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朦胧心事
巫山2020-01-03 11:265,291

  临南西区高三部一共有七个班,七班是里面的吊车尾,同时也是半壁富人区的集中地。里面一个顶一个的有钱,一个顶一个的混账。

  上课从来没人听讲,玩手机的玩手机,化妆的化妆,打牌的打牌,睡觉的睡觉。偏偏老师收着高工资,还必须得心无旁骛地做好本职工作,一个人自导自演,认真上课,布置作业,铃声一响收拾书本,面带微笑地走人。

  课代表第二天收作业,能交上去十本就已经不错。

  不过新来的英语老师长得漂亮,黄毛第一堂课流着口水给她撑腰,连带着一群人都给了面子,第二天交上去的作业本创下了七班新高,整整二十一本。

  一个星期后,这个英语老师成了七班的班主任。

  李坤掰着手数了数,和陈方打赌:“不超过一个月你信不信?肯定变心!”

  “这我不信,老大好像对裴老师挺上心的,这回是不是来真的?”

  “真你个大头,老大什么时候真心过!就东区竞赛班那个小妹妹,长得贼清纯那个,老大不也是追到手二十八天就吹了!”

  “这说起来,老大口味还真是多变,前一阵还天天去人书吧,说要等老板姐姐回来呢,这会就又看上裴老师了。”

  “哈哈你不懂,咱老大这个年纪,如狼似虎,生理需求大。”

  黄毛连着留级两年,再过两天就满二十岁了,也就比裴小芸小两岁。这个年纪,不出意外都上大二了,有的已经大三,只有黄毛还在一群弟弟妹妹们中混个老大当当,说出去到底有些抹不开脸,所以他一般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年龄。

  “你俩说什么呢?这么猥琐?”

  黄毛一脚踹开门,大咧咧走进来。

  李坤说:“老大心情不错啊,刚刚在办公室和裴老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别提了,真扫兴,就是喊我去补作业的,老子当啥事呢!不过呢?只要能看见她,我就高兴,随便她怎么折磨我,我都乐意嘿嘿。”

  黄毛捧着作业本乐呵呵地亲了口,塞进书包里。

  陈方瞧他这得意样,朝李坤递过去一个眼神,比了比手势,赌一千块。

  黄毛没看见他俩这小动作,走到旁边拉开凳子,推了把姜颠:“阿颠,怎么回事?早上一来就在睡,这都快中午了。”

  上午就剩一节自习课,铃声响后五分钟了,班上没人在意,还是各玩各的。

  姜颠没反应,黄毛又推了一下,按住他受伤的肩膀。他下意识闷哼了声,从黄毛手掌下面躲过去了。

  “怎么,受伤了?是陆憋憋干的?”

  “没事。”

  姜颠揉揉头,坐起来。

  他靠窗,望着校门口的方向,嘴唇微抿,神情冷淡。

  黄毛瞅了瞅他的脸色,特别白,露出的手腕也很白,眼睛一圈乌黑黑的,好像一宿没睡。他有些担心:“还发着烧呢?这可不行,去医务室吧!”

  “不用。”

  姜颠拉开抽屉,翻了翻,找出一板药,剥了两颗塞进嘴里咽下去。

  李坤递过来一瓶水,他直接拧开喝了。

  黄毛对这情况已经见怪不怪,姜颠那抽屉里什么没有,就是药最多,一大堆特别长的学名,每回念不完他就放下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药,只知道姜颠身体不太好。

  想到这,他更气了:“靠,昨天要不是校保安突然出现,怎么会让陆憋憋跑了?今天下午课不上了,老子非得找他去把这笔账算回来!”

  “改天吧。”姜颠还望着窗外。

  “嗯?”

  “他会自己找上门的。”

  黄毛一想还真是,陆别那人就是耐不住寂寞,于是点点头:“行,那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好好会会他。”

  要说黄毛这个高龄校霸,头顶两届已经毕业的学姐学长都曾是他同学,在临南高中可谓是元老级的“留”学生,走个路都是横着的,别说同学了,连个别老师都怕他。

  以前他们班有个语文老师,胆子特小,他嗓门一大,那老师说话就打颤,结结巴巴的,一群人大笑,回回上课都要把老师吓跑,一直到去年姜颠转学过来,这情况才逐渐变好。

  起初他们闹腾,姜颠也不理会,但后来实在太影响学习,他就跟黄毛说了一说,之后黄毛就听话了。

  这事吧,一直是个传奇,没人知道姜颠跟他说了什么。不过在那天之后,陆别就不经常在临南高中附近转悠了,有时候看见他们还偷偷摸摸地绕路。黄毛那叫一个嘚瑟,走在路上腰板都直了不少,可谓扬眉吐气。

  从那以后,他就对姜颠特别好,把他当亲兄弟对待。

  见姜颠一直望着窗外,黄毛凑过去瞅了瞅:“你看啥呢?”

