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想救,却已来不及
安九凌2020-01-25 11:473,723

  晚上七八点时,段玺在医院醒来。

  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墨砚今晚住在哪里的问题。

  “段总,您终于醒了!可吓坏我们了!”段玺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人是他的助理,助理看他满是惊醒。

  只是为什么一向体格健朗、极少看到他生病、每天上班都是精神济济的段总,怎么会体力不支而导致突然昏迷了呢?

  他揉了揉头,疼痛感让他有一丝的慌神。

  该死,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一跟别人握手,如果对方的死亡是正常死亡的话,握手时就不会出现什么画面。但是,如果对方是意外死亡的,只要他一看到对方的死亡瞬间,就感觉自己整个体力和脑力都消耗殆尽,最后他就会陷入昏迷。

  有多久他不敢握别人的手,又有多久他没有看到别人的死亡瞬间了?数一数,或许已经有十几年了吧。

  不管你是以什么方式离开这个人世,或许早已是一个定格住的事情,即便他能看到对方在最近的时间内会死亡,能看到对方是以什么样子的方式死去,但那又如何?

  他不是大侠,不会救命,也不应该去救命,更不能篡改别人的命数。

  人各有命,他深知这个道理。

  只是这一次,墨砚对于他,对于整个段氏珠宝集团有多重要,他清楚的很。所以在跟墨砚见面时,他伸出手与他相握,试探了一下。

  结果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墨砚!墨砚他现在在哪儿?他有没有出什么事儿?”段玺掀开被子,一边问助理,一边急急往房门口疾步走去。

  助理拉住了他,阻止他出门,“段总,医生说你太过劳累,要好好休息。墨砚先生的行程您不用担心,我们在他来之间都已经安排好了。天色渐晚,估计这会儿墨砚先生已经回到我们公司给他安排好的酒店里休息了吧。”

  酒店?

  两个字深深刺痛了段玺的耳膜,他猛然转过身,用力揪住助理的前襟,面色凶狠,“你说什么?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去酒店,不要去酒店的吗?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助理很显然被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结结巴巴解释道:“您、您……没有跟我说不能把墨砚先生安排到酒店呀。何况墨砚先生……今晚不住酒店……该去哪儿?”

  不行,他必须要去救墨砚!必须!

  “现在是几点?墨砚什么时候回酒店?”段玺突然问起时间。

  被他揪着的前襟已经变得扭曲,助理抖着手抬起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回道:“晚会八点二十五分……”

  闻言,段玺快速松开他,疾步往房门口乃至医院门口走去。

  “唉,段总,您要去哪儿呀?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助理追了上去。

  追到了门口,段玺突然被迎面走来、但脸色阴沉难看的副总乔岸伸手挡住。

  看到乔岸难看的脸色,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还没问,乔岸便沉着声音,缓缓阐述在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段总,墨砚先生他……”他不忍看到段玺的眼睛,猛地低下头,闭眼吐出这个残酷的现实,“墨砚先生在半个小时前在酒店房间里……遇害了。”

  双眼倏然瞪大,仿佛头顶砸下了一道巨响的雷声,震得他整个的神经都变乱了。

  “果然……果然是真的……”仿佛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支撑,段玺身体一软,差点站不住。

  乔岸急忙扶住他。

  “去,快去,我要见墨砚……就算是尸体,我也要见!”段玺稳定好自己的身体,想要去皇都酒店。

  这时,一名女护士跑来,一眼就认出了段玺,传话道:“段总,S市重案组大队长何亦燃要见您……”

  眼帘猛地敛起,他那黝黑的瞳孔,多了一份不确定的慌张……

  何亦燃来找他?难道是因为墨砚的事情吗?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身穿警服的人,段玺认识何亦燃,抬眼一看便看到了他。

  何亦燃走到段玺的跟前,笑了笑,伸出手,“你好,我是S市重案组的大队长何亦燃。”

  段玺在S市是风云人物,旗下的段氏珠宝集团更是运营得有声有色,每款珠宝更是绝美,每款珠宝都象征着你的地位和品味。

  段玺并没有伸出手去回握对方,何亦燃他在电视上见过他,现实中并没有见到。

  他只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只要他出场,所有疑难杂症的案件,他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侦破。

  S市命案不多,但每一起都至关重要,何况死的人还是世界顶级设计师墨砚。能引起何亦燃的注意,想必也是没有什么好事儿发生了。

  此时段玺身穿病服,面色还有点些苍白,但他那清冷的面色,在威严的何亦燃面前倒是毫无逊色。

  “你好,我就是段玺。”段玺点点头,礼貌性地回道,但并没有伸手回握。

  何亦燃的手很是尴尬地收回来,旁边的男助理见此,明白过来,急忙上前双手握住何亦燃的手,抓住。

  “您好您好,我是段总的助理黄林,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段总不太喜欢跟别人握手,还请见谅。”黄林解释道。

  何亦燃抬眼看向段玺,了然地点点头:“原来如此,没事儿,能理解。”

  顿了顿,他拿出自己的工作证,递到段玺的面前,问道:“段总,你们段氏珠宝集团邀请过来参加你们公司珠宝发布会的顶级设计师墨砚,在昨夜20点20分左右在皇都酒店被杀身亡,这事儿您知道吗?”

