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人生何“醋”不相逢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496

  片尾曲一响起,楚清源就神奇转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嘴里含糊不清喃喃自语道:“结束了?”他压根没留意到,辛晴的另一侧突然多出的一个人,更是毫无意识到自己这一刻是彻彻底底的鸠占鹊巢了。

  直至走到了车站,范唯尘都寸步不离跟在他们的身后,最后上了同一辆车。

  车厢内许多都是学生模样的男女,一路上叽叽喳喳,通篇都聊着校园内发生的趣事,谈着这些的时候,脸上尽是遮掩不住的快乐。

  范唯尘落在人后,只能坐到最后一排,恰巧坐在辛晴和楚清源的侧后方位置。这个方向能清楚观察到他俩的举止,他觉得别扭,索性别开眼望向窗外,可不是眼不见为净嘛!

  即便如此,依然无法忽视他们的谈话。

  听得楚清源问辛晴:“十一长假,你有什么安排?”

  “在家复习啊,还想找个人打毛球,你呢?”辛晴有礼尚往来的习惯,反过来也问了他的长假安排。

  “我和同学约了去吴哥,明晚的飞机。”

  辛晴有些羡慕他的大学生活,许多的私人时间都允许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倒是没有多追究行程细节,那不是她该关心的,只道保重。

  而她的心思,同范唯尘如出一辙,无论如何想要减轻他的存在感,可更多的注意力仍是聚焦在最后一排的那个人身上。

  一声不吭就从人间消失的是他,突如其来重新出现在她视野中的人,也是他。

  看到他的第一眼时,辛晴很多的情绪都一股脑涌上心头,愤怒和委屈是最先侵占感官神经的,只是到最后,竟是心安居多。提心吊胆了一周,见到他别来无恙就好。

  楚清源总是在寻话题,生怕熟悉的两人遇上冷场的局面,但辛晴的心不在焉明显地刻在了额头上,这使楚清源终于闭了嘴。

  他开始翻出手机,想起来自己最近下载的几首歌,他经常把自己喜欢听的歌推荐给辛晴,于是自然而然分了一个耳机给辛晴。

  范唯尘看着眼前并排而坐的一男一女,两个人共用一副耳机,气得喘息都加重了几分。谁能告诉他,他不在的一个星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前桌见了他像见了陌生人,别说一句嘘寒问暖的关心都没有,就连正眼都没瞧过自己,偏生和身边的男生眉目传情了许久,这是存心气他还是本就如此?

  范唯尘忍无可忍,发她短信给辛晴发泄不满的情绪:“这男的是谁?”

  辛晴的手机此刻正握在掌心里,微微一震,她很快就看见了这条短信,于是大方回复:“朋友。”

  “哪门子朋友?”

  “从小一起长大的很好的朋友。”她如他所愿,回答得极尽详细。

  这个答案让范唯尘提高了警剔,就连问出的话都带着咄咄逼人的气息:“无话不谈的那种?”

  辛晴不知该作何回答,短信还没来得及回,就听楚清源追究起她打羽毛球的原因:“打羽毛球锻炼身体啊,今晚我就能陪你打。”

  “比起锻炼身体更锻炼人,我班有个女同学脚受伤了,我被临时选中参加下个月的全市高中生羽毛球比赛。”

  “就你这技术,到底是让你去打球的还是让你去丢人的?”楚清源毫无人性的嘲笑她,辛晴从小就是在他这样的压迫下成长起来的小姑娘,别的没学会,抗击打能力还是很强的。

  就连开学那次,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读检讨书这种行为,事后都没给她留下心理阴影,辛晴就没心没肺想着,这很大一部分原因该要感谢楚清源。

  “如你所愿,比赛那日,我打球丢人两不误总行了吧!”辛晴不是嬉皮笑脸的性子,对着楚清源却会不由自主变成这个样子,也许这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魔力,一个人被耳濡目染的久了,身上总会沾染上另一个人的影子,溶入骨血,最后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那我得来现场一睹你的风采,但你千万别说咱俩认识,我不比你,可丢不起那人。”

  “谁说要认识你了,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辛晴赌气起来像是在撒娇,语里的嗔怪听在范唯尘耳里尤其像是打情骂俏的调情,他实在受不住前面两个人旁若无人继续上演“秀恩爱”的戏码,待到公交车一停靠车站,他便不管不顾冲了下去,哪怕窗外飘起了细雨。

  辛晴哪能真的没瞧见这副情形,可也只能装作视而不见,一心催眠对自己说,来电影院只是他刚好想来看电影罢了;与她上了同一辆车,也不过是回家顺路而已。

  往日的种种,大抵就是出于普通的同学之情,是她的错,不该在心里百转千回剖析和放大他俩经历过的小事。

  小事,那便不足挂齿。

  整个国庆长假,辛晴成天窝在家里看书做试题,复习得累了就抽出两个小时和隔壁邻居打打羽毛球,两人都是业余水平,辛晴不指望自己能突飞猛进达到比赛的水准。

  她和范唯尘的短信聊天维持在当初那段无疾告终的对话上,辛晴反复翻看过无数遍,都能在脑子里生出茧来了。她强迫自己停止胡思乱想,可每当闭上眼睛,浮现在眼前的就是那日只身淋在细雨里轮廓分明的他,他瞧上去孤独且落魄,像被主人无情抛弃的宠物,叫辛晴于心不忍。

