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秘密心事
巫山2020-01-03 11:262,941

  人活在这个世上,不管在人生哪个阶段,都会深藏一段秘密心事。

  临近下班的点,书吧休闲区还有几位客人在看书,雪冬不能直接关门,趴在吧台上打瞌睡。萧晓成来接她,从窗外见她托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没忍住笑了,把车锁在路边,直接推门进来。

  风铃响动,雪冬立即惊醒了。待看清来人后,又羞又恼地跑过去。

  “还没到时间,怎么提前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快吓死我了。”她瞪他一眼,萧晓成把她按在吧台后的隔间里,捧着她的脸一阵亲,喘着粗气说:“天太冷了,我怕你冻着,给你送外套来,小没良心的。”

  雪冬扭了扭身子,推他一下,没推动,红着脸抱怨:“外面还有人呢。”

  “管他呢,一路骑车过来,快冷死了。”

  “那、那怎么办啊?我给你倒杯热水喝。”

  “不用,别那么麻烦了。”萧晓成又将她拉回来,手不安分地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隔着一层内衣贴住她的小腹,“这样不就好了?多暖和。”

  “你……你别这样,给别人看到了多不好。”

  “别动,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动了。”萧晓成一把搂住她,低下头对着她耳朵哈气,“可折磨死我了。”

  雪冬脸立即火烧一般,动也不敢动了。

  两个人腻歪了一阵,远远地听到临南高中的晚自习下课铃声,书吧里零星几个客人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雪冬赶紧撒开萧晓成的手,他不答应,手还抚着她的后腰。

  两个人肩并肩站着,在吧台这边送客,从前面看不出来什么,后面却是一览无余。

  恰好程逢和姜颠从江边回来,一推开门,就看见萧晓成搂着雪冬,两个人靠在吧台上,身子紧贴,雪冬腿软了似的,站也站不住。

  风铃声一响,两人迅速分开。

  萧晓成率先反应过来,替雪冬把衣服下摆拉好,腆着脸笑:“程姐回来了。”看一眼她身后的人,萧晓成愣了个神,很快反应过来,“姜颠,是你啊,听说你竞赛拿了一等奖,恭喜你!”

  “谢谢。”姜颠合上玻璃门。

  “那什么,今天时间不早了,我、我们就先走了。”萧晓成挠挠头,“姜颠,改天我再来找你,你一定要和我讲讲竞赛试题啊。明年六月的国际赛好像是在芬兰举办吧?你简直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

  雪冬拧了他胳膊一下,萧晓成立即收起个人崇拜,朝他们挥挥手。

  “那我们就先走了。”

  雪冬红着脸,头也不抬地说。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他们俩走后,书吧里也就剩下程逢和姜颠了。

  两个人都看到先前天雷勾动地火的一幕,彼此微有尴尬,一时无话。想到在江边,她从车窗里抚摸他柔软的发顶那一幕,彼此又都有点心悸。

  一路上回来,姜颠的心噗通噗通跳着,热度一直没降下来,再被之前那一幕刺激,他的心晕乎乎地飘着,忍不住朝她靠得很近。

  忽然,他急促咳嗽起来。

  程逢迅速反应过来,拍拍他的后背:“是不是刚刚在江边吹风,受凉了?”

  她赶紧绕过他,钻进吧台里,倒了一杯菊花枇杷茶。

  姜颠脸颊微热:“没关系,每年到秋冬,嗓子都会特别干燥,忍不住咳嗽。”

  “那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他握住杯子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口感很好,比中药包好多了。他淡淡一笑:“平时不太在意的,咳得凶了就喝药,但是很难缓解,所以我很少喝。”

  程逢站在吧台里面,双手撑在桌面上,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又说:“其实家里那些中药,我喝得并不多。”

  “做给你爸妈看的?”

