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甜甜甜
巫山2020-01-03 11:263,676

  程逢手艺一般,在网上搜索了银耳橘羹的做法,问裴小芸怎么掌控火候的时候,却突然听见那边传来一道男声。

  她一瞬间就判断出是廉若绅的声音。

  裴小芸推开黄毛,捂着电话疾步走到阳台上,低声说:“你咳嗽吗?怎么要做这个?要不要我过来帮你?”

  程逢似笑非笑:“你现在走得开?”

  “什么?”裴小芸心虚。

  “别装了,我都听到了,发展挺快啊?他都到你家里去了?”

  “没、没有,是宝玲带他去录歌,结果临时有事,将他暂时寄存在我这儿。”

  “是么?可是据我所知,宝玲都去剧组好些天了,昨儿打电话还说今天该回来了。”程逢背靠在大理石台上,一边检查食材一边逗她,“看来他寄存在你那好些天了。”

  “哎呀你别说了。”裴小芸羞恼,“我马上过来,你在家里等我。”

  “别啦,我在书吧,你直接到这边来吧。”

  程逢挂了电话,叫上雪冬一起去市场买圣诞用品。正赶上周末,市场人很多,她和雪冬就没有怎么逛,在路口的一家饰品店买了些东西,很快又回到书吧。

  刚巧赶上裴小芸和黄毛到店里,几个人二话不说,就开始布置。

  程逢把圣诞树搬到门口,在袋子里挑心愿牌,察觉到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一抬头看见姜颠站在落地窗外。她朝他招招手,他并着几步跑到她面前。

  离得近了,她才发现他脸色不太好,整张脸发白,一点血色也没有。

  程逢低声问:“没睡好?”

  “嗯。”他从她手里接过牌子,手臂一举,直接挂树顶上去了。

  程逢看他这样就知道大概是一夜没睡,站在旁边看他挂牌子。过了会,裴小芸从厨房出来,端出几碗银耳橘羹。见姜颠也在,温柔地笑了笑。

  他成绩好,裴小芸看他自然是处处喜欢。

  黄毛正站在梯子上装彩灯灯串,远远闻到香气,忙不迭地跳下梯子,一把从裴小芸手里夺过一碗汤,咕噜几口就喝光了,末了还擦擦嘴,凑到她面前拉着尾音说了声:“真甜。”

  裴小芸恨不得钻地缝里去。

  黄毛跟没看见似的,朝姜颠挤眉弄眼。

  有男生在,需要爬高装的灯管那些活就都交给他们了,很快弄好,几个人洗了手,坐在休息区吃甜品。程逢递了一只大碗装的甜汤给姜颠,不动声色地说:“没小碗了,你就用这个吧。”

  黄毛眼观鼻鼻观心,捂着嘴闷乐。

  裴小芸瞅了他一眼,又看看姜颠:“你怎么会来这帮忙呀?作业都写好了?”

  姜颠没说话,轻咳了声,喝一口甜汤,从余光里瞄程逢。她坐在他身侧,穿一件浅杏色的毛衣,同色系的针织裙摆被风吹着卷起一角,好像夏日莲池里被风吹开的涟漪。

  程逢也不说话。

  廉若绅赶紧抢白:“我打电话叫他的,反正阿颠成绩好,不怕耽误这么一小会。”

  “那你呢?你都吊车尾了,连试卷是什么样的都快忘了吧?”

  黄毛抓头:“你还别说,真是好久没碰过试卷了。”

  “……你。”裴小芸气得说不出话来,停顿了片刻,又对姜颠说,“以后他叫你出来玩,你甭理他了,反正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前途。”

  黄毛脸色一僵。

  程逢示意裴小芸,她却装作没看见,继续说:“这个年纪,还是学生,不学习就光想着出道,想着成名那些遥不可及的事,怎么能够这么心浮气躁呢?一点也不脚踏实地!”

  “我心浮气躁?我不脚踏实地?”黄毛陡然怒了,猛一起身,瞪着眼,“在你眼里,是不是只有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是不是只有像阿颠这样,考全校第一,才能得到你稍微的注意?”

  裴小芸闷不应声。

  他话锋一转,冷笑道:“宝玲姐是你的朋友,她要带我出道,我们那么认真地准备单曲,你却这么说,要是叫她知道了,你说会不会伤她心啊?”

  裴小芸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大反应,绞着手指,紧紧抿着唇,眼眶红了,也拼命忍着。

  “行,你不说话,那我走了!”黄毛一甩外套,直接大步朝外走。

  姜颠反应过来,迅速与程逢对视了眼,赶紧追了上去。

  他们一走,裴小芸没忍住呜咽了声,捂着脸轻声啜泣。

  “我……我话说重了吗?其实我都是为了他好,娱乐圈那么乱,就他那简单的头脑,怎么可能闯得出什么名堂?再说了,他以为当明星容易啊,每天起早贪黑,都落不着休息,熬个几年身体就会垮的。”裴小芸吸了吸鼻头,钻进程逢怀里,“程程,你和宝玲都在那圈子待过,我知道你们有多辛苦,所以才不想他进去的。你帮我劝劝他,好不好?”

