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心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2,884

  辛晴一夜未好眠,十七岁的少女心,容不得一丝风吹草动。她连做梦都梦见了一只流浪狗正不紧不慢钻在草丛里啃噬一颗血淋淋的心,辛晴凑近了去看,原来正是她自己的那一颗。

  才过凌晨一点钟,同寝的班长蔡思思还开着桌灯在孜孜不倦做着习题,苏田偶尔磨磨牙睡得安稳,而辛晴被恶梦惊醒后,再无法入睡。

  相比于她们303女生寝室的夜深人静,303男生寝室的夜生活则未结束。

  张朗按照惯例做了几道数学习题,背完整个C字母的单词表,这才去公用浴室冲了把冷水澡,冲完澡接着洗脏衣服,晾晒过后这一夜的任务才算完。

  别看他学习生涯规划地井井有条,课余时间也排得满满当当。

  他在宿舍藏了一个款式过时的松下随身听、一个富士的普通相机和一把九成新四根弦的尤克里里,都称不上好东西,但他却当神一样虔诚地供奉着,这三件宝贝入手之后几乎与他寸步不离,到哪带哪,直到十年后他迎来牢狱之灾时才与之天各一方,但在他的有生之年都会对它们视若珍宝,因为那是他的初心。

  张朗开着桌灯,对着尤克里里谱拨弄琴弦,他没有跟专业老师学习,而是在网吧找视频教程练习,跟着自学了一整个暑假,至今仍有些摸不着门道,他似乎学任何东西都需要一段很漫长的过程。

  他承认自己不聪颖,胜在好学。

  听着他毫无章法的试图弹一曲《小星星》,睡在上铺的莫亿年翻了几个身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恨铁不成钢一般爆了句粗口:“琴兽!”

  张朗懂他话里的弦外音,估计就他这弹奏水准,狗听了都嫌弃。他嘿嘿干笑两声自下台阶,倒是莫亿年,骂归骂,竟从上铺爬了下来。

  莫亿年抱着尤克里里弹起来很有范儿,哪怕穿着睡衣,头发也乱糟糟,但张朗眼里的他完美到自带滤镜,哪哪都帅。

  光影里,他低头拨弄琴弦的专注模样,是张朗在余生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痞气,耀眼。

  然而他优质的形象却远逊色于他的音乐才华。

  随后,莫亿年深入浅出为张朗讲解了一下手法技巧,比如怎么让左手更好地使用和弦等等,再一遍遍演示给张朗看,绝非有意卖弄。

  张朗听得入迷,却仍是问了好几个小白问题,消磨了莫亿年为数不多的耐心后,另一个室友范唯尘在这时突然推门而入。

  他抱着球入门时,听到了几个收尾的音符,那是周杰伦的《晴天》。

  “好听。”范唯尘由衷赞叹,他的笑容隐匿在暗色里,说话间带着略微沉重的呼吸,不用猜就知道他一个人练球到凌晨。

  张朗问:“范唯尘,你踢球这事儿,是职业的还是业余的?”

  莫亿年的球龄十年有余了,他可能是班里唯一知道范唯尘是中国U19男足国家队的主力队员,但毕竟还刚认了个脸熟,自然不会轻易点破。

  “在朝职业这条路上努力。”范唯尘说着,翻箱倒柜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放在脸盆里,急匆匆跑去澡堂冲凉了。

  在第一时间惦记冲澡这件事,当属辛晴的功劳最大,那次提醒之后就让范唯尘留下了心理阴影,生怕逢人就被指责自己身上发臭。

  说起自己的前桌辛晴,她的性格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阴晴不定似的,明明昨天还对他和颜悦色,今日就有些不痛不痒。

  最糗的是,第一节数学课他照例打盹开了个小差,听见老师呼唤他的名字时,他稀里糊涂就站了起来,却完全不知所云。

  小声寻求辛晴的帮助后,她反倒是指鹿为马一般,似故意告知错了题目。

  杨怀听后皮笑肉不笑,应该算是哭笑不得:“很好,答得完全正确!不过,这题我三分钟前刚刚讲解完,但如果同学们觉得我课上有必要备个复读机,我也可以接受这个提议。”

