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恶作剧之球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2,298

  那是2007年的9月3日,开学第一周的升旗仪式。

  辛晴恐怕永远都会铭记那个鬼日子,往大了说,那件事至今为止都能算作她人生节点里最大的一个污点——就在升旗仪式上,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站在领操台上,拿着无绳话筒读一封自我检讨书。

  那年她十七岁,误打误撞犯下个错误,导致酿成这出悲剧。

  事情始末要从全市三好学生辛晴高考落榜说起。

  要说辛晴高考失利是小概率事件,那她邻居苏田与理想的大学擦肩而过,可算正中所有人的下怀。

  巧合的是,这俩人在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重读了同一所学校,如今成了同班同学不说,还偏偏分在了同一间宿舍。

  用苏田的话说,这真是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缘分了。

  本来,她们两人的交集也就止步于街坊邻居的层面,并不走得十分亲近。因为在邻居眼里,辛晴是那种闭着眼都能考全年级第一的乖乖女,而苏田样样落人下风,难免不被外人诟病。久而久之,闲言碎语多了,她们的关系也就比点头之交好了那么一丢丢。

  只是后来,辛晴高考落榜的事迹几乎传遍了S市整个大街小巷,甚至上了地方卫视台的新闻频道。有人替她惋惜的同时,更有人幸灾乐祸,然而她作为当事人,既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自暴自弃。

  高考之后的一整个暑假,苏田都没有碰到过辛晴,听说她被父母带着到美国亲戚那边探亲去了。

  那会儿,苏田还以为辛晴会选择考一所美国的常青藤学院,以她的水平可以说是绰绰有余。

  没成想,算好事多磨吧,如今两人居然分配在了同一间宿舍,可谓是世事无常。

  苏田有些没心没肺,终于找到机会询问当事人真相:“辛晴,听说你原本是要被直接保送进B大的,半路却被人家截了胡是不是?倒霉的是,第一门考试,你刚进考场就急性阑尾炎发作,如今只能和我这种偏科偏到西伯利亚的人一起读一年高考复习班。”说时,苏田不无可惜,她总是羡慕学习成绩好的人,羡慕归羡慕,但从不嫉妒,智商是天生的,自己却是没得选父母。

  辛晴爱干净,把宿舍的地从里到外拖了一遍,苏田躺在床上背英语单词,觉得没劲就和辛晴扯起闲篇来。

  听苏田这么说,辛晴也没否认,随口应了一声。

  “听说下雨天伤口会隐隐作痛,你那条疤长不长?”

  “是会痛。”

  “你得买瓶好的精油护理护理,身上留条疤多丑啊,给我瞧瞧好吧?”苏田一个激灵就从上铺蹭蹭蹭爬下来。

  辛晴脸皮薄,何况少女大多注重外在,哪怕脸上长粒小雀斑都是天大的事儿,别说是短时间内接受一条丑陋的疤痕。

  总之,连辛晴自己都没有接受它呢,怎敢昭示于人?

  见苏田这架势,辛晴手中端着水盆来不及放下就往阳台上逃,奈何苏田一个劲在身后穷追不舍,总之最后屋漏偏逢连夜雨,阳台刚晾上的衣服,地上湿滑一片,辛晴方巧踩在一片水渍上,害得一个重心不稳,端着的那盆水直接从阳台的镂空栏杆处泼了出去,就连盆也小命不保一齐飞了出去……

  辛晴和苏田同时惊呼一声,可楼下传来一记更恐怖的叫声:“谁干的?给我下来!”

  辛晴闻言,左右权衡,先让苏田回房间继续背单词,但她怎么也不肯,说要死一起死。

  辛晴安慰她:“真没事,我下去认错,而且下面的人刚才就看见我的脸了。”

  苏田半信半疑,教她方法:“那你认错态度好点儿!”

  “知道啦!”

  一来二去商量对策的功夫,被从头到尾浇了个透的人已经亲自找上楼来了,头发上的水直往下淌,那人烦躁地用手捋开,抓着辛晴就命令道:“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辛晴心想,惨了,打翻谁不好,居然将水打翻在了教务处主任方圆的身上。

  她下楼才发现,一同被水淋到的还有自己的同班同学,张朗。

  大晚上,他们三人一同聚首在教务处,方圆认定这件事情节严重,说什么也不肯网开一面。

  辛晴有错在先,原原本本讲明了事情起因经过,认错态度极其诚恳。

  方圆依然固执己见,认为她这是道德败坏的体现,先是让她给自己和张朗郑重道歉,其次又打电话给她班主任施展眉,这通电话持续了很久,辛晴知道施展眉极力在替她求情,但最终徒劳无功。这不算完,方圆又打电话通知了辛晴家长,让父母一方下周抽空来一趟学校。

  做这些事时,辛晴坐在另外一个老师的座位上埋头写检讨书,而张朗穿着一件湿校服,一直没有提前离开。

  方圆到很晚才肯放她走,离开前通知辛晴:“这封检讨书,下周一升旗仪式上你去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读,我相信你现在已经严重意识到了错误,我也相信你以后决不会再做出这样有损学校形象的鲁莽举动了!”

  张朗听完,见缝插针在一旁说情:“老师,这位同学真不是故意的,我看得很清楚。”

  “这件事不管故意不故意,性质都是恶劣的!”方圆态度坚决,不容任何人辩解。

  范唯尘就是那个当全校师生都噤声站在操场上听辛晴读检讨书时,唯一打破这份沉默的人。

  “咣——”

  辛晴手中的话筒坠地,尖锐的噪音直往耳窝里钻,意外状况一出,领操台下七嘴八舌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在追究那只天外飞仙一般飞射过来的足球出自谁的脚,除了辛晴。

  因为她原本握着无绳话筒的手掌,被足球大力击中以后,痛得没有闲心去思考其他。

  只有她的班主任施展眉反应迅速,站在领操台下一个劲冲辛晴挥手,示意她赶紧趁此机会下台来。

  肃杀的升旗仪式掩然成了跳蚤市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整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谁还有空理会辛晴那封才念几句开场白的检讨书。

  所有的焦点都盯住那个突兀的、穿着一身职业球衣的男孩,待大家还没完全看清他的脸,他已经被方圆边咆哮着边抓去了教务处。

  “你这临门一脚这么准,怎么没直接把中国队送进世界杯?!”

  真真是讨伐的口吻,骂人就骂人,还一杆子打翻了一整个中国队。

  范唯尘在心里之为打抱不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