  程逢拍拍她的后背,也不说话,让她发泄。等她哭得没声了,安安静静坐着,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气急之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时,才上前劝她。

  “黄毛看着傻,但是在大事上面他不含糊的,我看得出他对未来是有规划的。他在这个年纪有冲劲,有热血,喜欢唱歌,想让更多的人听到他唱的歌,这也是他的梦想。梦想是不分贵贱的,正如我以前爱跳舞,在所有女孩都去跳芭蕾和古典舞的时候,我毅然决然选择了爵士。也许这个舞种在大部分人眼中,是和钢管舞一样上不了台面的,但我们对它的热爱和付出是无价的。”

  程逢弯唇,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腿:“倘若我不曾出国,也许根本不会有人记得crazy是谁,但正因为我曾经追逐过梦想,哪怕以后我再也回不到那个舞台上,那段表演的时光也会是我珍藏一辈子的记忆。以前你也很支持我的,怎么这事摊到他身上,你就六神无主了?”

  裴小芸抽了抽鼻涕,红着眼看她,一张小脸哭得红彤彤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被她这么一说,将将又要泫然欲泣。

  程逢哭笑不得:“你别这么看着我啊,要道歉去找他啊,我瞧着你就这样望一望他,他肯定什么脾气都没了。只管一把抱住你,恨不得把你吃了。”

  “你说什么啊?”裴小芸捶她两下,“我知道是我说重了,但是他和你不一样嘛,你从小就学舞,也参加过大大小小很多场比赛,拿过奖,被许多老师推荐去国外的学校进修,成绩也没落下过。可他呢?他只是在一场学校的演出上面被宝玲看中,然后也不管前路有多难,只一心想着当明星,可这事哪有这么简单?”

  “那你就好好引导他,这么撒气又没用。”程逢凑到她耳边说悄悄话,“吹枕边风吧,最管用了。”

  裴小芸脸一红,连着又捶她几下,声音软软的:“我不理你了。”

  他们等到天黑,黄毛也没回来,裴小芸坐不住了,给廉若绅打电话,连着打了两个,黄毛就没出息地接了。

  裴小芸赶紧去找他,程逢也不拦着,给雪冬提前下班,在门口放上暂不营业的牌子,将书吧的灯关掉,只留了吧台前一盏小灯。

  大概晚上七点,门铃响动,姜颠进门,将栓销落入锁芯。

  程逢听见声音从厨房间伸出头,见是他也不惊讶,一边洗手一边问:“他们和好了吗?”

  “嗯。”姜颠冷漠地应了声。

  “你们下午去哪了?吃饭了吗?”

  “压马路,还没。”

  程逢忍不住想笑:“你可以多说几个字么?”

  其实姜颠同她已经有很多话说了,但也许还停留在和其他人交流的频道上,没来得及切换。他在原地愣了大概有三十秒,把书包放下,走进厨房。

  “你在做饭吗?”

  “嗯,但是我厨艺很差。”程逢耳根有些热,“你先喝碗甜汤吧,那会都没来喝完就走了。”程逢从砂锅里盛出一碗递给他,“这是我刚刚熬的,嗯,是我做的,你尝尝?”

  姜颠接过去喝了口,程逢眼巴巴地看着:“好喝吗?”

  “嗯。”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甜了些,以后少放些糖。”

  “好。”程逢被鼓舞了,打开冰箱找其他的菜。

  姜颠看她手忙脚乱的,主动要求帮忙。她又想到他当初熬的猪脚汤,从冰柜里拎出一条排骨,询问他的意思:“做个汤好不好?”

  “好。”

  说是姜颠帮忙,但到最后完全是他一个人在做,程逢就靠在台子上看他。他脱下校服,穿着简单的毛衣长裤,也并没有很学生气,只是太年轻,太好看,总给人一种恍惚,恍惚昨日还在校园,恍惚明日远在天边。

  他做饭的动作很熟练,看起来应该经常下厨。想到他家里的情况,忽然之间也就明了了,恍恍惚惚的那些事一瞬又乍变成眼前。

  一盅排骨汤,一盘青菜炒香菇,一碟酱牛肉。

  程逢把休息室的书桌收拾了出来,在上面铺了一张淡黄色的桌布,饿了半天,迫不及待地尝了口,舔着唇头眯起眼。

  “手艺真好。”她忍不住夸他。

  姜颠唇边扬起一丝笑容,专注地看着她:“你喜欢吃,我可以以后都做给你吃。”

  “其实在这里,多半都是叫外卖,平时到饭点也很忙,很少有时间做饭的。”程逢夹了一筷子牛肉,踟蹰片刻,丢他碗里去了,“所以,大概没太多这样的机会。”

  “有。”姜颠说,“以后我做好,带给你吃。”

  “不行,太耽误你学习。”

  姜颠不吭声。

  她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专心吃饭,过了会嘟哝着说:“不过你以后中午可以来和我一起吃外卖,反正你平时也在外面吃。”

  姜颠抬头看她,眼睛亮亮的:“那晚上呢?”

  “别过分啊。”

  “晚上我吃得不多。”

  程逢又觑他一眼,细窄胳膊细长腿,裹着厚厚的毛衣看着也那么清瘦,没忍住哼了声:“那也行吧,就当喂小猫了。不过说好了,不许得寸进尺。”

  “好。”他笑着说。

  这一天,姜颠离开前在她的桌上留了一只纸飞机,留字的位置已经从左上方到中下方,从中下方到右上方了。留言内容是:今天的甜汤很甜很甜,希望每一天都这么甜。

  程逢扁扁嘴,翘起唇角:“甜甜甜,也不怕齁死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