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目击墨砚死亡的嫌疑人
安九凌2020-01-25 11:473,553

  邱音鹿摇摇头,依旧紧抓着段玺的手不放。

  “我没有在说谎,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一次?我虽然穿着病服,但也并不是神经病患者。后面确实有人在追我,想要把我抓走,段玺,我求求你,你能不能帮我这一次?”

  女人灼热的手掌温度紧紧在他手腕处的皮肤上熨烫,带来不一样的触感。

  为何……

  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握住他的手,而他却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也没有出现那死亡瞬间?

  难道是这个女人目前没有什么危险,也不是在最近死亡吗?

  可他曾经也阴差阳错之下,与别人的手想触碰,有些他确实看到了死亡瞬间,而有些确实没有看到,但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儿的,他身体都会感觉疲累,几乎要进入昏迷状态。

  段玺的视线紧紧盯着两人相触碰的地方,邱音鹿看他神情恍惚,没有说话,垂下的头颅,眼睫毛敛下,她看不清对方眼中的神色。

  她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很多时间,虽然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的人很多,但她正穿着病服,在众多人中,很是显眼。如果她再不去抱住段玺的大腿,恐怕何亦燃很快就找了上来。

  无奈之下,邱音鹿来不及多想,便露出自己的杀手锏,手劲儿微微使力,眼中满是的深凝:“段玺……”

  段玺闻声,倏然抬头看向她,好看的眉宇深深皱了一下,眼睑眯了眯。

  邱音鹿紧抿唇线,一字一顿地说道:“段玺,我知道你的秘密。”

  话音落下,男人眼中闪过一片慌张,但消失的很快,几乎难以捕捉到。

  “你到底是谁?”良久,段玺才出声问出第一句话。

  邱音鹿心下一阵轻松,眼中一阵窃喜,“墨砚的死,我就是那个唯一在场的见证人。”

  这篇文中,墨砚确实是段玺请过来的首席珠宝设计师,两人之间自然认识。虽然邱音鹿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穿进来这本书中时,墨砚就死了,而她却成了唯一见证过他死亡的人?

  可当时她明明睡着了,墨砚死的过程她全都不知道,何亦燃逼迫她,让她如实招来,全国人民都觉得她是凶手,而她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大概就是彼时邱音鹿最好的写照。

  一个陌生女人,竟然知道墨砚这个人。如果墨砚的死全国人知道了,那她知道也不足为怪。

  但她是怎么那么坚信他就是段玺,并跟墨砚有关,故意说起墨砚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这一次,段玺终于正视面前这个女人起来。

  一身宽松病服加身,面色有点惨白,看似在生病,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生龙活虎,不似病者。

  邱音鹿眸底闪过一丝雀跃。这家伙可算是终于正视她了,只要他注意到她的存在,她就有机会逃走了。

  邱音鹿面色没一丝开玩笑,郑重道:“我目前虽然想去见墨砚,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当时墨砚的死的时候,早已听说过有一个目击证人?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个目击证人就是……我。”

  彼时,段玺眼中闪过一袭风雨,席卷他整个深邃的眸子。

  他顿了顿,紧抿的唇线里,这句话几乎是被挤出来的:“你就是邱音鹿!”

  “正是在下。”

  而后,段玺似乎怀疑什么,深皱着眉头,“邱音鹿是目前墨砚死亡案件中最大的目击证人和嫌疑人,早已被警察抓去审问,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小姐,你说谎的技术未免也太过拙劣了。”

  “……”邱音鹿一阵无言。

  符舟笔下的男主果然厉害,洞察能力也太强了吧,她一下子就被拆穿了。

  现如今,她说自己不是邱音鹿,刚才知道骗他的,那他有可能怒而拂袖而走不再理她;如果她承认了自己就是邱音鹿,就是那个嫌疑人,那她下一秒很有可能就进警局,不用后面的何亦燃追上来,她再次回去蹲着。

  邱音鹿焦急地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发现何亦燃正追上来,也在焦急地寻她。

  情急之下,邱音鹿豁出去了,声音里带着坚硬,“段玺!我知道你不想跟别人握手的秘密!”

  话音落下,段玺眼中一阵波涛汹涌的骇浪,眸色一紧。

  “黄林,你先去拿车,待会儿我们在路口汇合。”段玺目不斜视地说道。

  “是。”黄林虽疑惑,但还是听话转身离去。

  段玺反拽住邱音鹿的手,阴狠的视线定在她的身上,声音冷冽:“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秘密,并且……”视线移动,最后落在两人相触碰的手上,“为什么我为什么抓着你,看到那个瞬间?”

  这下反倒是邱音鹿愣住了,段玺说的什么意思?

