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退意萌生
山水不相逢2018-01-31 16:332,747

  雷鸣回到自己的小院,身上的伤痕,脸上的惨状让小桃红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殷勤伺候,雷鸣此时却是极度疲惫,摆摆手示意丫鬟离去,自己连衣服也懒的脱,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他昏昏睡去,脑海中,江临仙却望着沈屠,眼神中燃烧着红红火焰,二人从未放弃争斗,前世不会、现在也不会。

  “食雷术,你被雷劈了九天九夜,悟到的便是这食雷术?”江临仙问道。

  “没错,一试之下果然有用,用雷霆洗刷体内污垢、打通经络,比你的狗屁聚灵生花术要快上百倍。”沈屠的眼光中充满了挑衅。

  “亏你也是一代魔尊,不知人、识人,纵是创出这食雷术又有何用?他承受的住吗?”江临仙反戈一击。

  “若是真是天上神雷,他当然承受不住,不过区区纳虚五层凝结出来的雷电,哼……,自然不在话下,难得这雷家还有这雷链的术法,虽然拙劣却有可用之处,日积月累不停磨练,然后就是九天神雷也能吞噬。”沈屠一脸得意,终于技压江临仙一头。

  江临仙叹口气摇摇头,脸上浮现轻蔑的神色,“你了解他的身体,却不知道他的性子,你我之间的比试,不用开始,你已经输了。”

  “那就走着瞧,我会让你心服口服。”沈屠一脸傲然。

  二人这番话,雷鸣没有听到,他睡的昏天黑地,梦到回到校园,趴在三楼窗户上,痴痴的看着操场中师姐的背影,留下长长的口水。

  “已到寅时,该起床洗眼了。”江临仙唤道。

  师姐的背影化作泡沫,“昨累了,今天休息。”雷鸣生气的嘟囔几句,擦擦嘴角的口水继续陷入梦乡,从泡沫中将师姐的影子拉了回来。

  江临仙看了沈屠一眼,胜负的端倪开始初现。

  “少爷、少爷,快醒醒。”小桃红使劲摇晃着他的身子。

  “我都打赢了,今天可以不用去练武了。”雷鸣头好痛,这回再也梦不到师姐了。

  “三爷爷来看你了,快起床吧。”小桃红焦急的催促,让三爷爷看到鸣少爷这番样子,自己也免不了受到责罚。

  “哦,那我还是起来吧”雷鸣懒洋洋的起身,毕竟自己的衣食住行还都要靠着爷爷。

  雷震这时进到屋中。

  雷鸣急忙从床上滚到地上,装作重伤未愈的样子。

  “爷爷好,孙子昨日伤了筋骨,不能出门迎接爷爷,请爷爷担待。”雷鸣做足了样子,挣扎着想要磕头。

  “免礼,你昨日战胜了长房雷横,给咱们三房长了眼,爷爷怎么会怪罪你。”雷震将他扶起放到床上,昨日斗决台上的比试,雷震早已了解的一清二楚,从雷鸣在台上被雷横追打的抱头逃窜……雷横祭出雷链……雷鸣抓住链头被电的浑身乱颤……雷横最终力竭气尽不支昏倒……雷鸣站到最后取得了胜利,雷震心想难道我这孙子造雷劈后,对雷电产生了抗体?不过长房的子弟却是越来越不争气,明明与雷鸣的境界差了不止一层,连雷链这样的术法都施展出来,最后却不支昏倒,实在是丢人的很。

  “爷爷,我受了重伤,恐怕这几天不能去演武场练功了,还请爷爷不要责怪我。我现在伤痕累累恐怕会影响年底大黑山的家族试炼,能不能就不参加了?”这些日子苦练武功,每日还需早起用晨露洗眼,昨日又在斗决台上历经生死搏杀,雷鸣已经对练武修行感到厌倦,更何况大宅门里是非多,自己恐怕已经引起了别人的嫉恨,尤其那雷霆在体内穿梭、游戈的滋味太过痛苦,好不容易穿越到大户人家,不享受荣华富贵就一命呜呼,实在是得不偿失。

