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少年心事
巫山2020-01-03 11:263,076

  程逢在二楼有个休息室,里面摆着一张办公桌和一条长沙发,靠墙还有个衣橱,地上全铺地毯,上面是中央空调。靠窗的内墙有一扇小门,推开就是独立的洗手间。

  她换好衣服出来,见姜颠还站在门口,朝他招手:“过来坐。”

  姜颠迟疑了片刻,抬腿走过去。他个子高,往沙发上一坐,腿斜放着,微微叉开。额前的头发很松软,遮住他的眉毛。

  程逢将电脑打开,调出一个画面给他看:“不需要给我解释下?”

  画面里,是那天晚上,他意外闯入书吧的情形。中间有二十分钟,他靠着书橱迷迷糊糊睡了一一觉。然后就是他上楼,五分钟后下楼。

  姜颠没吭声。

  程逢又从抽屉里拿出一袋中药包,递给他:“那天晚上你走得匆忙,掉在地上了。”

  “谢谢。”

  他接过来,塞进书包里。

  程逢坐在他对面,唇角含笑:“我觉得味道不错,找中药师了解了下,才知道这里面有杭白菊和枇杷。这几味药混在一起是治疗秋燥犯肺引起的发热,咽干唇燥和咳嗽等病症的,平时搭配茶饮可以清热解毒,对吗?”

  他点头。

  程逢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斜靠在沙发上:“所以,那天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应该猜到了。”姜颠说。

  “那天晚上陆别找人打你?”

  他忽然抬头看她。

  程逢呼出一口气:“这事是陆别的错,我代他跟你道歉。他从小就性子野,仗着家里人疼爱,整天在这一带胡混,在大学城念艺术专业,也延迟毕业了。不过我了解他,他平时虽然不着调,但勉强还过得去,也没闹出过什么太出格的大事。所以,如果有可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计较了。”

  姜颠想了一会,说:“有可能。”

  “什么?”

  屋内是橘色灯光,笼罩在姜颠身上,将他一贯的清瘦和苍白模糊了,但程逢知道,他不是外人所看到的那样,至少不是简单的好学生。

  他打架,还以一挑十。

  他偷进别人的地盘,受了伤依旧泰然自若。

  他看她的目光,直接了断,坦诚却不下流。

  这让她在某一个瞬间,有了一个离奇的想法,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

  究竟那个可能是什么?

  姜颠说:“我想追你,可以吗?”

  程逢愣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坐到姜颠身边,挨着他的腿,挑着眼尾看他:“你的班主任裴小芸是我的好朋友,你知道吗?”

  他点头。

  “如果让她知道,我和她的学生谈恋爱,我们之间就没法做朋友了。”

  姜颠说:“可以不让她知道。”

  “哦,你的意思是,地下恋?”

  姜颠没说话,视线往下,瞥见她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在宽大的外套里晃了晃。她身子一偏,锁骨露出来,细细的,窄窄的。

  程逢又问:“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

  姜颠知道她和裴小芸一样大,说:“二十二。”

  “那你呢?”

  “十八。”

  “我比你大四岁。”程逢撩了下头发,骤然离身,“姐姐年纪大了,玩不起的哦。”

  姜颠一言不发,背起书包走人,他步子大,走起路带风。

  程逢认为他知难而退,送他到楼梯口,还悉心嘱咐:“很晚了,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姜颠停住,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前,忽然转身,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在楼道的墙上,圈住她,没有再往前靠近半寸。

  他喘着粗气说:“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不知道玩玩是什么意思。”他凝视她的眼睛,“你告诉我,怎样才不算玩玩而已?”

  程逢又闻到他身上那阵淡淡的中药味。

  这个距离,打破了她同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的安全距离。她被迫注视他,很近很近,发现他眼睛偏黑茶色,清亮而深,她倒映在他的瞳仁里,被他看透了,而她却看不到他。

  他睫毛很长,皮肤很好,特别特别白嫩,像蛋白一样光滑,几乎没有任何毛孔,只有一团团细软的绒毛。

  五官精致,完全不像是一个男生。

  ……

  这一刻,程逢同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想逃,却逃不出去。

  姜颠忽然放下手,握住她的腰肢,一触即离。

  “你身上有些冷。”他脱下校服外套,从前面盖在她肩上,声音又低下去,“我再问一遍,我想追你,可以吗?”

