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笑起来真好看
巫山2020-01-03 11:264,212

  戴宝玲打电话过来告诉程逢HA打算征用新人做明年的代言主打时,程逢有些吃惊。既为HA的大胆创新叫好,又隐约有些担心。

  很多时候,这些一线大牌杂志的读者,并不会为新人买单。

  戴宝玲发难,找了程逢和裴小芸吃饭,得知他们都在为校庆排练,不得不去学校找他们。到艺术厅的时候,正赶上试演。

  程逢坐在台前,身边光线忽然一暗,侧过身看,戴宝玲在旁边坐下。

  “怎么?王牌经纪人现身某中学,不怕被挖出什么新闻?”

  戴宝玲横她一眼:“也就你把我当回事,如今上头已经下达指令了,年底前每个人都要带一批新人出来,让HA官方挑选。如果我找不到合适的,就准备去街上要饭了。”

  程逢轻笑了一声。

  台上一个节目结束,下一个就是《向阳而生》,陆别和姜颠两人率先出场,在舞台左侧的暗光区。高光会先由钢琴音带出陆别,其次渐入大提琴音,到舞曲一半时,才会带出姜颠。

  换句话说,表演的前半段,观众是看不清姜颠的脸的。

  戴宝玲也没看清,只盯着台上两个女孩看,忽然指指柴今,问:“这个女生还挺有灵气的,你的编舞也是没话说,啊……让我想想,如果正式演出那天,有记者在的话,你说会不会有人看中她?”

  程逢知道她职业病又犯了,但柴今无可厚非,是个不错的苗子。

  “她身体很柔软,体态也不错,关键如你所说,有颜值,有气质,可是人家还是高中生。”

  “高中生怎么了?你不也十五岁就开始去各地表演比赛了?而且现在娱乐圈好多00后。”戴宝玲来劲了,对柴今是越看越喜欢。

  忽然,台上灯光一亮。

  姜颠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在这个舞台上,他的表演几近于容纳数千人的世界著名剧院,天才级别的大提琴演奏家独奏专场,掌控力和节奏感都十分震撼人心,舞乐配合亲密无间。

  这一刻,他就在世界中心。

  戴宝玲忍不住惊呼:“我的天,控场能力也太强了!简直是全场焦点有木有?他叫什么啊?之前是不是参加过很多大提琴演出啊?”

  “嗯?我不清楚。”

  “你没了解过?这么杰出的控场能力,能带动舞蹈者的节奏,在关键时候提醒他们,还能在他们出错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停下来等待,完美协调钢琴音,绝对是金手指一样的演奏家啊!我敢保证,他之前肯定参加过至少是千人以上的大型演出。你一个王冠女爵,不可能不清楚交响演奏中,大提琴的绝对控场地位吧?”

  不等程逢回答,戴宝玲又说,“他也是高中生吧?我的天,这个高中还真有点藏龙卧虎啊!区区一场校庆表演这么牛?也太惊人了吧。这个男生你觉得怎么样?”

  程逢撇撇嘴:“很不错,天生的演奏家。”

  她双手交叉支撑在下巴,从暗光中看他的脸,不知是在为这首世界名曲而悲伤,还是为着自己。他看起来有些孤独,有些疲惫,像是奋力要挣脱牢笼的小鸟,却在冲出栅栏的一瞬间,被枪击中羽翼。

  这首曲子是无限低沉悲痛的,如同向阳而生的向日葵,亦是悲情的演绎。

  戴宝玲叹气:“不过你怎么选了这首曲子?还编了这么支舞,要是被媒体曝光,估计又要上热搜了。标题我都想好了,什么北美一线编舞大师crazy惊现国内某高中校园,再度谱曲悲情舞乐,是对退出演艺圈的缅怀,还是和传闻中的前男友旧情难断?”

