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初见大哥
玄夜2018-04-16 16:032,370

  房间内一如既往的像个仓库,只是不知道被谁稍加打扫,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脏乱差。

  我进了门躬身用洗手液洗手,秦晓晨站在门口张望。她是第一次来我住的地方,自从我从家里面搬到这里的那一天开始。从她的呼吸和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身处这样的房间是有何等的不愿意。

  “呼……”

  我起身擦了擦手,将纸巾丢进垃圾桶,顺势拉开了桌子对面的椅子,然后放了一瓶矿泉水,自己坐在另一边打开了电脑:“坐吧,已经收拾过了。”

  “以前你听爱干净的。”秦晓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涌动的情绪复杂极了,看得我连忙闪躲眼神,趴在电脑上输密码开机,登邮箱。

  啪!

  两根烟很是自然的点着,长长的吸了一口。

  叮咚!

  穆建波的速度很快,仅仅五分钟的时间便将他的现场勘察报告和今天的尸检报告,包括小陈的DNA检测结果合并成了一份报告发了过来。

  我左手敲击着鼠标下载打开之后,这才抬头看着站在桌子前的秦晓晨看了一眼:“秦副组长,你这样看着我,像是审犯人似的,我有压力。要不坐下聊?”

  “少抽点烟。”秦晓晨用手挥了挥手眼前飘散的烟雾,坐在椅子上,很不舒服的说:“快说说你的尸检结果。”

  “你先看看报告,不懂的问我。”我将笔记本电脑转过去,站起身仰头吸着烟,“这件案子我们以前绝对是没有碰到过,虽然经过尸检发现了一些问题,可以当做线索,但是目前按照我的逻辑思维,似乎找不到报告中所提到的问题和凶手杀人动机之间的关系。”

  “死亡原因和我们刑侦组的怀疑没错,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秦晓晨看报告的速度很快,只是看到zi gong和尸体照片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等等,这zi gong不是王美玲的!”

  “对,这就是这次检测发现的最大问题。我刚才已经交代小陈对死者的zi gong进行第二次详细的检测。最快明天中午应该会有结果。”我转过身将抽完的烟熄灭,喝了一口水,“自杀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死亡方式暂时可以定性为他杀性自杀,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借刀杀人。”

  “案子有些复杂,很可能会牵扯到内脏倒卖。我们得去找一下金队。”

  “走吧。”我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两人一起到了二楼,进了金队的办公室。

  一进门,金队的面色就极为的沉重,右手拨弄着鼠标滚轮,越看越阴沉。

  “金队,刚才我和刑十三交流了一下情况。”秦晓晨一进门,就说。

  “刚才十三把初次的尸检报告发给我了,报告的结果我已经知道了。现在你们有什么想法。”金队正襟危坐,双手十指交叉,一脸严肃的说。

  “金队,法医部门和刑侦组的推测都不谋而合,暂时可以断定为死者是他杀性自杀,而现在我们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可以根据法医组提供的报告,将案件分为两部分进行。第一部分便是由我带人对区县的心理专家进行排查,第二部分建议……”

  “建议什么?”金队问。

  “建议由刑十三负责,沿着致幻剂的方向排查各大药店和医院。但是不得不说夜总会这些地方是一个重点排查区。”

  夜总会?
我的眉头微微一挑,心头豁然开朗。

  秦晓晨的调查报告中显示王美玲是一个夜总会的外围女,夜总会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地方,虽然现在国家严打,但是还有一些暗地里做皮肉生意的场所。在这些场所之中,黄赌毒便是家常便饭。

  致幻剂!

  毒品也是致幻剂的一种。

  若是能够找到王美玲最近半个月内经常出入的夜总会或者是酒店,说不定可以找到王美玲是否被注射致幻剂的线索。

  “十三,你觉得呢?”金队犹豫了片刻,问道。

  “我同意。”

  从金队的办公室出来,秦晓晨走在前面,我跟在身后低着头一直在思索。

  “想什么呢?”秦晓晨停下脚步转身问。

  “只是想起大学的时候,你的推理学和心理学都是全年级第一。”

  “当年……”秦晓晨的嗓子蠕动了一下,眼神有些挣扎,吐了口气:“当年你也是第二。可是现在……”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毕竟父亲的55号档案是为数不多的绝密级别的案件。我有职业道德保守秘密,也不得不保守秘密。

  “对了,明天九点楼下等我。我知道你也是去看守所的,我也去,一起吧。”

  看着秦晓晨上了三楼,我站在楼道里恍然无措。

  一想到在狱中已经度过两年的大哥,我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点了一根烟上了四楼。

  ……

  一夜都没怎么睡好,第二天被闹钟叫醒下了楼。

  秦晓晨穿着便装已经在车里等候多时。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坐在了副驾驶上。

  “早餐。”秦晓晨用眼睛示意前面的塑料袋。

  “谢谢。”我没有拒绝,一个劲的吃着包子,任凭车朝着看守所的方向走。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我能够感觉到秦晓晨在短短十公里的路途中偷瞄我三十次,欲言又止五次,摇头六次,唏嘘三次。

  越是离看守所逼近,我的心跳不停的加速,最后一个包子连带着塑料袋已经被我捏变形了。

  “前面的储物格有水。”

  秦晓晨一脚油门停在了看守所的停车位上,扭头看着我。

  咕咚咕咚!

  那种紧张,牛饮一般的掩饰。

  “你大哥在等我们。”秦晓晨说。

  “你也去?”我像是触电一样,扭头紧张的蠕动了一下嗓子。

  “要知道,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你大哥也是我大哥。今天是大哥减刑的日子,我给他带了点自学考试的书,让他在狱中好好学习,考个公务员之类的,不仅能够减刑,也不至于出来后无所事事成为一个废人。”

  看着秦晓晨从后座拿着一袋子书下了车,我才相信她如此的关心大哥。

  恐怕只有我……

  两年了,仇恨的眼神经常出现在梦中,始终没有勇气。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进的看守所,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在接待室了。

  玻璃的对面,一个身穿黄色马甲的平头大块头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唰!

  我猛地站起身,眼泪瞬间崩塌,双手紧紧地抓着台子,嗓子里吭哧吭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