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约定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2,990

  辛晴的父母是援藏工作者,常年奔波在外,在家的时间如同从海绵里挤水,少得可怜,对于辛晴的照顾自然有所疏忽,好在她从小是个令人省心的孩子,这也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辛晴父母的负罪感。

  平日里,辛晴和年过古稀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比起她的学业,他们更关心她的身体。尤其是奶奶,几乎很少过问她的学习成绩,却总要在她出门前再三叮嘱饭要吃得饱一些等日常问题。

  昨晚范唯尘发她短信,两人一来一去约定了今日见面的时间地点,一聊才发现,两人住得还算近,他骑自行车二十分钟就能到辛晴家附近。

  范唯尘对她家这片并不陌生,能准确说出好几家地标性餐厅,于是他选了一家距离辛晴家一街之隔的星巴克作为两人的会合地点。

  周末出门,总归要对家里大人有所交待,辛晴的理由是和同学讨论试卷,奶奶很好说话,轻易就瞒天过海了。

  离约定见面的十点钟尚早,辛晴背着双肩包,是这家店的第一位客人。她点了一杯拿铁,挑了一个较为隐蔽的位子,入座后象征性翻出了书包里装着的作业,趁等人的时间认真做会儿题。她是那种学习不费劲的人,从不报补习班,课堂上教的她都能第一时间消化。

  范唯尘几乎是踩着点到这里的,似有心灵感应,辛晴抬头看窗外的空档,正巧看见范唯尘骑着自行车从对面的马路穿过来。

  他那辆自行车看着很轻巧,车轮比一般的自行车要大几寸,亮黑色的车身纤尘不染,车上的那个人英姿飒爽,简洁的白衣黑裤,风吹起他的短发,阳光下的少年已然初具棱角分明的端倪。

  辛晴收拾好东西,直接走出咖啡馆,她有些迫不及待想去看看那个无人问津的老电影院。

  “你早到了?”范唯尘见到从里面的人出来走近他身旁,诧异地问。

  “我也才到没多久,走吧。”

  “先在附近吃个饭,你喜欢吃什么?”范唯尘将车上锁后她问。

  “你呢?”辛晴不擅长做决定,于是将问题丢还给他。

  最后,两人寻了一家点心铺子解决了午饭,别看店内才排了五六张桌子,但老师傅的手艺一绝,鲜肉小笼包汁鲜肉Q,小馄饨皮薄馅足,咖喱牛肉粉丝汤也是用浓汤熬出来的……总之他们二人胃口大开,吃得心满意足,发誓下次还要再战第二回。

  “我在这儿住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家店呢。”辛晴感慨的同时,话语里不乏夸赞范唯尘误打误撞带路带的好。

  “那你想好怎么谢我了吗?”范唯尘眨了眨眼睛,似在邀功。

  “嗯,想好了!”

  “怎么谢?”

  “下次我还想来吃的时候,会记得喊你来买单。”

  “我怎么听着倒像占我便宜。”

  “但我也没说你一定得来呀!”

  “我会来,风里雨里都来,只要你想我来的时候,我就来。”范唯尘承诺得郑重其事。

  辛晴听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但仔细琢磨,是自己默许着给了他些许暗示和些许鼓励,不知道怎么就忽然走到了这一步,心里滋生出来的情意竟不由自主往外喷涌。

  世界忽然安静了,他们并排走在日光热辣的树荫下,迈着相同的步伐频率,不知不觉走到了无人等候的公交车站。

  中午的车次稀稀拉拉的,半天才经过一辆车,他们一起等了很多辆车开过,范唯尘都没有要上车的准备,而辛晴压根就不知道要坐几路车,一心一意跟着他等。

  老电影院的确坐落的偏僻,具体位置还真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售票间坐着的是个中年阿姨,磕着瓜子正煲电话粥,笑声能传三里路。

  辛晴和范唯尘不便打扰,索性参观了一下大厅里的海报墙,这才发现今日也就排了两场电影,一场是上午十点,一场是下午两点。

  下午两点这场放的是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这部电影辛晴没看过,李碧华的原著小说却是念初中时就读过。辛晴对这个故事谈不上多痴迷,不过觉得李碧华的文字绝美而刻薄,好多的高中女同学都对她很是追捧,只有她不够喜欢。

  基于此,辛晴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范唯尘或许不会如她一般,喜欢看那些温温吞吞的旧电影。可转念又一想,范唯尘只是说带她来认识这家电影院的地址,又没说会陪她一起看电影!

