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慌,不过是小角色
安九凌2020-01-25 11:473,689

  邱音鹿不能出去,心里焦急得很,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被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邱音鹿被小吓了一下,跑过去抓起手机一看,竟然是符舟打过来的电话!

  幸好,还可以打电话!

  “喂,符舟,不好了,刚刚又有一个人死了。”邱音鹿一接听电话,就急急地说道。

  “谁?”那边的符舟声音异常的沉稳淡定,像是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一样。

  正焦急上头的邱音鹿没注意到她话中语气的异样,回道:“我刚听到外面的警察说,好像是一个清洁工。”

  “清洁工?不慌,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

  “哈?”邱音鹿这才注意起符舟的语气有些奇怪,“符舟,你怎么了?你怎么能把一个人看成一个小角色呢?即便清洁工是这个社会上最底层的人群,那也是一条人命啊!”

  符舟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复改成笑眯眯的神色,笑道:“小鹿鹿,不好意思嘛。我写稿子写习惯了,就口误说成了角色了。嗯,你说得对,每一条人命都值得尊敬,不该忽视。”

  “何亦燃已经带队出去调查了,符舟,你是《你在我的世界里》这本书的作者,你能不能告诉我,墨砚到底是谁杀死的?我一进来就被人诬陷为杀墨砚的凶手,但我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杀墨砚。何况,他一个大男人,我怎么会杀得了他呢?”

  顿了顿,她又说,全然没发现手机那头的符舟神色隐晦,沉默的样子像是隐瞒了什么,“自从我穿进这本书中开始,我就一直被何亦燃追着不放,现在也被他抓回了警局关着。在这之前,我也遇到了段玺,但他的性情似乎跟我幻想中的他很不一样。现在我跟何亦燃的对手戏非常多,难道你现在已经改了人设,把何亦燃扶正成男主角了吗?”

  符舟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邱音鹿静静地听着她那边传过来的呼吸声。她等了很久,才,就在她忍不住再出声询问符舟怎么了时,符舟终于出声。

  “不,不会的。在我心中,段玺是我心中的一道白月光,他永远是男主角。但何亦燃这个人的身世和背景有点可怜,所以我时不时给他加了一点戏。”

  加戏?邱音鹿终于意识到这个词。

  “符舟,你最近是不是写这本书?”邱音鹿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凝滞了。

  “啊?哦,是……上本书已经写完,发给编辑刚定稿了。现在就专注更新《你在我的世界里》。”

  “那你是不是动用了什么手段,故事怎么都不同了?”

  符舟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再继续回道:“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很好的解释,虽然我是作者,但我也一直按照我心中的想法去写的这本书。如果你进这本书中时,觉得里面故事的发展跟我写的不一样,那极有可能是因为……”

  “因为什么?”邱音鹿的呼吸忽然一窒。

  “可能是因为你闯入了他们的世界,让里面所有的故事发展都发生了变化。”

  “这怎么可能?!”邱音鹿不由得惊呼出声,“你之前明明没有说到这个问题的,所以我才确定进来的!”

  男色虽然美艳,但她要是知道自己一进来就被冤枉被关在警局里,那她打死也不会进来。

  现如今进来了,又不能出去,只能等到恰当的时间出去,而恰当的时间是得等一年。

  “我之前也不知道的,对不起,小鹿鹿。”符舟道歉。

  “那你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发展会往什么方向去发展吗?”难不成就是因为她的闯入,正常的都市言情文变成了悬疑刑侦文?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出其中原因的!”

  第一次,邱音鹿感觉到了符舟这个作者亲妈的不靠谱。

  “故事的发展我不清楚,但我猜测……”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符舟忽然压低了声音,语调颇有高深莫测的感觉,“这本书中原本就有女主角,可因为你的闯入,导致让这本书的所有故事都发生了改变。你在里面变成了女主角,也因为墨砚的死被何亦燃盯上,目前你暂时跟何亦燃的对手戏是非常多的。所以,你暂且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邱音鹿有一时的哑然。

  依符舟这个意思是,让她自己独自一个人在这本故事中独闯世界?

  不——!

  她现在被抓了,杀墨砚的凶手都还没找到,现在又死了一个清洁工,她恐怕是要永远困死在警局了。

  就在她们正在通话时,电话里头又突然响起一阵“滋滋滋”的声响。

  这是断线前的预兆!

  邱音鹿眸色一紧,赶紧问道:“符舟,那你对于墨砚的死,你有什么线索吗?我这边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求求你给我一条线索吧!”

  手机里头滋滋滋的声响越来越大,几乎快要掩盖掉两人的声音。

  迟迟没有得到符舟的回应,邱音鹿急了:“符舟?舟舟?你还在吗?你快给我一条线索吧……”

  “墨砚……墨砚的……妻子……”符舟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那头给断线了。

  “喂?喂?墨砚的妻子?她怎么了?”邱音鹿喊了好几声,那边早就没了声音。

  手机再次进入不能拨通的情况,邱音鹿整个人都泄气了。

  她进来这里,有时候可以打电话,有时候却不可以。难道是因为受到磁场的影响吗?

