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邱音鹿不是凶手
安九凌2020-01-25 11:472,285

  这是一件非常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或许都没有人能出现过像段玺这样的特异功能。

  何亦燃第一次听说过人类还有这种功能,那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段玺的话中的真实性。

  “你不能跟别人握手这件事儿,媒体确实有报道过。但他们说的是你有洁癖,不喜欢跟别人握手。但是,实际上,你不跟他们握手仅仅是因为你能看到他们的死亡瞬间?”何亦燃还是不太敢相信,段玺身上会有这种功能。

  闻言,段玺笑了一下:“何队长,一个有眼中洁癖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公司的主人。身为贸易公司,每天面向的人各式各样,一见面到招呼就得握手。如果一个洁癖的人就仅仅是因为洁癖而不想跟别人握手,会让人误会是不尊重别人,往后还有谁会跟他合作?”

  何亦燃点点头,他说的倒是的。

  段玺的身体放轻松下来,突然发现这个他一直以来都掩盖的秘密,在说出来给第二个人听时,竟然没有料想中担心和害怕。

  一直以来,他都很害怕别人知道他身上的这个特异功能时,对他持以看怪物的眼神。然而,事实上,何亦燃不会这么看他,反而他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我……”何亦燃顿了顿,试图让自己从这份震惊中逃出来,“不好意思,我太震惊了。但是,这仅仅是你这样说而已,事实的验证你还没有在我眼前表现出来过,这让我不是很信服你有这项特异功能。”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现在我也不急于想向你证明我的特异功能是不是真的。我现在只是想说,当时我亲手跟墨砚握手过。如果这个人在近期没发生什么死亡事情,那我与他握手时脑海中定不会出现对方死亡的画面。我能预测和看到对方的死亡瞬间,是因为对方有可能在近期内会死亡,所以我的脑海中就突然了能预测到他们死去的画面。”

  “能看到近期对方出事时候的死亡瞬间……”何亦燃喃喃道,托着下巴仔细沉思了一番,后抬头看向段玺,“那这个可有时间定点吗?就比如说,你能知道对方是在什么时候死亡吗?”

  段玺摇摇头:“这正是一直困扰我的地方。虽然我能看到他们的死亡瞬间时的画面,但我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出事儿。”

  何亦燃皱着眉头,看向段玺的眼神少了一份怀疑。

  “我能看到他们死亡时瞬间画面前提是,对方必须是意外身亡,且是最近发生,我才能看到。如果对方是寿终正寝或者是死亡的时间跟现在距离远的,我就看不出来。”段玺在原地走了几下,后转头,“至于在我看到他们的死亡瞬间后,他们什么时候死亡的这个时间点,没有固定。有些人是明天,有些人是后天,有些人是几天后,甚至有些是一个月后。一个月之后是我目前所接触到的最长时间。”

  “你最短的时间呢?”何亦燃声音急切。

  “最短的时间……”段玺想起那名无辜的清洁阿姨,“刚刚的死者……就是我目前所接触到的最快的死亡……”顿了顿,眼神眸光坚定和凝重,“时间。”

  何亦燃眼睛瞪大,皱着的双眉还是没有放松下来。

  沉默了一会儿,何亦燃再次问他:“那你刚才是怎么断定邱音鹿不是杀墨砚的凶手?”突然明白了过来,“难道你当时看过墨砚的死亡瞬间,而那个瞬间里,凶手不是邱音鹿,那这么说,你知道凶手是谁?!”

  说到最后,何亦燃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声音随着他的激动微微拔高。

  “没有。”段玺摇摇头,“虽然我一直都可以看到他们的死亡瞬间,但,我一直都没有看过凶手的真面目。”

  何亦燃以为自己听到了笑话,笑道:“既然你不知道凶手是谁,那我凭什么信你,觉得邱音鹿不是凶手?她是当时唯一的证人,她的嫌疑最大!”

  顿了顿,何亦燃心情有些崩了:“还是说,从刚才到现在你对我说的每一话,都是在撒谎?!”

  这段时间为了墨砚的案件,何亦燃心力交瘁,每天寻找线索和证据,看能不能突破一点。但事实上,在一场完美的犯罪下,在凶手能洞察出他们警方的侦查继而反侦察的时候,案件的复杂程度已经提高了一个制高点。

  墨砚的案件一点线索都没有,何亦燃感觉整个警局就置身在那种黑暗的网中,被凶手紧紧揪住,一点突破的口子都没有。

  这让他心里的无助感和挫败感越来越强烈。

  面对何亦燃的质疑,段玺没有辩解。

  这更是让何亦燃觉得他这是在默认,怒火燃烧:“你不是说你能看到人的死亡瞬间吗?那你就来看看,我有没有死亡瞬间,在什么时候会死?!”

  说着,何亦燃就猛地把段玺的手给抓过来,与他的手想握,眼睛盯着段玺看。

  面对突如其来的动作,段玺很显然没反应过来。他习惯性地抽了抽手,但对方并没有放开。

  “何队长,我说过,如果你的死亡时间不是在最近,我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段玺的话还没说完,何亦燃就打断他:“别给我废话!如果你看不出来,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就凭借你的一己之词?”

  此时段玺的闹钟并没有出现所谓的死亡瞬间,这让他放心了下来,但又隐隐担心着,以何亦燃这逼迫的态度,今日他要是不拿出点什么证明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很有可能让何亦燃怀疑到他的头上。

  他是段氏珠宝集团的执行人,公司里的所有大大小小事情都是得他亲自过目。如果他被怀疑,被抓走去审问,肯定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段玺问道。

  “如实告诉我,你看到墨砚死时的画面。”何亦燃眼神如鹰,紧紧盯着段玺。

  段玺神情淡淡,看不出来心里在想些什么,随后神情恍惚,慢慢回忆起当时他看到墨砚死亡时的画面。

  十分钟过后,段玺如实讲完了。

  何亦燃眯了眯眼睛,眼中渗透着怀疑:“你说什么,你看到那个把墨砚拉起来吊死的人是一个男人?从影子上你能判断出来吗?”

  “嗯,头顶橘黄色的室内光芒,把那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但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很宽,邱音鹿这种削瘦的身材基本不会出现这种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