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都是“情书”犯的错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123

  监督晚自习的老师张秀华有一本记录册,范唯尘掩然成了记录册上当仁不让的黑名单学生,开学两周,出勤率妥妥的为零。

  开学半个月了,张秀华直接将情况反应到了教务处,方圆二话不说联系了范唯尘的家长。

  校园中的八卦传播速度堪比短跑健将博尔特,那是快得像阵风,哪有一点火苗蹿起,都能引发一场火灾爆发。

  范唯尘父亲来学校见家长那日的情形,私下里被同学传得有模有样,可谓是“风光无限”,校门外停着一辆价值千万的宾利和两样S级奔驰轿车,据说范父出行都配有保镖护驾。

  然而,愣是叱诧风云身价百亿的范父,奈何儿子“玩物丧志”,如今也不得不毕恭毕敬站在尚高实验学校的教务处,任由方圆语重心长教授了半天的育儿经。

  据说范父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脾气特好,属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性格,方圆说什么,他便悉数一一承情下来,绝无二话。

  先不论事情真假有几分可信度,总之第三周的晚自习,范唯尘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期现身一楼食堂,手里也不抱着个足球了,反而老老实实拿了两本练习册,看样子是做功课来了。

  因为方便张秀华统计出勤率,每个座位都是固定不换的,座位上贴着名字,要从开学第一天坐到毕业。

  整个屋内一百来个人,全都坐着,望过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头。他晃了一圈还没找到自己那个座位,落在辛晴眼里十足像个无头苍蝇,表情有点迷茫和羞赧。

  辛晴抬眸,正巧赶上他垂眸往自己的方向瞥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眼神触碰,让范唯尘更加不自在,一抹红潮悄悄浮上耳根。

  “这里。”辛晴冲他招手,想来他的脸从进门那一刻便成了所有人的靶子,简直忍受着百双目光的万箭穿心,也是可怜。

  这一记声响,竟让方才还有些束手无策的范唯尘忽然定了心,两步快走到辛晴身旁坐下,座位上果然贴着他的名字。

  他决定往她那儿走的时候,早已心怀信任。

  正应验了多年后辛晴说的那句话,因为十七八岁的年纪,我们都还相信孤注一掷。

  他和辛晴中间隔着一个空位,他朝她的方向打量了一眼,只见她面色淡然,一心认真做题。

  范唯尘也安分守己,翻开一本数学练习册,后才发现自己没带笔。

  他长臂一伸,手指在辛晴的桌上轻扣两下:“有多的笔吗?借我一支。”

  辛晴二话不说递过去一支笔,与此同时,笔的下端还附着一张薄薄的浅蓝色信封。

  范唯尘接过的时候,万分不解,这张信封里的莫不是?

  没错,他的下意识和周遭窥见这个举动的同学们想的是一样的,第一反应以为这是一封辛晴写给他的情书……

  他竟没敢第一时间拆开,而是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宿舍,趁莫亿年和张朗不在的时候,独自一人偷偷摸摸躲在写字桌前拆开的。

  事实证明,果然是他想多了,第一天认识就嫌弃他身上发臭的辛晴,除非是脑子短路了才会给他递情书!

  信卦里是一张二十元纸钞,别无其他,连感谢的话都没写一句呢。

  范唯尘暗骂自己自作多情的同时,眼神紧盯着纸钞看了好几秒,又原封不动塞了回去,把信封扔进抽屉。他骗不了自己,当他拆开信封的那一刻,他是郑重其事的,还藏着不为人知的期待和愉悦。

  这之后,也许是辛晴的举动壮了别人的胆,许多自己班和其他班的女同学,纷纷效仿辛晴,一个接一个往范唯尘和课桌肚里递情书,似乎每一个信封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比辛晴那个精致得多,却都不再入得了范唯尘的眼。

  那些信,他一封都没有拆开过,倒是有好事的男同学见状,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自作主张从范唯尘课桌里拿出那些信一封一封拆开,大有去广播站昭告天下的架势。

  范唯尘虽说看着像个榆木疙瘩似的不开窍,除了踢球,那张脸上愣是没有一丝少年禁忌的七情六欲。

  不接受人家是他的事,但决不表示别人可以当众践踏女孩们的心,他一把夺过那几纸情书,冷声相对:“别瞎起哄,以后不准自说自话碰我东西。”

  他严肃起来怪吓人的,脸色沉静到不像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冷冽,语气森冷,使听的人不寒而栗。

  男同学觉得范唯尘在全班同学面前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心有不服,回击道:“多大点儿事,弄得跟没谈过恋爱似的,你这里的情书还没我泡过的妞多呢!”话语污浊,满是得意,简直侮辱耳朵。

  范唯尘懒得理会,唇角含笑:“你不照镜子的么?”

