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找个人陪陪你
巫山2020-01-03 11:262,826

  程逢走过一个拐角,从玻璃橱窗里看到身后的人。

  姜颠穿着连帽衫,帽子扣在头上,双手抄在口袋里,姿态慢懒,不知道跟着她走了多久。她转过头看他:“考完了?怎么样?”

  “嗯。”

  “没了?考完没有什么感想吗?”

  “题目都还好。”

  他面无表情地走到她身边,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与此同时递出来一只烤红薯。

  程逢惊喜:“在哪里买的?我怎么没看见?”

  “刚刚等红绿灯的路口,你在发呆。”

  “……”

  程逢的手都冻僵了,抱着红薯捂手,没一会就热了。

  接近晚上七点,路上全是行人,他们沿着街边一直走,到一家铜炉火锅店时,她停下来问:“要不要吃火锅?这是北京的特色。”

  “好。”

  侍应生将他们带到靠窗的位置,他们坐下后就开始点菜。程逢随便勾选了几样,把菜单交给姜颠,他又勾了几样。

  这个时间,店里已经坐了许多人,他们等了好一会,菜才送上来。

  程逢一边涮牛肚一边说:“像这个呢,只要用筷子夹着在锅里涮会就好了,煮太久就老了。”她示意姜颠把碗递过来,将涮好的牛肚和羊肉都夹给他。

  看他没弄调料,她又问:“要不要我帮你调?”

  姜颠听话地点头。

  “吃不吃辣?”

  他摇头,程逢低笑着说:“太可惜了,涮火锅不吃辣,很不给劲啊。”顿了顿,她夹了颗牛肉丸,在自己全是红色辣酱的碗里蘸了蘸,一口吃掉,十分满足地笑了。

  姜颠唇边扬起淡淡的笑意,问:“你很喜欢吃辣?”

  “嗯,无辣不欢。”

  “你还喜欢吃什么?”

  程逢没有防备,倒了小半杯白酒,闭着眼睛喝了:“我不挑啊,很喜欢吃肉,蔬菜也是。不过呢,以前跳舞的时候为了保持身材,我都不敢多吃的。”她又夹两个牛肉丸给他,“这个很好吃,你太瘦了,多吃点。”

  以前戴宝玲说,程逢要遇见了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吃一顿火锅基本就能解决了,因为她实在是很爱很爱吃火锅,而且每次吃火锅的时候,都要喝二锅头。

  她不会喝醉,但是会说起以前跳舞的事。

  姜颠拦不住她,眼睁睁看着她连续吞掉两小杯二锅头。

  “我在美国当实习生的时候,带我的老师很严厉,她其实对身材的要求并不高,北美和东方的审美标准不太一样,他们不只是追求骨感,也会追求丰满的性感。但是如果一个人不胖不瘦,不太骨感又不太性感,就会让爵士失去很多美感,尤其是当我因为贪嘴,吃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第二天全身浮肿的时候,她就会说,crazy,you're driving me crazy!”

  程逢忍不住笑,每次回忆起这段经历,都是惨痛的血泪教训,往往贪食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我是易胖体质,平时都会很注意节食,每次放纵过后,连续一整个星期我都只敢吃水煮青菜,每天跳舞八小时不说,还得锻炼两三个小时。不过你肯定想不到,锻炼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她说到关键的地方,不自觉眯起眼睛,耳颊浸染了酒气,呈现莹润的粉红色。

  姜颠放下筷子,配合地回答:“在想下次去哪里吃?”

