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你压着我了
巫山2020-01-03 11:265,801

  第二天圣诞当日,程逢一大早就接到了母上大人的电话,一哭二闹着逼迫她今年必须回家过年。被搅合了睡意,她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赖到下午四点半,又被戴宝玲连续十五个电话轰炸,实在是拖延不下去了,才准备去电视台。

  刚出门,就看见马路对面的院墙上翻出来几个学生,正往后面的街口跑。

  姜颠也在其中。

  程逢没想到他们没等到下课,就提前逃了,上车后按了几声喇叭,在街口把他们都接上了。姜颠坐副驾驶,后排挤着四个男生,叽里咕噜说个不停,一路上都特别兴奋。

  到一个交叉路口,碰上红灯,程逢踩了刹车,朝旁边看了眼,低声问:“昨天的甜汤喝完了吗?”

  “嗯。”

  “好喝吗?”程逢逗他。

  姜颠抿抿唇,还没回,李坤把头伸过来,笑哈哈地问:“什么好喝吗?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哪能给你知道啊,那是人家的小秘密。”陈方配合着朝他身上靠,“这种隐晦的事都瞎问,伦家要用小拳拳捶你胸口啦。”

  “沃日,恶心死了!”一群人大笑,扑倒陈方就是一顿乱捶。

  程逢强忍笑意,不再说话,车到电视台门口,她问:“你们打电话给黄毛,让他来给你们送工作牌吗?”

  “不清楚啊,他电话打不通。”

  程逢只得给戴宝玲打电话,她那边吵吵嚷嚷的,说是在后台给黄毛化妆,HA的人马上就到了,现在走不开,让她带个人过去拿工作牌。

  几个男孩互相看看,都很识趣地没吱声,于是姜颠就跟着她下车了。

  戴宝玲早先给电视台的人打过招呼,程逢一进去,工作人员就避开了记者,从特殊通道将她带去后台。戴宝玲正和晚会主持人唠嗑,远远看见她了,朝她比了个手势,程逢就往里面走。

  刚看见黄毛,说上两句话,庞婷就走了过来。

  “这就是戴宝玲新签的艺人?”庞婷对着黄毛上下打量,“也不怎么样嘛,HA连周尧都不肯用,难道会启用他?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我看戴宝玲这是被上头逼得没办法了,随便找一个人来充数的吧?”

  黄毛眼睛一瞪:“你特么说啥呢?说谁是毛头小子呢!”

  庞婷没料到一个刚入圈的新人敢这么和她说话,不经意被他的大嗓门一吓,好半天没回过神来:“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没大没小的。”

  “我管你是谁!反正当着我的面,就得给老子好好说话,不然我揍死你。”

  “你!”庞婷被他的气势唬到,气得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程逢连一句话都没插上,笑得合不拢嘴:“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这个圈子讲究辈分,她入圈早,怎么也算是你的前辈。”

  “不是,她说话太傲,我不喜欢。”

  “不喜欢也得忍着点。”戴宝玲听见这边的动静,急忙辞别了主持人过来。看一眼时间,HA访问团的人估计也快到了,她赶紧拉着程逢去门口迎接。

  姜颠拿了工作牌,也准备离开。

  从后台出来时,刚好和HA的人迎面相遇,周尧也在场,正和对方的艺术总监相谈甚欢。戴宝玲要上前,程逢拦住了她。

  等到他们一个话题结束,HA的总监也看到了程逢,走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几个人打了招呼。程逢顺势而为,把廉若绅介绍给HA总监。

  对方说英文,他完全听不懂,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好在姜颠还没走,跟在他身后悄声翻译。他就按照姜颠的提醒,和对方握手,尽量保持微笑,不说话,所以几番交流下来,也没闹出什么大乌龙。

  HA的总监只在后台走了圈,很快就离开了。

  后台热闹了一阵,又各自彩排去了。

  周尧看看程逢身后的姜颠,客气地朝他们点头示意,把他们都请到自己的私人化妆间里。

  “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你还是那么念情。宝玲拜托你的事,你不管多难都会帮忙,而我只是想让你看个访谈,你都不愿意。”他声音温和,似是玩笑的口吻,听不出真假。

  化妆间里有他那边的工作人员。

  程逢避嫌地朝旁边退了一步:“宝玲可比不得你,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而你是金马影帝,又有什么办不到呢?HA的代言吹了也可以再重新拿回来。更何况亲疏有别的道理你不是不懂,毕竟宝玲一直对我不薄,不像有些人。”

  周尧听出来她在酸他,苦笑一声:“真的没办法再回到过去了?”

