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顶级珠宝设计师遇害
安九凌2020-01-25 11:473,625

  “咔嚓”一声,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门把上陡然覆上一双修长的手,那手用力一扭,第八层楼的第八个房间房号为808的总统套房门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漆黑一片的世界。

  这层楼的房间都属于总统套房,夜色浓黑时,楼道寂静得好像没有一点人的呼吸,显得很是渗人。

  那双修长的手往门口的灯光开闸处摸去,“啪”一声,整个房间的灯光骤然亮起,瞬息间把整间房间里的黑暗全部挤走,变得明亮。

  明明是高级房间,外面的楼道竟然这般安静,倒是让墨砚的心跳比往常高出一点。

  手下关门的动作有些急,“啪”一声,在静寂的楼道里显得有些突兀。

  “滴答滴答”的钟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寂寥。

  他抬头看去,时间正好是八点十分。

  确定房门紧闭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松了一口气。把手中的包放到沙发上后,他转身向卧房的那处大落地窗走去。

  这皇都酒店是S市最大最繁华服务最好的一线酒店,坐落在这整个S市的中心,不管你从哪个房间打开落地窗,纵眼一望,可以俯瞰整个S市的繁荣,只不过更高楼层俯瞰出来的效果会更加美。

  窗帘撩开,S市的整个夜市尽收眼底。

  “S市不愧是国内的一线城市,夜市果然漂亮。晶莹透亮的灯光就好像佩戴在女人脖子上的珠宝……”在他感叹间,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巨响,响彻整个房间,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狠狠砸下发出的巨响。

  他吓了一大跳,复转过身看看到底是什么,视线在房间里定格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时,想要收回视线再去观赏一下这大好美景的墨砚,视线不意间轻轻撩过了床上,再看清床上似乎有什么异物时,瞳孔陡然扩大,双腿一软,差点因为没扶稳旁边的沙发而瘫软在地。

  怎么会?段氏珠宝集团安排给他的酒店里,怎么会有……女人?!

  那个女人是以趴着的姿势在床上,身穿一袭红色的紧身长裙,把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得万般诱惑。

  有一种感觉陡然袭上他的心头——诡异。

  是的,太诡异了。

  他下榻的酒店房间里怎么会有女人?而且那女人大半夜的还穿得一身红色?一股渗人心的惊怕感从他的脚底猛地往上半身蹿去,让他的口舌一下子变得干燥起来。

  难道是段氏珠宝集团特意安排的?!

  思此,他脸色顿时黑如锅底,愤怒的神色蓄势待发。

  “段氏珠宝集团这是反了天了!竟然把女人带到我的房间里来!”墨砚愤怒之际,移开脚步上前查看。

  “前方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你是想上前,还是退后?”

  彼时,“啪”一声,整个房间的灯光全部熄灭……

  此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突然想起一道奇怪的男声,声音醇厚,但不像是正常声音,倒像是经过处理过的声音,

  墨砚猛然转身追寻声音的来源。

  “谁?是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他的声音一喊完,便猛地感觉自己脖子处有细细的东西勒住自己。

  人体知危时的条件发射,他双手紧紧拽住绳子,想要让自己有一点喘息的空间。

  “咳咳咳。”

  但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了,在他毫无防备之时,收紧绳子猛力一拉,身体便被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起,悬挂在了天花板上。

  绳子扣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一拉、吊起、四肢悬在半空、他的拼命挣扎……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不拖泥带水,迅速把他往死亡的边缘送去。

  “救、救……救命……”他挣扎着、手脚乱蹬,想要寻找一个可以支撑自己双脚的地方。

  可是……

  找不到,他找不到,脚下如辽阔海平面,没有救命草,没有浮沉,没有可以救自己的东西。

  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小,挣扎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最后回归平静。

  房门被打开,有人慢条斯理地走了出去,并关上了门,关上了房内刚才生命的挣扎迹象,回归了夜色深邃里的宁静……

  声音扰醒了床上的人,那女人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发疼的额头,迷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房间里漆黑一片,但好在,刚刚被撩起没有放下的窗帘没有挡住外面霓虹灯璀璨的瞬间。

  皎洁的月光与城市繁忙的灯光交错,懒懒地从铝合落地窗处洒进来,投射到了地毯上,给整个漆黑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亮。

  女人慢悠悠地转过身——

  悬挂着的尸体以几倍放大的方式在她瞳孔里,放大……

  “啊——”

  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整栋皇都酒店。

  二十分钟后。

  警笛声在皇都酒店门口停留,警察局的调查组、重案组、法医等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迅速来到了现场,整个808房间被拉起了警戒线,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何队!”

