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今天,你的裙子很好看
巫山2020-01-03 11:264,198

  校庆之前有一场月考,这是期末考试前最后一场全市统考,校方很重视。裴小芸每天课间都会跟他们讲一讲这场考试的重要性,加上期末考试的成绩,综合排名靠前的将有机会获得下半学期进入重点班的名额。

  七班虽然是个奇葩班级,但里面也有几股清流,受环境影响,从正式进入十二月起,班上的学习氛围一日日浓重了几分。

  下课后,裴小芸把姜颠叫进办公室。

  “刚刚你的物理老师说,他替你报了月底的全国物理竞赛,早半年之前就已经和你提起过了,这段时间你也在准备竞赛,对吗?”

  姜颠点头。

  裴小芸脸色愁苦:“可是物理竞赛的时间就在校庆后两天,地点在北京,你要提前两天过去签到。你早就知道,怎么还申请参加校庆呢?”

  “带队老师可以提前过去帮我签到,校庆当晚结束后,我再赶过去,也来得及。”

  “这不行,排练节目本来就耽误你的学习时间,而且会很累,你连夜过去,会影响第二天的发挥。”

  裴小芸觉得很惋惜,因为早上她才和程逢通过电话,程逢说他的大提琴拉得很好,很有天赋。

  “虽然老师也很期待你的表演,但是竞赛对你个人而言更重要。”

  姜颠拿着竞赛时间通知表,想了想,还是说:“我想参加校庆。”

  “可是物理竞赛怎么办?”

  “我会兼顾好的。”

  裴小芸舔舔唇,还想再劝他几句,一抬头见他神情淡漠,眼睛微眯着,眼尾往下耷拉,有些疲惫。

  话到嘴边又止住,她转而问道:“你家里人知道你要参赛的事吗?”

  “没必要告诉他们。”姜颠抬头,“裴老师,我会兼顾好的,你相信我。”

  裴小芸没作声,过了会,她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让他先回教室了。姜颠走后,裴小芸调出陈慧云的电话,想到刚刚姜颠站在这里说“你相信我”时的眼神,踟蹰了一阵,最终还是没拨出去。

  回到教室后,姜颠又看向窗外。

  校门口的常青树被修剪过了,能清楚地看到对街的门面,花花绿绿的装饰灯和遮阳篷排成一排,有店铺门前摆着几张椅子。

  十点整,程逢出现在书吧门口,弯腰开锁。她今天穿驼色的大衣,里面是一条长到脚踝的紫粉色长裙,裙摆很大,被风吹荡出一地秋叶。

  柴今做了很多心理暗示,才鼓起勇气回头,想和他讨论下排演的节目,喊了声他的名字,却不见他有任何反应。

  她轻呼一口气,抬高声音又喊了遍。

  姜颠有了反应,眼睛眨了眨,刚转回来,黄毛却忽然一屁股在他桌上坐下,撑着他的肩头说:“我要报名参加校庆表演。”

  “想好节目了吗?”

  姜颠被黄毛的动作晃得又把头转了回去。

  柴今见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字。

  黄毛盯着她看了一阵,见她转过身去了,不知所谓地摸摸后脑袋,嘿嘿直笑:“有了,但是暂且保密。”

  姜颠好似没有听见,一瞬不瞬地看着窗外。

  黄毛连说几句话,没得到回应,不由地好奇,跟着朝外看,只见校门口的一棵大树被修剪了枝头,可以看到街对面的书吧,书吧外停了一辆黑色保姆车。

  中午下课铃声一响起,黄毛几人直接冲出教室。

  十二点半有场球赛,雪冬答应了要给他们放直播。一群人从早上开始就心猿意马,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恨不得马上飞过去。到校门口时,人分成两拨,一拨去打包吃的,一拨去书吧占位置。

  姜颠和黄毛到的时候,里面还没人,他们直接霸占了看比赛的最佳位置。

  雪冬做了几杯饮料送过去,压低声音说:“今天楼上有客人在,你们声音小点哦。”

