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只有证据才可证明自己的清白
安九凌2020-01-25 11:474,537

  两人等了很久,再确定没有脚步已经远去后,邱音鹿可算是放下心来。

  为了确保何亦燃已经离开,她从段玺的怀中探出头,从大卡车的侧面望过去,发现四周并没有人,心中悬着的一块巨石才终于下来。

  女人的动作是无意的,宽松的衣服下面是一具削瘦的身体,把她整个人衬托得更是渺小削瘦。女人查看外面情况的动作明明是无意的,结果却带着似有若无的感觉蹭着他的胸口,带来一阵酥麻感。

  段玺深深吸了一口气,确定何亦燃已经走远,他猛地用力推开她,力气之大,感觉她像是瘟疫,得立即逃离才可确保自己的安全。

  邱音鹿没想到对方推她的力气这么大,她没站稳,被对方推到了后面的后车尾上,嗑得她腰间一阵疼。

  她疼的咝了一声,噙起怒眼怒视他,责备道:“你能不能温柔点?疼死我了!”

  段玺不理她,顾自转身欲走。

  现在的他,不管对方是谁,是邱音鹿还是目击墨砚死亡的唯一见证人,他都不想管了。

  他的职责不是抓犯人,但他也知道,不能窝藏罪犯。面前这女人来历不简单,他要是站在她这边,何亦燃找到他这里,以那家伙的性子,肯定会觉得他在窝藏这女人。加上这女人又跟墨砚的死有关,到时候何亦燃更是怀疑他的身份和身上所有的行为举止。

  他身上的秘密,绝对不会对外公开。他身为一家公司的执行总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特异功能,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还有更多的人怀疑他以往做的事情的真假。

  不能,他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缺点。

  “喂!”邱音鹿见他要走,再次拽住他的手,“段玺,我是邱音鹿!你就真的对我一点都没有怀疑,一点都不想帮我吗?!”

  段玺身体像是触电般条件反射,再次用力甩开她的手。

  邱音鹿的手被他甩到旁边的大卡车上,“咚”一声磕在上面,手背顿时红了。

  这次更疼了,她深皱眉头,疼得龇牙咧嘴,抱着手慢慢蹲了下来,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啊——”

  段玺瞅了她一眼,“我最厌恶别人碰我的手,希望你能够记得!”冷冷地瞥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卧槽,这家伙,太狂妄、太粗暴了!

  我滴妈,她的手都快疼死了,肇事者一点歉意都没有,竟然转身就走!

  手背相比刚才的疼痛感缓和了一些,邱音鹿抱着手,赶紧追上去。

  不管怎么样,在《你在我的世界里》这本书中,她唯一好感度爆棚的角色就是段玺。她进来这里也是为了找她,即便他对她这么粗暴,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她也要黏着他,让他明白,女人!不是吃素的!而她邱音鹿,绝对不是被他打了还不还手的女人!

  “喂,你等等我!”邱音鹿追着他的后面跑着。

  许是听到她声音,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竟然还追上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便迅速转头,快步走去路口。

  黄林早已拿车在路口等他,段玺脚步更是生风。

  我去,这家伙竟然躲着她!

  邱音鹿不服气,加快脚步的速度。眼见到了路口,段玺刚好坐上了车,车子快开时,邱音鹿一个飞扑上去,抓着还没关上的车窗,让自己趴在车子上。

  邱音鹿这样做委实危险。正要起擎开车的黄林被她这一举动吓得够呛,赶紧踩下刹车。

  “黄林,你在干什么?!快开车!”段玺冷着一张臭脸,大声喝道。

  “你敢!”邱音鹿一个冷眼瞪过去,警告黄林,“我要是有一丝的受伤,我保证,明天你们就出门迎接何亦燃!”