  江临仙长叹口气,沈屠却是目瞪口呆,明明胜了,这小子怎么会做出如此决定,食雷术虽然不好受,但昨天的程度还远到不了让人痛不欲生的程度。

  雷震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脉搏跳动的强劲有力,他‘咦’了一声,孙子不像受了伤,体质竟然比雷劈前要强了许多,他又仔细查看,雷鸣的身体中原先一些血脉不通、气血纠结淤积、窍穴难开的地方竟然都奇迹般的变得通畅,他原先的资质算不上出众,此时竟然大为改观,难道真是雷劈的结果,可惜这雷劈可遇不可求,不然倒是要好好研究一番。

  “试炼是家族定下来的规矩,别说是我,就是族长也不能改变,这次试炼我已经和老大、老二谈好了,你只要在外围猎只兔子、野鸡就行,要是连这些都捉不到,你采些草药,拔些青草也好。不过,演武场是锻皮炼骨,熟悉大雷拳、操练小雷劲的地方,咱们雷家功法的基础在此,我去打声招呼,你可以少去几次,但不去不成,养气堂是无论如何不能缺席的,不然你父母的努力就便宜了别人,只可惜你底子差些,不然在试炼中拔得头筹,就能到归一堂纳气,不用和其他人挤在一起了。”

  爷爷话有松口,雷鸣心中大喜,连声拜谢。

  雷震叹了气,这个孙子不是练武修行的材料,可惜了雷霆夫妇的努力。他摆了摆手,嘱咐丫鬟好生照顾少爷,随即离开,走到门口又转过头说了一句。

  “有空去兵器坊看看你五叔,他最痛你。”

  雷鸣应了一句,并未放在心上。

  “你要放弃修行?”江临仙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太苦、太累、还有风险,人生苦短,若不风流,怎对得起被雷潇洒劈一回,你们也看到了,这天门雷家是潭浑水,所谓出头的橼子先烂,既然试炼没什么风险,我何必再去受苦?到时候谋个管钱的差事,做个风流快活的少爷,您二老也跟着我吃香喝辣,听听小曲、喝喝花酒、调戏调戏小姑娘,岂不逍遥快活?”雷鸣苦口婆心去劝江临仙、沈屠,毕竟大家都在一个身体里,虽然自己是主宰,但欺负老人不好。

  “你怎知在大黑山外围就无风险?山里的妖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是你身边的人。”江临仙一脸凝重。

  雷鸣一愣,昨日雷钟、雷横的表现,让江临仙的说辞并非空穴来风。

  “那这样好不好,三天睡一次懒觉,演武场那里也要休息一天,任我出外玩耍。”雷鸣谈起了条件,前世有周末、大礼拜,现世不能委屈了自己。

  “十天可以放松一下。”江临仙微笑着说。

  “五天……。”雷鸣是个砍价的高手。

  “七天一循环,不然你的修为只会退步,任是大罗金仙也教不了你。”江临仙循循善诱。

  “好吧,不过沈老的功法我是无论如何不学了,多大的好处我也不学了,谁他奶奶的让我学,我和谁急。”雷鸣气急败坏的嚷嚷。

  沈屠一脸沮丧。

  “明明是为他好,这小子却不领情,江临仙你也是自作多情,一代剑圣竟然低三下四的求他修行,真是贻笑大方。”沈屠自嘲道。

  “他若死了,我们会怎样?”江临仙笑着问道。

  沈屠不语,死确实挺可怕的!剑圣如此,魔尊亦然。

  在屋里躺了一天,雷鸣终于感到无聊,又不敢出去,怕被教头发现了,逼着自己去演武场练功,到了下午申时,雷鹤几个三房相熟的子弟终于过来探视,雷鹤昨日得了他的好处,感情愈发深厚一些,便主动做东请大家去天门城里吃酒。

  雷鸣早有此意,穿越的这些日子,始终未能踏出雷家一步,此刻便是天王老子也阻挡不了他向往声色犬马、酣歌醉舞的脚步。

  说走就做,急不可耐,大家怂恿着出了雷家大门。

  天门城地处大秦最南端,土地肥沃、富饶,城里有十几万的人口,在临川郡算是一座大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耻异世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