  当然,令她意外的是,待阿姨挂上电话,范唯尘立马带她去窗口买了两张下周六的电影票。他压根没问下周六放映的是哪部电影,直接付钱买了两张,随后才递给辛晴保管。

  “下周六,你还是在老时间老地点等我。”

  言下之意,就是十点钟的星巴克。

  范唯尘说时,辛晴正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电影票上,原来放的是《放牛班的春天》,她很喜欢的一部片子,想到这里,又担心起范唯尘会不会喜欢,忍不住问他:“你喜欢看电影的吧?”

  范唯尘表情怔愣,听到问话后露出一丝迟疑,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很少花时间看电影,但挺喜欢看的。”

  “我知道,你的人生大事是踢球。”辛晴善解人意地替他化解尴尬。

  范唯尘无奈轻叹一声,似不愿多提,转而说:“走吧,到家也要挺久的,我怕你晚归家人要担心。”

  “好,回家。”

  车站旁开了一家奶茶店和一家书报亭,辛晴无法理解,如此人烟稀少的地方,为何会有这么两家小店的存在。

  范唯尘问她:“喝奶茶吗?”

  “不用。”

  范唯尘却不理会她的拒绝,劝说:“喝一杯吧。”

  “好。”

  辛晴一同跟了过去,选了她常喝的原味。

  虽然天气炎夏,但奶茶却是滚滚烫的一杯,心都要跟着被灼伤了。

  辛晴有些过意不去,范唯尘买给她喝奶茶,自己却要了一瓶矿泉水,她的眼神未收回,就被转过头的范唯尘尽收眼底,于是解释道:“因为要维持职业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我平日里对饮食控制很严格,所以不要同情我。”

  “那你中午那顿岂不是破戒了?”

  “嗯,偶尔犯规一次也属人之常情。”

  “咦!我们买奶茶的时候,正好有辆车开走!”辛晴遗憾地抱怨,错过一班车可是要足足多等半个小时。

  “真倒霉!”范唯尘附和她,嘴角却不受控制上扬了几度,语气里尽是安慰:“不过没关系,半个小时也很快的。”

  辛晴认同他的说辞,两个人在一起的半个小时,感觉没说几句话就如烟过了,哪怕在沉默中度过也不觉漫长难熬。

  范唯尘将辛晴送到小区的对面街,生怕碰到辛晴的邻里,他被说闲话没事,但辛晴万万不行。

  天色已晚,正值饭后散步的点,行人道上人潮如流。范唯尘不便多逗留,道完再见准备离开,离开前问辛晴:“礼拜天晚上,你坐几点的车到学校?”

  “晚上七点的一班。”

  “是今天我们等车的那个车站吗?”

  “是的。”

  范唯尘犹豫片刻,思虑良久仍将原本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最终换成若无其事的神情抿唇告诉她:“我以后也这个点在车站等车。”

  辛晴没有应声,而是垂下眼眸专心盯着手中那半杯冷掉的奶茶发愣,她的睫毛在路灯下轻轻打颤,每一根睫毛的姿态都落在了范唯尘的眼睛里。她却不敢抬眼去看范唯尘的眼睛,那颗心就快破膛而出,碰上喜欢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只是不去将他推远,而始终不敢伸出双手去拥抱他。

  十七岁的心很敏感,喜欢与否,是凭心灵感应,而非直白的我爱你。

  然而,第二天的七点钟车站,辛晴一直都没有等到范唯尘。

  等待的过程中,不惜扯了点小谎从中支开苏田这种烂招数都被她用上了,只以为是范唯尘会晚一点到,她抱着这个信念催眠自己,一直从天色渐暗的七点钟等到最后一辆末班车发动,她才不情不愿上了车。

  张爱玲写过一句话,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辛晴望着车窗外依次倒退的景致与灯火,不免心情低落,今天可是没有下雨呀,你是因为什么不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