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无意想你
巫山2020-01-03 11:264,504

  姜颠研究物理学的过程中,明白一个道理:地球上任何事物都是有轨迹的,包括人。要研究一个人,首先,得先找到这条轨迹。

  而程逢还不知道,当一个女人开始觉得一个奇帅无比的男人有意思时,就是麻烦找上门最开始的征兆。

  这种情况有多么危险?

  姜颠每天中午休息的时间都会出现在书吧,不管黄毛在不在,他都会在。有时候是写试卷,有时候是趴着睡觉。书吧里大部分时候都是安静的,有人看书,有人戴耳机看电影,时间长了,就又多了一部分人,专门来看姜颠的。

  雪冬和黎青常常蹲在吧台后面,小声讨论他,有一次很不凑巧,叫程逢听见了。

  “萧晓成前两天去见研究生导师,你猜他在导师家里碰见谁了?”雪冬捂着嘴,瞄了眼陷在沙发里睡觉的大男孩,小声说,“是阿颠啊。”

  萧晓成大学研究的方向是电磁学,他的导师是姜颠在校外的辅导老师。姜颠因为不久后的物理竞赛去找老师讨论课题方向,才碰巧和萧晓成撞上的。

  “萧晓成说起他的时候,我原本还觉得只是巧合,名字一样罢了,可你知道吗?昨天萧晓成来接我的时候,和姜颠面对面碰上了,两人竟然还打了个招呼,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小了。”雪冬说得夸张,“他的导师对姜颠的评价可高了,他们研究的那个电磁学已经完全超纲了,大学都不会研究到那个地步,可姜颠还是高中生啊……天啦简直可怕!导师还说他拿过好几个青少年大奖,在物理学的研究上面很有天赋,但是可惜了,他家里人好像不太支持他。”

  “啊?为什么啊?”黎青咬着吸管,“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反对啊?我们这种都羡慕不来。”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导师说,姜颠爸妈都是商场很出名的成功人士,以后姜颠应该会继承他们的公司吧。”

  “长这么好,又这么聪明,看着还很乖,哎……不行了,我好喜欢这种男孩子。”黎青脸颊微红。

  雪冬推了她一把:“喂喂,打住啊,我看你还是收收心,别想了。”她压低声音,“阿颠好像对程姐有意思,你看到休息室的纸飞机了吗?”

  黎青愣住,反应了一会,明白了。

  程逢靠在吧台边上听了一瞬耳的八卦,发现话题被带到她身上来了,赶紧咳嗽了两声,朝雪冬伸手:“给我倒杯酒。”

  两个小姑娘吓了一跳,赶紧从吧台下钻出来。

  雪冬小声问:“程姐你都还没吃饭呢,空腹喝酒对胃不好吧?”

  “没事。”

  她背靠着吧台,朝远处看。

  停顿一会,趁着雪冬倒酒的间隙,走过去,停在姜颠面前。

  落地窗外有阳光,铺满他周身。

  书吧的角落里,有两个女孩从书后面悄悄露出眼睛,看她这边。她弯腰,从姜颠手臂下抽出已经被压皱的试卷,把地上的笔捡起来,压在试题上。

  扫一眼,满满的全是物理计算公式。

  她忍不住多看他一眼,睡颜实在是好看的有点过分了。就这瞬间,她转身,姜颠醒来,顺势握住她的手,很快又松开。

  程逢只感受到一阵柔软的温热,不禁搓了搓手,轻声说:“多亏了你,我店里生意都好了不少。”

  姜颠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四周,没作声,收拾书本准备离开。走前,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只纸飞机,摆在桌上:“你能叠到哪一步了?”

  她感受到他的挑衅,扬眉道:“很快就能叠出来了。”

  “好。”

  姜颠扬了扬唇角。

  回到休息室,程逢把纸飞机拆开,一步步在纸上画步骤。拆成一张纸后,她看上面的留言,短小而百转千回。

  姜颠说:冬天来了,阳光更暖和了,让人懒洋洋的,想做梦。

  他给她的留言是千奇百怪的,但总是离不开对她的一些思索。这些思索平淡而有趣,好像是在和某个神交已久的老情人谈心。

  比如某一天早晨下雨,她的裙摆被溅到泥,他在舞蹈教室留了一瓶清洗剂,留言内容是:想看你在雨天里撑着伞从路的尽头朝我走过来,应该会很迷人。

  又比如某一天,她在给柴今指导舞蹈动作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他上前来扶她,离身时把纸飞机塞进她口袋。

  她在医院排队等检查,无聊的时候拆下来看,留言内容是:我可以熬汤给你喝吗?