  戴宝玲赶紧拉住她,小声提醒:“说话注意分寸啊,旁边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是不是还想被人骂一次。”

  程逢愣住,情绪一瞬缓和,她柔柔地笑着,又是那样的慵懒,懒得应付。

  “周影帝,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种场合,和我说这么有指向意义的话。现在的我,没有什么话题炒作度了。”

  “你怎么这样说话啊?现在摆明了是你在蹭我家周周的热度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后台混进了几个周尧的铁杆粉丝,举着小牌子怒气冲冲,“真是不要脸,都退圈了还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偶遇我们周周,创造话题度嘛?现在还装什么装,明明自己心里有鬼,还硬要泼脏水给别人。”

  “就是,好Low哦,周周才不会喜欢你,你死心吧。”

  程逢扶额,明白和这些小女孩没什么好说的,直接问周尧:“所以,这也就是你的诚意?”

  周尧无奈,温柔地冲几个粉丝打了招呼,让庞婷把他们带出去。

  庞婷装作没听见,背靠在化妆台上说:“正好都凑这了,反正在这里面也没记者,有什么话就直说呗。程逢,你说你都退圈了,还出现在这种场合,确实有点嫌疑哎,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她这话也就说给圈外人听,圈内的都晓得程逢在北美的名气有多大,虽然在国内并不如一线明星大红大紫,但就冲她手上那些时尚圈资源,多少人热脸贴冷屁股也得巴结她呢。

  果不其然,几个小粉丝被说得更气了,拿出手机对她一阵猛拍。

  “不用记者在场,我们也会曝光她的,太坏了,心机太深了,请你以后别私下找我们周周。”

  程逢不气反笑,戴宝玲直接上前阻挡,却被那几个女孩推了回来,程逢顺手扶住她。这回再怎么忍,也忍不住有些火大了。

  “故意给我下套是吧?庞婷,你不觉得你有点倒贴过头了?他对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你会不知道?还是说身在局中看不清真假,那需要我帮你问问吗?”程逢靠近她,声音压低,“别欺人太甚,我也不是好惹的,到时候摊牌了,谁也不好看。”

  戴宝玲也怒了:“就是,这事谁心里有鬼谁清楚,别真以为我们同学一场,撕不了脸啊?”

  “哎哟,这话说的好像周尧亏待过她一样,我们这边一直都清清白白的,反倒是她,在国外的时候作风不正,到处……哦我不能说,毕竟影响不好,虽然退圈了,但好歹也是过气的舞蹈家嘛。”庞婷像是笃定了他们不会说一样,越发有恃无恐。

  旁边拍照的女孩更来劲了。

  忽然,视线模糊一片,女孩拿开手机看了眼,见姜颠挡在程逢面前。

  为首的女孩被他浑身淡冷的气息摄住,张了张嘴:“怎、怎么?敢做还不敢认了?”

  “删掉。”姜颠面无表情。

  女孩被吓到,手也哆嗦。黄毛二话没话,直接抢过来删了,末了冲着他们嚷嚷:“够了啊!这是大人间的事,你们瞎搀和什么,赶紧回去洗洗睡吧,再瞎拍的话小心晚上回家的路上遇见坏哥哥,被拖进巷子里可不能怪别人啊!”

  “你……你吓唬人。”

  “嘿,老子还真是从来不吓唬人,嘴皮子那套功夫我不行的,一般我只动手。”黄毛捋起袖子,朝周尧那边的工作人员抬了抬下巴,“怎么?到底干不干啊!”

