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狐狸精
山水不相逢2020-03-24 09:463,529

  “鹤哥,找家有美女伺酒的。”雷鸣腆着脸道。

  江临仙、沈屠一脸鄙夷,可惜二人不幸与他同居一具身体,没得选择。

  “去晓月楼吧,听说有几个舞姬是从都城来的,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咱们去瞧瞧?”有人建议道。

  雷鸣忙不迭的点头,都城来的头牌,那岂不是京都天上人间才有的美女,可惜自己没去过,今天要大饱眼福。

  晓月楼在城池西边的大柳树巷内,,据说背后的老板是县令,不过无从考证,倒是县令的小舅子经常光顾晓月楼。

  第一次出府,雷鸣异常的兴奋,自己曾经的梦想,就是呼朋唤友、提笼架鸟,见到漂亮姑娘一声口哨,就有奴才上前强拉因拽任由自己调戏,可惜前世的夙愿没有实现,当下也非如此,这个少爷的身份有些水!虽然雷家是天门第一大族,剩下的风、关、水、谢、林、何六大家族联合起来方能与之抗衡,但雷家子弟上街并非横着膀子走路,大家十分的规矩,家教甚严,让雷鸣大失所望,隐藏了调戏良家妇女的歹心。

  晓月楼高三层,一层是大堂,二、三层有包间,天井处有舞台,是歌女艺妓表演的地方,即便在二、三楼的包间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咱们去大堂,离舞台近,能闻到美女的体香。”雷鹤建议道。

  雷家虽是大户,但子弟众多,每月的例子钱其实不算宽裕,昨日雷鸣大方的将补元丹送给自己,这一粒补元丹至少要千两纹银,这份人情无论如何是要还的,只是自己一冲动竟然请这么多人吃酒,心中不免有些肉痛,他先开口去大堂,花费便能少上一些。

  别人不知他心中的小九九,纷纷附和。

  大堂里放置着二、三十张圆桌,还好来的早,捡了张大桌坐下,过了一会,晓月楼的大堂中宾客就已坐满,看来都是冲着都城舞姬的艳名而来。

  雷鹤要了一桌子的菜,有福字瓜烧里脊、麻辣肚丝、八仙过海闹罗汉、神仙鸭子、带子上朝、花揽桂鱼、四喜鸭子、落叶琵琶虾……,有荤有素、有冷有热,又点了两坛松醪酒,虽然口感不如烈阳春,但好在入口绵甜细腻,不易上头,大家入了座,吃菜喝酒好不快活。

  吃酒间,晓月楼重金邀请的舞姬登台,舞姬只有三人,都身披七彩纱衣,罩着面纱,看不到相貌,但身材婀娜,一举一动都流淌着无限韵味。

  一女持琵琶,一女吹洞箫,另一个在台上翩翩起舞,琴瑟悠扬,在耳边穿梭宛如仙乐,台上少女玲珑有致,身上仿佛有着自然的乐律,长袖挥舞带动裙摆张开,七彩纱衣随着乐声在台上飞舞飘逸。

  面纱下偶露峥嵘,果真是天姿国色,让众人看得如痴如醉。

  “这三人不比寻常。”沈屠提醒道。

  

  “脚踝虽然纤细,但肌肉条理清楚,腰肢柔软异于常人,皮肤细腻润滑,却纹理紧致……,这三个人的修为恐怕还在雷钟之上。”

  “你怎么看的这么清楚?莫非会透视?”脑海中,雷鸣异常兴奋。

  江临仙摇摇头,雷鸣大失所望,他对三个舞姬的修为不感兴趣。

  “你想看?”沈屠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意。

  雷鸣连连点头。

  沈屠脸上满是鄙夷的神色,想不到一代魔尊竟然和这等小子挤在一个身体里,更可悲的是还要受他指使,“隔墙观景,又不是什么难事。”他冷笑道。

  “隔墙观景,好……,好……,快教教我,等等……。”雷鸣突然有所悟,接着问道:“痛不痛?”

  “痛,怎么会不痛,不过沈先生眼中都藏着两把剑,这样的痛又算的了什么?你既有色心,没有色胆,没有付出,何来收获?”江临仙笑着告诉雷鸣。

  “特别痛吗?要多长时间?”雷鸣不死心。

  “与眼中藏剑相比微不足道,练个半年的时间就能隔衣看人。”沈屠郑重其事的回答。

  “眼中藏剑有多痛?”雷鸣不傻,这两个老头都是老狐狸,不能轻易上当。

  “比你昨日雷霆入体要痛上一万倍。”沈屠如实相告,欺骗他的代价,沈屠不想一人承担。

  “哦,那我还是考虑考虑吧。”雷鸣犹豫起来。

  “不急,不过这天门城恐怕会有一场大的变动,你这点修为想要自保恐怕不能?”沈屠脸上又挂出迷人的邪笑。

  “和这三个舞姬有关?她们的修为和雷钟相若?”雷鸣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三个多姿多彩、婀娜似仙、弱不禁风的美女竟然会和雷钟的修为一样,要知道雷钟可是未来天门雷家的接班人,武师七层的境界,不仅在雷家,就是整个临川郡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要是真动起手来,雷钟必死无疑。”沈屠肯定的说。

  “为什么?他们修为不是相近吗”

  “不可胡说,雷钟练的是武功技法,这三个女子修的是战场杀人之术,一旦动手,雷钟肯定会死。”江临仙缓缓说道。

  “切,有这么高的修为,还当什么舞女,陪人说笑、卖弄色艺!”

