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秘电话
玄夜2018-04-16 16:052,431

  “走。”我将烟盒塞在口袋里,看着王虎两人从里面出来,率先钻进了审讯室内。

  这里面我是第一次进去,气氛颇为紧张和严肃,甚至还弥漫着一种火药味。

  秦晓晨做好记录的准备,双手放在电脑前,抬头看着岳安:“说吧,解释一下监控录像上的事情,三天前你和王美玲举止亲密的进了岳安车行,此后就没有见到王美玲出来,而在两天前,也就是王美玲进入你车行的二十三个小时之后,尸体出现在了苹果园,死状惨烈。我们是有理由怀疑你有杀害王美玲,然后抛尸苹果园的。”

  “我没有杀人。”岳安喘着粗气,嘴唇因为紧张有些发干,“我真的没有杀人,我们都是老同学,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知道吗?对不对,刑十三。”

  “我只知道你在高中的时候混过社会。”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抬头看着岳安,接着说,“虽然现在已经不干打架斗殴的事情,但是从视频上来看,你和王美玲的关系不一般。而且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王美玲虽然是宁州技校的学生,但是也是个外围女,而你在这一年的时间内因为去夜总会被拘留了三四次。我想你们之间的关系不会这么简单吧。”

  “我……”

  “岳安,老实交代,宽大处理。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凶手,也不会冤枉一个公民。”秦晓晨拿着水杯走到岳安的面前,将它塞在他的手里,“既然你没有杀人,那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视频上的事情。”

  “还有,我们在王美玲的zi gong外围腐烂的地方发现了一根体毛,经过DNA的鉴定,是你的。”

  “好了,好了,我说,我说!”岳安听到这里的时候,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一口气喝完了一杯水,长长的提了口气:“我没有杀人,我和王美玲之间的关系算是情人。而三天前她去车行找我,是有事儿。”

  “什么事儿?”我下意识的抓住了手中的笔,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我有一种预感,岳安接下来的话,很可能是推进整个案子的关键。

  “我和王美玲是地下情人关系,半年前在一家夜总会认识。那时候她是夜总会的公主。我挺喜欢的。久而久之,我们聊了很多,互相加了微信,关系从简单的金钱皮肉关系开始上升到感情层面。我承认,我在有老婆的情况下这样做是不对的,也是违法的。但是你们知道吗?感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挡不住?呵!”秦晓晨冷笑一声,盯着笔记本电脑在敲字。

  岳安没有反驳,低着头松了口气,接着说:“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的半年,三天前她突然打电话约我,说有重要的事事情想说。我以为是想我了,所以就约在了车行。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王美玲竟然告诉我她怀孕了。要我娶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岳安突然瞪大了眼睛,双拳紧握,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刑十三,你们是刑警,你们知道夜总会的公主。谁特码知道怀的是谁的,而且我有老婆,你觉得我能娶一个夜总会的女人吗?”

  啪!

  秦晓晨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能感觉到面对这样的人,作为一个女人是愤怒。

  “等等,你说王美玲告诉你,她怀孕了?”我突然神色有些紧绷,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尸检报告。

  “不对,王美玲根本没有怀孕,也没有流产的迹象。”我嘟囔了一句,扭头看着秦晓晨,“尸检的时候,从zi gong的收缩成都来看,并没有胎儿的迹象。”

  秦晓晨沉沉的点了点头:“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吵起来了,我没忍住打了她一个嘴巴。王美玲哭哭啼啼的,之后接了一个电话,就顺着我车行的后门直接进了车库。”

  “什么电话?”秦晓晨追问。

  “不清楚,只听到是一个男人。像王美玲这样的外围女,每天接到这样的电话不计其数。所以,谁特码知道到底是不是怀孕了,还是想讹钱。就算是怀孕了,也不可能是我的。”岳安说到这里,忽然眼睛里绽放出亮光,“不过我记住了车牌号。”

  车牌号?
我和秦晓晨同时眼睛里有些喜色:“快说。”

  岳安交代的很利索,没有任何的隐瞒,包括和死者王美玲之间的开房记录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秦晓晨其实没有想到,自己的高中同学中还有这样的渣男,一副想要打人的架势。只是在刑警队,身穿警服,面对犯罪嫌疑人,就要按照规定来审问。

  近一个多小时的审讯,临近中午饭点才结束。

  岳安提供了一个车牌号,被同事带回了拘留室,等待后续的审问。

  审讯室内,只剩下我和秦晓晨,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咕咕……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我身边翻转响起。

  我扭头一看,是秦晓晨的肚子在咕咕作响,应该是饿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二十。

  “亲副组长,要不要一起吃饭。”

  “你去吧,我还要查查车牌号。”秦晓晨站起身,朝我淡淡的看了一眼,转身利落的离开了审讯室。

  对于她的态度,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事实上,在整个刑警队,比这种态度还要冷漠的人有很多,包括刚才出去的王虎和李锐。

  “邢哥,秦姐怎么走了?不吃饭啊。”

  “你怎么来了?”我转身看着从门缝中伸进脑袋的穆建波,皱了皱眉,“这里是审讯室,没什么事儿不能进来,这是规定。”

  “邢哥你什么时候懂规定了。”穆建波呲着牙笑了笑,摇晃着手腕上的手表,“本来还想请你和秦姐去外面下馆子,既然秦姐不去,我们去食堂吧,再晚了就没红烧肉了。”

  “滚。”

  重色轻友!

  ……

  从食堂出来,穆建波搓着肚子打着饱嗝。

  真不知道这货是什么心理素质,刚刚解剖完王美玲的尸体,见到红烧肉还能吃下去。

  “邢哥,还有半个小时上班,我们去哪溜达溜达。”

  “睡觉。”

  案件进去了新的阶段,对王美玲的尸检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对于秦晓晨的能力,整个刑警队没有一个人不认同。我心里有数,一个小时后,她的电话会很快进来。

  建波感觉有些无趣,打了招呼出了刑警队,去周围溜达。我进了办公楼,径直的上了四楼。

  刚刚走进长廊,感觉一双眼睛盯着我。

  抬眼的时候,长松一口气。

  “秦副组长,这大中午的不休息,怎么在我门口站着。”我懒散的走了过去,掏出钥匙打开门,“是想和我聊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