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初遇
巫山2020-01-03 11:263,588

  晚上9点,距离临南高中晚自习下课还有半小时。正大门对面往左两百米有一家综合性休闲书吧,刚刚打烊。

  雪冬将门落锁,朝男朋友小跑过去:“哎哟,这天好冷,才十一月都要穿棉衣了。”

  “那你还磨蹭磨蹭,不早点下班。”

  雪冬捶他:“你小点声啦。”她朝楼上指了指,“今天程姐在。”

  “哇哦,女神不是去巴黎了吗?拿到奖了吗?”

  “那是必须的,他们都说那个奖本来就该是程姐的,之前不知道因为什么错过了,所以才一直等到今年。下午刚回来的,也没通知任何人,说累了,改天聚,然后就上楼休息了。还有,谁是你女神啊?你当着我的面也敢……嗯?萧晓成,你反了天了!”雪冬拧着他的耳朵往前走。

  “别别……疼,姑奶奶你轻点啊,拧坏了可怎么办?以后还怎么听你的话呀?”萧晓成一边嗷嗷叫,一边没个正形,拉着雪冬的手抱紧自己的腰,两个人闹着回离这不远的大学城。

  走到临南高中门口,一个个子很高很瘦的男生与他们擦身而过。穿着蓝白色相间的校服,头低着,腰背微弯。步子跨得很大,带起一阵寒风。

  他走后,从对街的巷子里蹿出几个社会青年,手上拎着棍子,朝他追了上去。

  雪冬冷不丁一阵哆嗦:“现在还没下晚自习吧,这是逃出来的?”

  “很正常啦,临南高中都已经是个传说了,东校区的尖子生连续十年稳拿省状元,西校区的小痞子霸占半市富人区。这个大概又是西校区的,和人干上了吧?”

  萧晓成看了下手表,距离下晚自习还有十五分钟,又回头看了眼那个学生,被昏黄的路灯笼罩出一个清瘦模糊的背影。看上去没几斤几两肉,能干得过那十来个魁梧汉子吗?

  “那、那我们要不要报警?”

  “唔……”

  萧晓成犹豫。

  突然,一群临南高中的学生从墙头跳下来,挡在他们面前。为首的染一头黄毛,凶神恶煞地问:“看见一个帅哥过去了吗?”

  “帅哥?”

  “就是穿校服的,黑头发,长得老帅了!”

  “没看到脸,不过有个男生往那边去了。”

  雪冬赶紧指了个方向。

  黄毛淬了一口痰:“陆憋憋今儿个是吃翔了?竟然还真敢和阿颠约战!靠,他还发着烧呢!走走走,都给我跟上去,老子今天非得扒了姓陆的裤子,让他裸奔一整夜长长记性。”

  他挥挥手,又朝雪冬扬了扬下巴:“小妹妹,你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别吱声,听到没?”

  ……

  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雪冬和萧晓成面面相觑。

  她哭笑不得:“我是小妹妹?”

  萧晓成摸摸鼻子:“我可能上了一个假的高中。”

  ……

  姜颠被对面楼的LED灯闪了下眼,脚步一晃,被棍子横肩砸到背,忍不住闷哼了声。

  对面大概还有七个人,地上趴着四个。陆别站在中间冲他笑:“临南高中最能打的颠神,怎么?这就不行了?”

  姜颠从薄薄的唇里吐出一口土灰,脸色愈白。他依旧是半低头的姿态,校服敞开着,被风吹得鼓鼓的。过了会,等背上的痛缓过劲来,他低声说:“直接上吧。”

  陆别双手叉腰看他,鼻子一拧,轻哼了声。

  他和黄毛是老冤家了,平日里各自称霸一方,也算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在姜颠转学过来之后,黄毛就变得特别招摇,走哪哪扎眼。这就跟土狗耍横耍到正宗大金毛的地盘一般无二的道理,陆别就不爽了,凭什么一只土狗撒泡尿都那么骚?耐不住骨子里犯贱,他就是要来搅合搅合。

  中午在街口吃饭听了个顺耳,有个大概是暗恋姜颠的小姑娘说要给他送药,他心思一动,也顾不上乘人之危了,就想着试他一回。

  就这琢磨的功夫,地上又趴了三个。

  陆别急了,把身边仅剩的人都推过去,跳着脚大喊:“上啊!快上啊!老子找你们过来是充人头的吗?靠,今天不给我把他按在地上,老子就把你们按在地上!”

  姜颠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双眼睛浓黑而沉静,被包裹在幽密的睫毛中,像是疯长在夜森林里的藤蔓,黑稠地让人发慌。

  陆别往后踉跄了一步,到底扛不住底下小弟嗤之以鼻的眼神,一个挺身而起,咬着牙朝人群里冲过去……

  姜颠被闪烁的灯光迷了眼,头往旁边偏闪躲过,却再次被砸中肩膀,直接半跪在地上,好半天耳朵里都是嗡嗡嗡的,听不见任何声响。

  就在这时,黄毛出现在巷口,远远瞥见姜颠,暴吼了一声:“陆憋憋,我草|你妈啊!”