  范唯尘被嘲讽得顿时眼目清亮,一个激灵才发现被辛晴坑害了,虽然不知缘由,但左思右想,着实想不出自己得罪她的地方。

  甚至,他下意识抬起手臂,敏感地闻了闻自己的校服袖口,他保证除了皂香味,一点儿其它气味儿都不沾啊……

  辛晴那头反倒因此消了一大半心中郁结,拿她打的饭喂狗这件事儿,就此翻篇了。

  可别看范唯尘看着好说话,性格也挺轴,中午的时候他从教室出来,正巧撞见独自走在校园里的辛晴,于是他快步走向她。

  “莫非你也没好好听课?”范唯尘从小到大只沉迷于踢球一件事,主动打交道的女生更是少之又少,说话的方式难免直来直往,因为还不认识辛晴,问话时连主语都省略了。

  辛晴抬头看了一眼横空出世的人,“不小心点错了。”答完,她立刻收回目光,兀自往前走。

  这时段的太阳最是毒辣,她尽量躲在树荫底下走,范唯尘就跟在她的外侧,他看她的目光带着十分的执拗,假意算是认可了她的说辞,却不会发现辛晴贴着裤缝垂落的一双手,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范唯尘见辛晴无意多理会自己,换了比较温和的口气与她进行对话。

  “辛晴,辛苦的辛,晴天的晴。”她学着他的套路。

  “挺好记的。”

  之后,两个人一路无言地走到了教室,除了两个在出黑板报的女同学,教室里空无一人。

  辛晴和范唯尘是从后门进的教室,两个女同学瞄了他俩一眼,又心照不宣地相互之间对视一眼,这一眼可以说是包罗万象。

  敏感是女生的天性,但这天性似乎不适用于苏田,原因可能是她和莫亿年厮混得太久,以至于潜移默化开始用男生的粗线条思维看待事情。

  就像今天跟着莫亿年和张朗去学校的便利店买雪糕,她都要替好友辛晴争取上一份。

  莫亿年顺手帮莫亿年拿了一瓶运动型饮料,苏田见状,随口一问:“怎么,这回是相中哪个美人了?还是个爱运动的美人?”

  “你有这闲功夫操心我,还不如回去多做几道数学题目来得实在。”莫亿年斜她一眼。

  “我拿函数真没辙!”苏田苦叹。

  “说得几何跟方程式都能听懂似的!”莫亿年以打击她为乐,说完怕受到皮肉之痛,撒腿就跑。

  苏田恨得咬牙直追,随他一路穿过人潮涌动的操场,跑过一幢爬满青藤的砖红色教学楼,他们尽量小心避开所有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而那些人却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观摩着他俩你追我赶的把戏。

  莫亿年留了一手,最终选择放她一马,还是故意让她追到自己,然后被小小的报复了一下。

  苏田是见好就收的性格,让自己占到便宜就成。

  “喏!莫亿年给你买的雪糕!”苏田这样告诉辛晴,说得响亮,故意说给莫亿年听似的。

  莫亿年厚脸皮惯了,也不接话,直接往范唯尘旁边的座位一坐,说得更大声:“喏!这是给你买的!”

  辛晴闻言,方舒一口气,怪罪似的用脚尖踢了苏田一下,怪她说得暧昧不明,然后才安心拆开了雪糕。她喜欢小口小口舔着吃,吃起来慢悠悠,雪糕都等不及要化一地了。

  辛晴和苏田是面对面坐着的,范唯尘的角度正巧能将辛晴吃雪糕的模样尽收眼底,可真让人看得着急,雪糕要化不化的,总是差一点奶油就快滴到她衣服上了,而她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换着方向来回吃,吃得颇有技巧。

  等辛晴一根雪糕都吃完,范唯尘才发现自己竟目不转睛将这个画面像慢镜头播放似的从头看到尾,连自己过了饭点都不自知。

  莫亿年埋汰他:“早知道你这么想吃,也帮你买一根了。”

  两个女孩听了这话觉得莫名其妙,转过头去看,只见范唯尘离开时清瘦的背影,徒留莫亿年坐在后头,笑得一脸不知所云。

  苏田喜欢莫亿年这样的笑容,自他外公三个月前病逝之后,他很少这么孩子气的笑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