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河阳看花过,曾不问潘安
一片口香糖2020-01-14 10:003,980

  范唯尘的壮举一出,辛晴理所当然成了303男生宿舍的夜谈对象。

  张朗上一刻还在向莫亿年请教尤克里里的弹法,见到范唯尘在熄灯后还开了盏电子灯做英语听力,眼珠子差点惊掉,“范唯尘,你这是要做拼命三郎呢?”

  “有这打算。”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莫亿年适时接话:“这不明摆着想学业恋爱两不误嘛!”

  范唯尘默认了他的说辞,倒是张朗想听后续:“辛晴辛晴,这名字别听着土里土气的,倒正好给你做文章的机会。换我是辛晴,早感动得眼睛一把鼻涕一把了!所以后来,她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啊?”

  这回轮到范唯尘不解,反问:“答应什么?”

  “你那天不是表白吗?”

  “是啊,但我又没想怎么样。”

  张朗端正态度严肃批评他:“你这做法太无赖,表白哪有不要对方给个回应的道理,你既然说出了口,就是希望她对你也有个表态。不然你偷偷暗恋她得了,整什么乱七八糟的幺蛾子,到时候弄得人家心里七上八下的,你还在这儿不以为意呢!”

  范唯尘答非所言:“你谈过恋爱吗?”

  张朗实话实说:“没。”

  “那你在这儿纸上谈兵呢!”

  张朗被他噎得无话,只好搬出情场高手莫亿年这座大山:“莫亿年,你说我说得对吗?”

  莫亿年躺在床上悠哉游哉道:“我说你……皇帝不急急太监。”

  范唯尘听了这话笑出声,终于摘下耳机,也已经无意集中精神做习题。

  他拿了换洗衣物,准备去公共浴室冲冷水澡,出了门又折返回来,若有所思问莫亿年:“莫亿年,你说张朗究竟说的有没有道理?”

  莫亿年难以致信:“不是吧?你竟然也没谈过恋爱?”

  “你谈过你倒是说啊!”范唯尘急得直把睡衣往他身上扔。

  莫亿年不再卖关子,直言不讳:“喜欢一个人就要拿出不问西东的劲儿,要去争一朝一夕,更要去求细水长流,但也不是非得自己先预设好结果。”

  张朗竖尖耳朵听莫亿年分享恋爱经验,别看他平时插科打诨不学好,关键时刻大道理挺能唬人的,他就被折服了。

  范唯尘倒不如张朗想得深,说了等于没说,但莫亿年口中的话倒真不是他这等恋爱经验一片空白的人能总结得出的,于是好奇:“你究竟谈过几段恋爱?”

  莫亿年真就顺着他的话,掰着手指不紧不慢细数了起来,“太多记不清了,大概和你年龄差不多个吧。”

  他说时没正形,半真半假的语气,范唯尘不再理会,默默关了门走远。不比较没什么,一说起来,在他的年纪还没奉献出初恋的,听着着实有些丢人。

  造成当下的局面,也不是无从追究的。

  范唯尘骨子里内敛,从不主动搭讪班中女同学,而且从小到大和学习这件事不来电,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神游,老师为了不让他的行为影响其他同学,所以他一直是连同桌都没有的,总是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

  但是他偏偏长得很是养眼,不光拥有运动员的健硕身形,还长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清俊皮相,除了成绩飘忽不定以外,他在校的一切都堪称完美。

  范唯尘小升初,初升高,都是在本市重点学校念完的。凭着长相出众,当年也是当仁不让的校草不二人选,情书收到手软。

  但他在感情方面始终不开窍,可算是没怎么正眼瞧过人家小姑娘一眼。他为人又相对孤僻些,朋友不多,大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得了空就练球练到天昏地暗,哪来心思去想有的没的。

  这样一来,外界都传他眼高于顶,渐渐也就无人愿意一而再的去碰壁,他因此得偿所愿,世界终于还他一个清净。

  他以为生活本该是十年如一日的样子,如果没有在最初那场升旗仪式上多看了辛晴一眼,眼下的他还是会一如既往清心寡欲下去,继续与他的足球事业相依为命。

  可惜事与愿违。

  恐怕他早有预感,当初自己那一脚球准确无误飞向领操台的那一刻,他交付出去的,不止止是一个球那么简单而已,而是他整个漫长的青春期里,都未曾对谁动过情的心。

  那一夜,范唯尘带着辛晴二字入梦。

  阻止范唯尘这些天胡思乱想的,是一盘周杰伦的新专辑《我很忙》。

  它用一张色调柔和的包书纸隐藏了真身,起初范唯尘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突然之间就那么凭空出现在他课桌肚的课本夹页里。

  他没有在意,甚至懒得多瞧它一眼,直接往课桌里一扔,“咚”的一声响,引来前桌辛晴侧目。

  因为收到过太多五花八门的示爱小礼物,早就习以为常。他一般的处理方式不太人性化,要么直接扔了,或者原封不动送人,这回也照旧不例外。

  这会儿范唯尘见辛晴转过头去,立马喊住她,口吻神神秘秘:“你把头凑过来。”

  “怎么?”

  “赶紧,有好玩的事情与你分享。”

  辛晴半信半疑,稍微将头贴近他几分。

  “不行不行,头再低下来一些,贴近桌面。”范唯尘重新指示。

  辛晴依言照做,不再问为什么。

  事实证明,范唯尘果然没骗她,当真有好玩得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辛晴听完一曲,呆若木鸡,目不转睛盯着他的手指出神,惊呼道,“你居然会用手指在桌面上敲出一首歌来?”

