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今夜没有月亮
巫山2020-01-03 11:265,672

  距离校庆正式表演还有两天,程逢带他们去戴宝玲的工作室挑选表演服装,到楼下时,刚好和庞婷、周尧一行迎面撞上。

  程逢本来在写字台签到,和戴宝玲的助手说话,听见身后的响动,才注意到周尧。他被陈笑然和柴今围着要签名,陆别和黄毛在口水战,姜颠没什么反应,依旧淡淡的,站着不说话。

  过了会,周尧绕过他们朝她走来。

  “刚刚听宝玲说你带了几个高中生排舞,我还觉得很稀奇,有点不敢相信,原来是真的。”

  程逢轻笑:“我现在一个无业游民,找些事做做也很正常。”

  周尧抿唇,朝那群学生看了眼,忽然目光定在一人身上,俯身问:“陆别也在?”

  “嗯,你别靠这么近,小心狗仔。”

  程逢填好登记表,推过去给工作人员,转过身来背靠着咨询台,和他拉开一些距离。

  “那、那个男生呢?”

  程逢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与姜颠的目光撞上,她随即擦过,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

  “我们好像没必要在这里寒暄?HA代言的事黄了,你的经纪人很怨恨我,你还是快过去吧。”她从助理手中接过访问牌,神色淡淡,“他们还要回去上课,我先走了。”

  在她错身而过之际,周尧攥住她的手腕,压低声音:“那个男生在追你吗?”

  “和你有关系吗?前男友。”

  “也许你觉得没关系,但我仍旧会有所困扰。”

  “是吗?那真的太好了。”

  程逢甩开他的手,周尧无可奈何,赶紧说道:“录了一个访谈,下周五晚在《有话说》播出,有时间的话就看看。不要给别人机会,再试着相信我一回,好不好?”

  他靠得近,和她姿态亲密,很难不叫人误会。

  程逢一抬头,大厅里众人神色各异。

  她二话没说,直接走人。

  进入电梯里,陈笑然凑近程逢身边咬耳朵:“程老师,你和我们周周是不是关系很好?”

  她愣住,过了会才反应过来,那是他的粉丝对他的爱称。

  “没有,只是老同学。”

  “不太像啊,刚刚周周还抓你手了。”

  “嗯,以前关系还不赖,他和我闹着玩的。”

  “可是……”

  程逢不等她问完,直接打断:“待会到了服装间,你们自己挑选喜欢的衣服,柴今你选白色的蓬裙,笑然你穿中性装,最好是深米色或灰黑色。陆别和姜颠,你们就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衫。”

  “那我呢?”廉若绅伸出头来。

  程逢忍住笑,其实她不负责这位大兄弟的,但是那天戴宝玲看过他的独唱后,意外有了一些想法,所以让她一定要把他带过来。

  她想了想,说:“应该会有专人负责你的。”

  果不其然,一进到化妆间,戴宝玲就迎上来,把黄毛拉到单独的试衣间,末了朝程逢送来飞吻,让他们随意。程逢笑而不语,直接带他们去最大的服装间,里面陈列的都是一线时尚大牌服饰,有的还是知名设计师独家设计的,全球限量,琳琅满目。

  一群人看傻了,东看看西摸摸。

  程逢嘱咐:“陆别你动作小点,别给弄坏了,我不包赔的。”

  “哼。”陆别嚷嚷,“你怎么不说别人净说我?弄坏拉倒,反正老子不赔,是你带我来的。”

  程逢揉揉眉心,和野蛮人又能讲什么道理?

  过了会,几个人都挑到衣服进试衣间了,姜颠还在外面。

  程逢一路看过去,从架子上拎出两件西装塞到他手里:“进去换了试试看。”

  “我不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吗?”

  “不喜欢这些?”

  “没。”

  “那为什么?”