  第二天,他就在书吧门口的盆栽里放一只保温盒,里面装着猪脚汤。

  她十点钟来开门的时候,汤还是热的。

  程逢觉得他好像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能将她和天气环境,和身边的许多人联系在一起,他的纸飞机好像有无数只,专门为她发生各种情况而时刻准备着。

  他像动画片里的叮当猫,会给她带来一些期待和惊喜,同样,他也让她清醒地知道,生活并不是动画片。

  程逢没有什么浪漫细胞,她以往很热爱生活,热爱跳舞,却被现实磨平了棱角,她如今懒散,凉薄,怕事,不愿意折腾,只想日日睡大觉,赚一点小钱。

  她并不知道姜颠为她准备了什么,又准备了多少,她只想等着折出纸飞机的那天,和他说拜拜。

  月考之后,七班的学生都不同程度地脱了层皮。

  姜颠成绩依旧很好,排在年级第一,裴小芸又找他谈了次话,这次是希望他能中断排练,集中精力准备不久之后的物理竞赛,姜颠依旧还是先前那个答案。

  裴小芸不得已搬出陈慧云,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坚持的话,我可能需要和你家长谈谈,征求他们的同意。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为了这些影响你的比赛。”

  姜颠说:“如果他们知道,不仅会中断排练,也会阻止我去参加比赛的。”

  “为什么?”裴小芸愣住了。

  姜颠反应了会,神色淡漠,声音有几分冷:“他们不喜欢我做任何对未来没有意义的事。”

  “这、这怎么会是没有意义的事呢?”

  姜颠似有似无地轻笑了声,迅速地说:“裴老师,我真的会兼顾好,请求你别打电话给他们,我只想安安心心念到毕业。”

  恰逢黄毛这次出了回风头,语数外总分相加78,加上物理化学的26,刚好104分,到达三位数的理想高地,日日追在裴小芸身后,让她兑现诺言,和他一起看场电影。

  裴小芸被追得烦,实在顾不上劝解姜颠,也甩不掉黄毛,只好找程逢凑搭子。

  黄毛一听程逢也要去看电影,想到当初她对他的那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顿时犯了难,左思右想,经诸位好友提醒,一拍脑袋,把姜颠拉下火线。

  于是最初的两人行,变成了四人行。

  去看电影这天是周末,天高气爽,没有风,中午有阳光。姜颠在家里睡了个午觉,没有定闹钟,醒来时已稍稍有些晚了,但还是抢着时间洗了个澡,换上水蓝色的毛衣和牛仔裤。

  他们在书吧门口集合,他一路跑过来,头发还没有干,额前的碎发湿漉漉的,浸染了眉毛,将他茶色的眼睛浸得水亮。

  程逢推开二楼的窗户,风透进来的一刻,她刚好看见楼下抬头往上看的大男孩。

  四目交接,只有一瞬。

  为了防止遇见熟人,程逢开车载他们去离学校最远的电影院,裴小芸戴了一副大墨镜,一直拽着她的衣袖跟在她后头。黄毛买完票回来后有些不高兴,塞给姜颠一盒爆米花后就直接检票进去了,裴小芸喊了声,他没搭理。

  四个人的位置不在一起,裴小芸在黄毛身边坐下时,才发现让他去买票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都在最后一排,却分别在一东一西两个角落,中间隔着许多人,互相看不见。

  她刚要起身,黄毛一把拽住她:“你敢走的话,我就在这里对你告白了。”

  “你、你敢。”裴小芸软声软气,“廉若绅,咱们这样不好,要不我们去换两张票,坐到程逢他们旁边好不好?”

  “我不要。”他死死盯着她,口吻生硬,“你答应过我的,为人师表难道也会说话不算数?”

  “我……”裴小芸放低姿态,“好了,你别生气了,那你答应我,看完电影就回去,行不行?”

