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第1只纸飞机
巫山2020-01-03 11:266,755

  姜颠在车棚里停好车,裴小芸和程逢刚好从朝这边走过来。

  裴小芸在和程逢撒娇:“马上就要六十周年庆了,这次校庆很受领导关注,而且也是我来临南高中遇见的第一桩大事,你就帮帮我嘛。我问过班上这两个女生了,他们都有舞蹈功底的,你就帮着指导一下,好不好?”

  “指导一下?”程逢低笑。

  “那就稍加指导指导嘛。”

  “那说好了啊,我得先看看这功底怎么样,如果难度大,我也帮不上忙。”

  “好呀好呀。”

  裴小芸开心了,抱着她的腰转了圈。一抬头,看见姜颠,她赶紧放下手,整理好头发。

  姜颠和她打招呼,裴小芸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问:“你的校服坏了是吗?”

  “嗯?”

  “你妈妈打电话给主任的,主任告诉我,我才知道的。你的校服怎么会坏了呢?”

  裴小芸很诚恳地问。

  程逢莫名有些心虚,望望别处,发现有学生三三两两地朝这边看,小声说着什么。她捋了把头发,朝他们露出微笑,面前走过的两个男生瞬间脸红了。

  “是在体育课上坏的?还是和同学发生了冲突?有什么事都可以和老师说。”

  姜颠低下头:“没事,就是不小心弄破了。”

  裴小芸声音温吞:“哦,是这样啊,那行,现在我已经是你们的班主任了,以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我沟通。还有,再跟你确认下,你是穿185的吗?”

  “嗯。”

  “好,我知道了,校服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送过来。”裴小芸也注意到身边学生的目光,挥挥手说,“那你先去上课吧。”

  姜颠抬头,大步走过。

  风吹乱了他的头发,有刘海钻进眼睛里,他微微皱眉,冷不丁地闷咳了几声。

  程逢掉头看他。背依旧瘦长,腰微微弯曲,乌黑的发丝下面一截后脖子特别白。

  莫名地,心跳漏拍了下。

  裴小芸嘟囔:“姜颠平时可乖了,上课从来不闹老师,也不主动和同学说话,要不就是写试卷,要不就趴着睡觉,或者看窗外……大部分时候他都很安静,我听廉若绅说,他家里条件很好,好到什么程度?一年大概只能见到他父亲两三回吧,特别特别忙。他好像是一个人住,就在离学校很近的那个高档小区里。”

  “廉若绅?那个黄毛?”

  “啊……嗯,是啊,怎么了?”裴小芸突然声音小了半截。

  程逢捏捏她的脸,低声笑:“没想到你刚当上班主任不久,就和班上学生关系处得这么好啊,知道学生不少事嘛,嗯?”

  “没、没有啦,就是廉若绅那个人话很多,老是叽叽喳喳说不停。”

  “噢,这样啊。”程逢意味深长。

  早自习下课,姜颠被黄毛拉着到走廊上玩,美其名曰放松心情,但其实就是皮痒了,又想闹闹小姑娘。几个人正对着人吹口哨呢,李坤忽然指着下面几个人大喊:“我靠,老板姐姐怎么来我们学校了?她旁边那两个是谁?有点眼熟啊。”

  陈方撇他一眼:“傻帽,那是我们班的,一个叫陈笑然,一个叫柴今。”

  “呦呵,你连人名字都记这么清楚啊?”

  陈方摸摸后脑,看一眼那个穿着白球鞋的女孩:“我觉得柴今挺有气质的,挺好看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还不快老实交代?就算柴今叫不住名字,我会连陈笑然都不认识?你瞅瞅你这熊样,早就看出来你对那两个有点意思了,就是不知道哪一个,这回跑不掉了吧?”

  “你逗我呢!”

  “上回在书吧听你说那个喜欢人的大道理,我就知道了你小子肯定偷摸着暗恋谁,这回藏不住了吧?”

  几个人看他闷不吭声藏这么久,围过去就是一阵闹腾。陈方被弄得脸红脖子粗,喘着气讨饶,他们还不放过,对着楼下连喊几声柴今的名字。

  程逢正要走,听见声音抬头,一眼就看到四楼栏杆边站着个人。身边一群学生跑来跑去的,撞到他,他也没什么反应,顺推一把,往旁边走几步,继续看着她。

  她转回视线,和裴小芸告辞。

  裴小芸盯着楼上看,生怕他们闹狠了,再出个什么事,点点头就朝上面过来。到教室门口时,却发现他们都回班上了,坐在位置上假模假样地聊天看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一走,又哄闹起来。

  陈方捂着李坤的嘴,不停地求饶,实在不行就朝姜颠求救,这么一来才消停些。谁知道他刚喘上气,黄毛就跑到陈笑然桌前,抽过凳子坐下,大喇喇问:“早自习没上,干啥去了?”