  邱音鹿知道这本书每个人物的人物设定和故事背景,但毕竟这篇文不是她写的,她只是身为一名

  彼时,段玺看到了邱音鹿后面正好转过身,视线快定格在这边时的何亦燃,眼睛眯了眯,在他看向这边时,他快速地揽住这女人的腰肢,迅速闪到一辆车后面,躲在了后面。

  何亦燃视线正好瞥向这边,发现并无邱音鹿的身影,在原地沉思了一下,似是不放心,渐渐往这边走过来。

  助理黄林早被段玺叫去拿车,现如今只剩下段玺和邱音鹿两人。

  段玺揽住她的腰间,精神紧绷,侧耳仔细听着这大卡车后面的情况。

  是何亦燃。

  现在他对他,不知道为何,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一看到他就下意识地躲开。

  彼时,他的手还放在邱音鹿的腰间,随着何亦燃越来越靠近,他神经一紧绷,手劲儿就越发大了起来。

  邱音鹿也知道何亦燃已经找到了这边,原本她是惊怕的,可现如今,她在他怀中,一点担心和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反而有了一种安定和安全感。

  这大概就是,她知道她这一趟穿书之旅,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段玺,喜欢上他,跟他来谈一场最浪漫的恋爱。

  冥冥之中的注定,现如今段玺又把她抱在怀中,躲着何亦燃,心里不免一阵感动。

  符舟笔下的男人,果然最是吸引人。

  段玺很高,即便她身高有一米六五,但站在他身边,也只及得他锁骨处。视线的角度很高,她一回头便看到他那白皙性感的锁骨,如一只张翅飞翔的蝴蝶,极致诱惑。

  男人的下巴磕在她的头顶,灼热的呼吸就这么落下来,轻轻拂在她的头发上,竟是滚烫如火焰。

  邱音鹿有点别扭得扭了扭自己的身体,在他怀中挣扎了几下。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邱音鹿问道。

  倏然,他一巴掌扣住她的嘴巴,捂住她的嘴巴禁止她再出声。

  “呜呜呜……”邱音鹿呜呜了几声表示抗议。

  段玺这家伙是疯了,干什么捂住她的嘴!

  “嘘!”邱音鹿还想说什么,段玺突然躬身,食指放在他嘴边,嘘了一声。

  邱音鹿向来不喜欢受限于人,但……

  许是段玺长得太帅气,气质太独特,她心里砰砰乱跳不说,也因为他这禁声动作,她就这么听了他的话,不再说话。

  彼时,邱音鹿忽然听到大卡车后面响起何亦燃和那两位警官的声音。

  “何队,我这边找不到邱小姐!”是那个在病房中看管邱音鹿的警官的声音。

  何亦燃本想绕过面前这辆卡车后面看看,但警员小刘出声打断了他。

  他有些迟疑,看向面前这辆卡车时,眸中带着深深的疑虑。

  他可以确定,刚才他确实看到了段玺……还有邱音鹿。

  只是为什么一走来,他们两人就不见了?

  这让何亦燃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毕竟外面人群众人,在医院门口,自然也有穿着病服出来散散步的病人。

  他摇了摇头,很快就否定了自己心中的认为。

  何亦燃可以保证的是,段玺这人定然是不会认识邱音鹿,虽说邱音鹿一直知道段玺的名字,并一直要求想要见段玺。但段玺是S市名声很大的大人物,小人物认识他很正常,而他认识小人物,一般只有目的和利用价值才会认识。

  他之前也针对段玺的所有事情和家庭、职业等背景进行了调查,可以确定他应该不认识邱音鹿。

  既然不认识邱音鹿,段玺这人又非常讨厌跟别人近距离接触,何亦燃可以确定,刚才那个抓着邱音鹿的手,跟她热谈的人不是段玺,也自然不是邱音鹿。

  或许,只是他看错了,刚才看到的人不过是一个身形跟邱音鹿背影相似并穿着病服的人而已吧。

  思此,他转身,回道:“我这边也没有看到,去那边找找吧。务必一定要找到邱音鹿,绝对不能让她这等重要的嫌疑人给跑了。不然,我们都担不起罪责!”

  “是,何队!我现在就去找!”闻言,小刘跑去继续找了。

  何亦燃再次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大卡车,灼热如一把锋利刀子的视线紧紧盯着这辆大卡车。

  邱音鹿明显感觉到段玺的身体在紧张,因为紧张全身紧绷着,随着何亦燃的声音出来、落下、最后回归宁静,她能感觉到段玺随着何亦燃的声音,呼吸紧促起来。

  四周很安静,邱音鹿也不敢说话,只能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怀中,等待何亦燃的离去。

  原来,段玺也在躲着何亦燃!

  可是为什么?他堂堂一家大企业公司的老总,怎么会害怕起重案组的大队长何亦燃呢?

  她害怕何亦燃是情有可原,毕竟他曾经想掐死她。而她也成功地把他给惹怒了,她现在逃跑,只想躲开何亦燃的追捕,暂时先在段玺这里避避风头。

  就是不知道段玺帮不帮她……

  过了良久,他们两人终于听到何亦燃转身离开的脚步声。

  这种感觉太惊险了,仿佛在玩大逃亡游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