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器官移植?
玄夜2018-04-16 16:092,339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陷入了沉寂之中。

  ”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强劲的凶手,如果体内真的没有致幻剂的残留,那很可能就是精神催眠。但是这种精神催眠的等级,肯定不是一般医院的心理医生可以做到的。”许久,穆建波才弱弱的说,“要不要将这一条写进报告,回头让刑侦组排查一下我们区县上的心理学专家,也许会得到一些线索。”

  “嗯。”我沉沉的点了点头,蹲下身体拉过变光源看着死者小腹处的上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鼻孔,胃液翻江倒海,“建波,你知不知道国外特工部门研发的一类致幻剂。这种致幻剂只需要10cc就可以让一个普通人承受不来身体神经末梢的痛处说实话。”

  “邢哥你怀疑是……”

  “不,我只是说心理催眠很可能是王美玲的死亡原因之一。但是按照秦晓晨提供的资料,王美玲的死因很可能和致幻剂有关。但是能够在短短十小时之内完全消失与死者体内的致幻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不能排除心里催眠死亡,也不能排除致幻剂死亡。”

  穆建波低头盯着键盘快速的敲打,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就抬起头:“所以说……邢哥,经过初步的尸检,我们应该怎么写尸检报告的结果。”

  我轻轻抽出了死者肛门之中的温度计看了许久,长长的提了口气:“死者王美玲,女,二十三岁,死因暂时怀疑为心理催眠和致幻剂死亡两种。建议:进行区县心理医生的排查工作,同时查询各大医院和药店对于处方药的销售记录,尤其是近半个月的。”

  “好。”穆建波敲击着电脑,有意无意的抬头道:“邢哥,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挖掉死者的zi gong。如果是内脏贩卖,zi gong怎么可能被秦副组长发现。确实挺变态的。”

  等等!

  那一刹那,我的脑海中闪烁着无数的碎片,很快开始组建。

  穆建波见我呼吸有些急促,拍了拍我的胳膊:“邢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建波,死者的zi gong呢?”

  “刚才我已经将死者的zi gong放进了腹腔之中。只是……”穆建波说到这里,皱了皱眉。

  “只是什么?”

  “虽然我第一次鉴定zi gong这样的内脏,但是总觉得这个zi gong有些问题。”穆建波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道:“对,就是这种感觉,但是说不上原因。”

  “快,交给小陈去查查DNA和血液。”

  “好。”穆建波连忙带好消毒手套,小心翼翼的从死者的腹腔之中拿出了zi gong,装在消毒盒子送往了隔壁的DNA鉴定室。

  我围绕着死者的尸体看了许久,久久的不能回神。

  那一刹那,我似乎看到了冰天雪地里跪在刑警队门口,捧着自己脑袋的父亲。

  约莫十分钟的时间,门砰的被打开了。

  穆建波面色凝重的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报告。

  “邢哥,有问题。”

  “我看看。”我一把夺过穆建波手中的报告,眯着眼睛定眼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转头看着跪在手术上耷拉着脑袋的王美玲,“zi gong嫁接,这zi gong真正的主人不是王美玲。”

  “邢哥,怎么会这样?难道还有一个女子也死于他杀?”

  “不一定。“我合上了报告,眼睛看着窗户:“现在内脏的捐赠是很多的。如果王美玲的zi gong有什么毛病,而通过医院捐赠者的捐赠,换新内脏是很有可能的。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为什么又被人杀害,并且将内脏挖了出来?”

  砰砰砰!

  就在此刻,紧锁的尸检中心的大门外面传来微弱的敲门声。

  我和穆建波同时朝着外面张望,透过单面投光镜,俨然是隔壁DNA检测室的小陈。

  小陈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姑娘,不过穿着打扮还是言谈都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沉稳,从来不是一个幽默的人。

  难以相交,但是工作从来没有半点马虎。

  小陈敲门,说明外面是有情况。

  她虽然看不见我们,但是从勾手指的样子就可以看出,外面是有情况的。

  “邢哥,我出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今天的尸检就先到这里,你把死者的尸体处理一下。金队说已经通知了王美玲在乡下的母亲,估计明天要来确认尸体和了解情况。毕竟……”

  “我知道了,毕竟这丫头死的太残忍了。我稍微处理一下,不要让她的母亲看到后出什么事儿。”对于我这几天的工作习惯,穆建波是了解最清楚的一个。

  “还有,把刚才的报告用pdf先发我一份,回头我拿给金队看看。”

  “马上。”

  看着穆建波开始收拾,我丢掉了尸检用过的一次性手套,将工服挂好,这才从里面打开尸检中心的门,从虚掩的门缝之中钻了出去,随手关上门。

  只是仅仅一瞬间的功夫,里面浓重的血腥味和尸油的味道已然飘出一部分。

  站在门口的小陈瞬间捂上了嘴巴,面色有些煞白,嗓子蠕动了一下,感觉快要吐了似的。

  “怎么样?”

  “没……没事。”小陈强忍着反胃,指了指长廊的右侧,“刚才刑侦组的秦副组长来找你,说是这个案子有一些事情想和你商量。”

  “怎么想起和我商量了?”我挑了挑眉,内心有些乐。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商量吗?只是金队交代了。”我话音刚落,抬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影快步走来,走路带风的样子不用看就知道是秦晓晨,何况还有那种对我极其厌烦的声音。

  “有什么发现?”秦晓晨果然和刑警队所有人的评价一样,是一个工作狂,没有任何的寒暄,开门单刀直入。

  “去我办公室。”我指了指四楼。

  秦晓晨皱了皱眉,四楼除了放一些药品和简单的衣服之外,只有一间住人,那就是我的房间,宛如牢笼,墙壁都快要被烟熏黑。

  对于她的眼神,我没有搭理,扭头朝着四楼走。

  “小陈,麻烦你等一会和穆建波两个人就今天的尸检做一个详细的报告,尤其是zi gong的检测方面,一定要详细,然后让穆建波发给我。我等会要去找金队。”

  “好,我这就去。”小陈早已经忍不住血腥味,转身钻进了DNA检测中心,顺势虚掩着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