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有一个秘密
安九凌2020-01-25 11:472,302

  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面对何亦燃对自己的审问,段玺一点都没有担心和害怕。

  以前他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成的,但在人死亡这件事情上,每一次,他都深深切切地感知到无力。

  天命难违,是他一直不敢面对的,也是他不得不去面对的事情。

  当年他的母亲如此,现如今墨砚也是。

  没有任何旁人,段玺很自然地请何亦燃去了医院附近的咖啡馆。

  两人对面而坐,此时,何亦燃身穿一身警服,而段玺一身病服,出现在如此高档的咖啡馆中,有点格格不入。

  “段总……”何亦燃抿了一口咖啡,“似乎是有话要跟我说?”

  顿了顿,何亦燃以为他这么做是讨好他,便笑道:“可是段中总,我可先声明哈。即便你请我喝咖啡,但我也不会因为私事抵掉公事上的程序,依旧得公事公办。”

  “自然,我怎么可能是这种人?”段玺嘴角一勾,“您不是想问我一些事情吗?医院人多嘴杂,一些事情要是被听了去,便没有了隐秘性,对你们办案的进展也没有什么帮助,甚至还会影响到办案的进展。”

  何亦燃微微一愣,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份赞许,眯了眯眼睛,视线在他身上深深地扫了一圈,似乎在探寻着什么。

  “段总……”何亦燃点点头,“果然是很厉害的人物,做事很是缜密,不愧是段氏珠宝集团的最大执行董事。”

  “过奖。”

  “好,那我接下来问的几个问题,你可否能如实回答我?”何亦燃问道。

  段玺敛下眼睫毛,用勺子在咖啡中搅拌了一下,而后拿出轻轻放下,抬起头看向何亦燃。

  “自然。”他回。

  “墨砚是你们公司邀请回国的首席设计师,通过新闻,我也了解到你们当天对墨砚的欢迎很是隆重 。我在想着,如此隆重的欢迎仪式,可以看出你们对他的重视,酒店也是你们公司安排的。所以我怀疑……”

  “何队是怀疑是我杀了墨砚吗?”段玺神情泰然,淡淡笑开,“不,可以说,你从一开始就怀疑我是凶手,只不过种种证据没有对上我而已。”

  何亦燃微微错愣,身体微微向后倾倒,重新打量起段玺起来。

  “段总果然很厉害。我办案这么多年,侦破大小案件,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就这么坐在我面前,我却一点都看不出对方到底在想什么的人。”何亦燃说的就是段玺。

  “过奖。”段玺笑着,“何队的厉害我一直都有耳闻,之所以我给你这么个感觉,大概是因为……”

  他倏得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何亦燃,眸底色彩深邃,“我不是凶手。”

  何亦燃一直在忍着怒气,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吃了瘪,一点优势都不占,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啪”一声,何亦燃一巴掌重重地拍向桌面,倏得站起来,面上满是怒气。

  “段玺!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站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何亦燃怒喝。

  声音之大,引来旁人的侧目视线。

  众人视线投向这边,睁着眼睛看着何亦燃揪住段玺的衣领。

  段玺不疾不徐,面对何亦燃暴怒,表示得很淡定:“墨砚的死,我也很悲痛,毕竟对于我公司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大的损失。但是,查出杀他的凶手是你们警察的职责,我希望在我给您所有的线索和帮助时,得到的是你们警察对我的信任,而不是怀疑!”

  段玺笑容和煦说着,但话中却满是逼迫。

  何亦燃愣然,越发觉得段玺这男人非常不简单,藏得非常深。

  “更何况,目前所有的证据都可以证明我没有杀人作案动机,何队,希望你能放下对我的芥蒂和怀疑。”段玺刚才的笑容卸下,冷着一张脸。

  何亦燃紧紧看着他,从他所有的神情、动作和语气中可以看出,段玺应该不是杀墨砚的凶手。

  但是……

  墨砚是他公司邀请来的最重要的首席设计师,现如今遇害,何亦燃倒是没有在段玺的脸上看到了慌张、紧张和害怕,非常淡定,淡定到就好像对方知道了墨砚的死亡。

  何亦燃是一个很犟的人,面对段玺,自己的态度也从来没有松软过。

  段玺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了,很多地方的疑点看似已经解答,但好像却没有。

  何亦燃绕过桌子,走到段玺的面前,锐利的双眸紧紧盯着段玺,仿佛要把他看透。

  “段总,我这人的第六感一向非常强,即便你一直在伪装,又或者是,你并没有伪装,我都一眼看出来。”

  段玺倒是不慌,明亮的眸子一闪,笑道:“何队观察力免锐,请问您在我身上察觉到了什么?”

  “你在装,你在掩藏一件对于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何亦燃说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把手覆盖在段玺的手腕处,紧紧抓住,眼睛毫无松开他一毫。

  何亦燃是会心理学的,每次办案时,可以通过抓住对方的手,或者是看对方的眼睛,再从套话中把对方内心最害怕的东西给逼出来。

  段玺面上还是很淡定,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有一点,他微微皱了眉头,挣脱开何亦燃的手,用力把手给收回来。

  “何队,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手,见谅。”段玺用的劲儿很大,才从何亦燃的手中挣脱开来。

  何亦燃眯了眯眼,总感觉段玺对别人触碰他这件事上有些过激。

  “段总,你有一个秘密,是吗!”何亦燃的话的语声是肯定,没有一丝的疑问。

  如果说之前他不了解段玺,那么现在,在经过几个回合隐形中对峙后,他越发发现段玺的异样。

  不是说他藏得不够好,相反,他藏得很好,但应该是……在他碰到他手腕时,他脸上的神情变化得很明显。

  段玺没有看何亦燃,而是转过身,另一只手放在那一只何亦燃刚刚触碰过的手地方,眉目深深皱着。

  何亦燃的视线注意到了段玺刚才的动作,心中似乎了然了一些。

  但他并没有立即说明。

  “段总,时间不早了,既然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证明你的清白,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局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说着,何亦燃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警帽,转身离开。

  良久,段玺才敢转过身来。

  ——额头早已是一片细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我又穿进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