  流氓怕过谁啊。

  更何况以一打十的颠神都在场,他才不怕。

  场面僵持了一会,几个女孩也不敢拍了,瑟瑟缩缩地躲在后面。

  不想惹麻烦,麻烦也会主动靠过来。

  程逢揉揉头,耐着性子说:“好了,没能如你所愿了,一场好戏终究没上演成。庞婷,我知道你什么心思,这几个女孩也是你特地安排的吧?想趁着HA的人在,多烧几把火把我踩下来?这样,我也不管你怎么想了,话撂在这,今天在这个化妆间发生的事,但凡只要有一丝风声透露出去了,别怪我翻脸无情。”

  她说完就要走,谁知道还没两步,就突然被周尧拉住手。

  他揉了揉眉心,满脸疲倦,但脸上的笑意仍旧温温润润的。他一贯好脾性,只是很可惜,搅合进了娱乐圈这个鬼地方。

  “对不起,我事先不知道的。”周尧歉然地望着她,只望着她,“昨天我也去康复中心了,安因没肯见我,帮我也和她说声对不起。”

  程逢想起在绿化带的车,原来她没看错,昨晚真的是他。

  心里压抑已久的怒气陡然升起,她浑身颤抖地拨开他的手臂:“你闭嘴吧!别再去打扰她,有多远滚多远!”

  “程逢,别这样。”周尧急忙来拉她,一把没抓住,直接被她甩开。

  他还要上前,姜颠和黄毛无声无息地挡过来。

  周尧叹了声气,无言望着她。

  程逢强按捺住怒气,声线仍旧不稳:“周尧,你们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是有一条,别去打扰她,不然我真的会翻脸。”

  她一转身,肩膀不住地颤抖,整个人软成一团,却还是咬着牙,挺直了腰杆往前走,穿过整个后台。

  因为她不肯进内场看演出,姜颠也就没去,留在车上陪她。

  她不说话,他就安静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她实在是忽略不了他那样富有攻击力的注视,转过头来,推开他的脸,小声说:“你别看我。”

  姜颠拉住她的手,虚握了握,没松开。

  程逢挣扎,他反倒握得更紧。她心里有气,撒不出来,扑过去使劲拽。他干脆爬过去,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整个人都圈在车座里。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闹了一阵,程逢也就没脾气了,喘着气推他的肩头:“你过去,压着我了。”

  姜颠声音不稳:“哪里?”

  “我的腿。”

  姜颠松开手,拢着她的腰将她往上一提,车座往后移,他顺势回到了副驾驶,但依旧侧着身看她。程逢脸有些热,无意识地蹭了蹭腿,低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他不说话,抬头抚摸她的下巴。

  程逢逃开他的手,不得不转头:“你相信庞婷说的话吗?”

  其实她以前不这样的,哪怕如今她这样刻薄,也只针对周尧,以及与他相关的一切。头两年恨意深,说的话更绝情更毒,每次说完她都觉得自己变得陌生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程逢了。

  最近一年离开舞台,性子也懒散了些,偶尔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也能忍着,慢慢就懒得去翻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但庞婷总是不肯放过她,总要和她提起那些事,她实在是没像今天这样暴躁过。

  程逢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盛怒之后,余愠还残存在身体里,像蚂蚁一样渐渐蚕食她的温柔。

  她蜷缩在座椅里,双手抱肩,脸埋在膝盖间:“昨天在康复中心的那个女孩叫安因,她以前是我的舞伴,当时准备在北美冠军争夺赛上的演出其实是双人舞,但是后来我酒精中毒没去成,她一个人上台去了。”

  她抓了抓头发,声音闷闷沉沉的,“这本来不符合规则的,但是她一直苦苦哀求,大赛就给她争取了一次表演机会。可是她太傻了,她想让评委记住我,就表演了相对有难度的,原本是我的那部分,但是……她没能完成,因为舞蹈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摔倒了。”

  后来大赛主办方看到了周尧发行单曲里的编舞,那段演出最终没有公开。

  “她的跟腱撕裂了,韧带也损伤了。这么多年,我们身上多多少少都落下许多后遗症,但一直咬牙坚持着,平时腿有多疼也会忍着。但就因为那一摔,她后半生的前途都摔没了。”程逢若有似无地闷哼了声,有些沉,有些恨。