  何亦燃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段玺,严肃的表情上没有任何表情。

  段玺点点头,“刚刚得知。”

  “我想问您几个问题,还请您配合。”

  “好。”

  “昨夜七点到八点都这个时间段,你在哪里?”

  段玺敛下眼睫毛,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穿着,说道:“昨日下午14点左右,我来我公司门口迎接墨砚,后因身体不适昏迷,住了医院。直到刚才我醒过来,我的员工才告诉我,墨砚在酒店被杀身亡,我想过去看看,熟料何队长便过来了。事情的经过都是这样的,这几个时间点,我都有证人。”

  其实何亦燃还没有询问什么问题,但段玺就已经一五一十地吐露出来,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目的。

  但这么看着……

  何亦燃盯着段玺看了好一会儿,问道:“你说你是在下午两点左右昏迷进了医院,到现在才醒过来?这个……昏迷的时间是不是有点长。”

  何亦燃的话很直接,段玺蹙了蹙眉头,后突然笑道:“怀疑,是一个警察的本能,我理解。”

  何亦燃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谢谢。”

  段玺不再回复他,而是微微转身,向旁边的助理黄林眼神示意。

  黄林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上前向何亦燃解释道:“何警官,段总刚醒过来,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您问的这些问题,我都可以向您证明,我们段总一直在医院从未离开。”

  “那段总是因为什么昏迷了?”何亦燃神情越来越严肃。

  墨砚的死亡很奇怪,感觉像是莫名其妙,但又有诸多疑点要他一一去侦破。

  黄林虽然为段玺的助理,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但段玺的秘密——只要他一与人握手,就看到了对方的死亡时间和画面,黄林并不知道。

  他只是觉得,可能段玺生了什么病,只要一与别人相互触碰,就会出现头痛晕厥的症状。

  “何警官,段总生了一场病,只要与人相互触碰,他身体就会不舒服,继而出现昏厥的症状,要在医院躺好久才醒过来。这也是他不跟您握手的原因,还请您见谅。”黄林的话滴水不漏。

  确实,何亦燃在来之间也已经对段玺展开了全方面的调查,知道他确实不能跟别人握手,会让自己身体不舒服。有好几次他们公司开发布会,面向很多媒体记者的大型活动,他跟别人握了手后,就晕倒了。

  这事儿当时上了新闻,也被很多媒体记者报道过。

  虽然有人传言段玺生了一些罕见的皮肤病,一与人触碰就晕倒,但至于是什么皮肤病,很多人都无从知晓。

  何亦燃紧紧盯着段玺看着,此时他把脸转向了另外一边,通过大厅的窗户看向了外面,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以说,段玺从一开始到现在,所有的行为举止都有点奇怪,让他不得不怀疑他身上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事情。但想到,他毕竟也是一大公司的总裁,智商和情商极高,如果墨砚被杀的事情跟他有关,正常人肯定会做出比往常还要淡定的神情出来大,但他没有。

  如果他想掩藏什么,肯定会做出更加自如的行为,不会像现在这样,看似有点……不安。

  何亦燃眯了眯眼,审视的视线在段玺的身上定格了好一会儿后,终于收了回来。

  他低眉向黄林点点头,“谢谢你的解答,我明白了。”

  自此,何亦燃不再询问关于案件的问题。

  但他并没有离开,似乎还有话要问。

  何亦燃上前,绕过黄林,来到段玺的跟前,锐利的眼神盯着他,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扒开,看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段总,您……认识一名名叫邱音鹿的女人吗?”何亦燃的声音缓缓落下,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如果他回答有一点让人生疑的地方,便是把你送进监狱。

  段玺愣怔了一下,瞳孔微微扩大,别有深意地看向何亦燃的。

  两人就好像一只蓄势待发要争斗的雄狮,谁都不退缩。

  空气中就渐渐弥漫一丝硝烟的味道,谁都在试探另一方,谁都没有在认输。

  “段总,您认识吗?”段玺久久没有回答,何亦燃再次问道。

  他摇摇头,笑了笑,“我不认识,怎么了?”

  “她是唯一一个在墨砚被杀时,在场的女人,唯一的目击证人和……嫌疑人。”

  段玺身形一顿,“那您可问出了什么吗?”

  “她还没审问。只是,段总对于墨砚的情况,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我,我确实有点难查呢。”何亦燃笑着。

  两人虽然笑着,但空气中那种争锋相对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段玺双肩抖了抖,瞅到四周都是路过的人,抬眸看他,“这样吧,我们去坐着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