  “少见多怪!”范唯尘笑得矜持,但很奇怪,面对辛晴的他,笑着的眼睛掩不住其中芳华。他是典型的双眼皮大眼睛,眼窝深邃,眼睑微敛时,整个人像幅寂静如水的画像。

  河阳看花过,曾不问潘安。

  辛晴蓦得从脑海中飞速闪过这句诗,一时为自己的小心思感到羞赧,更不敢将目光直直注视范唯尘,不欲多言便要转过身去。

  范唯尘用只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对她说:“我也是最近上课无聊才发现自己有这项技能,目前只学会了敲一首《星晴》,以后我慢慢学别的歌敲给你听。”

  辛晴闻言垂眼,她是单眼皮女生,眼睛不大,睫毛却是浓密而卷曲。这个角度看去,眼睛像是半开半阖,煞是慵懒,多像一只猫,周身柔软,很想抱她入怀。

  辛晴说好,不着痕迹看了他一眼,若无其事问:“你偶像出新专辑了,你知道吗?”

  这是辛晴最大限度的剧透了,奈何范唯尘那根千年朽木,不可雕也!

  范唯尘没听出其中猫腻,甚至自顾自说:“哦,那首《彩虹》我很喜欢,单曲循环了好几晚。”他不忘帮莫亿年做推广:“这首歌莫亿年已经弹唱得很好,下次有机会让他唱给你听。”

  本是无心的闲谈,但这样一说,两人又不约而同勾起了那夜有关于《星晴》和《喜欢你》的记忆来。

  二者脸上的表情俱是一愣,毕竟都没谈过一场像模像样的恋爱,光是看着对方的眼睛,都是畏首畏尾,笑里藏怯。

  辛晴到底是脸皮比纸还薄,受不住那种温软的目光,只好率先转过身去当了逃兵。

  好事的苏田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推波助澜:“他倒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的呆啊!”

  “当然是比不过莫亿年多情!”

  “辛晴,你这还护短上了!重色轻友!”

  两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斗得风生水起,为互相侦破了对方的心意而变成关系更为密切的朋友,她们的笑容恣意飒爽,岁月替她们见证过何为美好。

  范唯尘和辛晴从未捅破过那层薄如羽翼的窗户纸,但却以周末补习为由,发展成了一周能见七次面关系的同学。

  补习是真的,范唯尘如今出门背着的双肩包都是沉甸甸的,塞满了各科的课外练习册,最后留着的一点空间属于辛晴,有时给她带上一盒GODIVA的巧克力,有时是一个毛绒公仔。

  他开始以各种名目送礼物,每次都变化多端,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辛晴喜欢后者居多,童年时代的她玩具并不多,玩偶更是少之又少。父母给她买过八音盒,也买过小汽车和芭比娃娃,屈指可数的,也都没能成为她的心头好。

  她从小就是个不懂提要求的小孩,哪怕再喜欢一样东西,最多放任自己多看几眼,压根不会像其他小孩那样,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苦情戏码。

  所以,当她看见范唯尘从包里掏出那个脖子里系个粉色蝴蝶结的浅灰色小兔兔时,她高兴极了,笑得眉眼弯弯。

  “它超级可爱的!”

  “是吧!我看到它第一眼就笃信你会喜欢。你不知道它有多难抓哦,我和娃娃机博弈了十分钟才得手的呢!”范唯尘邀功似的对辛晴坦白小兔兔的来之不易,不知其中有无水分,毕竟他向来不是个会夸大其词的人。

  范唯尘眨巴眨巴眼睛,诱惑辛晴:“那里一排都是娃娃机,要不要带你去一举拿下它们?”

  辛晴哪有不心动的道理,嘴上支支吾吾不敢立即答应,“可你今天还没做试卷呢。”

  “无所谓,我最近英语成绩进步飞跃,英语老师发试卷时还怀疑我考试是不是偷瞄你答案了呢。”

  “那咱们要不先去抓娃娃?”听他这么讲,辛晴放心一些,眼里掩不住呼之欲出的欢喜。

  “走啊!”范唯尘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跑。

  无心之举,促成了他们的第一次牵手,并非事前预谋,才不会显出刻意和唐突。

  那是一栋大型的商业广场,一长排娃娃机就摆放在B1的美食广场,分别有机器猫、皮卡丘、蜡笔小新和许多种说不上具体名称的卡通玩偶,做工不精美,胜在其中乐趣。

  抓娃娃其实并无大的技巧可言,就是不断的投币,不断的下注,说穿了拼的就是财力和耐心。

  他们总共投了三百块钱,抓获十六个玩偶,够辛晴玩到高考毕业了。

  她指尖挂得满满当当,虽只是范唯尘一人的功劳,她却觉得自己成就感爆棚,将这些娃娃拎在手中,遮住了脸摆个好看的造型。

  今日她穿的是一身三叶草的运动服,宽松的白色卫衣配黑色长裤,本就纤瘦的她,这会儿看着更是小小的一只,似钻在大人的衣服里,探出一张鲜活的脑袋,五官别致,表情恬淡中洇染着薄薄的一圈红晕,一双眼睛尤为清亮,眨眼时睫毛扑闪扑闪的,如蝉翼轻摆着羽毛,煽动了心尖。

  范唯尘见她这样,眼疾手快拿出手机来,仓促拍下这一刻。

  这是一张全身照,玩偶遮住她脸,胜在仪态好看,他觉得自己至少能指望着这张照片过完余生。

  范唯尘偷拍完照片,忽然转移话题对辛晴提议:“你陪我去楼上买双鞋吧。”

  “好呀。”辛晴说着,将十六只玩偶全都装进自己的双肩包里。

  范唯尘见她一副“万般皆下品,唯有玩偶高”的模样,假意痛心疾首:“我在你心中的地位,还没今天的战利品排名高啊!”

  辛晴打趣着安抚他情绪:“也没比它们排在后面多少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复时期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