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们的死亡瞬间
安九凌2020-01-25 11:472,372

  以何亦燃的性子,怀疑人是带着坚定的,但他此时说的话却多了不太确定的词——有点。

  是的,他怀疑段玺跟这起命案有关系,但并不是真正的凶手。

  在场的工作人员把死者装进尸袋里,再提取现场有可能遗留下来的毛发、血液、微小 生物后,警察们把纷纷陆续离开。

  地上的那一滩红艳艳的鲜血,段玺忍着喉咙里翻涌出来的反胃,叫清洁工处理干净。

  整个段氏珠宝集团,因为这起命案,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恐慌中,人人自危,人人感到害怕,天大亮才敢来公司,天一黑就赶着下班搭车回家了。

  段玺安静地坐在办公司的椅子上,办公室内的灯光很暗,只有门口的那一盏橘黄色的壁灯亮着。他双肩耷拉着,头颅下垂,眼帘垂下,整个高大的身影都陷进黑暗中。

  我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整个脸淹没在黑暗中,周身散发出一股沉闷的压抑气息。

  他想起了那天何亦燃找他问话时的慌张。

  何亦燃把他带去了楼内安全出口的楼梯转角处,那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仿佛是在打量着他这个在社会上身居高位、受人敬仰和佩服的段氏总裁,为何会跟这两起命案有联系。

  难道这里面段玺真的起到什么样子的作用?

  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段没有相同,甚至发生的人群和地点都不同,可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两起案件或多或少都跟段玺有关系。

  “当时死者被枪杀死亡的时候,你就在她身旁,你可有什么话说?”何亦燃问他。

  段玺比自己的想象中还要镇定很多,相比第一次何亦燃逼视他,自己心中的小秘密要差点暴露在阳光下的紧张和慌张感觉,这一次的他,出奇地镇定。

  或许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做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做下这个决定时,他心里没有了害怕和胆怯。

  “何警官想要知道什么,我都知道。”段玺淡淡开口,“我并不认识死者,她也不是我的公司员工,而是外面负责段氏珠宝集团大厦附近街道清洁的清洁阿姨。我上下班都是有专车接送,所以基本没有见过她的面。而那天她被杀时,她突然跑到我的公司大厦门口,把正要出大厦的我挡在门口,紧紧拽着我的手哭诉着,让我帮助她。”

  “帮助她?她临终之前是有什么难处?”

  “嗯,对。”说起这个,段玺的脸上满是无力和悲伤感,“她说她的女儿生了白血病,正在医院里化疗。因为经济困难,自己月收入低下,给女儿化疗的钱已经捉襟见肘,无力承担那大额的化疗费用,想要我伸出援手帮助她。”

  这是死者对他最后的嘱托和祈求,他不是心石之人,如果对方真的有困难,他定会帮助。但他没有想到,对方一抓住他的手,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她被枪杀时子弹穿着风猎猎而来的画面。

  那是一种始料未及的使你惊慌的画面,那种画面以最大的方式扩大,急剧充斥着他的脑神经,把他整个人都给震懵了。

  每个午夜,他做起噩梦时,每次脑海中出现的噩梦画面都是他们临死前的死亡瞬间,每一次都如有千万只蚂蚁在他脑中挠过,渐渐侵蚀他脑海中的每一条神经。

  “她要你帮助她?这一点我选择相信。但有一点我感到非常可疑。对于凶手来说,死者身世可怜,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还有个女儿在治病,甚至收入不高,如果凶手要想劫财,那根本就不可能;如果是劫色……死者年龄四五十,人老珠黄,这个也是不可能。”

  段玺没有回答,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一个底层人员,怎么可能会受到这等高等射击技术的狙击手来枪杀呢?难道是因为有仇吗?”何亦燃的问题带着肯定,但又像是在把问题抛给段玺。

  “不,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仇恨,而只是单单地体验杀人的乐趣!”

  何亦燃眼睛倏然瞪大,不可置信:“你在说什么?什么杀人的乐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很显然,段玺似乎不太想说。

  但何亦燃怎么可能放弃,继续逼视:“段玺,我知道你在社会上的地位很高,如果段氏珠宝集团发生什么事情,你的对手公司肯定会抓住你这边的一切把柄,把你和你的公司置于死地。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是警察,是维护这个社会治安的人。且,在法律上规定,任何人都必须得配合警察的调查工作。我只想尽快把凶手揪出来,不想让更多人的因此陪葬!”

  段玺眸光隐隐,他把视线定在何亦燃的身上,紧紧地看着他很久,神情最后渐渐变得松了。

  他盯着何亦燃,语声坚定:“如果我说,邱音鹿不是杀墨砚的凶手,你会相信吗?”

  何亦燃愣了一下,许是想不到他会突然提到邱音鹿,也或许是想不到他会这么认为,眼中闪过诧异。

  何亦燃沉默了一会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邱音鹿不是凶手……这个猜测,何亦燃或许之前不相信,但随着最后的证据和线索越来越脱离了邱音鹿,他渐渐猜测邱音鹿……或许不是凶手。

  “其实这个很简答,想必破案经验丰富的何警官肯定也能推测出来。”

  “哦?那我倒是要听听你的推测了。”

  “其实很简单,邱音鹿是女人。”

  “哦?”

  “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可能杀得了一个身高有180cm的男人。何况当时你在现场也找不到一些作案工具。你们猜测作案工具是一条细麻绳,但邱音鹿是怎么弄上去的?即便弄上去了,一下子把一个大男人拎起来,并致使对方窒息死亡,这一系列的动作对于一个身薄体弱的女人,做起来会非常难。”

  何亦燃沉默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忽然笑开:“这些案件的推理和细节,警局里规定,案子没有破之前,必须得保密,不得向外公布。可是你……”视线扫了段玺一眼,“你是怎么知道的?”

  “……”段玺有一时的语塞。

  “段玺,你是不是一直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何亦燃的声音很笃定。

  段玺沉默了很久很久,两人就这么站着,那空气中隐隐对峙的气息在流淌着,像是谁都没有放弃。

  最后——

  段玺选择了放弃,选择了相信何亦燃。

  “我……”段玺没有发现自己的呼吸沉重了起来,“可以看到跟我握手的人的死亡瞬间。”

  如一道巨雷砸下,何亦燃整个人震惊地微微张着嘴巴,诧异地神色在脸上溢满,一脸的不可置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