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少年的心机
巫山2020-01-03 11:265,105

  程逢的手艺实在不佳,她做的那锅银耳橘羹,除了姜颠没人喝得下去,因为实在是甜的无法入口,比直接吃冰糖还让人难受。

  戴宝玲漱完口回来的时候,见她在捣腾苹果羹,生无可恋地望望头顶,翻着白眼说:“我拒绝当小白鼠,你可千万别让我尝。”

  “有那么难喝吗?这次我会控制糖度的。”程逢保证。

  戴宝玲完全不信,直摆手:“不行不行,我拒绝,不过你最近是吃错药了吗?怎么开始下厨了?你以前不是说,做饭的女人最容易衰老了吗?”

  “我现在没工作,没演出,靠吃老本过活,再不节省点,以后你养我吗?”

  戴宝玲看向旁边的外卖袋,没好气地说:“我之前说要给你拉活,你又不肯。”

  “带新人很累啊,完全没有舞蹈功底。”

  “……啊,我想起来了,明天圣诞节台庆,我们公司找了好几支舞团,你去指导下?”

  “明天就演出了,现在去指导有用?”程逢绕过戴宝玲,打开冰箱找淀粉,“你找我去公司,是有什么目的吧?”

  “HA访问团的人明天过来,你知道的,他们一向很认可你,如果你能带廉若绅出席台庆晚会,HA的人一定会注意到他的。他年后就要发单曲,现在也该出来露露脸了。”

  “台庆邀请的嘉宾都有谁?”

  戴宝玲缩了缩脑袋:“你是问有没有周尧吧,很不幸,是有的,他还要上台表演独唱。”

  程逢看了她一眼。

  “你也可以不参加晚会,就只带廉若绅在后台露个脸也行,我保证后台绝对没记者,不会让你曝光的。”

  “访问团的人会去后台吗?”

  “有这个安排的,他们想看看我们公司的演员。”

  程逢皱眉:“让我想想吧。”

  “答应我嘛,今天这锅汤我干了!”

  “去你的。”程逢不理她,看一眼时间,快到下午放学了,她加快动作,把去皮核后的苹果和梨切成丁,放进锅里,加入陈皮。等火烧开了,里面煮熟了,捡着两块冰糖丢进去。

  戴宝玲英勇就义地尝了口,吧唧了下嘴:“不错,这次没那么甜,好像还可以。”

  学校铃声一响起,程逢朝外张望,恰好戴宝玲点的披萨送到,她就直接拎进来了。没一会,黄毛几人就冲进书吧,落地门被开开合合好几次,风铃一直响个不停。

  程逢把他们叫上楼,铺了张台布在舞蹈教室里,几个人脱了鞋坐在地板上,围成圈吃披萨。

  “今天晚上平安夜,你们不放假啊?”戴宝玲给他们一人切了一片。

  黄毛吸吸鼻子:“说是不放假,管他呢,估计多半都出去玩了。”

  “今天特殊嘛,没人会来查七班的,查了也没用哈哈。”

  “我要是把你弄去公司练声,小芸会不会杀了我?”戴宝玲问着黄毛,看着程逢。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戴宝玲无奈笑了声:“那你明天请假吧,和我去公司参加台庆。”

  李坤一听乐了:“台庆?是不是很好玩?我都没有去过,可以带上我吗?”

  “我、我也想去,是不是能看见很多大明星?”

  “啊啊啊周尧去不去?他是我的男神啊!”

  “你行不行啊?喜欢男的?我去……”

  “那怎么了?不行啊,我就是喜欢他!之前他开演唱会,我坐了一夜的火车去看他呢。说真的,我觉得他就是书里写的那种温润如玉的男人啊,举手投足真特么有气质!我要是女的,这辈子铁定就是他的了,哎哎你们看他的新戏了吗?”

  一群人面面相觑,看智障一般看着李坤手舞足蹈。

  戴宝玲神色略尴尬,瞟了眼程逢,点点头:“行啊,我到时候给你们弄几个工作牌,你们下了课打车过去,就假装媒体工作者进场,千万别穿校服啊。”

  吃过披萨,黄毛几个人就走了,戴宝玲中途接了个电话,也急匆匆回公司去了。

  姜颠落后一步,没跟上去。

  这段时间,他每天都会来书吧,到了这就上楼去休息室。刚开始雪冬和黎青还有点不太能接受,时间一久就都明白了,再加上黄毛时不时的暗示,跟着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就都心照不宣了。也知道事情传开对书吧的生意会造成影响,所以闹归闹,一群人嘴巴倒是严实,愣是没吐露出半点风声,叫裴小芸察觉。

  见他留下来也都习以为常了。

  程逢盛了一大碗苹果羹给他:“就当饭后甜品吧,不喜欢也喝光啊。”

  姜颠点头。

  “我明天可能也不在,你晚上自己随便买点吃吧。”

  “你也去看台庆演出吗?”姜颠喝了一半放下碗,想到李坤说的话,神色略有不悦。

  “别愣着,快点喝光,待会就冷了。”她从架子上拿下围巾,裹住脖子,“我要引荐黄毛给圈内的人认识,戴宝玲请我帮忙,我不好拒绝。”

  “噢,那你现在去哪里?”