  黄毛觑一眼外面的车,扩着嗓门喊:“什么重要的客人啊?老子才不管,谁也甭想阻碍老子看球赛!”说话间,把电视音量调高了几格。

  雪冬拦不住,连喊几声祖宗哦。过了会,见楼上没有任何反应,她就不管了,任由那群学生大喊大叫闹腾着,坐在吧台跟他们一起看球赛。

  黄毛懂很多,一边看一边解说,雪冬听得津津有味的。

  到中场休息时,姜颠走过去问她要了一杯水,望一眼外面,车子在这停了三个多小时了。

  “这是谁的车?”

  雪冬这些日子也跟他们熟了,知道姜颠是个嘴严的,也不怕他说出去,所以想了想,还是告诉他:“知道周尧吗?”

  他茫然。

  “就是前阵子凭《全网追击》拿下金马奖影帝的那个,是大明星哦。”雪冬捧着脸笑,“他本人脾气很好,很绅士,零绯闻,和女明星都会保持距离,在圈内评价很高的,最主要是长得超帅的!”

  姜颠抿唇,想起来那天在KTV,裴小芸提到过这个名字。

  雪冬见他反应平平,动作快速地将切好的柠檬片放进水杯里,递给姜颠:“哎呀,我是不是太花痴了?但是实在忍不住嘛,很多女孩都喜欢他的。悄悄跟你说,咱们书吧开张第一天,他让人送来了整整一车玫瑰花,好浪漫的……你肯定猜到了对不对?他在追我们程姐哦。”

  ……

  说话间,一行人从楼上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戴着墨镜,看起来像是私人保镖,在他后面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周尧紧跟其后,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穿着低调,手抄在口袋里低头朝外走。

  程逢落在最后头,晃悠悠地朝外踱步。

  走到书吧这边,还停下来看了会电视上的直播。下半场球赛刚刚已经开始,没人注意到身后的情形。

  一行人上车后,庞婷还站在车边和程逢说话。

  程逢笑吟吟的,声音低柔:“我入不入圈和你无关吧?反正也挡不住周影帝这如日中天的架势。而且那是宝玲和你之间的行业竞争,我哪里能帮上忙?你也不是知道我的性子,我这人就是这样,自私冷漠,天塌下来也不理会的。”

  庞婷没想到她绵里藏针的一通话,态度这么硬,脸色瞬间僵住。

  周尧敲敲车门,语调温和:“别难为她。”

  “可是你明明知道,她和HA的执行董事相熟,只要她说一句话,HA的代言肯定就是你的了。”庞婷不理会周尧,转过头来,继续磨程逢,“看在我们以前同学一场,你就不能和HA那边约个时间?其余的就我来负责,你只是需要打个电话而已,这不过举手之劳。”

  程逢好话坏话都说遍了,也没打消她的念头,懒懒地靠在车门上,把笑都压进嘴弯。

  过了会,庞婷看她玩着手机也不搭理,彻底怒了:“程逢,你当你是谁啊?你早就过气了好吗?给你面子才亲自过来找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是呀,我都过气了,还劳你金牌经纪人大驾光临。”程逢平淡说完,晃晃手机,“忘记告诉你,就在刚刚,宝玲发信息给我,她们公司争取了HA明年一整年亚洲区的广告代言。现在如果你想争取合作的话,可能不得不和她商量了。”

  “你……程逢,你不觉得你对戴宝玲的偏袒太有恃无恐了吗!不就是因为……”

  “因为什么?”程逢轻声笑了,压低身子靠近庞婷,“是不是又要说我心胸狭窄,屁大点事闹得好像要记到死一样?嗳,我就是这么记仇啊,以后这种事就别来找我了。你们不怕新闻找上门,我还怕麻烦,万一一不小心说了什么,给周影帝招黑多不好。”

  她朝后退一步,脸上还是那副淡淡的,什么也不在意的表情,只是眉眼间写满送客的意思。

  庞婷欲言又止,到底还是被气到了,什么都没说,直接上车。

  临关车门前,周尧摘下口罩,朝程逢微笑:“下个星期时间比较宽裕,我想休个假,你有没有时间一起?”