  姜颠犹豫了半分钟,什么也没说,伸手接过。

  柴今个子小巧,长得十分秀气,穿上款式简单,版型很好的纯白蓬蓬裙,露出细长的小腿,整个人都美极了。陈笑然看得移不开眼,戳着她的胸口低呼:“好仙好仙,便宜我们学校那些臭男生了,让他们看见这么美的你!”

  柴今捉住她不安分的手,脸颊羞得通红,含胸问程逢:“程老师,好看吗?”

  “很适合你。”

  她似乎被鼓舞到,又小心翼翼地望着其他两个男孩:“你们觉得怎么样?”

  陆别流里流气地夸道:“好看,就跟仙女似的!”

  姜颠:“……挺好的。”

  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回答,柴今的笑容里掺杂了几分苦涩。

  程逢注意到,不免跟着她的视线看向姜颠,上下一阵打量,最后不得不由衷称赞:“很适合你。”

  姜颠肩宽,个子高,穿上西装整个人少了几分稚嫩的少年气,多了些成熟,风度翩翩,倒真有点像娱乐圈经过包装的小鲜肉,俊美非凡。

  程逢仔细对比,最终给他选了有燕尾剪裁的纯黑色西装。

  除了柴今是白色,其余三人皆是黑色。

  陈笑然擅长现代舞,柴今却擅长古典芭蕾舞,他们俩搭档是比较难的,起初程逢也很犯难,但是当她有了《向阳而生》的基本构思后,一套古典与现代相融合的舞蹈动作就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虽然在演绎上,她们均未达到她的期望,但出色的伴奏为此加分不少,她也很满意。

  程逢简单讲了下正式演出时需要注意的细节,服装间的门就被敲开,戴宝玲和黄毛走进来,众人都不禁眼前一亮。

  程逢看到紧跟他们身后出现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连忙走过去和那人拥抱了下。

  “跟你们介绍下,这位是澳大利亚顶尖的服饰设计师里奇,全球超一线大牌的御用剪刀手,每年成衣设计数量不超过三件。”戴宝玲指指黄毛,“其中一件就穿在他身上了。”

  里奇毫不吝啬对他的欣赏,用蹩脚的中文说:“perfect,这件衣服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廉若绅抓抓后脑,脸颊微红,朝他们抬下巴:“怎么样?老子帅不帅?”

  陆别撇嘴:“丑炸了。”

  “你放屁,老子怎么可能丑?”黄毛转向旁边,“阿颠,你来说。”

  姜颠若有似无低笑了声:“很帅。”

  黄毛得意了,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程逢细细打量他。

  他的一头黄卷发被打理过,脸上也上了淡妆,硬朗的轮廓,高大的身形,搭配剪裁合体的成衣,将他整个人衬托地修长挺拔,浓眉大眼又带几分调皮,将稚嫩的学生气与不羁的野性释放地淋漓尽致。

  她相信戴宝玲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上次带过去的那三个应该是智者千虑中的必有一失。

  直到此刻,她大概才明白戴宝玲的意思。这件成衣当然不会作为校庆表演时出场,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是HA明年开春的主打,而里奇作为HA顶级御用设计师,黄毛得到他的认可,也就基本等于获得HA高层的认可。

  所以,戴宝玲应该是想签约廉若绅,带他进娱乐圈,帮他拿下HA的代言。

  程逢觉得这事发展太快,有些措手不及,拉住戴宝玲问:“你想清楚了吗?”

  “我那天把他的歌录下来了,找过好几个音乐点评人和歌手,他们都说他的音调很准,唱得很不错,可以说是非常有潜力。”戴宝玲扬眉,“那天在KTV,你不是说让我选有特色的嘛?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眼光真是够毒的,我要带他出道。”

  “不是,那天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我知道!”

  “可是你之前不是也有些其他的顾虑吗?”

