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当新朋友遇到老邻居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562

  开学第四周,迎来第一次年级组月考,考场按入学考分数来分教室的,辛晴被分在物理实验教室,除了左边坐着莫亿年以外,身边其余几乎都是高复二班的陌生脸庞。这教室里还空出了一个座位,监考老师该是提前接到了范唯尘的缺考理由,铃声一响就开始发考卷和答题卡,并不追究缺考的那位学生。

  最后一门外语考试结束,莫亿年和辛晴都提前交了卷,理由出奇的默契,居然都是因为饿了。

  他们一前一后来到学校的小卖部买了饭团和咖啡,莫亿年执意要请客,还多拿了苏田和张朗的份。

  辛晴其实有好几回都忍不住想开口打听范唯尘的下落,这两天他音讯全无,学校没来过一次,更是没有主动联系过辛晴,哪怕发条简短的信息告诉一下她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好的。

  可惜都没有,但是辛晴一直在默默等他的短信,怀着那天夜里她在车站等他一样的心情。

  整整一周的时间,范唯尘像是从人间蒸发了,全班同学都在课余时间揣测他消失的原因,有猜他退学的,也有猜他生病住院之类的,但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

  就连他的室友莫亿年和张朗都对他的行踪一无所知。

  施展眉应该是清楚的,但她绝口不提,也没人好意思开口问。

  直到周五临近放学的时候,范唯尘的父亲再一次出现在校园里,据说那日的情形是,校长和两位教务组长亲自等在校门口接驾,而范父则戴着黑超墨镜从车上下来的,听说像极了港片里的黑社会老大。虽然他派头十足,看见各位校领导时却特别谦卑有礼,整个一副“富商为儿子不惜折腰”的低姿态。

  这样的风声一来,范唯尘要退学的事像是既定的事实,他的表现也不负众望,整个一周都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课桌里的情书倒是越堆越高,越积越满。

  周五放学后,轮到辛晴做值日生,排桌椅的时候不小心将范唯尘课桌里的东西统统打翻在地。她也不恼,蹲下身子一样一样捡起来,并且将散落的物件齐齐整整原封不动放置在他的课桌肚里。

  他东西还不少,课本习题册不算,有一个黑色的iPod nano3,耳机还插在接口处没有拔。辛晴想,可不是没心没肺嘛,这可是本月新发布的产品,就这么不管不顾扔在这里让它自生自灭了,大概也只有他能做出这样子不负责任的事来。

  除此之外,就剩各色的唯美信封了,里头装着的情书是等着他来拆开的,它们比辛晴可有耐心多了,不急也不躁。

  辛晴吃味地想,他究竟是哪来这么大的魅力,那么多女孩争着抢着对他趋之若鹜,甚至包括她自己。

  总之,辛晴暂时没搞明白。

  回家的路上,苏田很是纳闷不已,辛晴明明考了年级第一,怎么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自己的总分始终在年级下游徘徊不前,倒还一心惦记校门口那家油炸鸡排和肉串的小店呢,人和人的层次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公交车上,苏田打开了话匣子,憋了好多天的话终于找到了口出倒出去,“辛晴,你这状态不对啊,害相思了?”

  辛晴不是遮遮掩掩的性子,况且她早有预感,苏田比她自己都更早察觉出端倪,这会儿更是不必牵强伪装,便没有下意识否认。

  相思谈不上,只是忧虑他此刻的处境,以及日后的打算。

  真怕他忽然就一声不响地退学啊……

  “不过真的好奇怪,范唯尘怎么一下子杳无音讯,不会又出去踢比赛被劫大巴吧?”苏田说时胆战心惊,一点儿没有调侃的意味,而后赶紧拍了拍嘴巴,骂道:“呸呸呸,我这乌鸦嘴,不能乱说不能乱说!”

  被苏田一说,辛晴的心也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不说还没往这么坏去想,一说真就坐立不安了。嘴上却在逞强,听着像是在应和苏田,实则是在说服自己。

  “不会的,你都说他福大命大了,他不会有事的。”

  仅管范唯尘和全世界失联了,但辛晴如约在周六上午的星巴克去等他,这次她提前了整整一个小时到,依旧点了一杯拿铁,什么事也不干,咖啡从热的变成了凉的,他也还没来。

  辛晴终于相信,他是真的不会来的了。

  但她仍是固执到一个人去吃了那家点心铺子,分明是鲜美到流泪的生煎包和美味的白菜猪肉水饺,辛晴偏是味同嚼蜡,一餐饭食不知味。

  然后她沿着上次的路线,一个人坐车去了老电影院,包里揣着范唯尘上周买的两张电影票。

  “辛晴?!”