  姜颠抬眼,LED灯被挡住了。

  巷口很深,月光清亮,隐约勾勒出黄毛蓬松卷头的轮廓。

  不远处,下课铃声响起。

  黄毛揪着陆别的头发撕扯,两个人正难分难解,忽然警笛声朝他们逼近。

  “靠,巡逻的又来了!都是顺风耳吗?老子还没打就听到风声了?肯定是刚刚那小妹妹捣鬼!阿颠你先走,这边交给我,明天学校见。”

  姜颠点头,应了声。

  声音很低,也很沉,不知有没有人听见。

  他走出巷子,摸了摸肩口,被巷子里水管上的钢丝割破,流了血。离他很近大概就在前方五十米的路边,停着一辆警车,保安正拿着对讲机说话。

  他下意识掉头,扶着墙跌跌撞撞往前走。

  身后有人叫他站住。

  他当做没听见,继续往前走,步子越跨越大。忽然按住一扇落地的玻璃门,锁芯没有完全插合,他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姜颠从余光中瞄了眼身后的人,犹豫三秒钟,闪身进门,落锁,躲进黑暗中。

  因为旁边就是巷子,巡逻的校保安走到这边望了望,见没了人影,就回头了。

  空气中安静地只剩下他的粗喘声。

  也不知过去多久,他的意识越来越浅,朦胧中似乎做了个梦,隐隐约约听见音乐声,又忽然惊醒了。姜颠循着声音往里走,发现这是个书吧,绕过看书休息的区域,沿着酒水饮料吧台往前走,到底有个楼梯。

  抬头看,有暗光漏下。

  姜颠捂着肩头的伤口,踩上楼梯。

  这个书吧已经开了三个月,他只来过一趟。

  那天之前,黄毛一直在他耳边念叨:“我靠不吹不黑绝壁真的,那个老板姐姐真的是盛世美颜!你知道那特么什么感觉吗?看第一眼就会硬,看第二眼流鼻血,看第三眼就忍不住想犯罪!那感觉简直……啧,说不出来,反正看过她之后,我就觉着咱们学校里那些都是庸脂俗粉了!”

  李坤乐了:“老大你还竟然会用成语耶!”

  “去,别捣乱。我说真的,阿颠,哥今天必须要带你去开开荤,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女神!”

  他这样大约念叨了一整个星期,说得身后那些小弟们都心动了,纷纷嚷着要一起来看。但是很不凑巧,他们来的那天,老板不在,店里只有一个打工的小妹。

  小妹说:“我们程姐去巴黎了,要一个多月,不会那么快回来的。”

  ……

  经过楼梯转角,二楼的光渐渐明亮,音乐声也愈发清晰。

  姜颠放轻脚步,朝尽头走去。一路经过好几个房间,都是全透明落地窗,里面有整面墙壁的镜子,看样子应该是舞蹈教室。

  越往前走,姜颠的心就越沉静。

  也许是因为还在发烧,也许是肩头伤口痛,也许有一些特别的揣测,总之他满脸都是汗,身体异常疲惫,精神却处于清醒与无意识的一线间,完美地协调出一种诡异的柔和。

  这时,他又想起那天。

  黄毛没见到女神,心里落空,追着小妹问:“去巴黎,做什么?”

  “这是我们程姐的隐私,不能告诉你哦。”

  黄毛挑眉,眼睛一瞪:“你不说,我就让我兄弟天天堵在你门口信不信?”

  一群男生配合着大笑。

  小妹没见过这阵仗,被吓得眼泪汪汪:“就、就是去领奖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国外一个很厉害的舞蹈成就奖。”

  “女神跳舞的?”

  “嗯。”小妹抽噎着,“就、就是那种特别特别性感的现代爵士舞。”

  “有多性感?”黄毛眼睛放光,讲起荤段子一套一套的,“女人看了会流泪,男人看了会冲动?”

  小妹不说话,脸咻得通红。

  ……

  姜颠离音乐声很近很近,走到最里间的舞蹈教室门口,贴着墙,眯起眼睛。

  很大的教室,天花板上只有一盏白炽灯亮着,投在地板上形成一个圆形的光圈。有人在光圈中跳舞,穿一身黑,上面是齐腰背心,下面是紧身打底裤,脚上的十厘米的系绳高跟鞋,手臂和脚踝暴露在外,白花花地晃人眼。

  手臂内侧有纹身,看不清图案,颜色很深。

  肚脐上有一朵暗红色的花,根茎细长,好像吐着红信子的小青蛇,非常妖冶。

  音乐节奏变得急促,她的动作也加快,双腿斜叉,上身往下压,手臂贴着腿从下往上抚摸,到腰部骤然停住,顶胯扭了扭屁股。可下一瞬,她就变得莫名柔软,踮起脚尖旋转,手臂抱着胸逐弯腰,最后抱成一团,蜷缩在光圈下。

  暗光下,她一截下巴白皙透亮,忽然抬头,目光迷离而懒散,布满淡灰色的阴霾。

  ……

  整支舞曲动感而劲爆,演绎者却拼命在其中寻找沉缓的节奏,以传达强烈的压抑,可她那天生舞者的体态又十分柔软性感,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燥热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跟着轻轻颤抖,呼吸沉重。

  姜颠没有骑车回家,一路跑着穿过三条街,进入小区,出了电梯关上门,脑子里都还乱哄哄的。他闭上眼睛,就会不停地回想起先前那个画面。

  往下身一瞥,烦躁地揉了把头发,打开淋浴洗澡。

  他洗了很久,最后,睁着眼到天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