  “这有什么,不就公关嘛,他那些黑历史我都能洗白的。而且就他那怂样,也没干出屁大点事。”

  “……我还不知道你,你做事不会这么草率的,究竟是什么原因?”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一个人,那天听他唱歌,回去后我哭了一夜。”戴宝玲扁扁嘴,“我这把年纪,还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鬼地方打拼这么多年,其实早该麻木了的,但是他打动了我。我忽然有个想法,既然他连我都能感动,他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和平台,让他去感动更多人?”

  高中,对许多人而言是青春的殉葬场,但同时也是梦想启程的一道重要关卡。

  有很多要做的事,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期,之后就再也没法勇敢去做了。

  戴宝玲说:“我想试着找一找那个感觉,也许还能让我对爱情又抱一丝希望。尽管你可能会难以置信,但我还是这么决定了,很疯狂是不是?但是你问他啊,他说他愿意。”

  程逢的确吃惊,深吸一口气,看向黄毛:“你想好了吗?你很想当明星吗?”

  “我喜欢唱歌,而且我也没什么其他擅长的了。”廉若绅抓抓脑袋,想了想,又十分郑重地说,“我想站得高一点,变得优秀一点,让更多的人听我唱歌。我、我还想让她能有一天,为我感到骄傲。”

  陈笑然鼓掌,拍拍他的肩膀:“老大我支持你,我第一个报名,我要当你粉丝团的团长!”

  “我、我也支持你,你开心最重要。”柴今说。

  陆别用鼻子哼声:“说的比唱的好听,别是三分钟热度。”

  “你放屁!”

  “靠,老子还没说完呢。”陆别吸了吸鼻头,“反正……你要是有需要,也不用三顾茅庐,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给你伴奏的。”

  “谁稀罕呢。”

  “喂,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啊,老子的钢琴水平可不是谁都有的。”

  “好好好,知道了,真啰嗦。”

  ……

  一群人闹开了,在这个年纪,还能拥有无所畏惧的梦想,可以不问前路有多难,不知失败怎么办,可以尽情挥洒热血和拼却一腔孤勇,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必在乎其他人的眼光,这是笔多么可贵的财富。

  大概成长的代价就是如此吧,长了见识,也丢了初心,认识更多的人,却变得不善交际,反而越来越小心翼翼了。

  程逢说不出话,但由衷地羡慕他们。

  过了会,聊天话题扯到她身上。

  不知是谁说起他们要校庆表演的事,里奇表现地十分夸张:“My God, you can ask her to dance?”

  见他们几个人一脸懵懂,里奇瞪大眼睛,尝试说中文,“你们不会不知道,她在圈内的艺名是crazy吧?”

  因为激动,他又说了一大串英文,几个学生除了姜颠,谁也没听懂。

  戴宝玲大笑着翻译:“他的意思是,你们竟然不知道程逢的圈内名是crazy,还能请到她来编舞,他表示非常地羡慕和嫉妒,说起他曾经买票去看她表演的经历,在悉尼歌剧院的数次个人专场,几乎每场都爆满,他光排队入场就等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说真的,你们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吗?爵士舞殿堂级编舞大师crazy,多少欧美男孩心目中的crazy女神啊!”

  “前不久刚拿下全美最大的爵士成就奖哎,全球十个指头数的过来的超级大神啊!”

  一群人被震住了。

  陈笑然捂着嘴:“我的天,我知道了!周周一曲成名出道的那支舞,是你编的?”

  “就是那首《我很爱你》对吗?”

  黄毛是小曲库,刚想起就哼出了那首歌的歌词。

  “对对,就是这首。”陈笑然满脸震惊,“天呐,难怪我觉得周周和你好像很熟,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不过他后期的几首单曲,都没有看到你的名字了。”

  “别提了。”陆别想到这茬就来气,“要不是程逢,周尧能成名?我跟你说,其实那支舞根本就不是……”

  程逢突然咳嗽了声,陆别说到一半硬生生停住。

  陈笑然咬住唇,左右看看,还是忍不住好奇:“不是什么?不会不是给我家周周排的吧?”