  当辛晴即将推开电影院的玻璃门时,身后有个熟悉的叫声喊住她,这个声音她认识了十多年,自然不是突然出现的范唯尘。

  “真的是你,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荒山野岭来了?”夸张的形容,是楚清源的行事风格没错。

  楚清源和辛晴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一个住三楼,一个住四楼,年龄才差了一岁,理应是玩得很好的。奈何双方家庭太过知根知底,楚清源的脾气秉性不讨辛晴奶奶的欢喜,所以她是从小被灌输“远离楚清源,幸福有保障”的理念长大的。

  后来,辛晴和楚清源往来,只能在背地里偷偷摸摸地进行。甚至,为了躲避辛晴奶奶的口诛笔伐,两人在楼道迎面相撞都是没有眼神交流的,各走各的阳关道,刻意做出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出来。

  久而久之,他们的关系终于在楚清源念高中的时候真正疏远了,他开始收起了玩世不恭那一套,幡然醒悟似的加入了学习大军,从曾经的混世魔王渐渐变成了名列前茅的三好生,一度让所有人跌破眼镜,除了辛晴。

  因为他高中换女朋友的速度,恐怕比辛晴换笔的速度还快。

  在这里遇到楚清源,甚是意外,辛晴反问他:“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我学校在这里。”楚清源表情有些不乐意,像在埋怨辛晴对他的事不再如从前般了如指掌。

  “不是在东区大学城吗?”

  “我大一在分校读。”

  “哦,这样。”辛晴恍然大悟:“我一路坐车过来,都没注意到附近有学校呢。”

  “偏着呢,这里算是镇上了,我学校距离这儿五公里开外。”

  楚清源并没有因为考上名牌大学而脱胎换骨,讲起话来总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周身透出一股对众生都漠然的冷感,一只手插着裤袋,一手夹着香烟,他从头到尾,只有一双眼睛是犀利鲜活的,轻灵得像会洞悉所有。

  这双审视的眼睛,让辛晴不敢与之有长时间的对视,那种滋味让她生出些微的抵触和防备,她只知道那其中是不含丝毫恶意的,可也不痛快。

  辛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快到电影开场的时间,对面的人若无其事问了一句:“准备一个人看电影?”眼睛却是瞟向辛晴手中拿着的两张电影票,了然于心般用肯定的语气下了结论,“不用猜也知道,是被人放鸽子了吧?没事,我陪你去看得了,看完一起回家。”

  就这样,楚清源掐灭了烟,自作主张接过辛晴手中两张票根递给入口处的检票员。

  黑灯瞎火的影厅,统共就他们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两个位置。

  片子刚开场,楚清源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辛晴猜他是昨夜去网吧打了通宵的游戏,也就放任他不管了,安心看自己的电影。

  剧情进行到马修准备组合唱团的戏,辛晴注意到影厅前方的小门开了一道缝,室外的亮光溜进幽暗的影厅来,有几许扎眼。

  随之而来的是有个高瘦单薄的身影一闪而过,门很快合上,而那抹身影迫不及待往最后一排的方向小跑过来。

  辛晴用目光追随那道颀长的身影,越走近自己,他的脸便愈发清晰,借靠屏幕的光就能分辨出来者何人。

  而那个人,越是靠近辛晴多一步,迈着的步伐里藏着越多的小心翼翼,脸色从起初的急切热烈,转而变得乏味木然。

  尽管如此,来人依旧固执地选择坐在辛晴旁边的位置,完全没有要主动开口打招呼的意思,存了心打算默默看完整场电影。

  范唯尘来时归心似箭,他刚下的飞机,连球队大巴都没乘,直接拦了出租车飞奔到这里。一周的海外封闭式集训,让他都没来得及和辛晴告别,就被领队没收了手机和一切通讯设备,断了和外界的一切关联。

  这次集训主要分两个环节,体能测试和技术测试,这就直接能体现出球员的短板和优势。这次训练强度是前所未有的大,每个球员背负的压力都是巨大的,因为随队前来的领队之一是国家队的教练组成员,他的考察将直接影响到球员是否有能力在未来入选国家队的重要衡量标准之一,所有球员都不敢松懈怠慢,几乎将自己抽丝破茧,将最全能的自己展现在领队面前。

  范唯尘也不例外,他对训练是百分之百的心无旁骛,他在一众队友中,体能和传接球的能力都是遥遥领先的。虽说缺乏比赛的经验,但处理球的经验却是丰富的,深受领队和教练组欣赏。

  他一天训练超过十二个小时,每天洗完澡后累得倒头就能睡,可他睡前会下意识想起辛晴,一想起她就涌起满心的内疚,生怕自己的不告而别会引起她的反感。

  看来自己的预感准得可怕,辛晴非但反感他,索性拿着他买的电影票请别的男生过来看电影。见到这一幕,他着实怒不可遏,气得脸都绿了。

  所以,哪还有看电影的心思,里头的人物用快语速的法语说着什么,他已无心去看字幕。心里想着一百种质问辛晴的方式,但几次偏过头想尝试与她交流或解释,一看到那头熟睡的男生不知何时将头靠在了辛晴的肩头,他想说出口的话就被一口闷气给堵了回去。

  一周未见,风云突变。

  真他妈闹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