  “没什么。”姜颠转过头来,趴在桌上继续睡觉。

  自习课没有老师在,也没人认真自习。

  黄毛听说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香锅店,味道特别好,和李坤讨论了半节课,口水流了好几茬,一听见铃声就往外冲。

  姜颠被他拉着一起去试菜。

  一进门,黄毛就愣住了。

  裴小芸上课时穿着都很保守,头发也会扎着,每次被他调戏都会忍不住脸红,然后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好好听课,别插嘴。他看她那细声细语的温柔模样,就舍不得再逗她,乖乖闭嘴,心里却痒痒的。

  上节课课间在办公室,他一边补作业一边偷瞄她,离得很近很近,发现她皮肤水嫩嫩的,红润有光泽。想到早上吃的红富士大苹果,那滋味简直甜炸了。

  他没忍住咽了口口水,没想到被裴小芸撞见,一句解释没落着,就被她赶出办公室了。

  这会,没想到在香锅店看见她。

  也许是在等人,她低头看手表,抬头的瞬间撞上了这群学生的目光。裴小芸赶紧拿起黑色毛衣外套,穿在身上,挡住里面V领紧身的包臀连衣裙,拢着头发,正要随意扎一扎。

  黄毛二话不说,冲过去,撞她的手臂。

  裴小芸手一松,头绳掉地上。

  黄毛眼疾手快地捡起来,套在手指里玩耍:“裴老师,好巧哦,你也在这里吃饭啊?刚刚都没认出来,原来你散下头发……”他靠近了,贴住裴小芸的耳朵,“这么好看。”

  说是这么说,眼睛却不规矩地往下瞄。

  裴小芸脸一红,拢着领口推开他:“怎么放学了都不回家吃饭?你、你快把头绳还我。”

  “老师你现在都晋级成班主任了,以后可不能只关心学习,也得关心关心学生私生活哦。我们这群人,回家哪里有人做午饭哦。”

  “是啊是啊,裴老师,我们都外面吃的。你初来乍到,不知道我们的家庭状况,要不要我们老大跟你介绍一下,顺便带你熟悉熟悉周边环境?”

  裴小芸也顾不得头绳了,抓起包:“谢谢你们,不用了。”刚起身,就见门被推开,一个女人逆光走进来。光凭那身材,她就认出来了,欣喜道,“程逢,我在这里。”

  一群人顺势看过去。

  这个时间点,香锅店还没什么人,除了他们,就里桌有两个男人,吃到一半张着嘴合不上了。

  姜颠听见其中一个男人压着声音狂吼:“我靠这身材这脸蛋,怎么和妖精似的!也太惹火了吧,我要不行了。”

  “那胸得有E吧?”

  “夸张了夸张了,反正C是有的,不过这身材也太火辣了吧,前凸后翘啧啧。你刚看见那腰了吗?真特么细,走个路都要折断似的。”

  “哎哟不行,你别说了,我要流鼻血了。”

  “这是临南高中新招的老师吗?怎么以前没见过?”

  “不清楚。”

  ……

  程逢今天穿茶梅色的透视衫,里面是一条米色吊带,下半身是高腰阔腿牛仔裤,扎着细腰,鞋跟依旧很高,衬得她腿特别长。

  她是典型的S身材,前凸后翘,再加上长期跳舞,身体柔软,天生美骨。

  裴小芸朝她挤眉弄眼,程逢就站住不动了,环视一圈,看向右手边的一个男生。从她进门开始,他就一直盯着她看,面无表情的。

  忽然,他低下头,捂住鼻子。

  程逢轻笑了声,裴小芸冲过来,一把挽住她的手臂,小声说:“程逢,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这里面都是我的学生。”

  “好啊。”

  一群人没反应过来,她们已经出了门。

  黄毛跳到姜颠旁边,抹了把嘴:“看到没?美不美?是不是盛世美颜!老子上回就说了,你们一个个还不信,这就是那个书吧的老板姐姐。我靠,怎么出去一个月回来更美了!”

  “是挺美的。”

  “啧啧,不行了,不能想,饭都吃不下了。”

  他们都正处在青春期最燥热不安的年纪,对异性充满幻想,冷不丁遇见这么漂亮的女人,多少都有点憧憬,一时间心都飘飘然了。

  黄毛顶了顶姜颠的肩,贼笑:“是不是?哥有没有骗你?”

  姜颠抬头,抽了张面纸。

  黄毛瞪着眼睛:“我靠,哥们你行不行啊?流鼻血啦!不会是看那个姐姐?你、你也太纯情了吧!”

  姜颠说:“下午我可能要去趟医院。”

  黄毛这才反应过来,心想也许是连着几天发高烧引致的,拍拍他的肩膀:“走走,先别吃饭了,哥陪你去。”

  下午两点上课,黄毛一点半才发消息给裴小芸,装模作样请个假。

  裴小芸还在程逢的休息室里和她聊天,看了眼手机没回,过了会还是打电话过去问怎么回事。黄毛解释了一通,顺便调戏了她两句,裴小芸气急败坏地挂断电话。

  程逢斜她:“又是刚刚那个学生?”

