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异样悸动
巫山2020-01-03 11:263,314

  程逢下了飞机就被电话轰炸,到书吧又意外被戴宝玲和裴小芸两个人突击检查,逼得她交代这几天的行程。

  她只说有事去了趟国外,戴宝玲不信,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她看。

  “这是刚刚周尧在机场被人拍到的照片,推测下机时间,应该和你很相近,你们是不是同一班机回来的?”戴宝玲眼睛发光,“我听庞婷说,周尧这几天在休假,你不会是去陪他了吧?”

  “你这脑袋装得什么。”程逢倒了杯水,直接说,“我跟谁去度假,也不可能跟他啊。”

  “我不信。”

  裴小芸弱弱地举手:“我……我相信你的。”

  “乖啦。”程逢蹭过来,摸了把她嫩滑的脸颊。谁料她又问:“不过你到底去哪了?校庆表演那天,你去接了姜颠之后就没影了,《向阳而生》拿了最佳节目奖,柴今他们可高兴了,要找你合影,却里里外外找不到你,手机也打不通,我可着急死了。”

  程逢被水呛到,连咳好几声,脸都红了。

  “之前回来的太匆忙,国外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是吗?”

  戴宝玲尾音拉得长长的,挑着眉给她一个完全不相信的眼神。

  程逢白了她一眼,没理会。

  几个人说了会话,裴小芸突然接到学生家长打来的电话,要回学校处理事情。戴宝玲抱怨:“好不容易有个时间,不是你忙就是她忙,都凑不到一块吃饭了。”

  裴小芸好声好气地哄了她一会,这才被放行。

  她这一走,戴宝玲又来劲了,朝程逢身边凑,只恨不得贴到她身上来。

  “我昨儿个遇到陆别,死乞白赖要我请他吃饭,这小霸王真是怎么躲都躲不开。不过呢,和这家伙吃饭有个好处,你也知道,他是个嘴上把不住门的,有什么秘密一套就出来了。刚刚小芸提到的姜颠,就是那个长得很好看拉大提琴的小男生吧?”

  戴宝玲撞了程逢一下,咧着嘴朝她抛媚眼,“什么情况啊?小芸是人班主任,你不好说,跟我还藏着掖着啊?”

  程逢假装没看见,推了她一把。

  “你说你脑子里怎么净整这些不干不净的?”

  “哎哟急了?那就是真有猫腻了对不对!我可听廉若绅说了,他这几天也不在学校的,你不会是和他在一起吧?”戴宝玲眉飞色舞,“说说嘛,那个小男生长得很好看,看着也挺安静,我对他印象不错,你们俩到哪一步了?”

  “别瞎说啊,你知道什么?”

  “就陆别说的那些咯,对你的事比较关心,还特地问过你和周尧的事,他好像很喜欢很喜欢你哦。”

  “陆别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程逢揉揉头发,也实在很苦恼,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恰好戴宝玲知道了,她干脆也不瞒着,挑挑拣拣说了一些。

  戴宝玲直感叹:“啧啧,有点厉害啊,学习成绩这么好,国际物理奥林匹克比赛哎!天呐,这种级别的全国也就几个人能去吧!而且他大提琴还拉那么好,控场能力那么优秀,我都想过要带他出道……长得也比一般人要好看很多,老天真是太偏爱他了!”

  程逢轻笑了声,抱着腿陷进沙发里。

  北京下雪了,这里还没有,可空气里干燥阴冷。

  “但是老天是公平的,给他开了一道门,也会给他关上一扇窗。不管多么有天赋,有多么努力,也没有人看见。你能想象吗?他这样一个高中生,连续发烧两天,没有任何人照顾他,在家里烧晕过去都不会有人知道。厨房里全是药,体质应该不太好,很容易生病吧。我问他有多久没看过他的父母,你猜他说什么?”

  “……”

  “他说他记不清了。”

  “天……听起来有点可怜。”

  天才往往都是孤独的。

  如果可以选择,他是宁愿关上这道门,推开那扇窗吧?站那么高又有什么用呢?回到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喜怒哀乐都是他一个人的。

  戴宝玲细细打量程逢的神色,猫着身子爬到她身前,从下面戳戳她的脸:“你不会来真的吧?唉唉……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程逢迷茫抬头。

  “你好容易心软的,知不知道?完全硬不过三秒啊,最怕被人磨了!那个男生是不是一直缠着你?”