  “没有,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可是……”

  柴今拽住陈笑然,朝她摇摇头。

  场面顿时陷入尴尬。

  过了会,戴宝玲说:“是啊,都过去了,你们知道她的艺名也不要到处说,去年她在最后一场演出中已经正式宣布退出演艺圈了,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对吧?”

  那场突然的告别引起全球热议,可她只留给观众一支《人山人海》,就消失不见了。

  至今,国内外媒体仍在四处打探她的消息。

  程逢揉揉额角,开玩笑:“你们可千万别问我为什么不跳了,我会翻脸的。”

  几个人刚刚还绷着的心弦,立马松弛下来。

  回程的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已经进入十二月下旬,天彻底冷了。程逢将他们挨次送回家,最后车上就只剩陆别和姜颠。

  到了陆别住的小区,他打了个哈欠,慢吞吞下车。程逢正要关门,姜颠却跟着一起下去了,扶着车窗和她说:“你先回去吧,我有东西在陆别这。”

  陆别懒洋洋地问:“什么东西啊?”

  雨声很大,哗啦啦的,不停地打在树叶上。

  姜颠的声音带着股湿润和平静:“篮球。”

  “啊?”陆别想了会,来回看看,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上周和他一起打球,球还在我家呢。”

  程逢看这雨势没有变小的趋势,商量着说:“那你上去拿,我在这边等你。”

  “不用了。”

  “可是下这么大雨,你待会怎么回去?”

  “我会叫家里人来接的。”

  他这么说,程逢也不好追问到底,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一时间又琢磨不透,只得点点头,打方向盘,先走了。

  直到车尾灯消失不见,两人才不约而同地哆嗦了下。

  陆别抱着手臂朝电梯间跑:“你别跟我上去了,有什么想问的就在这问吧。今天我家那两个都在,他们可烦了,一定会追着你问东问西的。要知道你想打听程逢的事,肯定会偷偷听墙角。”

  姜颠不动声色:“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哎哟,我又不是廉若绅那大傻,你一整天眼睛都黏在程逢身上,我都看到了!尤其是和周尧照面那会,简直就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我们这段时间还一起排练,你那点小心思,我能看不透吗?”

  陆别推开门,和他站在楼梯间,掏出烟,动作熟稔地递过去。

  姜颠接过,捻着烟丝,没有说话。

  陆别直接开门见山:“这事吧,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个大概。周尧比程逢大两届,你懂的,这种天之骄子,小女孩都喜欢,程逢从初中就暗恋他,好像还写过情书,不过没送出去哈哈,她当时还挺怂的。高中的时候两人在一起,是周尧主动追求她的,闹得还挺轰动。程逢上大学出国,之后就开始在各地表演,也积攒了不少资源。周尧能成名,少不得她的帮助,但尽管如此,他在国内还是一直不温不火,直到他偷窃了程逢准备在冠军争夺赛上的编舞,配合单曲发行,一夜之间爆红。”

  陆别撇撇嘴,“程逢因此喝醉了酒,引发急性酒精中毒被送去医院,醒来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然后他们就分手了。至于她为什么不跳了,这点我也很纳闷,搞不清楚。”

  姜颠点点头:“谢谢。”

  手上的烟已经被揉碎了,没法再抽,他干脆收进口袋里。

  陆别从楼梯口出来:“你等下,我上去拿把伞给你啊。”

  他进了电梯,门合上的瞬间,忽然听到一道声音,夹杂在雨声中,忽远忽近,听不细致。他回到家,忙不迭地甩掉鞋子,跑到房间拿伞。

  正要出门,又突然愣住。他跑回去,拉开阳台的门朝外看。

  天黑压压的,没有月亮。

  远远地,他看见一道欣长的身影,被狂风暴雨包围着,天地间只余一道暗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