退了回来。

  现在出不去,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是什么情况,着实让邱音鹿感到很焦虑。

  案发前一个小时。

  段玺今日处理好新品珠宝发布会的事情,把发布会延迟后,只身走出公司大门。

  黄林跟在他的身后,询问他想去哪儿,需不需要开车送他去时,段玺明言拒绝,便转身离开公司。

  他今日本想去找何亦燃的,墨砚死亡案件,警方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如果再一直没有线索下去,墨砚的死就不会真相大白,而到时候公司的声誉和珠宝新品发布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这款新款珠宝是跟某公司合作的项目,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一定宣传效果,恐怕那边的公司会要求赔偿。不仅如此,他历尽千辛万苦而请回国的世界顶级设计师墨砚被杀身亡,仅仅是这条消息就已经足以让他的公司进入毁灭的地步。

  段玺走到大厦门口,忽地停下脚步,抬头看去。

  对面的大厦是他的公司对手的地盘——洪氏高端珠宝集团。

  洪氏对于他的公司,可以说是虎视眈眈。在几个月前,段氏珠宝集团资金紧缺,濒临破产,洪氏集团更是对其虎视眈眈,想收购入囊中。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段玺花费大额资金购买该公司大部分股权,一夜之间成段氏珠宝集团的最大的股东之一。

  段氏珠宝集团之前不叫这个名字,是段玺把这个烂摊子接过来才改的名字。

  不得不说,段玺是真的极其有头脑,仅仅是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前段氏珠宝集团给救活了过来,让其慢慢走上了正轨。

  很多人佩服他的商业头脑,钦佩他年轻有为,可谁都不知道,段玺身上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不跟任何人握手的秘密。

  “段总,我终于等到您了!”

  突然在这时,段玺感觉自己的手掌被人抓住了,那带着冰凉且满是茧子的指腹摩擦着他的掌心,强烈的触感和急切的声音瞬息间把段玺的神思给拉了回来。

  他身体顿了一下,视线下移,最终定格在那两人相触碰的手掌上。

  心里的害怕如潮水般一下子涌过来,段玺想甩开对方的手,但对方却执拗的很,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放手!”段玺厉声喝道,声音焦急和恐慌,让他感觉自己如置身在包涛汹涌的海平面上,毫无一点依靠的安全感。

  “段总,我求求您,求求您了……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我女儿生了白血病,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

  抓着他的手的人是一名中年妇女,穿着清洁工阿姨的橘黄色工作服,面容苍老、满脸皱纹,指缝里带着一些泥土,手背肤色枯黄,青筋突爆,满是老年斑。

  段玺眉头一皱,本想用力抽开她,但像是什么东西忽然触及到了他心里的神经。

  突然,他脑子一热,黝黑的瞳孔急剧扩大,脑海中慢慢出现了一些画面。

  锋利带着冰冷枪锋、高处的视角、子弹穿过人感觉不到的微风疾风而来、再在他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迅速穿过跪在他身侧、急求他帮助的清洁女工胸膛,当场倒地、血溅当场……

  这一帧一帧的画面蹿进段玺的脑中,急剧充斥着他整个身体的神经。

  他惊愕地看向那名跪在他面前的清洁工阿姨,心里的刺痛从来没有减少一分。

  清洁工阿姨做着这个城市中最底层的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却拿着最少的工资。段小然曾经觉得,每个城市里的人每一个人每一份工种,都不应该得到歧视,都有他们的作用之处。

  可为什么?

  面前这位清洁工阿姨年龄稍大、身着朴素的着装、女儿正生着病、家庭穷困潦倒,杀她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的,在刚才那会儿,紧紧是一分钟的时间,段玺再次看到了面前这个清洁工阿姨的死亡瞬间,被枪杀的,非常凄惨。

  段玺正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说道:“您先起来,如果您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的,尽管说,不用给我跪下。”

  他好不容易把手抽回来,正想扶起她时,突然上空响来一阵刺耳的锐利声音,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砰”一声,响彻了整个段氏珠宝集团的大厦。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段玺惊恐的表情、清洁工阿姨你痛苦的表情、清洁工阿姨胸前那染成一片红色的血液仿佛凝固、胸口那里有子弹穿过肉体留下的一个窟窿、倾倒的身体仿佛都在那一瞬间定格在空气里,四周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时间定格的几秒后,好似被什么东西穿破了寂静,瞬间回归到了现实。

  “不要——”段玺惊恐嘶喊出声,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伸长手去接住清洁工阿姨的身体,但还是慢了一步,清洁工阿姨的身体直直往前面倒去,瞬间,地上一片血海……

  她就这么倒在了他的面前,就这么地死在了他的面前,就这么地在他面前被人杀害……

  “不要!!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来人呐,救命啊!!”段玺扑身上前把阿姨的声音抱起来,阿姨还残留一口气。

  清洁工阿姨紧紧抓住他的衣袖,眼中满是对他的乞求和期盼,但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段玺紧紧捂住她正潺潺流出鲜血的胸口,可血液还是从他的指缝中澎涌而出。

  这是第二次,他能预料到对方死亡瞬间时,却依旧来不及改变对方死去的命运。

  第一次是她的母亲,而第二次就是面前这位清洁工阿姨……

  整个嘈杂的城市因为这一道枪声惊扰,变得更加躁动起来。

  大厦里的人也听到了枪声,其他员工纷纷涌上来,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救人的救人……

  没人察觉到对面楼顶的高处、蒙着面自然地把枪收回小提琴的人,背起小提琴装套,从容地下了楼,与逆流的人群迎面走去,自然地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