  “黄林,到底谁是老板?不想干了是吧??”段玺再次喝道,不仅如此,作势上前要自己开车。

  “啊啊啊——”黄林被他们弄得里外不是人,抱着头,打开车门跑下了车。

  “段总,我不能开!我不能杀人,不能出人命啊!”黄林在车旁蹲下崩溃地哭着。

  见此,邱音鹿借此好机会,伸手从驾驶位置按下车门解锁,径直打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邱音鹿趴在车窗上,眼中满是得意,叫外面的黄林,“黄先生,麻烦你开车。”

  “你——”段玺不敢再把她推下去,这样反倒显得很小气。

  他怒视了邱音鹿几眼,发现这女人的脸皮简直厚得跟堵墙似的,毫无廉耻之心。

  邱音鹿很是得意地接受他犀利眼神的“凌迟”,如果眼神如刀子,可以凌迟一个人,邱音鹿知道自己恐怕此时已经被段玺的眼神凌迟不下千万遍了。

  “厚颜无耻!”段玺狠狠地抛下这句话后,邱音鹿以为他要动手把她推下去时,他的行为却转了她没想到的方向去。

  他看向外面的黄林,道:“黄林,你上来开车!”

  “是!”黄林颤颤巍巍地上车,关门,怯怯地从后视镜中了看着段玺的眼睛,想从段玺的眼中确认一下,待会儿他该怎么做。

  “开车!”段玺脸色越发难看,整张脸臭得像坨翔。

  “是是是……”黄林扭身,后又扭过来,视线在他和邱音鹿的身上游移了一下,“段总,请问是回公司还是回……您家?”

  “我家!”

  “他家!”

  几乎是同时,邱音鹿和段玺异口同声。

  邱音鹿顿了一下,回头凑近他的脸,嘴角的笑意更浓,带着得逞和胜券在握,说道:“嘿嘿嘿,段总,我们这么有缘?”

  “滚!”他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邱音鹿不以为然,耸耸肩,段玺这人傲娇的很,她不是最清楚的吗?

  段玺的形象和性格设定是她最喜欢的,他虽然是这本书的男主角,但在创造者符舟这里,符舟最喜欢的人物是她的男二,也就是何亦燃。

  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男主段玺。这么说呢,段玺这个男人齐集所有优质男人的所有优良品质。比如:有钱、有高、有颜、性格嘛……也很傲娇。

  等等,邱音鹿似乎想起了什么。

  在《你在我的世界里》这本书中,符舟设定的男主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虽然只单单从文字上描写上看到,但邱音鹿可以幻想得出来,段玺这个男人跟面前这个男人外在形象和外貌是非常相似的。

  外貌、身份和所拥有的家底都是一模一样的,可唯独除了性格这一方面,真人跟符舟笔下的段玺性格似乎不太一样。

  符舟笔下的段玺性格温柔、眼光独到,虽然外表冷漠,但心里实则很热情很儒雅。面对残弱病小者,他都持以万分的热情去同情和帮助。

  可面前这个段玺……

  邱音鹿打量段玺的视线越来越灼热,段玺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低声呵斥道:“如果你再这么看着我,小心我现在就把你丢出车外去!”

  “……”啧啧,真是一个不温柔的家伙。

  怎么会这样呢?书中的段玺性格明明很温柔,面对她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很温柔地给予帮助。可面前这个段玺,怎么跟她幻想中的不一样?

  邱音鹿痴痴地瞧着他的脸,问道:“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你跟我幻想中的段玺不太一样?”

  嗯?

  “你在说什么?!”他态度又凶巴巴的了。

  这家伙,怎么那么凶?她又没杀他爸爸,干嘛那么凶!想到刚才他推开她的动作那么粗暴,她就生气。

  邱音鹿抬起手背看了看,手臂虽然没有刚才那么红了,但捏一下还是能感觉到疼痛。

  这一下被他甩得太厉害,那后劲儿的疼感让她着实害怕了。

  鹿嘟囔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头靠在车窗上,叹了一口气。

  一时之间,两人不再说话。整个车厢里很安静,两人的呼吸声和前面黄林的开车声。

  “你是邱音鹿?”这时,段玺忽然开口问道。

  “这不是废……”她扭起头,视线再接触到他那“再不好好回答就把你丢下车去”的狠戾眼神后,生生把最后的话尾给收回去。

  她重重地点点头。

  “邱音鹿……”他踌躇地囔囔着,“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被警方抓走的唯一见证过墨砚死亡过程的证人和嫌疑人。”