  辛晴在自责和内疚中度过了漫漫长假。

  国庆一上来,整个高复一班都陷入一片死寂沉沉中,因为月考的成绩公布了,全年级最后一名是缺考的范唯尘,但他比起任何人来都看起来轻松自如。

  张朗一下课就跑到范唯尘那里刨根问底,就差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盘问得明明白白。

  “范唯尘,你怎么没退学啊?”张朗绝对是个一根筋的生物,范唯尘出现在这里,就代表谣言不攻自破了,他却不死心,非要问得一清二楚才罢休。

  “我退学了去要饭啊?”范唯尘避重就轻。

  张朗还不死心:“人家都这么说啊!”

  “哦,人家还说你出门从不带脑子啊,是不是?”范唯尘云淡风轻瞥了他一眼,唇角溜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苏田听完直乐,转过身去加入他们的闲谈行列,倒是辛晴纹丝不动,自管自看书,大有将冷战进行到底的态势,她从不是会主动服软示好的性格。

  苏田调侃范唯尘:“怎么,又被叛军劫持球队大巴了?”她一度也很担心范唯尘过,猜测过千百种他遇难的场景,如今真人完好无损坐在这里,她倒是说不出煽情的话来了,转而用嘻皮笑脸的话锋一带而过。

  范唯尘不和她多辩解,顺着她的话奉承道:“谢谢你金口玉言,祝我福大命大,我才躲过一劫。”

  说完,他不自觉将目光移到前面的那个人背影上,也不知低着头在做什么,完全对他们的谈话无动于衷。

  就是这会儿,辛晴前面的男同学拿着考卷转过身,请求辛晴指导一二。

  辛晴学习成绩好且亲和力十足,对于学习上的需求,只要在能力范围内她都愿意辅导一二。

  面对男同学的求助,她也是尽职尽责,认真分析了题便拿着草稿纸和笔,认真将推算方法教了他一遍,对方仍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辛晴不厌其烦继续教了第二遍,看得范唯尘气不打一处来。

  对着自己总是冷眉相对,对着别人却能够变得谈笑风生,他的醋瓶子将心打湿了好大一片,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他的脚踩在辛晴椅子的横杆上,看了这场面不由抬脚狠狠踢了一下以示愤怒。

  奈何一个用力过猛,辛晴的椅子直接被踢歪了,迫使她在猝不及防中身体直直往前倾,胸膛避免不了磕到课桌边缘,而脸差一点撞到前桌那个男同学的额头上。

  辛晴堪堪才九十来斤的体重,范唯尘偏是脚下力道强劲,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两人都措手不及傻眼了,受害者辛晴更是大惊失色,神色凶悍地转过头朝那个始作俑者剜了一眼,怪罪意味明显。

  范唯尘终于在半个月后对辛晴说了第一句话,“我不是故意的。”

  辛晴一点没给他好脸色,用公事公办的口吻告诫他:“请你以后别再把脚踩在我椅子上。”

  “那不行,我腿太长,不伸直就会发麻发酸。”范唯尘故意说得没皮没脸,一心想着能多和她说上几句话也好,指不定说着说着就此能缓和关系。

  辛晴没理会,这人不是自恋是什么,腿长了不起啊!

  原本辛晴不接话,就指望着这个小插曲尽快翻篇,不愿和他有过多口舌之争,生怕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可没料到范唯尘竟不依不饶起来,阴阳怪气道:“总之,小短腿是无法理解的。”

  辛晴虽然坐倒数第二排,个子不高算是不争的事实,上回体育课测身高体重,她赤着脚连一米六四都没够到。

  高是不算高,绝不算矮个了,骂她小短腿着实过分了些。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简直不可理喻!”辛晴憋红了脸,她不是粗俗无礼之人,平生骂出口过最狠的话大约便是这句了。

  她整整活了十七年,从未当面和谁有过面红耳赤的争吵,只有范唯尘,又是和她冷战,又是戳她软肋,大有将她体内所有的坏情绪都激发出来的打算。他让辛晴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有这样难处和泼辣的一面,可以说是令自己大跌眼镜了。

  范唯尘面对辛晴的指控,全部照单笑纳:“你知道就好!”

  这样一来,两人正式结下了梁子,辛晴再也想不起半个月前那个对着自己温情脉脉的范唯尘。

  这人消失的那些时日,莫不是去换了个脑子吧,辛晴暗搓搓吐槽。

  招惹不得,那她退避三尺总行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