  算了,她的脑子已经快要炸开了,实在是装不下太多东西了。

  只是,符舟最后的话好像说了什么?

  她说了墨砚的妻子?难道墨砚的死跟他的妻子有关?

  这不会是一场破裂婚姻的情杀案吧?

  人们急急报了警,何亦燃赶到现场的时候,在他们前面赶过去的警察已经用红线围起了安全区。

  安全区外面围了好多人,因为清洁工死的地方是在段氏珠宝集团的大厦门口,门口突然围了这么多人,整个段氏珠宝集团都陷入恐慌的状态。

  何亦燃扒开人群走了进去,远远的他就看到白布盖在了死者的身上,下面全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谁到底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段氏珠宝集团大厦的大门口行凶?!

  对方为何对一个清洁工下毒手呢?何亦燃走戴上手套和口罩,走过去蹲在死者跟前,撩起白布,看到女清洁工脸色惨白如纸,左胸口一个大窟窿,还能明显看到被子弹穿过烂掉的心脏喷的血早已干涸,变成了暗红色。

  何亦燃深深皱了皱眉头,再沿着死者的身上的白布,继续往下撩开,仔细检查。

  越检查,他的眉头皱得越深,最后痛苦地紧闭了双眼,把白布盖好,站了起来。

  旁白的法医随上来,说道:“何队,死者的伤口在左胸口,几乎是一枪毙命,不留一丝挣扎的余地,属枪杀。死者的伤口极大,残留在死者身体里的子弹我们还没拿出来,但根据伤口和流出来血迹可以判断出,此枪威力极大,弹孔也很大,凶手所站射击的位置大约有一千多米。”

  “一千多米?”何亦燃转过头,视线转移到了对面的大厦上。

  从死者的位置到一千多米远的地方,竟然正好就是洪氏高端珠宝集团的大厦上。

  何亦燃站在那里,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眼睛眯了眯,似乎在想着什么。

  “死者被枪杀的时候,可有目击证人在场?”何亦燃问道。

  “有!”旁边的小警官回道。

  何亦燃回头:“谁?给我带来我这儿。”

  “是……”警官顿了下,“是段氏珠宝集团的总裁——段玺。”

  何亦燃身体顿了下,瞳孔微微扩大,似乎是想不到,但又不得不让他想到的这么一个人。一时间,何亦燃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他现在在哪儿?”何亦燃问道。

  小警官转身想跑去叫段玺,但没想到他一转身,段玺就已经站在他们的身后。

  何亦燃眯了眯眼,把小警官拉开,上前,想问却被段玺抢了话头。

  “我不是凶手。”段玺抬头,眼神满是坚定。

  何亦燃一向非常喜欢怀疑人,只要是跟案件扯上关系的人,他都要一一审问过去。

  但这一次,段玺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彼时的他,眼中满是坚定,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段玺的身体微微颤抖,双手垂直放在大腿处,额前渗出微微细汗水。虽说此时的他,眼神坚定,但坚定之中又带着些许痛苦和怯懦,眼神飘忽不定地死者的身上徘徊,像是有什么心事儿。

  “我知道。”何亦燃笑了笑。

  许是想不到何亦燃会突然这么说,段玺身体僵硬了一下,视线收回来,最后定在何亦燃的身上。

  他脸上有不解和疑惑,何亦燃作出解释:“你跟清洁工无冤无仇,不可能杀她。如果她真的跟你有仇,你想杀她,根本就不会选择在你的公司大门口,因为这种事情对你的公司外在形象的影响很大。再不济,你想杀这位清洁工阿姨,又选择了你自己的地盘,但枪射击的速度和距离是非常快且非常远的,不是一般的顶级狙击手,根本不会有这种能力射杀到这么远的人。何况,凶手当时所在的位置在……”何亦燃转身,手指指向对面的洪氏公司大厦,“凶手当时站在那栋大厦的最顶层,带着居高临下的傲视,扳动枪的机关,‘砰‘的一声,把一名普普通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清洁工给杀死了。”

  何亦燃果然是侦探的高手,仅仅是凭借这几处的线索,便基本判断出了这几点。

  段玺向他投去赞许的眼神,何亦燃紧紧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带着肯定的语气道:“段总,你心里一直有一个秘密,一直瞒着我。”

  段玺身体顿住,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不过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神情出卖了自己,他快速地敛去脸上的诧异,淡淡笑开:“何出此言?”

  “因为我是S市重案组的大队长,有秘密的人,总归是瞒不住我,我一眼便能看出来。”

  顿了下,何亦燃再继续肯定道:“死者的死,是不是跟你有点关系?”

  此话一落下,心里伪装的提防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全部瓦解,徒留赤裸的秘密,没有一丝的掩盖,要暴露在人们的面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