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段氏珠宝集团的段玺
安九凌2020-01-25 11:472,609

  “您继续说。”何亦燃蹲下身,仔细观察尸体的伤口。

  法医继续道:“何队,根据我刚才对尸体的检查,发现死者身体外面并没有什么外伤,身体内部更是没有一处损伤。皮肤外组织、内组织和体内器官,都没有出现一处损伤。但你看……”

  法医把尸体的头部微微扭到一边,指着脖子上的淤痕继续道:“你看,死者脖子处有一道很深的勒痕,并且一条勒痕的淤青有几处深浅不一,是呼吸不顺畅导致缺氧而死亡的。工具是一条很细很结实的绳子,人一旦被这种绳子勒住,如果没有动用刀子用力割开的话,是很难发生断裂情况。除了脖子处的淤痕,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也没有出现因为挣扎而出现的摩擦和伤口。尸体没有出现僵化,也还没有出现尸斑,甚至身体还有一丝余温,由此可以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四十分钟到五十分钟之前,也就是今天晚上8点20分到8点30分之间。”

  何亦燃眉头紧锁,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手表指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零三分。

  他并没有立即否决,而是一边听着,一边检查四周的情况。

  发现尸体旁边的地毯比四周的似乎不太一样。

  何亦燃更加凑近一看,发现那处地毯毛的表层面有摩擦过的痕迹,像是被什么钝物摩擦的。

  他眉目一紧,把尸体翻过来,发现这摩擦的面积还比较宽,地毯的表层一面毛都快给磨没了。

  他立即来到尸体的脚下,检查穿着的皮鞋后鞋跟部,沾了些许地毯的毛。

  这毛沾上去力度很大,不像是踩上去而沾上去的,倒像是因为奋力挣扎,用力蹭着地毯而出现的效果。

  何亦燃陡然站了起来,总结道:“死者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顿了顿,看向法医,“先把尸体带回警察局,看看此人的真实身份是谁,如果家人同意就解刨检查。”

  “是!”

  “何队,死者的身份已经查到了。”旁边在电脑上操作的小刘警官喊道。

  何亦燃立即上去,凑到电脑前看着。

  小刘指着屏幕上的资料说道:“死者的真实身份是著名珠宝设计师墨砚,年龄30岁,有妻子,但无子女。他的珠宝设计作品多次在国外等大平台获得国际金奖,声誉享誉整个南北半球。他之前是住在国外的,但就在今天,他竟然回国了!您看这条新闻,他之所有回国,听说是因为受段氏珠宝集团顶级CEO段玺的大力邀请,邀请他来参加段氏珠宝集团最新发布的珠宝新品评审团,对他们公司今天最新设计出来的作品进行探讨和研究。”

  “段氏珠宝集团?段玺?”段玺这个名字,他今天倒是听到很多次。

  何亦燃眯眯眼,叉腰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们先把这里处理妥善,还有,先叫这酒店的经理或是管理层阻止这段时间人员的辞职,等我们调查清楚再让他们辞职。”

  顿了顿,他整理了一下着装,“小刘,你现在陪我去找找段氏珠宝集团的总裁段玺。”

  “好。”

  案发的前1个小时。

  S市是国内最繁荣的一线城市之一。

  每当夜色降临,霓虹灯次第亮起。交错的天桥,车水马龙。五彩斑斓的灯光下,一条条商业街夜市里满是热闹和嘈杂。

  皇都酒店夜间比较安静,在酒店大厅里,段氏珠宝集团的副总乔岸正热情地领当代著名珠宝设计师墨砚前往该酒店下榻。

  “好,你们段氏珠宝集团的诚意我已经感受到了,这次我很满意,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站在皇都酒店的大厅内,墨砚停下脚步,说道,“好,请留步。”

  “好的,墨砚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跟我们提,我们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感谢您。”乔岸 谦和道。

  “请回吧。”语毕想要转身起步,但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复转过身,欲言又止,“乔总,段总大概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现在是晚上七点五十分左右,距离段氏珠宝集团的CEO段玺突然昏迷住院已然过去五个小时,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

  乔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段总可能最近为了您莅临公司的事情操劳过多,突然昏迷过去罢了,医生说了并无大碍,很快就会醒过来。段总一醒过来,我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通知您,让您与他见面,商讨合作等事宜。”

  闻言,墨砚的脸色稍微好看一些,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伸出手与乔岸相握,“祝我们合作愉快。”

  “祝我们合作愉快。”

  语末,墨砚便转身往下榻的房间走去。

  目送墨砚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后,段氏珠宝集团的副总乔岸向后边的人摆摆手,吩咐道:“墨砚先生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有多重要,你们想必已经很清楚。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务必要偷偷保护好墨砚先生的人身安全,知道了吗?”

  “是!”

  身后一排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齐声应道。

  “去吧。”

  吩咐好一切后,乔岸便转身离开了酒店。

  在他离开酒店大门,来到车旁拉开车门的时,忽然听到酒店里一阵嘈杂和尖叫的声音。

  没一会儿,隐隐约约,他听到了警笛的声音和看到酒店里惊慌的人群。

  他神色一凝,转身回到了酒店。

  警戒被拉起,他不能进去看到到底是谁出了事情,但一名回来的保镖找到他,在他耳边低语——

  “乔总,墨砚先生在前二十分钟前……遇害了。”保镖抽开身,深深给他鞠躬,“对不起,是我们保护不力。”

  “凶手、凶手是谁?!”他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凶手找到了吗?”

  “警察正在里面侦查,看样子,好像还不知道谁是凶手,倒是有一个目击者也算是嫌疑人。”

  “谁?!”乔岸嘴唇颤抖,手紧握成拳,几乎是从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话。

  “听说是一名身穿红色半身裙,年龄大概在二十二岁之间的年轻女人。”

  保镖的话刚落,乔岸就看到了正被林宇用手铐扣住双手推着手并穿着红色裙子的年轻女人……

  邱音鹿简直感到莫名其妙,她自己不过是突然闯进了这个故事而已,为什么突然变成了杀人犯了?

  有没有搞错,她一个弱女子,能杀的了那么高个儿的男性死者吗?

  “喂,喂,你们都是猪吗?!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杀得男人!你们不是讲证据的吗?没有证据你们凭什么押我?喂、喂啊——”邱音鹿歇斯底里地嘶喊着,以求他们能够听她解释,她真的不是凶手!

  但是,没有人愿意听,也没有人愿意放过她。

  被林宇押着走向酒店大门口,在路过酒店招待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邱音鹿总感觉有一道灼热、差点能用眼神杀死她的狠戾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瞧。

  她回过头,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怒视她……

  主要是,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待邱音鹿被林宇押到了警车后,乔岸才把视线收回来,越发感觉整件事情越来越糟糕了。

  不行,他现在必须得去医院找段玺段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