  她一口气说完,觑了眼程逢,“啧啧,然后周尧也跟着你的热度,被上热搜了。”

  ……

  一曲结束,程逢起身。

  戴宝玲紧跟后头:“嗳,怎么不理我?难道是被我说中心事了?上回周尧来找你,是不是又让你难过了?”见程逢完全不理会,她扶额,“哎哟我的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不该提那个贱人。别生气嘛,来和我说说刚才那个男生?”

  说话间,姜颠几人从后台出来,跑到她们面前。

  离得近了,戴宝玲默默道:“咦,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程逢想起上次在KTV,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想了想,她将戴宝玲拉到身后,却没有解释。

  陈笑然笑嘻嘻地问:“程老师,我们跳得怎么样?”

  “很不错,演绎地很好。”

  程逢由衷夸赞,两个女孩腼腆地笑了笑。

  陆别哼了声:“怎么不夸我?我弹的也不错啊。”

  “嗯,还不错。”

  “好敷衍!”

  “不然?需要我致电给你爸,详细描述你表演地有多好吗?”

  陆别讪讪:“那倒不用。”

  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坐下来等廉若绅的节目。程逢拍拍姜颠的肩膀,低声说:“你跟我出来一下,有事问你。”

  艺术厅后面有条小河,河边栽满了杨柳,入冬后杨柳都凋谢了,地上全是枯叶和细柳枝。程逢一路走过去,到了无人的地方,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你拉大提琴多久了?”

  姜颠低头,想了会说:“之前学了八年,这几年没碰过了。”

  “为什么?”

  他不答反问:“你关心我吗?”

  “我只是觉得你很有天赋,如果你想继续深造,也许我可以帮你介绍不错的老师。”

  “不用了。”姜颠抬起头,“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没想再拿起大提琴。”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口吻那么轻,眼睛一圈却是乌青,这样直接地看,好像几天没有睡觉一般,但是肩背仍旧笔直,站立在枯木秋风中,校服被吹得鼓动。

  程逢试探地问:“你家人不同意?”

  “嗯。”

  他没再往下说,程逢猜到也许他并不想回忆起来。刚想作罢,又听他问:“你想知道原因吗?”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我十三岁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国际比赛,获得了金提琴的奖章,主办方邀请我去皇家学院深造。但是我家人觉得这只能作为一项兴趣爱好,不可能发展为终生事业。当时我不能理解他们所谓的好意,和他们大吵了一架,我爸突然血压升高,急性休克,被送去医院抢救。他康复后,我答应他再也不碰大提琴。”

  之后五年,他一直将大提琴锁在储物间里,一次也没有拿出来过。

  “那你为什么突然……”

  问到一半,程逢停住了,联系前因后果一想就能明白,她避开姜颠的目光,望着河里游来游去的小鲤鱼,一边说:“上回在电影院我跟你说的话,你大概又没放在心上。”

  “没有。”

  “你怎么这么固执?”

  姜颠靠近两步,唇角噙着一丝浅浅笑意:“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固执。”

  回到艺术厅正赶上最后一个节目,是独唱,陈柏宇的《固执》。

  黄毛一出场,全场爆笑,从灯光师到主持人都忍俊不禁。

  他清清嗓子,握着话筒喊:“笑什么笑,都给我坐好了,老子唱歌很奇怪吗?不许笑!”

  底下李坤几人个个帮着他镇场子,不许身边的人笑。

  廉若绅朝后台打手势,抬起头,站在忽然凝聚的一束灯光下。

  前奏出来,他看着台前的裴小芸,沉声说:“这首歌,送给我最喜欢的人。”

  全场哄闹,过了会,窸窸窣窣地安静下来。

  他声音醇厚,低音好听,也许用心,也许动情,总之无人知晓,也无法计较,就这样被带入歌声中。少年的心事,总透着股撞破南墙不回头的孤勇,让人莫名心酸。

  他唱到:

  如若要抵赖,赖我未曾长大;

  名字有多坏,亦想牵手上街;

  我恨我惦记着你,反而愉快;

  迷恋你,也是容忍你;

  无人可以共你比。

  ……

  程逢站在艺术厅的最后,渐渐被感染。

  她想起戴宝玲的初恋,想到她曾经为那个少年做过的疯狂的事,在下着大雨的夜晚在街头奔跑,以为一夜过后就会将所有都遗忘,可转身之际却又在寂静无人的凌晨,因为一通电话而蹲在小区门口苦等,结果等到天边放亮,仍是孤身一人。

  她甚至想起自己,想到她暗恋周尧的那段时光,觉得自己又傻又可笑,但又有点怀念那个时候天真的自己。

  应该有很多女孩都这样做过吧?