  “没有。”程逢低头,拉住车门,“周尧,以后别来找我了。”

  她半低着头,望着不远处街道上的婆娑树影,笑拢在碎裂的阳光里,了无痕迹。

  “HA的事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插过手,你也知道这是两家公司之间的正常竞争,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那么大本事。但你还是来了这里,出于什么目的,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

  她将额前的头发拨到耳后,隔着两米远看他:“我没有义务要一直介绍资源给曾经背叛过我的前男友的,对吗?所以不要再打着爱我的旗帜,伤我们之间那点仅剩的同学交情了,给自己留点尊严吧,好吗?”

  她说话的口吻依旧低柔且轻,漾在风声里。

  周尧知道,她是真的懒得应付他了,连骂一骂他都嫌多余。

  他没说话,苦笑了声。

  庞婷咬牙:“程逢,你一点也没变,嘴巴真毒,难怪没男人敢爱你。”

  说完直接关上门,车子绝尘而去,不给她一丝喘气的机会。程逢在原地站了会,长舒一口气,揉揉眉心。

  一回头,看见姜颠站在书吧门口。

  她顿了顿,才抬步走过去。

  “怎么不进去看球赛?”

  “要回去写试卷了。”

  姜颠朝旁边挪了两步,埋头朝学校走。黄毛恰好到吧台这边拿汽水,看见他走了,嚷嚷叫了几声,没得到回应,他也不在意,抓起瓜子和汽水继续兴致盎然地看球赛。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谁也不知道,就在刚刚,影帝周尧从他们身后走过了。

  程逢进了屋,雪冬跟着她到楼梯口,拽着她的衣袖,递过去一只纸飞机。

  “嗯,是姜颠给你的哦。”

  程逢失笑:“搞什么?”

  雪冬吐吐舌头:“刚刚你在外面讲话的时候,他趴在吧台上叠的。感觉好复杂,和我小时候玩的完全不一样,我从来没看过一个人叠纸飞机会这么多步骤的。”

  “有么?”

  “不知道哦,反正挺复杂的。”

  “好吧。”

  “感觉他有点奇怪,难道好学生都这样吗?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明明刚才还在看球赛嘛,忽然好冷漠,然后就走了。”

  雪冬有些懵。

  程逢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

  她上了楼,直接把自己摔进沙发里。休息室的桌子上摆着几杯水,其中一杯满满的,一口都没有喝过,是周尧的。

  他有点洁癖,从来不用外面的餐具,也不碰一次性产品。

  程逢盯着看了会,胸口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的烦躁,她上前把纸杯叠在一起,全都扔进垃圾桶里。

  回身的时候,有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摆在桌上的纸飞机打了个旋儿,恰好落在她脚边。

  她停顿了会,俯身捡起来。从柜子里取出校服,拿出口袋里已经扁掉的纸飞机,和这个新的摆在一起。

  程逢舔舔唇,好像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过了一会,她开始拆飞机。

  她先拆的是昨晚那只被压扁的,从飞机羽翼到机尾,她按照折叠的痕迹来拆,大概经过了几十个步骤,这张纸才被她平铺下来。

  在纸的正中间,写了一句话:如果你能折一只一模一样的飞机给我,我这个麻烦会自动消失。

  程逢呼出一口气,有了动力,开始拆第二只飞机,这一次她拆得比较慢,用脑子记录拆解的步骤。刚开始她还记得是怎么折叠的,可后面折痕一多,她就忘记了,这时想要把之前的步骤回忆起来,也有了难度。

  她意识到自己把这只纸飞机想得过于简单了,干脆放弃,直接拆到最后。

  依旧是一句话:今天,你的裙子很好看。

  程逢没忍住弯起唇角,陡然的阴郁一扫而空。

  ……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