  “今天平安夜,我要去当圣诞老人。”

  姜颠被逼着喝光了一整碗汤,跟在她身后下楼,到吧台处,还被她硬塞了一整个保温壶的甜汤。程逢说:“如果觉得太甜了,就兑着热水喝。”

  “……”

  姜颠跟着她走到车前,看见车后座上面摆着几箱苹果和一些毛绒玩具,问:“你送这些去哪里?”

  “给几个小孩。”

  姜颠犹豫了会,绕到另外一边,拉开车门跳上车。

  “你干什么?还要上晚自习!快点下车。”

  “其实今天晚上没人会在的。”他系上安全带,“你信不信,我们班就廉若绅一个人。”

  程逢舔唇:“晚上小芸值班啊?”

  “嗯。”

  “可是李坤他们都回学校了啊。”

  姜颠不说话,指指马路对面。程逢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只见李坤和陈方几人正坐在大排档店里吃烤串,连柴今和陈笑然也在。

  似乎是察觉到他们的目光,柴今忽然抬头,朝对面看过来。

  程逢莫名有点心虚,赶紧发动车子离开。一路朝西边疾驰,穿过闹市区,到一家残障儿童康复中心门口停下。姜颠帮着把苹果搬下车,程逢靠在车边打电话,没一会,安因从里面走出来。

  她有点跛脚,走路不快,程逢远远地看见她,就朝她迎上去。

  “算了下时间,就知道你该来了。”

  “你交代的事,我什么时候怠慢过?”程逢扶了她一把,不经意地瞥了眼她的腿,“最近好些了吗?”

  “还是老样子,下雨天就疼,上下楼梯都会吃力。”安因朝后看了眼,冲姜颠微笑,低声问,“这是谁啊?”

  程逢收回视线,轻咳:“裴小芸的学生,来帮我搭把手。”

  “哦,那快点进来吧,孩子们都等急了。”

  “好呀。”

  这是康复中心,里面的孩子大多都是终生残疾的,有的天生聋哑,有的因为事故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只有很少很少的孩子是可以通过复健,回到人群正常生活的。

  姜颠第一次来这里,刚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每间病房的窗户后面都挤着好几张脸,争抢着看他们,脸都挤变形了,但都还是笑得很灿烂。安因一边安抚他们,一边在其他护士的帮忙下,把孩子们都带到游乐区。

  游乐区也装饰过,摆着几棵圣诞树,上面的灯管一闪一闪的。程逢给他们一个人递了两只苹果,和他们做游戏,公平竞争毛绒玩具。

  孩子们都很配合,玩得很开心。

  后来,姜颠用康复中心的旧钢琴,弹了首铃儿响叮当送给他们。孩子们喜欢地不行,围在他身边打转,央着他弹了一首又一首。

  程逢站在远处,看姜颠被孩子们包围在中心,沉浸在一片欢乐热闹中。因为这些孩子与常人不同,他们对一个人的喜欢会被放大地很明显,笑是那样真心的笑,闹也是那样奢侈的闹。他的耐心就同时彰显了,与小朋友对拍子和节奏,低着身子认真地倾听他们的诉求,是那样的莫名的温柔。

  安因拍她的肩,低声说:“小芸的这个学生很受欢迎啊,我们这只有一个护士长会弹一点点钢琴,但是音总不在调上,弹得可难听了。有时候会请外面的老师来弹琴,一个小时五十块钱,弹的还不如他好,你看孩子们多高兴啊。”

  “其实钢琴不是他擅长的。”程逢有些骄傲,这种感觉怪怪的,她把头发拢到耳后,轻轻笑了,“他更擅长大提琴,那才是真的好,非常好。”

  “那看来不只是小芸的学生这么简单啊。”安因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

  “什么意思啊。”

  “我记得小芸是教高三的学生吧?那他应该很快就能毕业了?到时候借你的人情,放暑假过来给孩子们弹弹琴吧?”