  在还是很勇敢的年纪里,为喜欢的男生买早饭,偷偷送礼物,不管表面看起来多么不在意,也会忍不住将目光投递到他身上,会因为他的喜怒哀乐而耿耿于怀,幻想着和他牵手拥抱的那一天,早早计划着将来。

  哪怕知道这一切都是空想,但依旧会不顾一切,好像飞蛾扑火,热烈地奉献过青春。

  但是这样的青春,记忆并不都是美好的。

  庞婷常说她嘴毒,陆别觉得她凉薄,戴宝玲偶尔也会说她太要强,裴小芸内心里应该觉得她和周尧还没完,或许不应该就这样断了,但是谁又能体会到,当她全心全意爱着一个人却被他反插一刀时的失望呢?

  她跳了十几年爵士,因为一场意外事故,无缘北美冠军争夺赛。

  如果这一切,是为了成全周尧的演艺事业,她说不上后悔,只有满心的遗憾。不后悔曾经爱过他,只遗憾在这场盛大的青春里,以这样草率的方式结束了初恋。

  这一刻,她怀念那时不怕事的自己,怀念每一个未被现实生活打磨过的美梦,怀念牵手拥抱的感觉。她想得入神,浑然未知身后有人靠近。

  姜颠站在她斜后方,很近很近的位置,细细观察她微皱的眉头,她抚在腮边细长的手指,擦过红润饱满的唇……他忍不住靠得更近,好像被一股无名的力量牵引,身体里冒出了火。

  在这个年纪,被无法抗衡的欲望吞噬,他浑身燥热,却仍旧没有做出冲动甚至于会令他后悔的举动。

  程逢忽然间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他。

  两个人在暗光中四目交接,心脏都剧烈跳动了下。

  这个时期的姜颠,勇敢的,又小心翼翼的,饱含期待的,又含着一丝丝羞怯……和每一个正当青春的少年一样。

  台上,歌曲进入高潮,有人连声吹口哨,为黄毛鼓掌叫好。有人想起一些过往,忍不住在人群里四下搜寻。

  廉若绅的目光,始终追随着裴小芸。

  程逢不知想起什么,心房柔软,语态温和:“今天的纸飞机呢?”

  “今天没有。”

  “为什么?”

  姜颠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忽然靠近,温热的气息吐露在她的感官四周。

  程逢一动不动,盯着灯光师看,想象着哪一个时刻,全场的灯光会忽然亮起,然后他和她就会暴露在众人视野中。

  她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处,可这样的时机,她竟然还分心,嗅到他身上好闻的气息。

  “你脸上有头发。”姜颠离得很近了,指腹擦过她的脸,将头发拨出来。

  程逢声音轻颤:“这么黑你都看得见?”

  “嗯,我能看见。”

  其实,已经看了很久。

  “说回刚刚的,今天为什么没有纸飞机?”她顾左右而言他。

  姜颠往后退了一步,看看舞台,他的大提琴还摆在角落里,被幕布遮着,只隐约露出一角。他低下头想了会,又抬头,朝她扯了扯嘴角,挤出笑容:“今天,我有点不开心。”

  他笑起来很好看。

  程逢的心变得更柔软。

  她想到那天在电影院他给她的纸飞机,到现在还被她放在储物柜里,没有打开。也许不知在哪一个时刻,她已经有些怕了。

  怕知道他的心事,会忍不住想安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