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审讯室内的要求
玄夜2018-04-16 16:092,382

  刑警队的审讯室内,气氛显得异常低沉。

  我和秦晓晨隔着一块单面玻璃,统一左手撑着台子,右手拿着耳麦,眼睛盯着审讯室内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的岳安。

  从岳安车行到刑警队的路上,挣扎怒骂的岳安已经显得非常疲惫,似乎有一种认罪的样子。

  “开始!”

  秦晓晨是刑侦组的副组长,她缓缓地坐在椅子上,俯下身子,嘴唇微微蠕动,嗓子里发出慷锵有力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再次锁定房间内的岳安。

  审讯岳安的是刑侦组的王虎和李锐。

  “姓名。”

  “岳安。”

  “年龄。”王虎再次说。

  “二十八。”

  “倒是老实。”秦晓晨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

  “希望说实话。”说实话我有些紧张。

  岳安是我和秦晓晨的高中同学,是当时在县城跟着社会人混的早一批,打架斗殴,吃喝赌样样精通。不过此人仗义且有高情商,毕业那年在家里的支持下开了一间小小的修车店,短短五六年的时间就在县城混的风生水起,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黑道洗白。

  其实……

  我的嗓子蠕动了一下,看着岳安蜡黄的脸,喉结微微蠕动:“你说岳安是不是凶手。”

  “邢哥。”

  就在我刚刚说完,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穆建波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沉稳的走来。

  “怎么?”秦晓晨看向他的时候,我转身迎了上去。

  “这是我和小陈两个人对死者王美玲的尸体进行再一次的勘验之后的报告,可以确定的是,死者被挖出来的zi gong在死者的体内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排他性很强,加上这半年的时间内死者应该有过吃避孕药和流产的迹象,所以zi gong出现了局部的坏死。”

  “对zi gong进行DNA的核对了吗?”不等我说话,秦晓晨转身盯着穆建波说。

  穆建波脸有些发红,看得我直翻白眼。

  “还……还没。数据库的对比没有达到百分之二十,还在进行更加大范围的数据对比,应该还得两个小时才能有结果。不过小陈怀疑,zi gong的本体应该没有在这一套系统内。”

  “不在系统内?”我嘟囔了一声,刚准备说话,突然秦晓晨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一把接过穆建波手中的报告,迅速的扫了一眼,提炼出了关键点,很快手写了两行字递给了秦晓晨。

  和秦晓晨这样的合作,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想想都觉得恍如隔世。

  一向办案严谨的秦副组长看着A4纸微微慌神,之后靠近了麦:“小王,刚刚法医部门的报告,有两点你们一定要问问。第一点,岳安是不是和死者发生过那种关系,第二,岳安是否知道王美玲打胎的事情。”

  审讯室内的王虎微微点了点头,干咳一声,看着身边的记录员李锐,默契的递了一个眼神:“岳安,接下来的问题还请你如实回答,我们不会冤枉每一个公民,相信法律。”

  “嗯。”岳安面色灰死,双手十指相扣,从小腿颤抖来看,应该是非常紧张。

  “好,第一个问题,王美玲是不是你杀的。”

  “杀人?”

  出乎我和秦晓晨的意料,死沉沉的岳安像是触电一样猛地抬起头,眼睛里充斥着慌乱的神色,身体晃动:“我没杀人,我没杀过人,王美玲不是我杀的。”

  “这么说你认识她?”王虎不愧是刑警队最优秀的审讯员,很快抓住了岳安的漏洞,接着道:“是不是认识?”

  “我……”岳安嗓子里吭哧一声,突然让我的内心一紧,心脏似乎都提到了嗓门眼。

  “看来这货还真认识。”窗户外面的穆建波侧着耳朵在我的耳麦旁边听了一耳朵,倒吸了一口凉气。

  “二货。”我瞪了穆建波一眼,“没看过监控录像么?”

  “咳咳……我又不是专业的。”穆建波脸红红的,嘟囔了一声很快离开了审讯室。

  “给他看监控录像。”秦晓晨盯着岳安看了许久,通过话筒道。

  “那你看看这个。”王虎示意身边的李锐打开了一段视频,转过笔记本电脑。

  岳安缓缓抬头,忽而瞳孔紧缩,长长的吐了口气,宛如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样,软瘫在椅子上,额头上的汗珠啪啪啪落下,两小时前还吹得非常时尚的大背头已经凌乱的有些狼狈。

  “岳安,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王虎站起身暂停了播放的笔记本电脑,右手关节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这样还能宽大处理。”

  “你是不是认识死者王美玲。”李锐那双锐利的眼睛一抬,有些怒意的说。

  “注意审讯规定。”秦晓晨知道李锐这小子的脾气,连忙通过话筒提醒道。

  “嗯!”

  岳安闭着眼睛冥想了三十秒的时间,喉结剧烈的蠕动,沉沉的点了点头。

  不过就在王虎刚准备继续审讯的时候,岳安突然坐直了身体,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户外面的我和秦晓晨。虽然他看不见,但是我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目光之中的炙热,有些灼烧我的心。

  “他想干什么?”我嘟囔了一声,习惯性的拿出烟盒,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我要见秦晓晨和刑十三。”岳安目光笃定,盯着王虎和李锐看了一眼,继续说,“否则我是不会说的。”

  怎么办?

  王虎转过身,看着我们,示意。

  秦晓晨双手抱在胸前,缓缓地用右手撩动了一下精练的短发,俯下身子:“我请示一下。”

  说罢,她拿着电话出了审讯室。

  队上有规定,凡是和嫌疑人有关系的公职人员都要回避,除非是特殊情况才能请示特批。

  岳安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知道。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就连老师都被他打过。只是现在步入社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逐渐的胆子也小了。只是若真的逼急了,这小子守口如瓶,对于案件是极为不利的。

  我明白,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只能证明岳安和死者王美玲是有亲密关系的,或许是恋人,或许是情人,或许是有皮肉交易的。但是以这样的情况,是无法判定岳安就是杀害王美玲的凶手的。

  审讯室内静悄悄的,岳安似乎能够看到我一样,目光直视。

  正当我感觉有些压力的时候,秦晓晨推门而出,朝我点了点头。

  “王虎,你们两个先出来。”秦晓晨对着耳麦说了一声,扭头看着我:“金队同意了,我们两个审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