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有颜能使鬼推磨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2,500

  事实证明,无论身处哪个时代,都没有用美色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嘴甜来凑。

  就拿男生宿舍以铁面无情威震八方的宿管阿姨来说事儿,由于学校明文规定,上课时间严禁学生随意出入宿舍,之前就连校领导的侄子都没在这个阿姨手里讨到过便宜,偏偏范唯尘倒是轻松闯关成功,可谓有颜能使鬼推磨!

  范唯尘快速洗了把澡,换上夏季校服,拎起书包就三步并做两步往楼下跑。

  湿漉漉的黑发在九月的艳阳下,随手撸几下就已经半干,乍一看,他身上有种特属于青春荷尔蒙的热烈和恣意。

  盛夏的日光,让他地上的影子都看起来闪着光。

  范唯尘这回不再中规中矩喊报告进教室了,直接选择从后门溜了进去,因为他就坐在最靠近后门的那个位置。

  这是节数学课,数学老师姓杨名怀,人高马大且聪明绝顶,看着约莫四十来岁的年纪。

  范唯尘进门之际,他正背对着在黑板上画几何图形,颇有种逃过一劫的侥幸。

  杨怀转过身,掩然发现教室里忽然多出一个人头,还是一颗后脑勺。

  在他课上睡觉的人多了去了,他有些吃味地摇摇头表示不赞同,但仍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讲解题目。

  按照杨怀一贯的教学风格,最渗人的事情要属喜欢点名抽答问题,答错了还会换来他若无其事的吐槽,简直考验智商和心理素质。

  辛晴的同桌苏田就第一个成功躺枪的人,被抽到问题起来回答,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有些女生天生与数学绝缘,苏田便是其中一个。

  杨怀见苏田光站着不开口也不着急,直到苏田枯站了差不多两分钟之久,涨得满脸通红之后,这才慢悠悠解围:“不会?不会那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情了!请坐下。”

  辛晴明显听见苏田松一口气的声音,仿如劫后余生,对于一个数学不开窍的女生而言,四十五分钟的数学课的确犹如世界末日,时间一分一秒特别难挨。

  杨怀接着抽同学分析刚才没被解出的题,看了一眼粘在讲台上的座位表,喊出一个名字:“范唯尘。”

  喊了一声,无人应和,下课铃声倒是响起。

  杨怀苦笑一声,对在座的各位调侃了一句:“你们这样可不在状态啊,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才有精神开始下一轮的头脑风暴,下课。”

  后两节数学课,范唯尘好像很疲惫,就没醒过,有时辛晴还能听到他发出轻微绵延的鼾声。

  就连到了午餐时间,他都没被同学们蜂拥而出的声响给吵醒,辛晴暗想,那么能睡,也是没谁了。

  做为前后桌,亲密关系度仅次于同桌,辛晴好意提醒他吃饭,没成想他反倒不领情,抬头怪罪似的瞪了她一眼,继而一头又栽进了课桌上。

  辛晴被驳了好意,也不气恼,挽着苏田的手臂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的伙食还不赖,两荤两素带一汤,饭后还有水果,可以说是很对得起上交的餐费标准了。

  苏田胃口比辛晴好,吃得直呼过瘾,吃饭之余还不忘吐槽范唯尘:“你说我们后面那人,昨晚是做贼去了吗?睡得跟死猪似的,待会儿我决定用开水去烫他一烫,看他怕不怕!”她说得眉飞色舞。

  因为食堂的饭桌是长条的,一排上可以坐二十人,偏偏从小到大出了名的小霸王莫亿年坐到了与苏田同一排饭桌上,而偏偏这位小霸王特别阴魂不散,从初中起就是苏田的同班同学,两人的行事风格虽有着天壤之别,却因某种难以言说的“利益牵扯”捆绑至今。

  莫亿年隔着两个人都能听到苏田的笑声,难免不挖苦她一翻:“苏月半,怎么数学课上没见你这么能说会道呢?”

  这话恨得苏田咬牙切齿,数学不是病,但学起来要人命啊!

  而且,她明明不过是微胖而已,苏月半这名号却被莫亿年从初中喊到现在,她恍惚间总有种插翅难飞的错觉,似乎自己的存在总是逃不出莫亿年的五指山。

  只是后来,她竟花了十年时间才去搞明白,从来不是她逃不开,而是她早在冥冥之中便已深爱这座山。

  莫亿年和苏田,原本是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皆因一个荒唐的理由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如今几乎可以说是到了打不断骂不走的那种程度。

  莫亿年清瘦帅气,苏田微胖平庸;莫亿年幼儿园就是把妹好手,苏田至今没碰过除了老爸以外男人的手;莫亿年考十次数学九次满分,苏田考十次数学九次红灯……

  事情的转折点要从初一说起,那时候的莫亿年就花花肠子不少了,而默默无闻的苏田因一篇作文写得好而被语文老师嘉奖朗读。

  于是,嗅觉灵敏的莫亿年开始了走上了一条用零食贿赂苏田的不归路,什么麦丽素、咪咪虾条、大大卷、小浣熊干脆面……总之,小卖部里当季流行的,莫亿年那是每一天不带重样的犒赏给苏田。

  交换的条件,就是一件零食换一封情书。

  一,二,三,四,五……苏田早已数不清,自己一字一句一笔一划手写的情书,到最后究竟换来了莫亿年多少的女友。

  整整初中三年加高中三年,苏田为了零食而写了多达一千多封情书,除了写情书的文笔和套路越来越娴熟之外,增长的不外乎也就只有体重了。

  所以,她发胖的原因,罪魁祸首还要归功于莫亿年这位大情圣。

  苏田从来都没对谁说起过,她最喜欢莫亿年给她买过的零食是——钻石戒指糖。

  当苏田和莫亿年打口水仗时,辛晴匆匆吃完饭,胡乱找了个借口就率先离开了。

  离开前,她在食堂的窗口帮范唯尘打了一份饭菜回去,终归是同学,打个饭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嘛!

  辛晴是第一个吃完饭回到教室的人,如她预料之中的是,范唯尘对于睡觉这件事绝对是认真的。

  她直接将餐盒搁在他的课桌上,也不再推醒他喊他吃饭,省得自讨没趣。

  苏田回来时,只见范唯尘和辛晴,两人一前一后,以差不多的姿势趴在桌上埋头休息。

  辛晴塞着耳机,她也不便打扰,愣是憋了一肚子的话。

  身后传来动静时,已近午休结束,苏田回头望去,只见范唯尘不见了身影,而那个餐盒,原封不动摆在老位置,孤零零的,显得处境尴尬。

  一直到放学,范唯尘都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帮他送了午饭,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拆开过餐盒,倒是离开前将它一并带了走。

  本来苏田就知道这份饭是辛晴打给范唯尘的,他碰都不碰一下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在苏田去晚自习的途中,亲眼所见范唯尘拿这份饭喂了狗……

  这一画面气得她血压直飙一百八!

  于是苏田不管不顾,像个疯子一般往来时的方向跑得似阵龙卷风,冲进女厕所就将真相一字不差交待给了辛晴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