  程逢舔了舔唇。

  他没等她开口,再次离开。

  风铃响了几声后,屋内恢复安静。程逢看着身上的校服,里面还带着他的体温。她拿近闻了闻,依旧是清爽的气息,中药味淡淡的,不太浓烈。

  姜颠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

  难得陈慧云今天在家,还煲了汤,等他一进门就迎上去,看他没穿外套,摸了摸他的手臂,神色立即紧张起来:“你外套去哪了?身体都冻僵了。”

  “今天上体育课弄坏了。”

  “弄坏了?怎么弄坏的?我给你们校主任打电话,你以后别上体育课了,一群学生莽莽撞撞的,万一伤到你怎么办?我再让他给你发两套校服,以后学校备着一套,可以换着穿,别又像今天这样。”

  陈慧云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不行,还是多几套吧,明天多穿点,马上进入十二月,天气已经在变冷了,要不要我跟他申请你回家晚自习?”

  姜颠一路走过去,没吭声,脸上的神情很淡。

  “还有,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他忽然停住,动作僵了瞬,放下书包,从里面拿出药包:“今天在教室里写试卷,没注意时间。”

  陈慧云倒了杯热水送到他面前:“以后回家写,等到冬天就别骑车了,我让司机接你上下课。最近身体还好吗?有没有生病?”

  “不用,就几条街的距离,很近,没有生病。”

  他隐瞒了她上个星期发烧的事,陈慧云只当他还在喝以前补身体的中药包。

  “对了,今天你爸爸说,下个星期带你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如果问题不大的话,下半年的课就别上了,提前出国吧,去适应适应那边的环境,等开学也能跟上。”

  姜颠摇头,直接说:“我想把高中念完。”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呢?”

  “我不想搞特殊。”

  陈慧云劝他:“这怎么是搞特殊呢,你成绩这么好,被大学提前录取也很正常啊。这话别让你爸听到了,你从小到大,上的学走的路都是爸爸妈妈精心为你安排的,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等到在国外念个学位回来,刚好继承你爸的公司,这不是很好吗?之前你非要转学,还非要待在七班就已经够让他丢脸了,要知道你还在那里念大半年,他肯定更生气,到时候又要拍桌子。”陈慧云说到这事停顿了会,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姜颠目不转睛地与她对视,期待她问出下半句话。

  可惜没有。

  陈慧云看手表,急匆匆道:“好了,你快洗个热水澡睡觉吧,妈妈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先回公司了。”

  姜颠看着合上的门,揉了揉眉心。

  他端起汤药包,直接倒进水池里,将药袋扔进马桶里冲走。回到卧室,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烟,动作熟练地点燃,递到嘴边。

  整个城市寂寞如川流。

  他坐在飘窗上望着外面,深吸一口烟,微微眯眼,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这一瞬间,他又想起程逢。

  想到那天,她穿一身黑,腿长而直,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白得发亮。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却挡不住那双狭长的眼睛,迷离而懒散。

  看着某一处时,就会让人想到这些年,写满了苍白的故事。

  可偏偏,她的动作又那么惹火。

  他仓促下楼,眼睛被监控里的红外射线闪到,余光中瞥见走道里有好几个摄像头。电光火石间,他有了想法,将书包里的中药袋落在地上。

  这两个星期,裴小芸一直没找他谈话,他就知道她什么都没有说,之后也不会说。

  所以,关于今晚,她依旧不会说,这会是她和他两个人的秘密。

  此刻,他苍白消瘦的脸倒映在城市中,下颚轮廓分明,薄唇微抿,眼尾往下,睫毛浓密,遮住眼底所有思绪……还是那样的稚嫩,那样的安静,像一个简简单单的高中生。

  他低着头抽烟,腰背弯曲,没有成年人的成熟和自满,只有孤单的缩影,饱含沉重的心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