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看到了死亡瞬间
安九凌2020-01-25 11:473,162

  案发前7、8个小时。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在段氏珠宝集团大厦顶层的广告栏中,一位面容精致的主持人正举着话筒播放着今天段氏珠宝集团即将发生的喜事儿——

  “大家好,我是段氏珠宝集团的主持人安林,今天是我们段氏珠宝集团的大喜日子。今日我们段氏珠宝集团很荣幸,能够邀请到知名度享誉全世界的顶级珠宝设计师——墨砚!这次墨砚先生的回国不仅是来参加我们公司的珠宝新品发布会,更是会对新品展开新一轮的探讨和设计,我们拭目以待。”

  视频中的主持人话音刚落下,段氏珠宝集团大厦的大门口忽然涌出一大批身穿正装的人。他们整装待发,鱼贯而出,井然有序地在大门口的两边迅速排好队伍,鞠躬并大声喊道:“欢迎墨砚先生大驾光临段氏珠宝集团!欢迎,热烈欢迎!”

  如雷声般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厦,回声回荡在整个天际。

  身为段氏珠宝集团的CEO,在这重要的日子里自然引起段玺的重视。墨砚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设计在这个世界上更是独一无二,为了公司的发展,他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请过来的。

  这一次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能让墨砚出任何的差池,必须要提高警惕。

  彼时,一辆银魅色的宾利映入他们的眼帘。随着车子在大厦大门口一个急刹车,从车上走下一个人。

  当下,在旁边蹲守的媒体记者们一下子涌上去,瞬间把下车的人团团包围住。

  “段总,墨砚先生到了。”男助理在段玺身旁小声提醒。

  段玺淡淡地回了一句“嗯”,抬眸看向门口被记者包围住的墨砚,黝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看不见其中的喜怒。

  瞅了一会儿,他的视线从墨砚的身上转移开来,随后投递到了大路对面的大厦上。

  对面大厦上写着很明显的大字——洪氏高端珠宝集团。

  大厦的高度跟段氏珠宝集团大厦的差不多,两栋大厦对立而伫立在蓝天白云之下,有一种暗地较劲儿的感觉。

  段玺眸色深了深,眼睛一眯,若有所思。

  “这次他倒是没有迟到。”他把视线从大厦那边收了回来,想把挽起来的衣袖拂下来。

  但在手指触摸到那衣袖时,他身形顿了一下,低垂下头,紧紧看着自己的手腕,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段总,如果我们再不出去,恐怕墨砚先生会对我们不满了。”旁边的助理看他似乎在发神,便提醒道。

  段玺回过神儿来,急忙把衣袖拂下来,并紧紧扣住纽扣,似乎在掩藏着什么。

  “嗯,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段玺话音落下,便大步流星地向大门口的墨砚走去。

  墨砚被那么多的记者包围住,但脸上并没有出现惊慌之色,反倒是见惯了这种场面,对付自如。

  “墨砚先生是我们段氏珠宝公司花大力气请来的贵宾,还请大家不要给他困扰。待我们一切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公司自会安排采访活动,到时候大家再来采访,可好?”段玺钻进了人群,挡在了墨砚的面前,冷着一张脸,声音紧绷。

  人人都说墨砚脾气怪戾,喜怒不形于色,不管面对谁都是一副冷漠的模样,谁都没有给好脸色。很显然,从刚才围观的整个过程中,他一言不发地伫立着,整张脸蹦得像架在弦上的箭,随时可能爆发。

  毕竟这里是段氏的底盘,段玺又是出了名的面色无常,见他这么说,大家也不敢再上前。

  段玺向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排队迎接的人便上前把那些记者请走了。

  待四周安静下来,段玺才慢慢转过身,面向墨砚。

  墨砚刚才还是冷漠的脸色,在看到段玺后,嘴角猛然抹开一丝笑意,有点自嘲的感觉。

  “看来我墨某的架子挺大,竟然能得到堂堂段氏珠宝集团CEO的亲自迎接。这次,也算我没有白来。”墨砚把手上的墨镜重新戴上。

  “你好,我是墨砚。”墨砚一脸清傲,但对面前这个男人还是不得不佩服的,“很感谢你的邀请,这次的迎接仪式……”顿住,转头看向并排在两边的迎接队伍,墨镜下的眼角溢着得意的笑意,“嗯,迎接仪式很壮大,让我看到了贵公司的诚意。愿以后我们……”向段玺伸出了手,嘴角的笑容从自嘲变成了稍微一丝的友好,“合作都愉快。”