  廉若绅绷着脸点头。

  过了会,他伸长身子,朝另一头瞄了几眼,捂着嘴偷偷笑了。

  事实上,程逢并没有比裴小芸好多少,她也有点心猿意马。

  姜颠今天没穿校服,水蓝色的毛衣很衬肤色。她左边和前方的几个女孩已经偷偷掉头看过他好几回了,讨论他的声音丝毫不加掩饰。

  程逢觉得很有意思,比放映的爱情文艺片好看多了,时不时转头看姜颠,他始终面无表情,眼尾好像淡化在朦胧的光影中。

  程逢迷迷糊糊睡了会,醒来时往椅背一靠,转过头问他:“电影讲得什么?”

  姜颠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旅途中邂逅,擦出火花,最终又被现实和梦想打败,最终走向各处的故事。”

  “总结能力满分。”

  他微微弯唇,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纸飞机。

  “刚刚叠的?”

  程逢没有接,看着纸飞机问:“我可以当着你的面打开吗?”

  他愣住,过了会轻轻摇头:“不可以。”

  “为什么?”

  她靠得他很近,呼吸有些热。

  姜颠摸了摸耳朵。

  程逢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唇角微抿:“你害羞?”

  “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程逢不依不饶,饶有趣味,“姜颠,我觉得你其实也许有很多话要说,你的理想世界好像很梦幻,但是也许你找错了人,我现在已经不爱做梦了。”

  姜颠没想到她会在这种场合,直接而突然地表达对他的拒绝,在他已经做过这样多的暗示和努力后,依旧不为所动。

  他在昏暗的灯光中细细打量她,手心出了点汗,但他看着依旧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可是细细去看,不难发现他的眼角叠出了落寞的褶皱。

  程逢转过头,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对一个高中生说重了话。

  电影进入最后高潮,男女主角在各自成家后突然又狭路相逢,彼此对视,眼中饱含泪光。背景音乐很伤感,将现场的气氛调动至最高处,身边许多人都轻啜了声。

  姜颠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朝他微笑,眼睛干巴巴的,没有受到一丝感染:“你看,我连泪腺都不如别人发达。早跟你说了呀,我挺差劲的,你接触久了就会知道。”

  姜颠转过脸,闭了闭眼睛。

  他听见程逢轻轻的声音,将她自己勾画成一个冷情的女人,“也许和你在一起,只是一夜间,或许只是一瞬间。”

  姜颠沉默了很久,眼睛一直微闭着。

  电影收尾,人群散场。

  黄毛站起来,在那头朝他们挥手,叫着姜颠的名字。他忽然如梦初醒般睁开了眼,定定地看着程逢,手扶着座椅起身,无意识地蹭到她的手背,触感是泛着凉意的。

  没想清楚要做什么,他就握住她的手。

  程逢直接愣住了。

  “你做什么?”

  “不要过早下定论,我们的约定不是这样的。”

  程逢下意识挣扎,没甩动,皱眉看他,压低声音:“松开,裴小芸还在这呢。”

  姜颠没动。

  过了会,黄毛和裴小芸见他们没反应,朝这边走过来。

  程逢用另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腕上,使劲拨开:“好,按照原本的约定,只要我能折出一模一样的纸飞机,你就不再出现,对吗?”

  “你心里只有这样的期待吗?”

  与此同时,姜颠松手,拿起座位上的包递给她。

  一行人朝外走,黄毛嚷嚷着肚子饿了,要去吃饭,裴小芸不答应,被他拽到到角落里,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什么,黄毛以阶段性的胜利朝他们挥手,于是几人又吃了顿饭。

  饭后,程逢送他们回家,黄毛和裴小芸接连下车后,车上就只剩姜颠。

  从电影院出来后,他就没有跟她说过话。

  程逢把姜颠送到小区门口。

  他站着,目送车子离去。

  街边路灯很亮,拉长了他的影子。程逢从后车镜里看他,那样年轻,那样挺拔,可是这样美好单纯的心,又能坚持多久呢?

  她强迫自己转开视线,听见电话响,从包里翻手机,看见不知何时躺在里面的纸飞机,忽然间,眼睛有些莫名发酸。

  这个夜晚,月光照亮归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