  “宾果,你真是好聪明!我们那一区的中餐馆都被我吃遍了,后来我就从国内带了许多老干妈和火锅料过去,自己在宿舍里做。我跟你说,我们那一栋楼的留学生全都吃过我做的火锅。”

  程逢想起这段时光,是自由的,快乐的,因为那时周尧还在国内念大学,没有被星探发现,她也正在上升期,彼此鼓励,为着美好的将来努力,他们之间的感情纯粹而简单。

  姜颠的话很少,她说的时候,他就会安静地听着,偶尔配合一两句话。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到最后程逢已经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实在是调料太辣了,她一直流鼻涕。姜颠帮她收拾了碗筷,不准她再吃下去,找了服务生来结账。

  因为谁买单这个问题还争吵了一小段,最后程逢败在他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中。

  从火锅店出来的时候,明显又降温了。他们没有叫车,沿着马路往回走,经过一个夜市时,天空忽然飘起雪花。

  一眼望过去,数不清的万家灯火,细碎念叨,是如此璀璨的雪夜。

  程逢浑然未觉,还沉浸在以前求学的那段时光:“爵士不是主流舞种,有时候难免会被误解,我刚开始演出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来看。他们会觉得这是不入流的舞种,根本不值得去国际一流的演出厅演出,那纯碎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我们在面对这样多的否定时,还咬牙坚持着,累了就回宿舍睡一觉,醒来继续练习,经常会受伤,都是一个人去医院,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后来因为网络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看到爵士舞,慢慢接受了这种更现代化的舞种……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挑剔,他们连一个眼神不到位都会批评很久,所以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到底是为了自己的热爱,还是为了旁人的眼光。”

  “那个时候,你想家吗?”

  雪越下越大,夜市里的小贩们都支起帐篷,花花绿绿的,掩映在无边的光火间,他们在一棵老树下突然停住了脚步。

  程逢忍住眼睛的酸涩:“想,很想很想回来,想吃火锅,想很多好吃的,但还是坚持下去了。”她长呼一口气,仰头轻笑,“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最终我还是把最爱的jazziness丢了……还是回到最初的位置,变成一个人了。”

  她脸上写满嘲讽,像是要笑,又哭不出来,在回忆里颠三倒四,被酒精催发,熬得眼眶通红。

  姜颠忽然间将她圈在老树下,朝她靠得很近,意乱情迷:“找个人陪陪你,不好吗?”

  程逢心跳陡然漏拍。

  她呆呆地看着他,思绪不着边地游离,几乎是刹那间的错觉,她就要答应他,可是又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我这个年纪,想要的不只是一个可以陪陪我的人,你懂吗?阿颠,喜欢一个人很容易,但是要爱一个人,本质上就是辛苦的。”

  “我不怕。”

  他的表情有些委屈,透着无名的固执。

  “可是我怕。”程逢将头发拨到耳后,“你现在能说不怕,但是也许一年两年,说不定用不着这么久,你就怕了。”

  社会上的诱惑太多了。

  从高中到大学,还是个温柔的门槛,但是从大学到职场,就是活生生的狗血大戏。

  她抬头,终于看到漫天的飞雪,身上的热度降了。她拍拍姜颠的肩,帮他把帽子拉上来,想摸摸他的头,动作进行到一半却又突然卡住,最终,她还是把手抄进口袋。

  “走吧,回去吧……”

  雪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姜颠去参加后半组实验竞赛。

  这场选拔赛,会在最后选出5名成绩拔尖的学生,作为中国队代表去参加明年6月底在芬兰举行的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一共两道实验题,需要用到标尺、放大器等实验仪器,主办方会在明天下午统计出个人名次,为他们颁奖。

  姜颠发挥地很好,两道题他都做出来了。

  出了考场,他和随行老师请假,像一阵风似的朝酒店跑。进电梯时,还和酒店的服务生撞了下,导致肩膀被电梯门卡住,直接撞击发出了一声闷响。他却顾不上,连三拒绝工作人员要送他去医务室的美意,一口气跑到房门。

  可程逢终究还是走了,她在桌上给他留了便条,告诉他房间定到明天中午,他今晚可以继续住在这里。

  姜颠恍恍惚惚地在屋内走了几圈,硬是把口袋里两张颐和园的门票给揉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