  程逢算看明白了,含笑与安因对视了片刻,又转头看向姜颠。过了会,她扬眉:“好啊。”

  晚上九点,孩子们都玩累了,程逢和安因坐在走廊上喝水,姜颠帮着收拾游乐区。

  “前几天我看了周尧的访谈。”

  “嗯?”程逢愣了瞬,“没想到你还看那个。”

  “是值班护士在看,我凑巧从那经过,也就跟着看了些。”安因看她的反应,猜出来她肯定没看,想了会,浅浅地叹了声气,“主持人问他有没有特别后悔的事,他说有。虽然他没有直接承认是当年那个编舞的事,但我猜一定和你有关。”

  程逢勾唇:“都已经过去了。”

  “也许是不能再跳了,我现在时常会想起以前和你一起练舞的日子,想到那时候,如果不是他把你的编舞剽窃了,也许你早就拿到大奖,我们也就不会、不会遇见后面那些事了。”

  那阵子程逢对谁都冷着脸,爱搭不理,说话也很冲,整个舞团没人愿意和她搭档,安慰的话都说遍了见她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话自然就变味了。

  但是他们哪里知道,程逢那样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

  安因转过脸,微微一笑。走廊上是白色的光,照得她脸颊异常白皙。

  她的笑始终到不了眼底。

  “对不起。”程逢抱住她,“都是我的错。”

  “和你没关系,你也……”安因想说什么,还是停住了。

  不知何时,姜颠出现在他们身后。

  “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程逢瞥了眼她的腿,继续说,“回头我叫人送些膏药来,平时也注意点,那些孩子太皮了,有时候不小心撞到你,你也会受伤的,有什么重活就都别干了。”

  “好,那你路上小心。”安因没起身送她。

  两个人之间都有默契,有什么事一个眼神就能安慰了。

  从院里出来,程逢心里一直闷闷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种如鲠在喉的滋味,每次在见完安因后,都会伴随着她很长一段时间。

  她拧开钥匙转方向盘,从辅路开上大道,经过一片绿化带时,隐约看见角落里停着一辆车。

  车身黑色,停的位置很偏,被树木掩映在其中,那一片又恰好无光。程逢掉头看了一眼,没看清,只是心里的闷堵更重了。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姜颠看得出她似乎有点不开心,也安静地坐着。到市中心时,他忽然喊停:“晚上没吃饱,肚子有点饿了,要不要下去吃点?”

  程逢想了想,点头:“好。”

  她把车停到最近的商场底下,和他坐电梯往上,一进入商场,浓厚的圣诞气氛就扑面而来。商场里到处都是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男女,互相拉着手,捧着花,在无人的角落里偷偷拥抱和亲吻。

  程逢看得实在尴尬,尤其姜颠还穿着校服。

  他们这样的搭配走在商场里,别提回头率有多高了。在一个大叔连续三次转头看她之后,程逢还是没忍住笑了:“我有种在带坏小朋友的感觉。”

  “我不是小朋友。”姜颠直接把外套脱了。

  “哎,冷不冷啊?”

  “没关系,商场很热。”他把外套盖在她身上。

  “不行,这样我会很热。”

  “……但是这样有效。”

  程逢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拒绝,跑进一间洗手间,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换上姜颠的校服。他的外套很大,程逢穿在身上空荡荡的,但确实没像之前那样怪异地惹人眼了。

  换了衣服之后,她穿着校服外套,姜颠穿着校服长裤,他们就像是高中逃学出来约会的情侣,双方颜值又都逆天的在线,一路上收获无数注目礼。

  程逢就这样和姜颠在商场里逛了一圈,全身都出了层薄汗,赶紧找了家甜品店坐下休息。这是他们第二次出来吃东西,依旧是姜颠买单,固执地让人无法拒绝。

  他们坐在靠窗边,程逢吃了口牛奶冻,忽然想起什么,说:“没想到你还会弹钢琴。”

  “以前拉大提琴的时候,在老师家里学的,我不是很擅长。”

  “已经很好了,你对音乐是不是很敏感?”

  姜颠点头:“嗯,我从小就很喜欢听音乐。”

  “那你……我是说,感觉音乐和物理相差还挺远的,你这两方面竟然都很有天赋。”

  “我觉得应该都属于数字敏感反应吧,我特别喜欢画五线谱,喜欢音符音调这些有变化和曲线的东西。”姜颠见她盯着自己面前的芋圆,放下勺子,递了过去。

  程逢立即尝了口,舔着嘴巴说:“很好吃,甜甜的,凉凉的。”

  姜颠提醒她:“车上还有一壶甜汤。”

  “……那是给你的,你老是咳嗽,必须得喝掉。”

  “已经冷了。”

  “那待会回去我再给你加热下。”她想也不想。

  “好。”姜颠把她吃不完的牛奶冻拿过来,用勺子挖了口,忽然又停住,见她盯着他看,视线往下瞟着牛奶冻和芋圆,虽然没有直接碰触,都是用的各自的勺子,但基本也算……间接接吻了吧?

  他在她还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已经顺其自然地交换了各自的甜品。

  “你是故意的吧?”程逢穿着他的蓝白色校服,素面朝天,眼睛透亮。

  姜颠不说话,过了会,探身过去,揉了揉她的头顶,低声笑:“嗯。”

  他就是故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