  “……也不是,只是喝不下去,太苦了。”

  “回头我找找看菜谱,看有没有食疗可以治你这个咳嗽。”

  姜颠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轻轻应了一个字:“好。”

  隔着一张吧台,他的举动受到限制。

  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不早了,程逢摘下围裙,准备送他离开。到门口时,姜颠忽然一把攥住她的手,将她压在墙壁上。

  手碰到开关,偌大的书吧顿时陷入黑暗。

  “我……”彼此相对的空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姜颠的心紧紧提着,声线不稳,“你、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是不是?”

  程逢被他圈在很狭窄的空间里,他仗着身高优势,半低着头,将呼吸都撒在她颈脖除,弄得她浑身发痒,不自觉地扭动了下。

  姜颠立即想到萧晓成对雪冬做的那一幕,身体着了火一般,脑子里乱哄哄的,只是下意识的举动,压制着她,将她严丝密合地圈住。

  程逢低呼:“你、你靠太近了,别过分啊。”

  “我……”

  姜颠一醒神,又往后退了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搂也不是,抱也不是,手不知该往哪里放,想追着她的目光,可一碰到又到处逃窜,他显得无比慌乱,“我、我可不可以抱下你?”

  等不及她回应,他立马双手一拢,拦腰紧紧抱住她,心底那些无尽的空虚总算得到了填补。虽然远远还不够,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姜颠情不自禁,露出笑容。

  程逢听见那一声笑,不知为何心也软了,跟着笑了声,拍拍他的后肩:“只是给你机会来追我啊,可没说答应你,别高兴地太早了。”

  “嗯。”他点头,“可是,还是很高兴。”

  路灯的余光照亮了书吧的一面墙壁,他们在暗光中紧密相拥,像偷食蜜果的年少男女,怦然心动。

  也不知抱了多久,姜颠一直不肯松手,被程逢连三警告,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回家的路上,他们肩并肩走着。

  程逢将他送到小区门口,他又将她送回书吧,一来二去,又不知走了多久。夜好像已经很深,他们才各自回到家,关上门,舔尝自己悄然盛开的心事。

  程逢洗过澡擦干身上的水,站在镜子前审视自己。

  她戳戳脸颊,拉着眼角挤出笑容,在灯光下细细寻找皱纹的纹路,一张白皙敏感的脸被她拉拉扯扯弄得泛了红。

  脸颊和耳朵都开始发烫。

  她换上紧身的背心和打底裤,走进舞蹈教室,打开音乐开始跳舞。想到一些画面,她浑身激烈颤抖,不受控制。

  一舞到尽头,浑身湿汗淋漓,澡也白洗了。

  程逢拿起毛巾擦了擦头发,走回到休息室捡起手机,才看到姜颠发来的短信,没忍住笑了。

  姜颠一直没等到回复,难以入眠,干脆起身,从抽屉里取出烟,站在窗边抽了会,手机震动。他一个大跨步冲到床上捡起手机,接通电话。

  程逢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笑意:“短信是什么意思?嗯?”

  他竟然问她,今天发生的事算不算数?程逢真的忍不住想笑,敢情他抱也抱了,这才几个小时就不打算认了?

  姜颠否认:“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我理解的是哪个意思?阿颠,别逗我玩儿。”

  “没。”他捂着脸,喘了声气,“我怕你逗我玩,我怕明天一睁开眼,就什么都没了,好像只是做了个梦。”

  程逢没吭声,过了会说:“太晚了,早点睡吧,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明天要是有空,叫上黄毛来帮我装饰下书吧?”

  “嗯,那……明天见。”

  “好。”

  ……

  烟还没燃尽,姜颠就掐灭了,在床上躺了会依旧毫无睡意,他走到书房打开电脑,在搜索页面输入:crazy。

  搜索页面第二条就是程逢,爵士舞殿堂级编舞大师crazy女神告别演艺界的最后一场演出,数千人挥泪当场,《人山人海》被业界评为无法超越的巅峰之作,堪称是自由和梦想的完美诠释。

  与此相关的搜索上达数万条,有关她的演出视频也一涌而出。

  姜颠在电脑前坐了一夜,逐一点开每个视频。

  那是她最美以及最辉煌的时刻。

  曾经,她是如此的璀璨。

  而今,她这样耀眼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