  陈笑然性子豪爽,平时就和他们关系好,直接说:“这不马上校庆了嘛,我和柴今要排个节目,裴老师找了她朋友来做指导。”

  “校庆?”黄毛抓了把头发,“还有这茬呢?怎么没人跟我说。”

  “跟你说什么?让你上去耍猴戏呢?”陈笑然捂嘴笑。

  “怎么着也得支持支持裴老师工作嘛。”

  “得了,谁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

  说不到两句话,又闹起来。

  姜颠盯着窗外,直到程逢消失在校门口再也看不见,他才转过头来,拍拍前座的人。

  柴今回头见是他,有些紧张,耳朵都烧红了。和他做前后桌的同学这么久,除了偶尔必要的公式化的交谈,她几乎从没和他聊过天,也很少见他和别人说话。

  她将脸上的碎发别到耳后,轻声问:“有事么?”

  “你们什么时候排练?”

  “啊?”柴今反应了会,“你是说校庆节目吗?”

  他点头。

  “裴老师的朋友在学校旁边有舞蹈教室,她让我们晚上下课去她那里排舞,一周三次。”柴今长得秀气,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你、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个?”

  “如果定了舞曲,可以告诉我吗?”

  “嗯?”

  “我学过大提琴,可以伴奏。”

  柴今眨了眨眼:“你是说你要给我们的节目伴奏?那、那真的太好了,我下课就去和裴老师说,应该没有问题的,今天我和笑然就会去定曲目了。”

  姜颠抿唇:“好。”

  第二天上课,柴今给姜颠带来了好消息。中午放学,他回家把安置在储物间的大提琴拿了出来,细细擦拭一遍后,放进包里。

  秦妈是姜家的老保姆,偶尔会来帮他打扫屋子。她是看着姜颠从小长到大的,也知道些事,见他拿了大提琴出去,连忙追到门口,犹犹豫豫地问:“阿颠,怎么突然想起来拉琴了?”

  姜颠动作一顿,沉声说:“校庆节目,需要排练。”

  “没听你提过呀,你不是不爱参加那些节目吗?”

  “老师报的。”

  “噢,那、那是需要排多久啊?”

  “三个星期。”

  他朝秦妈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转身走了。

  秦妈回到家里就给陈慧云打电话,报告了这件事。陈慧云在电话里沉默了半分钟,随后嘱咐秦妈:“这件事暂时就不要告诉姜董了。”

  “可是姜董他万一……”

  “万一什么?一年到头不着家的人,能知道什么?”

  秦妈见陈慧云语气不善,赶紧捂着电话答应:“好、好。”

  “再说了,阿颠有分寸的,可能也就是一时兴起吧。这几个星期你替我看着他,有什么不对劲随时报告给我。”

  陈慧云也缓和下来,仔细嘱咐了几句照顾姜颠的日常,就将电话挂了。

  这头的姜颠并不知道陈慧云将这事瞒了下来,下课后,他如常和柴今、陈笑然一起去书吧,走在路上时,陈笑然突然问他:“阿颠,没听说过你会拉大提琴啊,我记得去年元旦表演的时候,还问过你有没有什么特长,你说你什么都不会的。”

  姜颠不说话。

  柴今拉住陈笑然的袖子,后者吐吐舌头:“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要介意啊。”

  “没关系。”

  他这种习惯性的沉默,已经让人见怪不怪。

  好在书吧很近,他们很快就到了。上了二楼,姜颠看见程逢后面跟着个人,人后面还晃着一条狗尾巴。

  大金毛一下子穿过人群,钻到姜颠身边,绕着他走了两圈。

  陆别啧啧嘴,冲他吹了声口哨,扬眉挑衅:“没想到颠神还会拉大提琴啊。”

  “就你这脑容量能想到什么?还记得怎么弹钢琴吗?”程逢不客气地打断他,指着角落里的钢琴说,“你去试试看,如果还没忘光,就给他做伴奏。”

  “什么?我做伴奏?老子可是钢琴八级!”

  “不乐意?”

  “这不是废话嘛,怎么说我在这一带也是小有名气的,不收费来义演已经够给你面子的了……”

  “哦,那可能这周,我要跟你爸吃个饭了。”

  “别别,跟那糟老头子有什么好聊的……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伴奏就伴奏咯,就是怕他到时候给出岔子。”

  “那就先试试看?”