  她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她是见证墨砚死亡的证人,她不得不承认。

  她点点头,脸上满是凝重,顿了几秒钟后,为自己辩解,“我不是凶手!我根本就没杀墨砚。墨砚是一个成年的男性,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我相信你不是凶手。”气氛安静了几秒,段玺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回道,眼中没有半分的戏谑。

  这么快就得到认可和相信,邱音鹿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她喜极而泣地感谢终于有人相信她不是凶手时,段玺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把她打入地狱。

  “墨砚的死,不是死于刀伤,而死于被人勒住窒息而亡。一个女人的力气虽然很小,我可以相信她并没有力气正面跟一个成年男性争锋相对。但墨砚却恰恰不是死于被刀子捅死,而是死于被勒死。一个做好准备的女人,即便她的力气是非常小的,但只要她在勒死墨砚的工具上,借用一些外在的可以增加力道的工具:比如说,轮子、纤细的绳子和空间的高度,都能在最快的时间里,以最小的力气置对方于死地。”

  邱音鹿整个身体倏然僵住,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原本对他还有好感的感觉,随着这句话落下,瞬间把她打入了地狱。

  “所以,我相信,你不是直接凶手,而是借助其他工具作案的间接凶手!”他掷地有声的声音如敲响钟鼓的木头,在她心头重重一击。

  “你——”邱音鹿气得说不出话来。

  第一次,她认真地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男人起来。她以为自己对段玺很了解,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但现在,她只感觉到,她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第一次见面,他就给了她透心凉、心顿时沉入谷底的感觉。

  段玺这人真的不简单。

  不,这本书里的任何一个人物,都不简单。

  她以为自己知道了他们所有人的结局,知道了他们所有人的人物设定和性格设定,但当她真真切切地面对他们时,感觉到自己的力不从心和害怕。

  她直视他,掩盖掉自己心中的紧张和害怕,问道:“你凭什么说我就是杀墨砚的凶手?!”

  顿了顿,她继续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是杀墨砚的凶手!我跟他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杀他?还有,我有能力杀他吗?很显然,我没有能力杀他。”

  “你已经被全国人民怀疑,你以为自己还能逃得了吗?”段玺直接抛出现实。

  卧槽你……她真得气得想爆粗口。

  邱音鹿大声喝道:“段玺!我说过,我不是凶手!我怎么样你才会信?我已经跟你和何亦燃说过多少遍了,我当时只是在房间里的床上,睡着了而已!我根本就不知道墨砚是怎么被杀的,是怎么死的!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会相信我?”

  “口说无凭,这个世界上的嫌疑人,难道只要她真诚地、哭着跟所有人解释说,我不是凶手,人民和警察就相信他不是凶手了吗?!”

  “你——”邱音鹿第一次感觉,对方明明都不动手,却凭借语言的暴力,就能兵不刃血地把她给杀死。

  “不管你当时是在睡觉,还是在杀墨砚。如果你能够找出杀害墨砚的凶手证据,那就能证明你的清白。如果你找不出,那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一定把你送进监狱!”段玺话刚落下,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黄林满脸担心和焦急地回头看他们,道:“段总,前面有警察在检查每辆车。”随后视线落在邱音鹿的身上。

  邱音鹿当下心口一颤,急忙打开车窗往外看了一眼,发现何亦燃正站在路口检查过往的车辆。

  该死!她怎么给忘了,何亦燃有的是机会让她不能逃脱。

  彼时,何亦燃的视线正好往这边瞅过来,虽然并不是在邱音鹿,也并没有看到她,但她心虚,吓得赶紧躲回车里。

  邱音鹿把求助的视线移到正闭眼休息的段玺的身上。

  她知道他还没睡,讨好似地倾身上前,嗲着声音喊道:“段总……求帮忙……”

  这时,她看到他微微勾起的嘴角,随后他轻轻敛起眼帘,看向她,一字一顿地反问:“凭什么?”

  “你——”我操你大爷!

  邱音鹿正想破口大骂时,只见段玺拽住她的手腕,就地把她拉下了车!

  NO——!

  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