  戴宝玲揉揉头,有些恨铁不成钢。

  长大之后就会发现人际交往是门精深的学问,程逢不会应付,再加上经历过一些事,也有些怕了,久而久之就懒得应付了。有很多男人都觉得她很美,美得有些高不可攀,再加上她对人总是疏离的,隔着距离,这样一看就更难追了,所以很多人还没开始就打了退堂鼓,难得有些坚持的,也扛不住她一直的冷脸。

  但其实只要坚持一下下,就会发现她这个人最容易打动了,因为耳根子软得不行。以往要求她办什么事,撒撒娇再软磨硬泡一下,没一桩不能成的。

  连裴小芸都没她好泡,她天生就是会宠人的。

  否则也不会对周尧,好到那个地步。

  戴宝玲看她这样也说不出话来了,在屋内踱步,走了几圈又转到她面前:“喂,你醒醒神啊,人家还是高中生,你、你你这样很危险的。”

  “他身上有太多未知因素了。”

  “哎呀这么乖的男孩子肯定会多少让人有点恻隐之心的,虽然他长得很帅,也有点让人心疼,但是我得提醒你呀,现实很骨感的,有太多要考虑的了。”

  ……

  程逢背一弯,脸埋进沙发里。

  廉若绅包场给姜颠庆祝竞赛拿了一等奖,喊了一大帮人到书吧吃吃喝喝,肯德基的外卖送了三趟,整个书吧充斥着油炸食品的味道。

  因为是周末,学校也没人,程逢就睁只眼闭只眼随便他们闹腾了。中途雪冬上二楼叫她下去一块玩,她摆摆手拒绝了,把自己关在休息室小睡了会。醒来时还能听到下面的声音,插着DVD在唱《沉迷》:

  你美的让我失去了自我,我离不开你设的牢笼;

  情愿住在漆黑的角落,守在你冰凉的背后。

  ……

  黄毛嗓音醇厚,选的歌也都很适合他,歌词里全是冲动轻狂的少年心事。

  程逢在窗边站了会,听到声音回头,看见姜颠靠在门边。

  她立即大步跨到沙发,拎起大衣套在身上。她没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不管天气有多冷,都只会穿真丝的吊带睡裙,把空调温度调到最高。

  戴宝玲经常抱怨她家干燥,所以从来不肯在她家留夜,生怕皮肤干,可偏偏程逢是那种天生的好皮肤,越晒越白,也不怕干,好像自带水循环,脸上常年水润润的。

  尤其锁骨往下的胸口一片,白得会发光一般。

  姜颠一直看着她。

  程逢拢了拢衣领,又把大衣腰带系上,这才把他喊进来:“过来坐,怎么不在下面和他们一起玩?”

  姜颠眼睛里全是红血丝,眼角一周乌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程逢心跳漏拍:“怎么了?是不是没睡好?”

  想到他这些天发着烧还在排练,之后又赶去北京参加比赛,这才回来第二天,又被一群家伙拉着庆祝,也许根本都没怎么睡过。

  “要不要喝牛奶?”她想了想,“你别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姜颠反手带上门,朝她走过来。

  站在几步开外,声音冰冷而生硬:“你为什么要离开?”

  “听说你拿了一等奖,祝贺你呀。不过今天你是主角,不在场会不会不太好?要是待会给廉若绅抓到,指不定怎么闹你,我看你还是……”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程逢低下头,不敢看他:“把门开着吧,要是给你同学看到我们俩单独在这房间里,会乱想的。”

  姜颠忍不住了,压抑着声音质问她:“随便他们!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姜颠紧紧皱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脸上写满了受伤,“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阿颠,不是,我……”

  “我以前也不这样的。”他走到她面前,想摸一摸她,又突然止住,因为害怕和胆怯,最终埋低头,肩背往下压,“我以前也不这样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变得患得患失,变得着急暴躁,变得对一切不可掌控之事心烦意乱,还特别敏感。

  他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他拼命地想,思绪却好像打了结,越解越乱。心口闷闷的,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

  这种异常的,从未有过的悸动的感觉,将他搅合在一起,搅得乱七八糟。

  他总想起那一晚,她的演绎,她的眼睛,她发亮的下巴,她柔软的身体,像暴风一样旋转在他的脑海里。

  他一直在井井有条地处理外人眼中的自己和内心渴望成为的自己,像机器人分拣快递一样按照程序和指令执行,不会出现差错,一切可以掌控。但是现在,他这个疲惫不堪的指挥者,可能要脱离轨道了。

  被一种无法解释的引力,卷入漩涡,疯狂地朝她涌过去。

  他忽然打开门,直接冲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