  程逢转头,征询姜颠的意思。

  他点头,率先走进教室里。

  因为不清楚姜颠的水平,程逢选了一首耳熟能详的乐曲《致爱丽丝》,让他们搭档演奏。前半段节奏相当糟糕,两个人几乎都不着调,到后半段渐入佳境。

  陆别这人虽然不学无术,但却能弹一手漂亮的钢琴,再加上有那么点天赋,小时候还编过曲,拿过奖。这是陆家人迄今为止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谈资,所以一直逼他练着。

  程逢知道他前半段是故意打乱节奏,为了干扰姜颠的,但是到后来,当他发现大提琴中低音部的声调隐约压过钢琴音的时候,就开始认真对付起来,到最后小半段钢琴音完全被大提琴掣肘,全场环绕柔和沉稳的低音质感。

  大提琴是最接近人声的乐器,深沉而温暖,富有表现力。

  柴今和陈笑然两个女孩都听呆了。

  姜颠坐在靠椅上,双腿微叉,大提琴置于身前。

  他全程闭眼,离得近能够看到他时不时微颤抖的睫毛,眼尾斜下,漂亮地像是一把孔雀尾。离得远看他,仿佛被他隔断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那里低音环绕,是他独奏的天堂。

  在这段演奏进入后半程的时候,程逢突然有了想法,她迅速地走到休息室,将重要的舞蹈动作勾勒出来,最后,在纸上写下几个字:《向阳而生》。

  在程逢和两个女孩讲解舞蹈动作的过程中,陆别和姜颠继续在教室里练习,寻找默契感。

  陆别弹了两首就坐不住了,跑到窗户边,从裤兜里掏出烟,含住一根回头。抽了几口后回头看姜颠,轻佻地问:“你要不要?”

  姜颠瞄了眼对面:“不用。”

  他们在最里面的小乐室里,程逢在斜对面的舞蹈教室,安静的时候可以隐约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嗓音很清冷,总带着股难以接近的坚硬感。

  陆别轻嗤了声。

  “得了,我又不是没看见你抽过,来一根?”

  “什么时候?”

  “嗯?”陆别反应了会,拍拍脑袋,“就是有一次下晚自习,在隔壁那条街后头碰巧看见的,那天好像下雨?你撑着把伞,头低着,一边走一边抽,我跟了你一路也不知道,不过你倒是挺能耐的,一根烟能抽那么久?”

  姜颠起身,朝他看过来。

  “嗳,怎么?你不会是怕程逢看见,报告给你班主任吧?你放心好了,她这人可没良心了,性子又懒得很,不爱管闲事的。”

  “是么?”

  可是那天,她还帮他和他道歉了。

  陆别又说:“你是不是不信?哎,我跟你说,她真是那样,嘴巴可毒了,以前跳舞的舞团里很多女孩都不爱和她搭档,都说她挑剔,她也不当回事。”

  姜颠迟疑了会,从位置上离开,走到窗边接过烟。

  十二月的夜晚,风凉飕飕的,吹进胸口透心凉。

  陆别抽到一半,好整以暇地转头看他,发现他连抽烟的动作也是安静的,忽然觉得他会帮廉若绅出头,这件事本质上就有些奇妙。

  “我听说你成绩很好?怎么会和黄毛他们一块玩?”

  “有什么关系吗?”

  陆别支起一只胳膊:“不是一般好学生都不喜欢和差生一块玩的吗?”

  “……也许吧。”

  “那你怎么?”陆别拨了下舌头,嘲笑道,“难道好学生骨子里也叛逆?你们学校的老师和你爸妈知道你打架吗?”

  姜颠微微蹙眉,扫了他一眼。

  “喂,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你和黄毛他们一块玩,该不是为了寻求刺激吧?”陆别内心激荡,连声讪笑,“啧啧好学生啊,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姜颠咬着烟陷入思索。

  过了会,他将烟拿下,因为唇口咬压,烟嘴留下了淡淡的齿痕。他将烟蒂从窗户缝里抖落,手一松,连带着剩下的半截烟都扔了出去。

  “十八岁已经过了叛逆的年纪了。”他慢慢转过头来,看着陆别,“你想怎么样?”

  “放心,我不是喜欢嚼舌根的人,上回找人围你是我不对,现在我也不会到处去说,就当扯平了?”

  陆别笑嘻嘻地说,面孔被烟雾糊了一层,却挡不住一身痞气,“要不要跟我一块出去玩?”

  这一刻,他好像粘着大胡子操着浓重口音,穿花衬衫大裤衩的老流氓,在带坏好学生。

  他眉飞色舞地说:“大学城那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一到晚上就有各种名车和美女出现,他们可比那些穿校服的女孩子可爱多了。”

  姜颠神情依旧淡淡的,看起来没有被忽悠到。

  陆别吃了个瘪,再接再厉:“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娱乐节目,大学生表演,各种社团活动和联谊,肯定比跟黄毛那傻缺一块玩刺激多了。反正你不上晚自习也没人知道,跟我去玩啊,保管你爽得不想回来。”

  “而且,大学城后面还有夜市一条街,那里不仅吃的东西多,你没见过的稀罕玩意也多。”

  “譬如?”