  闻言,全班大笑,这笑声愣是比打了男同学的脸还疼,他咬牙切齿,几乎仰起头冲着范唯尘叫嚣:“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

  “好啊,那就请你说到做到。”范唯尘竟有煽风点火的意味。

  教室的广播正放着一首林俊杰暖到心里的《豆浆油条》,多么适合献给一个忙里偷闲的午休,而高复一班却是火药味十足。

  张朗是第一个跑过去劝和的:“都是同学,没必要搞成这样吧!”但是,他也说了句公道话:“葛天成,都是成年人了,以后做事能不这么随心所欲吗?人家女孩子若喜欢谁,那也犯不着弄得人尽皆知吧?你想公开读信有考虑过人家姑娘的心情吗?”

  葛天成被这么一通教训,更是火冒三丈,也不再逞言语上的便宜,头脑一热,直接牟足了劲恶狠狠推了一把张朗,张嘴就骂:“有你什么事儿!滚远点儿!”

  葛天成本就是矮冬瓜的体型,几乎是使上了全力去推骨瘦如柴的张朗,没料到刚进教室往座位走近的辛晴,也无辜成了这桩事故的受害者。

  因为力道之猛,连张朗都没招架得住,踉跄后退,一并带倒了辛晴。

  葛天成像是不解恨一般,冲上去还准备继续拳打脚踢泄愤,这次范唯尘有了防备,抓着他粗短的脖子就是往一旁的桌子上摁,额头磕到了课桌,拼了命死犟着,异常狼狈。

  倒地的张朗起身,赶忙扶起摔倒在地的辛晴,担忧道:“压着你没有?”

  “不要紧,这是出什么事了?”辛晴揉了揉腰腹,摔倒事小,那条疤却是被不小心压到了,此刻痛得她直掉眼泪,就连问出的话都声音发颤。

  她顾不得范唯尘和葛天成的恩怨,一言不发回到座位上,张朗不放心跟上去,小心安慰:“你别光哭啊!这是哪里痛?你告诉我啊!”

  “没事,刚才一下子压到了伤口。”

  “啊?”张朗一脸不解。

  辛晴不愿再解释得更详细,倒是葛天成,胖归胖,论手劲压根不是范唯尘的对手,这会儿正被范唯尘反手禁锢在背后,疼得嗷嗷叫娘。

  “疼!疼!哎嘛!”

  莫亿年和苏田正巧从后门进来,撞见这一幕,逗得莫亿年直乐:“乖,别叫妈呀,叫爸!”

  “爸!”葛天成疼得失去了理智,闻言还真上了当,又引得同学笑得乐不可支。

  范唯尘不和他扯有的没的,只说:“去道歉。”

  “好好!你先放开我啊!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不会了!”

  范唯尘放开他,只听得他委屈巴巴又问:“和谁道歉啊?”

  众人又笑,各说各的:“对张朗啊!”

  “还有辛晴!”

  “以及差点被你当众念情书的那些女孩们!”

  这年纪的人,把隐私看得比天还重,这才导致每个人都要在葛天成身上踩一脚,踩这种挑起舆论是非的人。

  葛天成真怕了这种“墙倒众人推”的场面,还没来得及道歉呢,自己竟是“哇”地一声先捂着脸哭起来,边哭边发誓:“我保证下次注意分寸了!”

  然后跑出了教室,不是跑去了别处,而是跑去了班主任办公室告状。

  葛天成将事情原委道了一遍,也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所作所为,说着说着又是忍不住眼泪汪汪,委屈至极。

  “施老师,您必须同意我转班级!这个班我是待不下去的了!”葛天成近乎字字泣血地提出诉求。

  “你先平复一下心情,这件事容我斟酌一下,咱们尽量在心平气和的状态下,将事情处理成一个最完美的结果。”施展眉递给了他三张纸巾,不愿将事态扩大,如是安抚道。

  葛天成离开后,施展眉一脸愁容,饱满的额头硬生生拧起了几条深深的横纹。

  她教书年头还不久,带过的班级算是有限的,碰到过不爱读书的,也碰到过爱捣乱的,却唯独没碰到过如此频频生事的班级。

  该拿他们如何是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