  大部分舞蹈演员吃的都是青春饭,可安因连最好的一段青春岁月还没度过,就被迫离开舞台了。

  周尧偷了她的心血,她的王冠,背叛了她的爱与坚守,还间接毁了安因的一生。

  所以不能怪她的,不能怪她刻薄。

  姜颠不太会安慰人,听她说完这些,忽然也就明白他第一次看见她的那一晚,那支似要在压抑中爆发,沉默中哀亡的舞,明白她当时眼睛里灰蒙蒙的阴霾,强烈申诉的不开心,明白那种莫名的孤独感,对他形成的致命的吸引。

  明白他为什么会想要靠近,靠近一只在火焰中飞舞的蝴蝶。

  他不由地问:“你退出舞台,也是因为她吗?”

  程逢闭着眼,过了会,浅浅地应了声:“去年告别演出之前,圈内的老师突然找到我,透露今年的女爵成就奖一定会是我的,当时还没有提名,他们就都已经知道了结果,也许这就是各行各业里都存在的潜规则吧,我当时也没有什么喜悦。后来当我站在舞台上,面对数千观众时,我忽然察觉到自己奋力追求的东西,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我那样拼尽全力演绎的舞蹈,究竟只是一个冠着crazy名字的形式,还是真的有人能读懂我?我想不清楚,但我知道我跳得不开心,所以就宣布退圈了。”

  当时那个决定很仓促,是她在《人山人海》的演绎中忽然决定的,但是她不后悔。

  过去这么久,她仍旧不后悔。

  姜颠靠近她,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

  程逢不敢看他,实在是太狼狈,那些掩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疤陡然被揭开,被这样不够陌生,又不够亲近的他全部看到,她害怕面对自己,面对这样突然的坦白。

  她紧紧闭着眼,咬住唇,转头望着窗外。车内一时安静,过了会,她睡着了。

  姜颠把窗户打开一丝缝,下了车,到路边,从口袋里掏出根烟,含在嘴里。

  没有一会,黄毛打电话给他。

  “哎哟兄弟,大爆料啊!我趁着上厕所偷偷给你打的啊,刚刚在后台女神不是和周尧吵架了嘛,你们走后,他那个经纪人,就那个傲得不行的庞婷又过来找茬了,和宝玲姐差点动手。我的天,然后我听到一个大料!原来周影帝的首发单曲编舞是剽窃女神的啊!”

  黄毛一个大喘气,捂着嘴压低声音,“我还听说那会女神正在国外参加比赛,也因为这事没拿到冠军,她回国后到周影帝的片场找他,劈头盖脸将他骂了一顿,这事微博上还能搜到呢。”

  那一场风波闹得挺大,程逢还上了热搜。

  当时她对他又打又骂,他始终风度礼貌俱佳,全程没对她说过一句狠话。庞婷看她实在骂得太凶,气不过去,才叫保安把她拉走。之后她和周尧那些理不清的旧情就越发成谜,网上对她全是骂声,因为她泼辣,刻薄,说话带刺,难怪周尧要和她分手。

  “哎哟我刚刚搜了一下,啧啧真是骂得够凶的,把女神批的里外不是。不过还有个内情,外人不知道,也是刚刚宝玲姐透露的。她说女神这人太念旧,太重情,当时虽然对周影帝又打又骂,但当着剧组众人的面,愣是没把他剽窃编舞的事透露一个字眼。这两年不管被逼到什么份上,都没有公开说过周影帝的一点不是。真特么够牛的,就冲这个,我服气女神的,重情重义!那成语咋说来着,打破牙齿活血吞,作为一个女人,她对周影帝到那份上真是没话说的了。”

  廉若绅暗自握拳,从此视程逢为第一偶像。

  电话挂断之后,姜颠手里的烟也烧到尽头了,他没有急着回去,站在风口等味散了,又去便利店买了两罐热的豆奶。

  等回到车上,程逢还没醒。

  他用豆奶把手焐热了,靠过去,轻拍她的脸,低声叫她:“程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