  陆别凑到姜颠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一串,眼见着他低下头去,陆别笑得更灿烂了:“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有意思?要不要一块去玩嘛!”

  “玩什么?”

  陆别嚷嚷:“当然是……”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住,动作僵硬地转过头来,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程逢,缩着头傻笑,“没、没玩啥。”

  “噢。”程逢淡淡。

  视线一撇,径自从陆别手里接过烟掐灭,甩进垃圾桶里,“我很讨厌烟味,以后不许在这里抽烟。”

  “知道了知道了。”陆别抹抹嘴,瞟了眼姜颠。

  后者有点心虚,没看他。

  程逢又说:“别带坏高中生,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和和他说。”

  陆别巴不得,拎起包飞也似地跑了。

  姜颠望向墙上的时钟,晚上九点二十,就快下晚自习了。落地窗外,柴今和陈笑然也收拾好东西,正和程逢告别。

  一分钟后,整层二楼就只剩下他和她,还有他指尖没烧完的烟。

  程逢双手抱胸,脚尖点地,漫不经心地等了会,见他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不得不先问道:“为什么要加入这个节目?你的同学说,你是主动要求的。”

  他背靠在窗台上,袖子卷到臂弯,被外面街道上的橘色灯光照射,半张脸的轮廓深邃而立体,十分坦白。

  “我想离你近一些。”

  程逢听见自己的心往下坠。

  她舔了舔唇,按捺住抽动的脑神经,让声音平缓:“所以,你还没死心?”

  “我才刚刚开始。”

  “……”

  他露出一丝笑容,唇角往上翘。

  这还是程逢第一次看见他笑,虽然弧度很小,一闪即逝,但不可否认,很好看。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试图劝解他:“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不可能会和你……我不喜欢姐弟恋啊,感觉好奇怪。”

  “你觉得我小了?”

  “嗯。”

  “我会长大的。”

  “……不是,也不是这个原因,你已经十八岁了,但我总归比你大几岁,社会阅历也不一样,会有代沟的。”

  程逢一本正经地说。

  姜颠没反应,过了会,他淡淡道:“哦。”

  程逢被他这样平平的反应弄得有些无所适从,略带惊讶抬头。

  他的手臂撑在窗台上,微压下腰平视着她。

  “我觉得感情没有年龄之别。”

  “……但是有代沟,就会有很多问题。”

  “我都能解决。”

  姜颠思索了阵,肯定地说。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肯定,只是下意识地为自己争取,也许这是本能,好比在面对危险时会积极争取活命的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也会争取表现的机会。

  程逢没应付过这茬,她其实不太会拒绝别人。

  “反正就是没有可能的,你尽早死心吧。”程逢迅速地说,“我也只负责你们的表演节目一直到校庆那天,这段时间收好你的情绪,不要有任何不妥的想法,不要令我为难,不然我可能会中止你的演出。”

  想到她还是裴小芸的得意门生,她抓抓头发,抬起腿朝外走。

  有些烦躁,有些被惹毛的动人。

  姜颠忽然想起那天去医院拿药,回来的时候看到她赤脚踩在地板上,刚刚洗过澡,却还是带着朦胧的睡意,趴在柜台上伸手要酒的时候,半眯着眼,好像旧音像店里整日睡大觉的老猫,慵懒,懒到极致。

  所以连句正经拒绝人的话也不会说,就这样懒懒地给他画了句号?

  姜颠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

  “陆别说你不喜欢管闲事,为什么?是怕惹麻烦上身吗?”

  “你现在还是学生,不了解这个社会的形态,等到你再长大一些,就会发现人际交往是件多么难的事,怎样做都不好,都会被人诟病。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接触,对不对?”

  他似懂非懂。

  程逢深吸一口气,微笑着看他:“阿颠,其实我这个人不怎么样的,很怕惹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尤其是感情。我很讨厌和人交往,而且性格很烂。”她捋了捋头发,看向地面,”所以,如果你都能听懂,也最好想明白,适可而止,行吗?”

  她转身朝外走,“我去拿校服给你,你快回家吧。”

  姜颠没吭声。

  校服在休息室的储物柜里,程逢抖开的时候依旧还能闻到那阵淡淡的中药味,想到什么,又是一阵恍惚。等她再回到教室时,里面却空荡荡的,早已没了人影。

  东北角的座椅上,有一只纸叠的飞机。

  程逢迟疑片刻,走上前捡起飞机。

  她想到这是姜颠留下的,也许和其他高中生并无不同,追女孩的方式也是这样老套。她粗粗看了眼,就将飞机塞进校服外套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