  第8层楼的楼道里迎面走来一个身高约莫185CM的男人,站在旁边注意警戒的警察见到他,都恭敬地向他敬礼,并喊道。

  那人一身便服,额头前的头发似乎是被风直吹,直竖起来,看起来是风尘仆仆地赶来案发现场。

  何亦燃点点头,面色凝重,接过旁边警员给他递过来的手套,从容熟练地戴上后,吩咐道:“立即封锁整个皇都酒店,把这8层楼和从8层楼通往第一层楼、大厅和车库等,所有凶手可能经过的地方的监控录像都全部调回警察局,到时候我亲自查看。”

  “是!”身旁的一名警员应道。

  语末,何亦燃便跨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警员,正在拍照取证的拍照,保护现场的保护现场,法医也正在给尸体做检验。

  只是……

  “你们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叫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间?”

  何亦燃一跨进房间,眼前忽然一抹红色飘过,待他定睛一看,便瞧见一名身穿红色半身裙的年轻姑娘紧紧拽进他的手臂,盯着他的眼睛,急切地问道,似乎很想知道这些。

  这里到底是不是符舟连载的那本《你在我的世界里》书世界里?她到底有没有进来?

  可是为什么一进来,她就遇上了死人!

  不,是遇上了命案!

  谁能来告诉她?她一脸懵逼的好不好。

  何亦燃皱了皱眉头,想要把对方的手拨下来,但对方虽然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但力气却大的出人,他的手腕没一会儿就被抓红了。

  旁边警员林宇见此,赶紧上前把那女人给拉开。

  好不容易被拉开了,何亦燃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弄乱的衣襟,看着面前的女人,凝着脸色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顿了顿,看向林宇,声音凌厉,“闲杂人等怎么能在案发现场,谁带来的,给我带出去!”

  林宇脸色为难,回道:“何队,她是目前为止的唯一嫌疑人,也是案发现场第一目击者。”

  “什么?”何亦燃皱起了眉头,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个在大半夜穿大红色裙子,显得有些诡异的女人。

  他声音冷冽,盯着那女人,“你在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邱音鹿直视面前这个身材高挑,一身便装的男人,“想要知道我这些,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什么,他没听错吧!

  身为S市警察局重案组的大队长,他何亦燃审讯嫌疑人的时候,什么时候是先回答嫌疑人问题的?!

  林宇看不下去了,喝道:“小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敢对我们大队长不敬!”

  邱音鹿一脸泰然,“那你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

  林宇还想训斥她,但被何亦燃止住了。

  何亦燃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证件,打开,拿到她的眼前。

  邱音鹿凑上去,读着:“S市警察局……重案组……大队长……何亦燃……”

  何亦燃……

  这名字好熟悉啊。

  她歪着头,细细想了一下,很快就想起了她为什么会感觉熟悉了。

  何亦燃,何亦燃,这不是她亲友兼舍友符舟连载的那本《你在我的世界里》书里,她笔下的角色吗?

  符舟笔下何亦燃的身份就是跟此时面前这个声称是警察的家伙是一模一样的。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邱音鹿忽然转头问林宇。

  林宇愣了一下,愣愣地回道:“林……林宇。”

  “啊——哈哈哈,我终于……我终于进来了,我终于进来了!”邱音鹿忽然在原地跳了起来,情绪激动地大叫着,还高兴地在原地……转圈圈?

  何亦燃:“……?”

  林宇:“……??”

  这姑娘,怕不是一个神经病吧。

  “何队,已经推算出来了。”正在一旁认真检查尸体的法医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前何亦燃道。

  “喂,既然你们都是那本书中的角色,那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段玺‘的男人,我想要见他,你们可以帮帮忙找到他,让我跟他见面吗?”邱音鹿在一旁插嘴道。

  段玺?

  何亦燃注意到了这个名字,猛地看向她,眯了眯眼睛。

  约莫几十秒钟,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脸色凝重向林宇吩咐道:“把她也给我带回警察局。”

  “是!”

  “不是,你们把我带回警察局做什么?”邱音鹿感到莫名,提高声音的分贝。

  林宇倒是笑了,“小姐,您不要说笑了好吗?你看到这具尸体了吗?是在这里吊死的。而在死者死前,就只有你一个人在房间里,你有最大的嫌疑是凶手,还敢在这里装傻充楞?”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这人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人又不是我杀死的……”邱音鹿还想辩解什么,但被何亦燃出声打断了。

  “太吵了,这里需要安静。林宇,你把她带出去,带回警察局,到时候再仔细审问。”何亦燃摆手。

  林宇得令,把邱音鹿拉出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