  “她们恐怕是谍子。”江临仙继续解释。

  “什么碟子、锅、碗、瓢、盆的?我看象蝴蝶。”三女的美色让雷鸣垂涎欲滴。

  “是奸细、细作,朝廷培养的杀手、刺客。”江临仙叹了口气,这小子如此好色,又有沈屠蛊惑,难免会做出有悖伦理道德之事,可惜自己只是一道残魂,只能尽力往正路上牵引。

  “哦,这么漂亮的奸细到天门城做什么?”雷鸣不免觉得可惜。

  “你知道当今皇上有几个储君?多少皇子?”江临仙问道。

  “大皇子若无意外必定继位,皇子就多了,有个几十口子吧。”穿越来的这些时间,雷鸣还是做了一些功课,不过有多少皇子却记不清楚了。

  “区区天门雷家还内争不断、是非多多,这皇宫里更是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涉及夺嫡登基,恐怕更是会腥风血雨,将这天下都牵扯进去。”江临仙分析道。

  雷鸣一愣,他说的很对,自己的历史知识虽然不好,却知道历朝历代这父子争权、手足相残的事件屡见不鲜,看来这两个老东西没有忽悠自己。

  “鸣兄弟,眼睛都直了,你的小相好可来了。”雷鹤推了他一把,把他从脑海中与江临仙、沈屠的对话中拉了回来。

  “什么小相好?”雷鸣一愣。

  “半夜爬人家闺房的墙头,不是相好是什么?你真是被雷劈傻了。”雷鹤取笑道。

  “董家的小姐——董青青?”雷鸣问道。

  “废话,你的相好还能有哪个?”雷鹤小声道。

  “在那,在那?”雷鸣四处乱踅摸。

  一个白皙的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碗、碟乱跳,汤汁撒到桌子上,雷鹤吓的赶忙装作一本正经,其余雷氏子弟噤若寒蝉。

  雷鸣被这只手提溜着耳朵拽到楼外僻静的角落,后背抵在了墙上,一张瓜子小脸凑到近前。

  她身穿白色袍服,扎了条锦绣腰带,带扣上镶着块翠绿的宝石,戴着远游冠,明眸皓齿的样子,即便是男人装束,却还比台上的女子美上了三分。

  “雷鸣,占了我的便宜就想借雷遁躲起来吗?我要的那件东西呢?”她恶狠狠的说道。

  “什么东西?你是谁啊?”雷鸣一头雾水。

  ‘啪’的一声,左边脸上火辣辣的生痛,“你这没良心的,占了小姑奶奶的便宜想赖账吗?”她重重的抽了雷鸣一个嘴巴恶狠狠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啊?”雷鸣被这个嘴巴抽的有些懵圈,却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了这个煞星。

  “你……,你……,看了我的身子就想赖账吗?天门城董府可不怕你们雷家。”她又给了雷鸣一个耳光,不过这次打的是右边。

  “她不是人。”苏临仙突然发言。

  “您老也看出来了,哪里有这样刁蛮的婆子,男扮女装跑到妓院,还当街打人,真不是人啊。”雷鸣委屈的说道,看来这女子果真是自己的相好,面容姣好,虽然身材比不得那些舞姬,胸小了些,但皮肤白皙细腻,也算得上一顶一美女,就是手重了些。

  “你是董青青?”听到董府二字,雷鸣终于想了起来,眼前这个女扮男装之人就是前世的冤家董青青。

  “亏你还记得我。”董青青扬扬手却没有落下。

  “我被雷劈了,好多事都记不起来了。”雷鸣解释道。

  董青青半只手臂搭在他的肩上,小脸凑的很近,轻声道:“我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能给我?”

  吹气如兰,心猿意马。

  “你怎么招惹到这种畜生?”脑海中响起江临仙的声音。

  “什么畜生?人家明明是个小姑娘,虽说下手有点狠,怎么能用畜生两字说人家?江先生想不到你也这么粗鄙。”雷鸣有些不满。

  “还未入道的狐狸精,她想要雷家的避雷术。”江临仙继续说道。

  “嗯,长的是很漂亮,不过说人家狐狸精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雷鸣反驳。

  “你想要避雷术?”雷鸣急忙询问董青青。

  “嗯,你还有些良心,还记得答应给我看看你们雷家——雷动九天中的避雷术,我刚才打的痛了,你不要记恨在心里哟。”董青青边说边用小手抚摸雷鸣红肿的脸颊。

  “这雷动九天有地方去弄吗?”脑海中雷鸣急忙向二老询问。

  “这是你们雷家的秘籍,岂能轻易给一个畜生。”江临仙见他执迷不悟有些生气。

  “什么畜生不畜生的,是我的相好,将来铁定嫁给我。”雷鸣沾沾自喜。

  “你不怕它盗取你的元阳?”沈屠笑嘻嘻的望着他。

  “什么?”雷鸣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

  “它是只修炼多年的狐狸,不过还没有成精,你被雷劈,恐怕也和它有关,替它抗了雷劫。”沈屠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