  当墨砚一伸出手时,感觉身边所有人的呼吸陡然凝滞,气氛都变得凝固了。

  这、这,墨砚先生难道不知道他们家的段总是最不喜欢跟别人握手的吗?他这么伸出手来,不仅会尴尬,待会儿要发生什么还不知道呢。

  身边的男助理为墨砚捏了一把冷汗,吓得连呼吸都不敢喘一个。

  在这S市,凡是认识段玺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不喜欢跟任何人握手,即便是他的合作伙伴,也不会以握手的方式打招呼,而是以鞠躬。

  谁都不知道段玺为什么会有这种怪癖,也猜不透,所以这个怪癖传来传去就演变成了段玺有洁癖症,不喜欢别人的触碰。

  但只有段玺自己知道,洁癖症还不足以作为他不能跟别人握手的理由。

  段玺并没有立即回握,而是淡淡地笑开,“墨先生难道不知道我是不会跟任何人握手的吗?”

  此话一落,身旁的男助理更是冷汗直冒。

  他家段总说话怎么还是那么直接,都不怕墨砚一个不高兴,拂袖离开,那公司的合作该怎么办哪!

  男助理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眼见这气氛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想要打破这个让人不自在的气氛时,段玺猛地在男助理开口之前,伸出手去,与墨砚的手相握,紧紧握住。

  墨砚眼中闪过一丝的错愣和惊讶,但很快便在眼中消失了。

  反而是周边的人,见此,个个惊讶得下巴都掉了。

  “你是我公司最重要的贵宾,我自然会以重礼相迎。墨砚,感觉你的应邀。”段玺眉眼轻松,嘴角一弯,显得很是谦和有礼。

  墨砚猛然笑了,看着两人紧握的手,眼中色彩多了一份真诚和尊重,“想不到从来都不跟别人握手的段大总裁,今天竟然会跟我相握。看来,贵公司对我是诚意满满。你放心,凡是对我作品和我尊重的人,都能得到我最大的尊重。”

  段玺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什么大石头,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谢谢墨砚先生的理解。”

  语毕,就在段玺想要松开手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猛然打了一个寒颤,仿佛是身体里的某条神经被什么东西刺激到,让他全身陡然起了鸡皮疙瘩。

  好熟悉的感觉……

  不对,这感觉很熟悉,那不是在表明……

  还没等段玺细想,他看着墨砚那双眼睛,脑海里瞬时出现了好多好多的画面,那画面里的人物竟然是墨砚!

  他看到,画面虽然零碎不怎么接的起来,但他还是清楚地看到,画面中的墨砚在一间类似于酒店的房间里,被一根细细的绳子紧紧勒住脖子,并吊了起来。墨砚脚不着地地被悬挂在天花板上,四肢垂直,一动不动地挂着,在这昏黄色的昏暗的室内光下,显得是那么得触目惊心……

  被绳子勒住而变得淤青的脖子,悬挂在天花板诡异的死亡状态,还有昏暗的室内光下,他似乎还看到床上正蜷缩着一个女人,这一切诡异的死亡瞬间是什么意思?

  墨砚为什么会以这种绝望、痛苦的方式死去?是自杀吗?还是……他杀?

  段玺想再多看到一些信息,但墨砚却突然挣脱开他的手,莫名奇妙地看着他。

  该死,他不是警告过自己,再也不能跟任何人握手,再也不能去看别人死亡前的画面了吗?

  可为什么自己总是这么控制不住,难道仅仅是为公司考虑,所以就想去试探一下墨砚有没有死亡瞬间吗?

  段玺紧紧皱着双眉,看着墨砚的眼神多了一份惊慌和害怕。往常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镇定自如处理的他,说真的,现在,他慌了。

  “你怎么了?”墨砚看他脸色一下子刷白,神色慌张,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儿的束手无措的样子,有些担心。

  “我……”段玺一时失去言语的能力,深深吞了口吐沫,额头上渗出一层细细密汗,仿佛身体突然断了支撑点,长腿一软,幸好被旁边的男助理扶住。

  “段总,您这是怎么了?”助理慌了。

  一下子,周围的员工都围了上来询问情况,墨砚看着也是吓了一跳。

  勉强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后,段玺深呼吸了几口,有气无力,几乎是使尽了所有的力气紧紧盯着墨砚,郑重叮嘱道:“不要……不要去住酒店……”

  语末,他便昏迷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