  裴小芸小猫似的“嗯”了声。

  “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她在脑子里迅速地回忆了下先前站在裴小芸身边的那个男生,个子挺高,块头也大,长得挺壮,皮肤有点黑,五官倒是挺硬朗的,在一头黄卷毛的映衬下,显得还有几分俏皮的轻狂,有点像刚出道时的彭于晏。

  “什么?”裴小芸没反应过来,愣住了,过了会脸颊通红,“你瞎说什么啊,那些都是我的学生呢,他们就是、就是思想不成熟,说风就是雨。”

  “嗯,明年就不是了。”

  “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去教高三吗?”

  要不是临南西区高三七班是个换老师特别勤快的奇葩班级,以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没有资历能一下子教毕业班的。

  但是这烫手的山芋没人肯接,虽然她资历不够,可有总比没有好。

  裴小芸软声:“哦,我都忘了。哎呀不说我的事了,说说你……”

  “我有什么好说的?”

  “全美最大的女爵成就奖哎,你都不激动吗?”

  程逢神色淡淡:“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争也争不来。”

  她躺在沙发上,双腿交替拢在一起,露出白皙瘦长的脚背,在阳光下透着淡淡的光泽。

  裴小芸脑子里冒出来一句诗,“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这是她第一次遇见程逢时就有的想法,天生美骨,体态妖娆。

  练了舞之后,女人骨肉中的丰盈和灵动就越发明显,她的一举一动都特别惹人注目。

  一个女人美到什么地步,媚而不妖,性感而不做作,就是极致了。

  程逢从不勾引人,也不卖弄自己的姿色,可喜欢她的男人很多,包括她们学生时期的校草,现如今的金马影帝周尧。

  裴小芸偷看她一眼:“……你是不是还恨着周尧?他听说你拿奖了,还想给你办庆功宴呢。”

  “是么?”程逢眯眼,“他哪里是想替我庆祝,他是想泡我呢。”

  从巴黎回来,她还在倒时差,躺在沙发上不说话,一会就困了。

  裴小芸看了下时间,也快上课了,拎起小包。从程逢身边经过时,将毯子盖在她身上:“你这几年一直在跟他赌气,他也不好受,总变着法从我这打听你的消息。程程,如果你也不开心,就别再折磨自己了吧。”

  程逢抿紧红唇,翻过身。

  门轻轻合上,听见脚步声远去,她才呼出一口气。

  程逢睡了一会醒来,拉上窗帘脱衣服,洗澡,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时,电话刚好响起。

  她赤脚走过去,来电显示戴宝玲的名字。她直接按掉,电话继续响,程逢当做没听见,套上睡衣。

  过去十几分钟,她才接起,只有简单的一个字:“说。”

  戴宝玲知道她的臭脾气,也不寒暄,直接撒娇求好:“拿了那么个大奖,现在你的名字含金量更重了,要请你应该更难了吧?怎么着,我刚签了几个新人,你来给我掌掌眼呗?圣诞夜台庆,准备让他们正式出道呢。”

  “没兴趣。”

  “哎呀,我的小心肝,不要这么直接拒绝我嘛。庞婷这个月已经跟我抢了好几回人了,再让她嚣张下去,我在娱乐圈没法混了!”

  “和我有关系?”

  “你知道的嘛,庞婷是仗着捧红了周尧才上位的,周尧又跟你……她哪回见了我不酸我!”

  程逢随意揉了揉头发,将毛巾搭在肩上,走过长廊下楼梯。

  这个时间点,学生们都已经上课了,书吧里应该没有人。她穿着浅紫粉色的真丝睡衣,胸前一片空荡荡的,露出一小截腿腕,晃晃荡荡走到吧台。

  头发一路滴着水,戴宝玲还在卖可怜。

  她换了只手握住电话,指着橱柜上一瓶酒,对雪冬说:“给我倒半杯。”

  因为这动作,衣袖往下滑落,手臂内侧的纹身图案露出来。

  忽然间,门口风铃响了一阵。

  姜颠一抬头,看见她手臂内侧那个在阳光中十分醒目的图案,是一个英文名,具体字母看不太清楚。视线往下,就看见程逢踩在地上的脚,可以清晰地看见上面的血管。

  她身子动了动,真丝布料晃了晃,底下空空的,一目了然。

  黄毛突然暴喝了一声,拉着姜颠转过头去:“老板姐姐,我、我们可什么都没看到啊!”

  程逢接过酒,朝雪冬点头示意,转身上楼。

  电话里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她隐约是被弄烦了,不得不答应:“行,明天周末,叫上小芸一起吃个饭,我请。”

  戴宝玲笑得合不拢嘴:“好好,我来定位子。”

  一阵声音小了之后,黄毛转过脸来,和雪冬东拉西扯,说到昨天报警的事,吹胡子瞪眼,吓得雪冬赶紧送了一杯卡布奇诺来赔罪。

  姜颠就一直站着,思绪有点凌乱。

  地板上的水印干了之后,他就在想,十一月末的天气,穿那么少,赤脚走在地板上,冷不冷。

  她的脚应该没有知觉了吧。

  那她的身体,还热不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